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第 16 章
    温馨早上收拾完厨房,打扫了下大厅的卫生,擦擦桌子拖拖地,何文燕喜欢穿浅色衣物,或许跟她的职业有关,爱干净,衣服穿在身上必然纤尘不染,所以平时她都习惯自己手洗,估计是怕温馨洗的不干净。

    温馨还挺怵洗衣服这事儿呢,这年代别提洗衣机了,听李卫红说,她是用碱洗的衣服。

    这让她难以置信,由此可见,这个年代物质有多贫乏了,肥皂跟合成洗衣粉在这里居然都是奢侈品,一般家庭都没有的东西!

    好在阎家在这个年代算是有钱有势的家庭,吃穿住用并不缺,肥皂洗衣粉还是有的,否则她还真的不知道怎么用碱洗,洗完自己和阎妙妙换下来的衣服后,她特意用精油保养了手。

    阎家白天基本是没有人的,她还可以睡个美美的午觉,一觉睡到了下午两点,睡到自然醒的感觉,简直不能太美妙。

    直到两点多,才开始在院子阴凉的石板台子那里一边看着风景,一边懒洋洋的砸着榛子,对,就用个小锤子,挨个砸。

    其间还扔两个嘴里,别说,野生的还真的挺好吃的,她想了想,加快了速度砸了一碗榛子仁,然后端到厨房随手开火炒了炒,再用石捣用力捣碎,夹心用的是花生碎仁和榛子碎与糖浆调和,又揉了块面团,放了系统里提取可以起酥的油。

    其实是她自己馋了,想吃酥油馅饼,她随便做了三个馅的,榛子花生碎糖浆馅、鸡肉白菜馅、红豆沙蛋黄馅。

    她高中的时候,寒暑假曾在姑姑家附近的一个早餐馆做过,老板以前是个面点师,后来自己做小生意,温馨放假就在那里帮忙,顺便也学了许多面点做法,对她来说,这种都是简单的,没有后世各种材料填加,倒也吃个原汁原味。

    她这边正三五个一锅烙出来,另一锅还熬了一小锅排骨豆腐清汤,放了勺系统抽取的海菜物质,这个放汤里,会让豆腐特别鲜嫩,汤汁也非常鲜美。

    刚盖上锅,厨房开着的窗户外,就听到有人叫她,“温馨,温馨!”

    李卫红正在墙门那里跳来跳去向她招手。

    出了大门就看她到带了两个面生的人,正站在门口等她。

    “这是刘指导员家的嫂子,这是后勤小孙的媳妇儿,她们想打听那个搽脸油……”李卫红倒是不好意思起来,明明温馨只告诉她一个人,她应该保密的,可油太香了,搽脸上香味大半天都散不开,而且脸上特别舒服,摸起来滑滑嫩嫩的,有人问,她就一不小心说漏了嘴。

    温馨秒懂,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她立即露出一脸人畜无害的服务式笑容,向两人伸出了手,“你好你好……”今天第一桶金成不成可就靠这两位了。

    两个人倒被温馨弄的一愣,太郑重了吧,还握手,不过感觉还不坏,与温馨握了一下之后,就笑开了说道:“听卫红说,她用的那个搽脸油是在你这儿拿的?还说你这是宫里传下来的方子,是真事儿不?”

    那个齐耳短发指导员家的嫂子最先开口问道。

    什么宫里妃子的方子?那就是系统出品,她亲手调制,温馨眼睛都不眨的应声道:“我有个姨姥姥,她当年是宫里的宫女,伺候过不少贵人……”

    温馨对两个人说的是天花乱坠,口沫翻飞,书里的设定,为了这个配角能进去阎家站稳脚跟给女主铺路,这才弄了个宫里姨姥姥技能背景,结果现在被温馨利用个彻底。

    就算是这个年代的女人,也是相当重视外表的,再没钱,哪怕不吃不喝,也要买瓶搽脸膏保养保养,爱美是女人的天性。

    再加上她这东西宫里什么妃子,贵妃一通乱吹,最后又把东西拿出来,给两个人手背上试了一试,又拿自己做示范,她本来就是调制出来给自己用,身上当有然香味。

    给她们看脸啊,手臂啊,基至将衣服撩起来,露出雪白平坦的小腹和细腰曲线,直接真身来证明这东西的效果。

    最后忽悠的她们一人买了两盒,温馨如愿以偿的拿到了“二十”块的巨款,一盒五块。

    她也默默算了下,这个年代一盒五块钱珍珠霜已经算不错的了,再高恐怕就赶客了。

    看着两人高高兴兴的走了,温馨还暗自赞叹,到底是大院儿,家属手里就是有钱,不枉她费了番口舌,以这个年代的购买力,五块相当于一百块了,算是非一般人的购买力。

    就在温馨拿着票子甩来甩去,跟没见过这个年代的钱似的,对着光线照来照去的时候,一个声音在她身侧严肃地道:“你缺钱?”

    吓了她一跳。

    回头就看到穿着一身笔挺的军装的阎泽扬,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她旁边,看她时,目光幽沉专注,似乎还有点不悦的样子,他不悦什么啊?

    难道刚才自己那个几百年没见过钱的样子,破坏他家门口风水形象了?温馨嘟着嘴把钱收起来,“我怎么不缺钱?你也不是不知道温家的情况,来到你们家我身上一分钱都没有……”

    装什么呀?他要整温家,肯定早就看过温家的档案了,估计家底都查了一遍,想慢慢收拾,所以原主在温家是个什么情况,他也不是不知道,从小就没在温家夫妻家里,像个野生的似的扔给别人养,刚把人接回来一个月就成了温家的替罪羔羊。

    有没有钱,还不是光头上的虱子,一清二楚。

    她说完,阎魔头本来还不悦的表情明显一滞,不过,仅仅一秒就恢复了正常。

    温馨跟着他回了院子,屋子里正飘着榛子酥馅饼的香气,温馨正好去厨房,将汤盛了来。

    没多久,阎魔头就从楼上下来,手里拿着笔记本一样的东西,见到她就从夹着的本中,取出了一沓钱递给温馨。

    温馨愣住了,这……

    “不是缺钱吗?”他看了她一眼,“拿去,买个零嘴吃吧,就当作提前给你的津贴。”

    津贴就是工资?要知道他这个团长一个月的津贴也就一百八,别看区区一百,据说购买力相当于三千?

    温馨现在穷的丁当响,当然缺钱了,她看着修长手指间夹的十张十元钞,多少还是矜持了下,毕竟她原来只打算待一个月,现在却拿人家三个月的预支工资,这好像不太好……

    “不、不用了,阎团长。”她把他手里的钱连同他的手往他那边推,边推边说,“我在这里花不了多少钱,用不着……”

    温馨在现代习惯了,手之间的碰触并没有觉得什么,可在这个年代来说,拉手可是很亲密的行为,她却不自知的和他的手合在一起拉扯,推拒着钱。

    那小手捏着他手背,又软又滑,皮肤就象那凝结的玉脂,当真是十指尖如笋,腕似白莲藕,阎泽扬还真没有被女人这么抓着手过。

    他咳了一声,看了她一眼,不动声色将手抽了回来。

    诶?温馨眼睛还盯着钱上呢,推拒的时候还想说,推啊推啊,再推两下她就顺势接过来,可刚要接,对方就不推了,她目光恋恋不舍的看着那些票又回到了书里,一时悔的肠子都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