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第 13 章
    阎泽扬在部队多年,能这么年轻混到团级,并不只有他爸的原因,家里出事那两年对他的影响很大,阎父的好友当年顶着压力将他留在军中,那两年对他来说,是黯淡无光的。

    他的人生,并不是一帆风顺。

    但黑暗的时期,给他带来的是钢铁般的意志,也让他由原来的傲慢不羁变成了现在冷峻自律的样子。

    这样一个魔鬼般的阎团长,面瘫着一张脸,看着温馨,十来米的路她一步三扭,迈着小猫一样的步伐走过来,进了厨房也没有和他面对面说话,而把手放在台子上,顺势倚在了上面,嘴里倒挺官方的叫了声,“阎同志,你找我有事吗?”

    在他眼里,这个人简直站没站相,坐没坐相。

    阎泽扬当即微微眯起了眼睛,“你站好了,撅什么屁股?”

    军营中所有人必须挺胸收腹收臀,站要有站的样子,坐也要有坐的样子,不怪他看不惯,就她这样走路细腰扭动,站着就软得跟个面条一样,这要是他手下的兵,早就拎出来当反面教材了,他也是习惯性训出口。

    ……

    可温馨却震惊了!他他说什么?撅屁股?

    呸呸呸!她哪儿撅屁股了?她是累了侧倚着歇会儿不行啊?放松下不行啊?

    再说了,她屁股天生就翘,还用得着撅?

    在现代敢这么说,那就是赤果果的调,情啊!

    也怪这个年代的男人没什么见识!

    眼下看着阎泽扬一身笔挺的军装,还一本正经的样子,温馨气噎,先不说她撅不撅屁股的问题,居然还有男人看不惯女人撅屁股?什么毛病?

    不让撅屁股,有本事结婚后,床上也别让他老婆撅啊,到时候撅了就训她,你给我站好了!撅什么屁股?噗……

    想到那个场景,温馨都气笑了。

    “你笑什么?”她一笑,阎泽扬脸就板起来睨她。

    温馨花瓣粉唇翘起来,一语双关说道:“阎同志,你不懂,女人……都喜欢撅屁股的,屁股不撅穿衣服不好看。”脱了衣服更不好看。

    阎团长心中原本是没有这个概念的,在部队里新兵经常出现站姿问题,基本都是屁股没有收进去,他这么训人很正常,但被温馨笑嘻嘻不正经的这么一说,他也警觉到男女的不同。

    一身军装的阎团长立即不自在的低咳了声,他将这种不自在归于厨房小又局促。

    他身条板正,正经的衣服架子,但是,近距离会发现,练出的肌肉都不是架子,块头其实不小,只不过他身材比例好,看上去很协调,他往厨房这里一站,再进来个人,就会觉得空气变得稀薄了。

    换一般的女人在他面前,要么害羞的缩着肩膀,要么低着头,恐怕看都不敢看他一眼。

    可他目光扫向对面,却发现温馨正笑盈盈的盯着他看。

    被这么看着的阎团长,立即冷静的扔下句:“你给我严肃点儿!什么穿衣服不好看?你看你穿的什么?把衣服扣好!”

    温馨:“……”你是魔鬼吗?

    炎炎夏日热的她恨不得背心短裤,穿越少越好,结果现在还要上衣长裤的穿着,这就算了,还要把衣领扣到脖子下面,有病吗?她就领口开了两个扣子而已。

    阎泽扬也没有给她回嘴的机会,指着他扔进来的袋子:“老乡家里带的,你把壳给剥了。”

    壳?温馨看向那个装着不少东西的袋子,随手打开一看。

    ……

    榛子?一个个就比手指甲盖大一点儿,一袋子能有几十斤。

    温馨表情目瞪口呆,又有些气急败坏,太坏了!这跟拿一袋子黄豆倒院子里让她拣有什么区别?哦不!剥壳更可怕!整人啊这是!

    阎泽扬见她抓了把又扔进去,气呼呼看着她,脸颊气成粉红色,但这个事儿吧,双方都知道,但又没法说破,这算是保姆份内事,她要么走人,要么留下来就得做事。

    见她的样子,他嘴角勾起,转身要走,走前还不忘得意的嘱咐,“这两天就剥出来,天儿太热容易起油,别偷懒!”说完,就解开衣领扣子出了厨房,向楼上走去。

    哎呦我去,把温馨气的,书里男主人设明明是个贵气天成,严谨大气的红二代,可实际竟然是这么个小心眼还睚眦必报的人!

    不就早上那次没吃饱吗?

    阎团长上楼走到一半,回头一瞧,厨房里的人正气的叉腰用脚踢袋子呢,他轻哼了一声,神情却十分愉悦的慢步走了上去。

    ……

    温馨气的踢了下袋子,不过转念一想,让我剥完我就剥完?这么多,我就是剥不完能把我怎么样?

    不过这也让她有了危机意识,她已经打听过李卫红了,去外地是要证明信的,证明信几乎就等于这个年代的身份证,无论是住招待所还是找工作,随便办点什么事都得有这个证明,没它就会寸步难行。

    但证明信又和身份证不同,它并不是永久有效,而是有时间限制,几天、半个月、一个月等,过期就无效了。

    这什么破规定?温馨吐槽,难道就没有那种无证明信也能生存的方式吗?李卫红的意思是就像她这样投奔亲戚,一切吃穿住行有亲戚管着,基本也就用不着证明信。

    可温馨上哪儿找这样的亲戚,她可是孤身一人穿进来。

    李卫红也被她的问题问的眼睛乱转,这种事不是城里人都知道的嘛?温馨看起来就像个城里人,可不像她这样农村出来的丫头,她应该懂的比自己多,干啥还要问自己?

    温馨好不容易找到个人问这些事儿,肯定要把问题问清楚了,“那如果这个人到外地,想长期待在那边怎么办?”

    李卫红想了半天,“只有嫁人或者买房子才能把户口迁过去,我哥娶了个城里的嫂子,他就住城里了。我们村有一户,儿子在城里买了房子,全家都搬过去了。”

    温馨眼前一亮,对啊!房子!

    现在她基本了解了,南下的话,第一要有证明信,第二要有足够买到房子的钱定居。

    但她现在,证明信没有着落,钱也分文没有,穷得是丁当响。

    看来短时间她是不可能从阎家离开了,既然这样,她就有点后悔,真是的,早上的时候惹那魔头干什么,她还有更艰巨的任务要做呢,比如赚钱……

    何文燕换了衣服,洗了把脸走了出来,她刚才听到有人说话声,“泽扬回来了?”

    “刚回来,还带了几十斤榛子。”温馨将饭菜端到桌子上,回道。

    “榛子?”何文燕也很诧异,阎卫国的儿子很少往家里带东西,最多给妹妹带些零食,但次数也很少,“这东西不好弄,农村那边才有,城里还真少见。”

    “呵呵!”为了弄这个东西,他可真是煞费苦心!温馨听得牙痒痒。

    “他拿这东西回来做什么?”

    “说老乡送的,让我两天剥出来,别起油了。”温馨边将稀饭和蒸的婴儿拳头大小的包子摆到桌子上,边学他的语气道。

    何文燕抬头看了眼温馨,眼睛水汪汪,转动眼珠时传神又动人,小嘴跟个桃花瓣似的粉嫩,整个人唇红齿白的长得是真水灵,看起来也赏心悦目。

    这男人啊,不动心的时候,是理都懒得理的,她微微一笑,没说什么。

    “卫国晚上回来晚,不用给他留饭了,泽扬这么早回来,看样子晚饭没吃,你一会儿拣几个包子和稀饭送上去。”何文燕尝了口包子,十分满意,还分了素馅和肉馅,很贴心,素馅里有鲜茹味道鲜美,符合她的口味,肉馅糯香有嚼劲,让人吃一个还想再吃一个,别说温家这个女儿,模样百里挑一,手艺也不得了,她之前还真有点小看了那一家。

    以为他们是白费工夫,现在看来,却不一定了。

    “啊?”还得送上去?谱也摆的太大了点!

    温馨在厨房拣了几个肉包子用力摆在盘子里,其间她还拿了一个,慢悠悠吃完,才端起来往楼上走。

    结果一上楼,就看到了令人震惊的喷血画面。

    阎魔头是没想到温馨会突然上来,温馨也没想到他刚洗完澡。

    她更没想到的是,他穿着衣服身材辣么完美,脱下衣服后……更完美了!讲真,长这么大,她还没亲眼见过这样的一种阳刚之美呢,光看着就让人合不拢腿。

    她亮晶晶的目光不受控的扫到了某一处,那里鼓鼓的一坨,她心脏怦怦的跳,脸蛋立即没出息的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