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第 10 章
    何文燕与阎卫国五点之前起床,桌子上已经摆了酱香饼,煮了稀饭,拌了几个红白绿新鲜的小菜,配了几个切开后红通通流蛋黄油的水煮蛋。

    何文燕非常满意。

    小别胜新婚,温馨也没有打扰,两个人吃饭的时候,何文燕看着阎卫国,眉梢都带着喜意,阎卫国吃饭十分规距,但对这个酱香饼赞不绝口,何文燕也破天荒的夸了温馨两句。

    温馨倒不是为了她们特意使用系统里的抽取材料,只是她用系统里的东西习惯了,一方面自己也要吃,另一方面现实没有净化过的水她有点嫌弃,不如系统抽出的甘甜纯净,水源抽取一次可以用很久,她也没有那么吝啬。

    厨房里,温馨嘴里正叼着饼,从窗户那儿踮着脚往院外望,军区大院可不止阎家一家,她来的时候,看到还有好几栋这样的独楼,以及若干平房,估计都是军区干部的家属。

    她边看边吃,顺手从系统中取了一杯蔬果汁,又泡了精油茶,倚着窗户香味随风飘散。

    勤务兵一早开车过来,阎卫国走的时候,何文燕一直送到门口,待车子离开大院,她才看了下手上的欧达牌手表,她也到了该上班的时间了。

    匆匆拿了包之后,就交待温馨,“六点多送妙妙去学校,屋里和大门的钥匙我放在茶几上,妙妙中午在学校吃饭,你给她装个饭盒。”

    见何文燕说完就要走,温馨赶紧跟了出去,她这才来第一天,什么业务都不熟,何文燕就彻底当了甩手掌柜了,“何阿姨,妙妙她在哪儿上学?”

    “离大院不远,苍南小学,鼻子下面长着嘴,找不到就多问问。”何文燕有些不耐烦的整理衣服。

    她还是很会收拾自己,就算这个保守的年代,也一样能看出来她的精致,小白衬衣,整齐的裤线,脚上干净无尘的黑皮鞋,手上的大牌表,与手上这个年代一看就知道样式很新俏的女士包,估计是外汇买的走俏货,以及梳理整齐的头发与鼻子上架的眼镜,走的是这个年代精品知性的职场风格。

    “何主任,上班啊。”阎家二层小独楼不远是一排平房,有人正在晾衣服,见到她出门,特意伸着脖子跟她打了声招呼。

    与家里动不动就严肃对温馨嘱咐这儿嘱咐那儿不同,对这些大院的邻居,她反而端起了知识分子的架子,矜持的向她们点点头就走了。

    平房那边有人来来往往,不是洗什么就是在晒东西,见她一走。都在窃窃私语,很明显是在说何文燕。

    “哼,有什么了不起,不就穿个白大褂吗?你看她那个样子,眼睛都长在头顶上了,比起阎卫国的原配,差远了……”

    “就是!”

    因为离得近,对方音量也没有压低,温馨很清楚的听到她们说的话。

    看样子,何文燕在大院里混的不太好,毕竟是二婚,她又不屑与这些整天只知道洗衣做饭带孩子嚼舌根的粗鄙妇人同流,加上别人处处拿她跟原配比,以她的自尊心自然不愿意理会这些人,夫人外交算是彻底失败。

    “嘘,小点声,那边还有阎家的保姆呢。”

    “我怕她?当着阎卫国的面我也敢这么说!”

    “啧,把你能的!你还能当人阎家的家是怎么地?”

    ……

    “诶我说,何文燕家找得小保姆长得还挺俊的,她怎么想的,把这么个狐狸精招家里了。”

    “她怕什么呀?阎卫国不会犯个人作风方面的错误,儿子又不是她亲生的……”

    “何文燕嫁进来一年多了吧?肚子咋没个动静?”

    “四十了?还能生?”

    “姓何的不是医生吗?”

    ……

    这群家属区女人聚在一起,东家长西家短,什么都瞎说,什么都敢说。

    温馨怕了怕了,在门站了屁大会工夫,就落荒而逃了。

    阎妙妙年纪小起得晚,这个时候还在睡,温馨烦恼的在屋子里转了半天,才找到她的饭盒。

    时间还算充裕,她随手做了一个爱心便当,把饭团捏成熊猫脸,剥了壳的鸡蛋中间切一刀,贴上两个眼睛,成了开口笑露蛋黄的小白脸,还卷了几个她可以直接夹着吃的蔬菜蛋卷,摆上几个红红的虾仁,再切一块玉米,中间弄个眼睛嘴巴,伪装成太阳公公。

    然后用手精心调整摆盒,打开盒盖晨面就像个童话故事似的,她微微一笑,将盒子盖上,打算给妙妙个惊喜。

    时间快到六点,她去房间将阎妙妙叫起来,阎妙妙很乖,估计小时候家逢剧变下放了两年,加上母亲的去世,虽然小孩不明白,但还是影响到她了,现在条件好,但是她一点也不娇气,也不闹人,温馨给她什么她就乖乖坐在餐桌边吃什么。

    日常都是何文燕送她去上学,不知道她在何文燕面前什么状态,但肯定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看到今天是温馨送她,一路上就跟放出笼子的小鸟一样,拉着她的手,又蹦又跳,不时咯咯的笑。

    大院门口何文燕那边已经打过招呼了,温馨出入并没有人拦着。

    好在她也不必四处打听学校在哪儿了,阎妙妙认得路。

    别说她跟出了笼子一样,温馨也是啊!

    她是匆匆忙忙的穿过来,还没缓口气又被送出去,到现在连周围是个什么环境都没有弄清楚。

    现在出来了,正好可以考察一下,她并不清楚小说里的世界和现实有什么不同,但是看样子,最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大街上偶尔能看到除了黑与白,蓝与灰之外的新鲜颜色,虽然不是什么大红大绿,但至少已经开始改变。

    一路上她看到了菜市场、百货商店和国营饭店,甚至还看到家私营的,门口牌子写着不要粮票,就是价钱很贵,但是进去的人还是不少。

    果然,京都有钱人就是多啊!

    供销社这种地方挤了好多人,里面的售货员时不时还骂两声,服务态度如此糟糕,居然没有人投诉,也只有在这个年代才存在了。

    她还看到有家洋行,但肯定要外汇券,她现在身上一毛钱也没有,缺钱、缺票、缺券,什么都缺。

    心里无限惆怅,将阎妙妙送到了学校,往回走的时候,好还在想怎么能弄到这些东西?如果真要南下,手里肯定要有点钱和票,分文没有就走不现实。

    路过洋行,她眼睛都要长进去了,衣服虽然是几十年前的款式,花样也不多,但还有经典款可以穿。

    内衣内裤睡衣也有,花色有点老气,但也比这个世界还在穿的肚兜好多了,还好她的箱子里有带贴身衣服,各两套,正好换洗,但对女人来说,两套够干什么的?十套都嫌少!

    ……

    她这边还没回去呢,她是阎卫国家里的小保姆这件事,就已经大院家属群众人人皆知了。

    不得不佩服这个年代人们口口相传的能力,太强悍。

    刚进去,就有人主动找上她,是个跟原书女配差不多大的女孩,梳着两个土土的辫子,花色上衣,黑色裤子,忽视衣服,忽视肤色,长得还是蛮健康水灵的。

    她主动凑上来跟温馨说话,“你是阎卫国家的啊?我是冯建军家的保姆,他家媳妇刚生了小孩,我从老家过来帮忙的。”

    温馨现在正愁打不进大院内部呢,她现在很需要这个圈里的第一手资料,有人主动过来攀谈,那再好不过了。

    “你一个月多少钱?”她问。

    “……三十。”

    “这么高!我才十五块。”

    温馨:“……”

    三十和十五在温馨眼里根本没什么区别,都少的可怜!

    但听对方语气,这是个大问题,她怕引起什么麻烦,就跟她解释说:“我和何主任家有点亲戚,照顾我呢。”

    “怪不得,真羡慕你,如果我也能去阎团长家做保姆,不给钱我也干。”

    ……

    这个贫穷的年代,男主的颜也能刷工资了……

    “你知道文工团的那个事吗?”她看了眼周围,悄悄问她道。

    “什么事?”温馨也好奇的问。

    “文工团有个女的,在追阎团长,听说那个女的长得可漂亮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