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第 17 章
    她眼睁睁的看着一百块钱,被阎魔头夹在修长的食指和中指间,放回到本子里,和一堆票夹在了一起。

    “嗯,那个……”她心里着急,就情不自禁将手放在他拿钱的手臂上,也不知是要拉回好呢,还是要干什么。

    但是手指放在他臂弯的一瞬间,她注意力就从钱票上转移到手上一层薄薄布料下那筋肉强健的臂肌上,呃……那种“力量之美”的触觉,让她忍不住在上面捏了两下。

    天惹!手感爆炸!甚至能感觉到她碰触到他手臂的那一刹那,接触到的臂肌突然收紧的坚硬度。

    温馨只是碰了一下肌理,就知道这个人的体能必定持久力好,爆发力不得了……

    因为她在温泉按摩会所做了有半年之久,特意跟按摩师学过技能,所以,基本上手就大概知道这个人什么体质,体能,以及……

    干那一行的,靠的就是身体吃饭,就跟整容师一样,一眼就能看穿你这张脸是天然还是后天,三庭五眼比例如何,哪里生的好,哪里是缺陷。按摩也是,一具身体什么状况,哪个位置,哪个穴位不通,身体哪个区域有毛病,心里都有数,对按摩过的身体也都有一个分类,这个是极品,这个是次品,这个,不行……

    按照那个按摩师说的,加上她昨天看到的阎魔头身形……以及刚才触碰到的鼓涨涨的肌肉的坚硬度和力量,她都可以确定了,他就是按摩师说的那种,可以实现一秒3次以上撞击的……电动马达体质。

    总之肌肉力量很强!非常强!

    想到这里,温馨脸蛋红扑扑的将手从他手臂上收了回来,不过眼晴还是在他身上不老实的扫啊扫,感觉这样完美的身体,让她免费按摩一下也是可以的!吸溜……

    ……

    阎泽扬这个人在部队多年,对人早就养成了即使内心巨浪滔天,表面也不怂一下眉头的态度,就算男女大防的现在,温馨拉他的手表现的那么自然,他自然也不会露出比她更不自然的样子,她推了两下,之后他就顺势收回手,可是接着她就将手直接搭在了他的手臂上。

    内臂弯被温暖碰触那一刻,他的手臂肌肉瞬间收紧,整个人都有点僵住了,但阎魔头是谁,处事不惊的神情半点波动都没有,他甚至还看了温馨一眼。

    却没想到她还敢捏他肌肉,捏了两下就看到她娇艳的脸上浮现出一弯春水似的潋滟神色,怯怯心虚的收回手,还偷偷抬眼在他某些难以言诉的位置瞥来瞥去,她不知道的是军人对别人的视线的敏锐观察力是非常强的,他强压下心头莫名躁动与胸腹下某种冲动。

    胡乱将夹着的钱与票一起递给她,“拿着,票多了我也没用。”

    温馨有点不好意思,但这时候也不敢再扭捏了,万一他再把钱收回去怎么办呀,于是红着脸大方接过来,“那好吧,谢谢阎团长。”手里拿着他给的钱票,温馨心里高兴,抬脸就对他扬起一抹你就是财神爷的明媚微笑,和她平时职业式笑脸迎人还是略有不同。

    阎泽扬虽然爱慕者居多,但他骨子里一向自傲,在这位天之骄子眼里,许多人是入不了他的眼的,而且以他的身份,在这个不开放的年代里,没有几个人敢窜到他面前表白,更没人敢对他动手动脚……

    他咳了一声,很快恢复了冷峻自持的表情,微微避开她的贴近,侧目看她近乎献媚的笑,冷声问道:“榛子剥好了吗?”

    温馨的笑容立即僵在了脸上,“呵呵。”她干笑一声,“快了快了。”然后转移话题道:“今晚做了榛子酥馅饼,等何阿姨回来就吃饭,呃……要不我一会给你送上楼去吧?”温馨昨天还吐槽他谱摆得大,吃饭还得送上去,转眼就自己主动提出送饭上楼体贴式服务。

    有钱都能使鬼推磨,上个楼算什么?

    不过昨天发生的那个事儿,她也不知道还能不能上去了。

    阎魔头冷哼,大概也想了起来,睨视了她一眼,转身就走了。

    啧!这大少爷谱那么大,脾气也不好!一天到晚还事儿事儿的,傲娇又难搞!这种人要不是温馨在服务行业混久了,还真忍不了的,也就是他刚给了钱,换平时,她还不愿意伺候呢。

    撇过视线,转身就去看手里的钱票,她没有见过这个年代的票,拿起一张看了看,阎魔头给的好像是布票,女孩子用的最多的就是布票,可以买布什么的,真是太好了,她身上这土不啦叽的衣服真的穿够了,土的她现在都不敢照镜子的,谁让她身上分文没有呢。

    阎泽扬上楼的时候,不经意扫了那边一眼,就看到温馨手里拿着钱票,高兴的蹦蹦跳跳回了房间,嘴里还哼着特别古怪的歌,虽然轻哼,但是作为一名军人,耳力必须出色,清楚的听到她在哼着:“有钱了有钱了,不知道怎么花……”

    阎团长:“……”听得他嘴角抽了抽,迈着大长腿直接上了楼。

    ……

    何文燕晚上是坐阎卫国车一起回来的,温馨临时炒了个肉菜,阎家人团团圆圆吃了顿饭。

    阎卫国也再一次夸了温馨。

    她做的馅饼确实很美味,而且兼顾了阎家所有人的口味,红豆沙蛋黄馅阎妙妙和何文燕喜欢吃,香酥绵甜的花生榛子碎馅的都喜欢,白菜鸡肉馅阎家父子爱吃的不得了,尤其阎魔头,几乎一扫而空。

    豆腐排骨汤也喝的一点也不剩,汤汁鲜美,豆腐鲜嫩,连排骨都炖的软烂入口即化。

    这厨艺阎卫国给与了高度赞扬,何文燕也点头,说今晚的粥做的不错,就是有点少。

    温馨是有点心虚的,其实粥是中午她做完没吃完的,盛了三碗被她放进冰箱,晚上拿出来是凉的,其实夏天吃一碗凉粥也很开胃,正好她炒了榛子和花生碎,她就加了点糖浆,然后将油兹兹的香喷喷的仁碎,一碗舀了两勺在上面点缀。

    她也没想到何文燕会喜欢这口,热热的油和凉凉的粥,加上香喷喷的碎仁,还有微甜的糖浆,搅拌一下就赋予了粥一种别样的口感。

    连阎妙妙都吃了半碗,嚷着还要还要,没有吃够。

    温馨在看书的时候,以她为原型的女配在阎家过的很憋屈,书里对男主家的描写也是冷冰冰的,毫无温情可言,作者的设定就是一个二婚重组家庭存在的各种矛盾导致的冷淡关系。

    但是温馨穿过来后发现,其实也并没有那么难以相处,阎卫国是个大局观很重的人,但他对身边人很和善,并不吝啬夸奖,何文燕虽然是个颇为心计的人,但是她这个人还有点小清高,不会轻易拉下脸和人掰扯,也算好相处。

    至于阎泽扬,虽然龟毛的很,身上诸多毛病,比较难伺候,但是,架不住这家伙长得好啊!而且出手很大方!!!冲这两点,她还是可以再忍三个月的。

    毕竟下午还给了钱和票,估计他也有点同情自己在温家的遭遇吧,就是嘛,搞清楚好不好,她也是个受害者!怎么能把温家的错误,让她一个人来承受呢?从这一点看,阎魔头还没有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丧失理智,还是有可救要的。

    “小温同志,你这个馅饼做的很好的嘛。”阎卫国态度很温和的对温馨说道。

    “阎叔叔,你要喜欢吃的话,冰箱里还有块牛肉,明晚给您做牛肉馅的馅饼怎么样?保证皮薄馅厚,甜而不腻,滋润软滑,我这手艺可是跟我姨姥姥学的,还没给人做过呢,正经京都头一份儿,一般人吃不着。”温馨笑呵呵的吹。

    “哦?那我可得好好品尝你的手艺了,明晚……那就说定了,我回来尝尝你这头一份,呵呵。”阎卫国偏头对旁边何文燕说,“你这表亲家外甥女儿的手艺可不简单啊。”

    何文燕嘴角含笑的点头,“这孩子从小在她姨姥姥身边长大的,多少学了点东西。”

    她对温馨现在是非常满意,温馨没来之前,阎卫国很忙,经常早出晚归,两人在一张桌子上吃饭的时间都少,阎卫国的儿子对她视若无物,阎妙妙看着她就躲,她在外面看似风光,可回这个家,什么滋味只有自己知道。

    自从温馨来了之后,短短三四天,阎卫回就回来了两次,一家人在一起吃饭,感情也融洽了许多,虽然阎泽扬仍然不正眼看她一眼,但至少没有像以前一样目中无人,阎妙妙也没有以前那么怕她了。

    家里吃饭的时候这父子两经常冷场,而何文燕的身份又无法为两人关系润滑,但是很奇怪,在温馨这个外人进来后,饭桌上的关系反而温和了许多,甚至可以淡笑风声的说两句,大概美食会让人有种天然的幸福感,人一旦满足了口福,就不那么难说话了。

    温馨是故意这样说的,她当然看出来何文燕紧张阎卫国的程度,他要能经常回来吃饭,何文燕自然是开心的,这样场合这样刷好感的送分题,她是不做白不做啊,何文燕感谢她,那她在阎家日子肯定好过多了,毕竟家里二分天下,一半何一半魔头,她是哪个都不好得罪的好不好?

    她心里倒是小九九拨得噼里啪啦,一抬头,就见到阎魔头慢慢嚼着嘴里的食物,正冷冷瞪她。

    温馨:“呃……”她默默吐了下粉舌,缩着脖子不敢再乱说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