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第 22 章
    两天后, 何文燕接到阎卫国的电话,听到内容时还惊讶了下。

    “好的,你放心吧。”嗯了两声后, 挂了电话,她原地站了会儿才拿起包,对正准备送阎妙妙去学校的温馨说了一句, “晚上有客人到家里来, 卫国不方便出面, 让我招待一下, 大概七点左右,晚饭你弄丰盛一点儿。”

    “来客人啊?”温馨倒没觉得麻烦,她高中就在早餐馆打工赚生活费了,区区一桌家宴,对她来说小意思啦。

    “阿姨, 是男客还是女客?平时喜欢什么口味的?客人有没有什么禁忌或者不能吃的东西?”先了解一下,免得食物不对口, 冒犯了客人嘛。

    阎家也算是军政高层了, 不是随便能请人到家里吃饭的家庭, 但既然请来了,来的人身份肯定有些不同,好好招待是应该的。

    温馨的体贴周道已经是习惯了,专业性是非常强的, 何文燕想不到的地方她都能想到, 而且她也不懒, 平时让她弄个什么饭菜,都是很爽快的。

    何文燕细长的眼睛透过镜片看了她一眼,温家这个女儿从来的那天起,就每每给人一种出人意料的感觉,这么体贴又善解人意,舒心又爽快的孩子,实在不像温家那两口子养出来的。

    不过也是,她姨姥姥毕竟是宫里头的人,伺候过贵人,规距大的很,她从小又在她姨姥姥身边长大,通情达礼,注重他人的感受,以及关心这些生活中的小细节是说的通的。

    “男客女客都有,是泽扬部队的政委,还有王参谋家的女儿,听说王参谋家喜欢吃海鲜,中午卫国会让后勤送点海鲜过来,你也不用弄的太隆重了,家常就行。”她想到什么又补充道:“做得精致一点,别弄那些吃相不雅观的食物,还有平时摆盘那个也好好弄弄。”因为温馨,何文燕的审美都提高了,不弄成看着有食欲的样子,都吃不下去。

    “放心吧,阿姨,保证让你满意。”温馨给阎妙妙扎完辫子笑呵呵的回道。

    这话不假,这方面,温馨还真没有让她失望过。她本来不想告诉温馨,晚上来的女客是谁,但看着她听完也没往心里去,一脸没心没肺的样子,何文燕静默了下,叫了她名字。

    “温馨。”

    “嗯?”

    温馨正取过阎妙妙的书包,又把冰箱里镇凉了的酸梅凉茶装进军水壶里,留着给妙妙解渴解暑,她班级里还有不少小朋友喜欢喝,妙妙天天让温馨多装一点,好分给其它朋友和小伙伴,温馨欣然同意,用阎泽扬拿回来的一个军水壶给她当了水瓶,别看不大,容量是不小的。

    现在正是酷暑,自从温馨来到阎家后,几乎天天都煮凉茶,有什么材料她就做什么材料,正好有梅子干,就做了酸梅汤,她做的还不是单纯的酸梅汤,里面加了好几种材料用来调制口感,酸梅只放了七、八颗,熬那么一小锅,口感微酸微甜又甘又爽,喝完口舌生津,放凉了她就装进壶里放在客厅。

    阎家人都喜欢,每个人从外面回来,都先倒上一大杯凉凉的凉茶,一口气喝光,特别爽快去暑,每天煮一小锅基本不会剩的。

    “怎么了阿姨?”她今天收拾的快,准备和何文燕一起出门,何文燕上班,她送阎妙妙上学,往常不会这么早,但今天妙妙学校组织活动,要早点去,小不点一大早就催温馨快点了。

    何文燕推了推眼镜,镜片后眼神忽闪着,阎妙妙已经等不及的跑到了大门那儿,大声呼唤着温馨,自从她来到阎家之后,连阎妙妙都开朗了许多。

    她叫住温馨,犹豫的提醒道:“你父母把你送到阎家,可不只是让你做保姆,目地你是知道的吧?”

    温馨一愣,回头看她。

    “你自己有什么打算?”何文燕问。

    这个年代无良的父母并不少,为了儿子不顾女儿的太多了,在温家母亲眼里,她给女儿找到这样有地位的家里做保姆,她女儿不但不应该怨她,还得感谢她,毕竟没有她,温馨是不可能进来的。

    可其实她的目地,何文燕知道,阎卫国知道,阎泽扬更清楚。

    她就是温家送进来给温泽扬抵罪泄火的,这也就是阎家军政家庭,有纪律有原则,阎泽扬这个人又向来矜持傲气,不屑于这种下三滥的勾当。

    要换个普通高干家庭,遇到那么个纨绔混不吝的,就算把她拉房间里就地正法了,她又能怎么样?无论她最后遭遇什么,温家都不会有意见,反而会大松一口气。

    可对温馨这样的人来说,就不一定是好事儿了。

    何文燕在医院待了这么多年,被这些所谓的有权势的纨绔祸害的姑娘还少吗?男人玩一个姑娘没什么理由,因色起意而已,何况送到嘴边的,不玩白不玩。

    而那些得罪过人私底下想拿女儿抵罪的,就更惨了,想整一个女人,实在太容易。

    这不得不说温馨的运气好,这样的相貌,进了阎家,她还能这么天天安安稳稳的待着。

    她正了正耳朵上的镜架,望着面前新鲜水嫩的能掐出汁来的少女,穿着雪白衬衫和蓝色的百褶长裙,小腰纤细,五官娇媚,看人的时候眼睛里像点缀了星星一样明亮,怎么看怎么招人疼,她不清楚,阎家那小魔头是怎么想的。

    难道真的不喜欢?

    以阎卫国的身份,自己唯一的独子不需要联姻,阎卫国与前妻是自由相爱,对于前妻留下的独子,阎卫国是不会插手儿子的婚姻的,一直给与他足够的自由,只要他喜欢的人,无论什么身份,带回来,成家立业就可以了。

    这是阎卫国内心深处对前妻的承诺,对独子的爱护,想到这里何文燕是有些心酸的。

    “阿姨,我父母思想愚昧,但叔叔和阎团长都是正人君子,不会被糖衣炮弹轻易打倒的。”温馨随口应付道。

    何文燕:“……”阎泽扬是正人君子,可她就没见过不被糖衣炮弹打倒的男人,前些日子阎卫国的儿子天天回家,这还不明显?这么好的机会,她就这么白扔了。

    从她的角度考虑,她是宁愿温馨进阎家大门,也不愿意那个王参谋家的小女儿进门,进来后这个家还有平静生活可言吗?

    如果阎泽扬娶了王参谋家的小女儿,这个家都不知道会怎么样,而她这个后来的继母又能给几分尊重?她那个妈背后嚼了她多少舌根,真以为她不知道吗?

    可是现在,眼睁睁看着王参谋家的女儿进阎家的门,连阎卫国都知道了,这个温馨,真是枉费她一片苦心。

    不过何文燕这个人,心中再恼也是点到为止,话不屑多说半句,既然已成定局,多说也无益,直接迈腿,率先走出了大门。

    ……

    下午的时候,果然食堂后勤的小吴送过来一大篓新鲜的螃蟹,温馨看着那一篓个顶个大的大螃蟹,简直乐坏了,想起蟹黄油,口水都快滴下来了。

    “这可是军区的车连夜送过来的,新鲜着呢,别人可捞不着,就军区几个大领导一家一筐。”后勤小吴经常来送菜,所以跟温馨混熟了,“我跟你说啊,现在可是吃螃蟹最好的时候,没听说过吗,农历八月,膏满蟹肥,那蟹膏香的哦,保准你吃了还想下一回。”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卖螃蟹呢。”温馨呵呵了一声,就围着篓左看右看,螃蟹又肥又新鲜,确实不错。

    不过,怎么吃呢,她有点愁,要是没客人,她晚上就煮了,可是何文燕说有女客,那总不能煮一锅,然后一人一只的在那里又是剥又是咬又是啃又是吸的,没事再刮刮舔舔,确实不太好看。

    温馨拿起一个瞧了瞧,这么大个,一只手还真有点费劲,抛一抛沉甸甸的,看着这么厚实的壳子,嗯,不如就烤螃蟹吧。

    就是把蟹肉都剔在蟹壳里,少加一点调料卤一会儿,然后放在炉子上烤,蟹黄单独剔出来,熬成蟹黄油,等到蟹壳里的蟹肉烤好了,再挖一勺蟹黄油上面,简直是就是人间美味,每一口都很奢侈的感觉。

    只不过美味的食物之所以美味,是因为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心思去弄它,光拆壳取肉就是个大工程了,没有点技巧和耐心,就没有吃起来每一口都像是上天赐于的美味感觉。

    这一篓,温馨还真得费不少工夫,原来餐馆都有专门的工具,温馨很久以前也去过壳,但是现在没有趁手工具,也没有手套。

    只能用手开壳了,她把蟹微微蒸了几分熟,就站在厨房低头仔细剔肉,这玩意谁剔谁知道,花工夫不说,还费劲。

    她今天得把一篓的蟹全剔出来,天气这么热,放到明天很容易滋生细菌,也不新鲜,吃不完不要紧,她还可以做成香辣蟹肉蟹黄油存起来,这东西吃面或者米饭时挖一勺,美味的简直能把隔壁的小孩馋哭了。

    就是弄起来太费劲了。

    弄了两个多小时,眼瞅四点多了,还没弄上几个,她就有点着急了,掰的时候一个没注意,蟹钳就扎在了手指上,血珠一下子就冒了出来,滴到了蟹壳上,疼的她“嘶嘶”的直抽气。

    她当即捧着手自言自语的痛呼:“呀呀,怎么流这么多血?诶别流了好不好,一滴血十滴精啊!我得吃多少饭才能补回来?”

    她因为剥蟹肉剥很专注,没有发现门口正有个人左肩倚靠在门框,双手抱胸,正面沉如水的看着她,直到她“啊”的一声,手流血了,他才脸色一变,走了过去,结果就听着那句一滴血十滴精的话。

    本来还维持淡定的俊颜上,立即出现了一丝裂纹。

    不要可惜自己没有的东西!

    温馨不是没受伤过,只是有了系统后,在她细心的各种精油与植物精华的保养之下,皮肤越养越幼嫩,尽管她已经很小心的避免了,但没想到还是狠狠扎了一下。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呢,一个人就突然走到她身后,伸手打开了水笼头,然后拉过她的手,放在冰凉的水笼头下面冲洗血迹。

    突然出现的高大身影,让温馨吓了一跳。

    阎魔头天天早出晚归,回来的时候,她睡了,早上他又早起,很早就走了,这还是这些天以来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看样子他刚从军区回来,一身的军装还没来得及换下来,小麦肤色的脸上还有一道伤口,不知道被什么划的,不但没有破坏他完美的侧颜,反而有种桀骜不羁的气息。

    每次看到他的颜,温馨都要重新懊悔一遍,他为什么是男主呢?他要不是男主,她绝对分分钟将他……

    “看够了吗?”他回头,因为离得太近,两人鼻尖差点擦到一起。

    温馨哪里会害羞啊,他们本来就亲过的好吗?现在想起来,都想再重温一遍,他当时被自己吻懵了,不知道有多可爱。

    她的眼睛毫不害臊的看着他的眼晴,只觉得他眼神幽深幽深的,好像忘不到尽头,本来想亲他一下的,不过还好控制住了,看着看着就对他笑了一下。

    嘴唇故意气人似的无声糯唇道,“长成这样,看一辈子都看不够。”

    不知是不是错觉,阎魔头握着她的手有些紧。

    她低头就看到他晒得铜色釉光的手还握着她的,就跟巧克力包着奶油似的,他的拇指还轻轻捏着她受伤的食指,很好,在他肤色的衬托下,她的手显得更加凝脂娇嫩了。

    “没事儿,是小伤口,已经不流血了。”温馨不是记仇的性子,早忘记生气的事儿了,而且几天没见面,只要他不问榛子的事,她还是有点想他的,于是她用天生娇媚的声音,善解人意的对他说:“晚上有客人,你快去换衣服吧,我一会儿就弄好了。”

    “谁送的?”他放开她的手,确定她手上伤口很小,已经不流血了,这才看向厨房她拆的这些蟹壳部件。

    “后勤拿过来的,本来想煮的,但是何阿姨说有女客,扒蟹腿不好看,我就想把蟹肉剔出来,这样吃方便,不过今晚肯定吃不完,就算吃不完也都要剔肉的,不好放明天的。”

    阎魔头听着皱了下眉头,随手将身上的军服解了下来,扔到客厅的沙发上,又返回厨房,一边走一边解开袖扣,将衣袖卷到手肘关节那里,露出了精壮有力的手臂,还有臂上微微鼓起的血管,和手腕内侧突起的青筋,温馨看的一愣愣的,觉得这手臂性,感的快爆炸了。

    阎魔头从她手里取过她弄了一半的螃蟹,嗓音有些沙哑地道:“我来吧。”

    温馨一下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拆开的蟹壳,在他有力修长的指间,“咔咔咔”不过几下就分解数块,温馨只需要把肉挖出来就行。

    她拆一只得十几分钟,到他手里,三分钟一个,不一会就把一篓螃蟹都拆开了。

    温馨的眼晴都看直了,一个劲儿的说好厉害,最后情不自禁的抓住他的手翻来翻去的看,为什么同是血肉,他一点伤都没有?刚才还对着那些刺壳扭来扭去,别说伤口连痕迹都没啊,他真的不扎手吗?她轻轻摸了摸他掌心,仰着小脸看他。

    阎魔头微微低头,幽深的黑眸紧锁着她,看着她好奇又专注的用细腻凝脂的白玉小手在他掌心摩挲着找伤口,莫名一股燥热就涌上心头,见她仰头担忧的看着自己,他下颌线都紧绷起来,就在温馨拉着他的手还想再看两眼,他突然抽手,匆匆丢下一句,“晚饭简单点,不是什么重要的客人。” 就转身走出了厨房。

    ……

    叶政委带着王参谋家的小女儿,王佳佳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了。

    阎家一桌子的饭菜,还有刚烤好的蟹肉烧烤,这东西现烤才好吃,所以温馨卤好了之后,只烤了三只,等他们吃的时候,她再烤三只,火候是很重要的,非得烤得不老不生,嫩嫩的冒泡才最鲜嫩最好吃,好吃的恨不得把舌头都吞进肚子里那种。

    王参谋家的小女儿王佳佳是个傲慢的娇小姐,这是大院里的干部子弟都有的毛病,包括阎泽扬,同样是干部子女,谁也不比谁少傲气半分,总之一个比一个有脾气,一个比一个娇气,不过她今天还是收敛了些。

    毕竟她看上了阎卫国的儿子了,第一次到人家里作客,肯定要矜持一点,但是在看到温馨端着熬好金黄色的香辣蟹黄油和香菇蟹肉清汤,笑盈盈端过来的时候。

    王佳佳盯着她半天,眼珠子都冒出火气,当场不客气对何文燕说道:“何阿姨,你们家的保姆也太年轻了吧?做的东西能吃吗?我爸说这些螃蟹运过来不容易,可别浪费了食物,我们家的保姆四十多岁,以前在食堂做过十几年了,有经验的很。”

    何文燕微微一笑,温馨的手艺,不知打过多少人的脸,她也不多言,只道:“好不好吃,尝尝就知道了。”多说无益,一尝便知。

    而一旁的叶政委在看到温馨的时候,下巴都快掉下来了,阎家什么时候找的这么娇滴滴的保姆?

    走近后这姑娘更是肤如凝脂,唇若点樱,鼻尖还有香汗点点,笑的那叫一个温暖好看啊,还标准的露出了八颗牙齿,舒服的让人浑身通畅,他要不是结婚十几年了,他都没那个定力稳坐如山。

    好哇,阎泽扬这小子居然跟他玩滴水不漏!藏在家里可真得够严实的!怪不得前些日子老往家跑呢。

    他家要是有这么个保姆,他一天跑十趟!再回头看这小子,叶建舟捂着额头,他当政委以前可是侦察兵啊!他以为他冷着一张脸,不看人就能掩盖什么了?这才是最反常地方!

    他已经开始想,回去要怎么跟首长交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