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第 29 章
    温馨亲的时候会发出撒娇的声音, 又甜又酥,对于一个从来没有过感情经验的人来说,这声音简直是巨大的冲击, 光轻轻一直嗯的声音就能把人撩的手足无措、站立不安,就算是阎魔头再克制自己也架不住这种撩音绕耳,他是搂也不是, 推也不是……

    桌子上的饭菜已经凉了, 好一会儿, 他才坐下来匆匆吃了口, 吃完将饭盒盖上,放进温馨带来的蓝布小布袋里,把它拎在手里,看了眼时间,才回头看向正倚在桌边, 心满意足还有点娇憨的温馨,她正四处打量他办公桌上的东西和书架。

    看到她打量的地方, 阎泽扬眉头一跳, 不动声色的起身, 走到桌前,拿过车钥匙,他的心情已经平复下来,沉声对她说道:“走吧, 我送你回去。”说完后, 随手取过放在桌上的一份档案文件, 转手放进了办公桌下面的抽屉里。

    “不用啦。”温馨见他过来,赶紧跟着站起来,笑得像朵小花一样,贴心地道:“不用你送了,你这么忙,我自己回去就行,也没几步路。”说完她伸手去接饭盒包。

    阎泽扬把包换了只手,仔细看了她一眼,“不差那点时间,来得时候不是还说热吗?我先把你送回去,走吧。”

    温馨见他真要送,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她“嗯”了一声。

    他忙的话她走回去也行,但是不忙她能坐车回去那就更好了,温馨亲腻的跟在他旁边,下楼时候手还拉着他的手臂,阎泽扬看了她一眼。

    温馨:“嗯?”有什么问题?

    走下一楼的时候,阎泽扬突然停了下来,温馨正黏在他旁边,虽然说没有碰在一起,但是距离有些近。

    他停下来,温馨也跟着停下来,他看了看温馨,温馨也抬看他,“怎么了?”

    他咳了一声,对她说:“……男女之间,最好保持两米的距离,知道吗?”

    温馨:“……”

    这她还真不知道,不过她也不会让阎泽扬为难,就往后面移了移,直到他满意了,继续向前走,她就溜溜哒哒跟在后面,阎魔头偶尔回头看她一眼,都不止两米了,已经都快落三米远了,他不得不放慢速度配合着她的脚步。

    温馨见到的阎泽扬,一直都是阎家时的状态,比较淡漠矜傲,总是一副懒得和你说话的样子。

    但今天刚进他办公室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他在部队和在家中是不一样的。

    在家的时候,他是阎泽扬,在部队里,他是阎团长。

    她看着前面迈着稳健步伐的阎魔头,带着她走过操场一角,这个时候吃完饭的士兵还是很多的,路过的时候遇到的每一个士兵,都会停下来敬礼问团长好。

    阎泽扬其实是个非常严肃的人,他轻轻颌首微微点头,淡淡的一声嗯,都给一种强军团长的风范。

    军中还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开玩笑。

    温馨见到那些士兵见到他时的那种脸上肃然的神情,这让她有点心虚了,开始为自己之前不讲理的行为……后怕,他要是一直拿出这种态度对自己,她是绝对不敢胡搅蛮缠的。

    ……

    上了车,阎魔头将车掉头,从驻地往军区大院那边驶去。

    车子开上平坦的大路之后,他侧头,看了眼温馨,温馨正坐在副驾上梳理自己毛绒绒的辫子,之前亲嘴的时候,蹭的有些毛了。

    阎魔头其实优点还是很多的,比如开车特别稳。

    这个年代的路况很差,天儿要干燥点,再带着风,吉普车开过去,身后那都是两卷黄尘滚滚烟暴,路也不是那么平整,但温馨坐在上面,稳的一批,根本就没有那种车子晃动,或者感觉到震动的那种感觉。

    一看就知道是老司机。

    她就放心了,一脸轻松的梳理了下头发,顺便把辫子重辫了下,有点松了。

    “温馨。”他表情有点严肃的开口。

    “嗯?”温馨回头看他。

    “我知道你从小不在父母身边。”他说。“可能,没有人教导你一些事情。”他说完抽空又扫了眼她的神情。

    温馨正眼也不眨的看着他说话。

    “作为女同志,平时和其它男同志之间,必须要间隔两米的距离。”他说,“手拉手也不行,肩并肩的拥抱更不可能,像你之前……”他用一种像是教导他的口吻,跟她说着男女之间相处的注意事项。

    “……那样更不行。”

    “以后,无论和男同志说话还是办事,都要按照这个尺度标准。”

    温馨哪知道这个,她问:“那谈对象呢?”

    阎魔头看了她一眼,慢慢才道:“就算谈对象阶段,两个人也不能有过分、亲密的行为和动作。”

    这完全就是封建思想!谈个对象连个手不让拉,都不知道谈恋爱谈个什么劲儿?

    “我说的你都记住了?”看到温馨一脸不以为然的表情,他微微蹙起眉头问道。

    “和男同志要保持两米的距离,不能有超过尺度的行为,听到了没有?”看温馨的表情,玩着辫子,就像没放在心上,他忍了一下,又提醒她一遍。

    温馨想了下,然后笑着应道:“好的,知道了。”

    到了大院门口,温馨打开车门就要跳下车,阎魔头将饭盒包递给她,目光盯着她葡萄粒似的黑眼睛,和红扑扑的小脸,白生生的手臂伸过来,从他手里把包接了过来,小嘴不太高兴的嘟着,也不说话。

    阎魔头觉得她从头到脚都是不让人放心的样子,忍不住沉声叮嘱她:“在大院里待着,别到处乱跑。”

    “我知道了。”以前他可没这么啰嗦。

    她把饭盒送回阎家,刷的时候才想起来,叶政委的饭盒没有拿回来,算了,明天估计就捎过来了。

    至于别到处乱跑……

    温馨天天在大院待着,都要憋死了,稍微躺了一会儿,她就拿着钱和票,还有昨天给几个军嫂量的尺寸,跑了出去。

    她先去了一家卖布种类最全的百货商店。

    下午正是人声鼎沸的时候,商店里人来人往,尤其是布料柜台,挤满了人。

    温馨这个时候还观察了下,都在抢买东西,谁还管安全距离?还有人挤在一起,温馨还被挤了一下,她手里拿着钱和票,伸着脖子往柜台里看,这个年代的票加钱买东西的方式,她现在还有点不适应,经常会算错,扫来扫去,最后总算是买到她的料子。

    用袋子装了就跑过阎妙妙学校周围的一家裁缝店,温馨的衣服就是在那里做的,几十年的手艺了,只要温馨画出样子,他就能做出来,版型还做的超好,对于温馨这个现代人来说,他就相当于后世的私人定制了,而且做一件才两块钱手工费,物美价廉到她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裁缝是个老头,快六十岁了,和孙女相依为命,平时眼神不太好,要戴眼镜,他裁出版型,他孙女踩缝纫机。

    温馨进去的时候,一老一少正忙着呢。

    ‘

    看见温馨来了,那个十五岁的小姑娘眼睛一亮,热情的跑了过来,“温馨姐,你来啦。”

    “嗯,我带过来三件衣服,两个上衣,一条裙子,料子我也买过来了,手工费一件给你们两块,这两天就要。”温馨把东西递了过去。

    “好咧!”小姑娘接了过去,温馨三番五次来做衣服,早就跟一老一少熟了,现在的时候裁缝不好做,布料都要票,只能赚点手工钱,可是现在的人,多多少少都会做衣服,平时能缝补的自己就做了,像做衣服这样的手工费,也不是天天有,而且做完了还总是挑剔线头或边角扣钱。

    手工费本来才两块钱,再扣个五毛一块的,白辛苦一场,老裁缝年纪也大了,接不了多少活,别人也觉得年纪大了,都不爱来这里,也就是温馨像发现了一块瑰宝似的,天天跑过来。

    只有这老裁缝才能做出她画出的样子,别的地方她都讲半天,还嫌她挑剔,后来温馨的衣服都在这儿做的。

    “温馨姐,你喝水。”小姑娘倒了杯水给温馨,温馨正好渴了一口气喝光了。

    这爷俩也可怜,家里就剩两个人了,老裁缝身体还不好,小姑娘才十五岁,两个人就靠给人缝缝补补过日子,温馨来做衣服从来不克扣手工费,有时候还会带吃的过来。

    后来她一做新衣服大院就有人要样子想照着做,反正到哪做手工费都是两三块,她就揽在身上,把衣服送到这里做,三件衣服这次大概能赚个九块钱吧。

    实在是太少了!

    “温姑娘,你拉过来的活,一分钱都不赚,我和孙女都过意不去啊。”老裁缝听着声音,从里屋出来了,见是温馨,就又老话重提了,之前怎么塞钱温馨都不要,爷俩都是老实人,都不知道怎么感谢她才好。

    温馨怎么可能要啊,一套衣裤三四块钱的手工费,一件上衣才一两块,有时候给的更少,这可都是爷孙两一天的辛苦钱,她就是再缺钱,也不能赚他们的啊。

    不过,赚得确实是太少了,她有心想帮帮他们,但是就靠几天三五件衣服,根本杯水车薪,而且她的创意根本就没有算上钱。

    这么卖衣服太亏了。

    温馨想了想,问小姑娘:“你们这儿消费力高的人住在哪儿?”

    “消费力?”小姑娘眼睛眨吧眨吧看着温馨。

    “就是这里有钱的人,舍得买东西的人?”

    “我们这儿有个市委大院,里面的家属都舍得买东西,门口有好多卖鸡蛋的在转……”

    温馨问清楚地址,就跑去转了一圈,这市委大院确实比军区大院繁荣,就从进进出出的人体态上就看得出来,军区大院多瘦子,市委大院胖子比较多,估计伙食是不错的。

    而且,这些人一看就是舍得穿的,身上的衣服可不是灰扑扑的,还挺光鲜的,有的男油头满面,还腆着肚子,这年代胖都是件难事儿,居然还有人能腆着肚子,一看就有钱有肉。

    她转了一圈,正好阎妙妙快放学了,就回学校把她接回了阎家。

    ……

    晚上,温馨在做吃的,厨房香味弥漫,阎妙妙就杵在门边,等着温馨喂投。

    以往阎泽扬会很晚才回来,但今天比何文燕回来的还早,吉普车停在了大门外,进了院子就看到厨房窗户那边,正忙碌的身影。

    他站在院子里看了一会儿,温馨穿了个薄衬衫,头发有几缕落在脸颊边,大概因为厨房太热的缘故,小脸粉腻腻的,额边有些汗意。

    反正家里除了阎妙妙也没有人,温馨太热了,就解开了最上面的扣子,把衣服往上拎,成了露出肩膀的大v领,这样真是凉快,还取了把扇子对着自己猛扇。

    扇了会儿,看到一边锅里的东西快好了,她就急忙跑到窗口的橱柜里拿东西,一弯腰,宽的领就掉下去了,露出下面隐隐雪白的两团柔嫩……

    阎泽扬脸又黑了,上午在车里明明叮嘱来叮嘱去,还是没有听进去,可是,此时他却没有移开目光,心里莫名躁动,直到她离开了窗口,他才深吸了口气,强压下胸腹下的某种冲动,走了进去。

    温馨听到阎妙妙在门口叫了一声,“哥哥。”

    阎魔头回来了?温馨飞快的把扣子扣到脖子底下,觉得没什么问题了才去弄汤。

    晚上吃过饭,他取了药油,想看看温馨的手臂,刚走下一半楼梯,正好见她洗完澡从卫生间出来,就在楼梯上对她道:“上来,给你手臂搽点药……”

    然后回身往楼上走了两步,平时自己不说,她也会跟在后面溜上来。

    一向耳聪目明的阎团长,却没听到后面的动静,回头看她。

    就见温馨笑嘻嘻跑到他楼下,却不上去,只是仰头看着他,小嘴红艳艳地对他说道:“不行呀,我得和男同志保持两米的距离,在找到对象前都不能和你有亲密的行为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