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第 26 章
    何文燕听到温馨小声问阎魔头:“中午剩了些菜, 放过冰箱了,今晚要吃不完这明天就得扔了,也不能送人, 怎么办?”

    也不是非扔不可,送给别人吃也行,但是把剩菜送人, 到底不礼貌, 毕竟大院里都是家属, 条件都不错, 谁也不愿意吃别人家的剩下的东西,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而且首长家更得注意点形象,剩菜剩饭也不是说给人就给人了。

    送人之后,别人背后再说些奢侈浪费的闲话就不好了, 温馨这方面还是非常注意的。

    这一点不止何文燕满意,阎魔头也瞥了她一眼。

    “不用扔, 放下, 我吃。”

    何文燕:“……”

    还真就看着他眼也不眨的把剩菜吃完了。

    这大少爷居然吃剩菜?!

    何文燕挺吃惊的。

    别看这家伙有妹妹, 没妹妹以前,他可是家中的独子,不说被卫国夫妻宠得上天入地,物质方面肯定是丰厚的, 何文燕记得刚嫁进阎家的时候, 有一次, 她端了盘中午剩菜。

    作为医务主任,她本人是很注重饮食卫生方面的问题,不建议吃放置久了的剩菜剩饭,可阎卫国不主张铺张浪费,生活简朴,剩的也不嫌弃,他觉得别人家既然能吃,自己家怎么不能吃,不必搞特殊……

    可这大少爷见着了,二话不说,拿了衣服扭头就走,之后就没有在家里用过几回饭,平时不是军区食堂就是国营饭店。

    然而现在……

    温馨吃完了饭,收拾了一下,就带着阎妙妙去卫生间洗漱冲凉,出来的时候天还亮着,她就跑去大院的林荫小道那边拉伸,顺便晾干湿发。

    妙妙半路跑去找大院小伙伴玩去了,温馨就近找了一处笔直的杨柳,看了看周围,没有人,就在树边那里压腿。

    艺校学生拉筋是每天的功课,这样可以让身型更优美,肌肉线条更漂亮,随便叫出一个女同学都可以直接一字马,横叉竖叉不是问题,温馨天赋异禀,筋骨很软,没练几天就直接拉开了,形体课的老师说她适合跳舞,但温馨买不起舞蹈课,而且大学才开始学舞有点晚了。

    她等到头发半干正要回去的时候,就看到李卫红领着一个人往阎家二层小楼那边走,还有说有笑的。

    温馨跟在她们后面看着,越看越觉得那个人眼熟?

    她几步跑了过去。

    “宋茜?”

    李卫红一看见温馨,就高兴道:“温馨!你怎么在这儿啊,这是你朋友吧?她说找你有事,我正要带她去阎家找你呢。”

    夏天的傍晚,天黑的很慢,吃完饭温馨头发都干了,天还亮着呢,只是微微有点暗了,温馨一脸震惊的看着宋茜,而宋茜看到她,脸色也变得很难看。

    “卫红,我跟你说,她不是我的朋友,你以后不要随便带她进大院。”温馨心中隐隐冒出火气。

    “温馨,我是来还你钱的……”宋茜咬着唇说道。

    “钱呢?”

    宋茜拿出一个包,里面零零碎碎的几张钱,加一起也没有十块,“就这么多了,等下次我再还你……”

    温馨接了过来,十块也是钱,不要白不要。

    她手里拿着几张钱在低头数,宋茜却一脸阴郁的看着她。

    傍晚的光线柔和的照在温馨身上,一头如瀑的黑色长发披在身后,整个人显得恬静而美好,一件白色复古盘扣斜襟上衣,微微掐腰的设计,让她整个人就像画里面走出来民国美人似的,刚才愤怒看着自己的时候,眼睛黑亮,嘴唇鲜红似火,又清纯又娇媚,这样的美貌实在让人又嫉又恨,

    宋茜下午问过了,那个阎家有权有势,这样的家庭背景,是她最需要的,平常的话,她根本接触不到这样的人物,学校里的同学都是些书呆子,就算毕业分配工作,也都是些兢兢业业的公职人员,对她根本没有用处。

    这个温馨正好在阎家,她完全可以借她这个梯子,打进阎家内部,无论如何她都会想办法嫁给阎卫国的儿子。

    可谁知道,她因为一个失误全乱了,她承认她当时见到了阎卫国的儿子心动了,她想问名字,她按照原主的性格对温馨说出了那番话,只是不想让对方起疑,毕竟她是后穿进这具身体里,只有原主的部分记忆。

    虽然模仿的太浮夸,但她也只能做到这种程度,可是她失误了,她没有想到对方就是阎卫国的儿子,她是后来问了人才知道的,事已至此,她只能继续纠缠温馨。

    可这个温馨和原主记忆中又有些不同,原主记忆里这个好友是个完全听她摆布的人,是从她手里拿钱和票不需要还的那种提款机,但是她穿过来之后,却发现对方不仅要她还钱,还要绝交?

    原主的记忆里,无论原主跟她要求什么,这个温馨都会答应,所以为了接近她的目标,她改口要求她帮自己。

    结果对方居然给了她一个白眼,说她想得美。

    是温馨这个人物出现了偏差?还是她得到原主的记忆不全?

    无奈之下,她只好回学校跟同学借了点钱,又赶了回来,她必须要跟那个阎卫国的儿子见一面,只要能见面,她一定会引起他的注意!

    她怕等到第二天,换了警卫不认识她,只能再度赶回了大院,趁势打铁的想再试一次,这次,她幸运的找到一个大院的人带她进去。

    只要她进去了,到了阎家门口,她就有把握让男主看到她,而温馨的反应,已经不在她的考虑之内,既然撕破脸,那就干脆利用个彻底。

    她的打算是好的,进去后,她脸上露起了笑容,终于成功了,她将身上的衣服不留痕迹的拉整齐,脑中也一遍遍模拟着敲阎家大门的时候,见到人要怎么说。

    至于温馨她是丝毫不担心的,一个连高中都没有读过,现在的身份又是个小保姆,就凭那点姿色阎家能看上她才怪。

    最后娶进门的,必须是有学识有胆识的女人。

    一切都想的很完美,可是她万万没想到,还没有走到阎家门口,温馨这个人就突然从天而降的叫住了她们,还对带路的人说,他们不是朋友,以后不要带进大院,还要告诉警卫,不能随便放她进来。

    这样的话就绝了她正常流程认识阎卫国儿子的途径,再看着这个半路程咬金,美的跟朵花一样,她怎么能不满脸阴郁呢。

    “温馨,我,我不知道,我以为你们是朋友,早上还看到你和她说话来着,她说找你有急事,联系不上你,所以……”

    “不怪你,以后不要带她进来,我和这个人不熟的。”温馨忙对李卫红说道。

    宋茜简直气炸了,坏她好事。

    温馨看向宋茜,“行了,钱也还了,剩下的我不要了,请你,以后不要再到大院来骚扰我,我会跟门口几个警卫打招呼,你来了,他们也不会通报的,站在门口等也没有用,你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走吧,杵在这儿干嘛?大院的门就要关了。”

    说完温馨就让宋茜赶紧离开。

    其实她心里捏了一把汗,宋茜今晚趁吃饭的时间过来明显是有计划性的,一个是她知道阎卫国的儿子回来了,然后她没有让警卫通知,而是在门口等一个能带她进去的人。

    到了阎家门口,她必定会有办法见到阎卫国的儿子。

    温馨记得书里描写宋茜第一次通过女配见到男主的情形。

    她落落大方地说:“你好,我是宋茜,现在正在xxxx大学读一年级,我是我们学校宣传栏小组成员,我们小组下一期想做军旅方面的板报宣传,听说阎团长有五个特等功的功勋,是个了不起的英雄,不知道英雄团长有没有时间,方便的话带我参观下你们的军队……”

    瞅瞅,这话说的滴水不漏,一旦她参观了军队,就会和男主各种意义上的正面接触,不久就会展开攻势。

    她记得那本书描写的男主,他回宋茜说:“军事重地,外人不方便进去,不过你们学校宣传板报上若有任何军队方面的问题,你可以给我写信。”没有一个团,不想被宣传。

    然后呢,宋茜的信件就像雪花一样飞舞。

    至于板报怎么样了,谁拓麻知道呢,书里根本提都没提。

    温馨现在想起来也一脑门的汗,就差一点点,她就要成功了,简直让人防不胜防。

    宋茜走出军区大院大门的时候,她回头看着温馨,对她说:“你这么对我,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温馨也回道:“是的,我肯定会后悔,后悔和你做过朋友。”

    说完她就回了大院。

    她也知道,宋茜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自己这条路走不通,她一定会找其它方式。

    温馨回到阎家,轻手轻脚关上大门,踩着夏天凉爽的石板路,进了大厅,以往阎魔头吃过饭,就会回到楼上洗澡,不过今天他居然坐在大厅沙发上,在看报纸。

    温馨一进来,他就抬头看她。

    一头黑亮的长发,柔顺的披在肩上,巴掌大的小脸肤色雪白,唇色鲜红,妩媚又甜美,白色上衣,浅蓝裤子,有种复古的民国风,上衣内收的腰线,使她的腰肢如同杨柳般纤细,细腰衬托下,斜襟的衣服更显得胸前一双呼之欲出的……

    温馨走过去的时候,他把手里报纸放下,睨视她道:“穿那么少出去,像什么样儿?”

    ……

    温馨低头看了看,哪里少了?半点不露啊?

    记得她刚来他家做保姆的那会儿,这个人就一张黑脸看着她,恨不得把她从窗户扔出去呢,冷冰冰的连话都不想跟她说一句,温馨天天小心冀冀的看他脸色,现在,居然开始管她吃饭穿衣了……

    “过来。”他说。

    温馨慢腾腾走到他旁边,他清了清嗓子,“好了吗?”

    见他看着自己的手,她把手伸了出来,手指那里是淡淡的粉色,毕竟只是扎了一下,“已经好了。”

    “嗯。”他仔细看了一眼后,规整了下报纸放在一边,准备起身。

    温馨看着面前站起来的这具精壮腰身,宽肩窄腰大长腿,突然的,她有点恶从胆边生,那个宋茜为了见他一面,费尽心机,用尽手段。

    可自己呢,简直是得天独厚的环境,唾手可得的机会啊。

    近水楼台的条件,实在太完美了。

    这种顶级镶钻极品男人与其让宋茜弄到手,不如给自己啊。

    其实第一眼,她就看中了的。

    温馨一时思绪纷飞,一直没动什么心思的小心脏,突然蠢蠢欲动起来。

    可阎魔头是块难啃的骨头,宋茜十八般武器都使出来了,跟在男主屁股后面,追了两年才追到。

    她也拿不准自己行不行。

    阎泽扬上楼的时候,回头见温馨跟在后面,他瞪她,“干什么?”

    大概上次被温馨撞见的事,让他有点阴影。

    “想跟你说个事,楼下不方便,你让我上楼说吧。”温馨小声央求着。

    那小粉唇开开合合的,求来求去,阎魔头果然吃软不吃硬,瞟了她一眼,就让她跟着上去了。

    二楼进去就是个小客厅,沙发茶几一应俱全。

    阎魔头内务没得说,二楼平时都不用温馨上来收拾,他自己日常就整理了,非常干净。

    阎泽扬走到茶几那里,从暖瓶里倒了杯水,喝了两口放下来,回头看她还在那站着。

    “什么事?”

    温馨其实没事,她就是想攻略魔头男主,想看看宋茜失去男主这个大后方,还会不会像原书里那么风光。

    可是,她对自己又没有什么自信,眼前这个人不是那么好撩的。

    温馨在艺校两年了,也算见多识广,男朋友也交过三任,虽然没走到最后。

    也算经验小丰富了,实践最后一步她是不行,但理念合格啊。

    但是吧,像阎魔头这样的人,据温馨的分类,他是属于那种宁缺毋滥,极其挑剔的那种人,得是他觉得可以的才行,温馨怕自己如果随便撩,会起反效果,到时候被他扔下楼就太难看了。

    “说话!”

    温馨脑子在飞转的时候,他等的不耐烦了,盯着她命令道。

    温馨:“……”

    “嗯,就是迁户口的事……”。

    阎魔头皱眉,“不行。”

    “很难办吗?”

    他冷哼了声,“迁出来你要在哪儿落户,落户手续就很麻烦,等你找到地方再说吧。”

    温馨委屈地说了一句:“你们都在敷衍我,我都跑了一天了,谁也办不了,急的都上火了,嘴巴现在火辣辣的。”

    阎魔头随着她的话,目光落在她红嫩的唇瓣上,颜色确实有些红,他不自然的放柔了声音,但还是带着呵斥的语气道:“这件事着什么急?想南下?那边人生地不熟,你一个女人,要遭遇点什么事儿怎么办?老实在这里待着,别天天想着往外跑。”

    温馨哪能听进去这些,她现在正心鼓如雷呢,她轻轻靠近他,吐气如兰的轻声问:“我能遭遇什么事儿啊?”

    “……”阎魔头当然说不出来,但这种事只有男人最清楚,她这个样子出门在外,很容易被人哄骗,世道并没有表面那么太平,偏偏她心还大,街道办去了,还敢拎两包点心打人情,就她这个样子往外跑,一旦被骗了,后果不堪设想。

    “你脸上有个东西。”温馨眼睛亮亮的看着他,“我帮你拿下来啊。”说着她就伸手轻轻碰了碰他的脸颊,然后在他没有防备下,掂起脚尖,将红唇轻柔的印了上去。

    吐气如兰的香气立即窜入了他的鼻腔中,眼前人香滑柔嫩的唇瓣和粉舌,如小鱼儿一样游滑在他的唇间,想轻轻钻进去,这样的情形,简直是噩梦重现,那天在河边,这个女人就是这么趁人不备……

    阎魔头心头剧震,当即伸手想将她拉开,可她紧紧圈着他的颈项,他不敢用力掰她手腕,只好双手放在她的腋下,想将她挣开,结果刚微微用力,就发现自己的拇指按在一侧软嫩上面,陷了进去。

    他像烫手一样急忙松开了她。

    却听到她唇齿间逸出一声细碎的嘤声和轻嗯声,那声音就像丝丝缕缕的线不断勾动的他的胸口,舒麻透骨,酥醉入心。

    她的小舌头也在他愣神中趁机钻进他的唇舌间,用舌尖上的蓓蕾搅动一汪清水……

    阎魔头什么时候被人如此极度亲昵口舌交缠过,隔着薄薄的一层凉夏衣物,几乎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衣服下面白嫩滑腴的肌肤。

    他突然闷哼一声,意识蓦然清醒,喘息着伸手将绕在他颈后的雪白胳膊从自己脖子上拽了下来,两人嘴唇分开的时候,她还贪恋的一直吸着他的舌头,最终不甘心的传来啾啵的的声音。

    这个吻的感觉太美好了,温馨细喘吁吁,眼神亮亮的看着他,他的皮肤刚才热到烫人,浑身上下像火炭一样,那种热度快要把她化成一滩春水了。

    亲吻过后,她的两颊一片樱粉色,最好的粉妆也无法涂描出这样动人的颜色。

    阎魔头看着她,她也回看着。

    温馨这样开放的行为,她倒觉得没什么,感觉对了,喜欢那当然就追啊,难道要留着别人追吗,她是不会给宋茜留着的。

    但是阎魔头什么时候被人这么亲昵的吸着舌头过,他胸口还留有那两挤压着她的柔嫩感,刚才全身无法抑制的像着了火一样,只想把她提起来好好教训一顿,让她再也不敢这么胆大妄为。

    “别动,站好了!我问你,谁能帮你迁户口,你就亲谁吗?”他瘖痖着声音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