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第 31 章
    宋茜回到了宿舍, 宿舍是六人间,都是这一批考上大学的知青,进去的时候, 屋子里一股红烧肉的味道。

    有几个室友很明显在咽口水,正是晚饭时间,有的去了食堂, 有的自己拿家里带的东西吃, 宋茜进来后, 神情有些疲惫的走回到自己的床位上。

    肉香味是从旁边桌子传来的, 丝丝缕缕不停地往鼻子里钻,她努力控制自己去忽略那个味道,但是生理上的口水分泌是无法强忍的。

    以前她吃肉,上面只要有一丁点肥肉她都不吃的,可是现在, 肚子里一点油水也没有,面前有一碗肉, 管它肥不肥她都会不眨眼的吃光。

    旁边的床位是个本地商社主任的女儿, 胖乎乎的, 超级能吃,每次回去都能带一堆好吃的,在这个年代资源匮乏,买什么都要票, 肉票那么紧缺, 可是她家, 根本没有缺的东西,什么时候想吃就吃。

    红色的肉被大口塞进嘴里,屋子里只听到她吧嗒吧嗒的声音,旁边吃着酱菜就着干饼的女同学“咕咚”一声咽了下口水,整个宿舍的人都听见了,但谁也没有开口,这年头肉那么稀缺谁会给别人吃,大家都是来读书的,以后都是知识分子,自尊多少还都有点,肯定是不会开那个口的。

    宋茜看了眼胖室友,将厌恶的情绪隐藏的很好,主任的胖闺女招呼了声,“茜茜,你吃吗?我妈做的正宗红烧肉,又甜又香,我分你一点。”

    宋茜看着被她筷子搅的烂乎乎的肉块,摇了摇头。

    她刚坐下来,那个吃酱菜的女同学走了过来,弱弱地说:“宋茜,你前两天借我的两块钱,能还我吗,我,我没有钱买饭票了……”

    宋茜心里一阵烦燥,忍不住说:“你着什么急,我过两天就给你,饭票你先跟别人借着用用。”

    “可是……”

    “行了行了,明天给你行吧?催什么催。”就两块钱而已。

    宋茜再也不想在宿舍呆下去了,起身出了门,因为之前在军区见到男主,却没有要到联系方式,她心里有点不舒服,好像所有有利她的事突然之间都变得不利她了似的,好好的剧情节奏也像是突然被打乱了一样,开始跟书里有了明显的出入,难道是自己那一次在温馨面前失误导致的蝴蝶效果应?

    她是睡觉的时候穿过来的,之前在家里翻自己的书,翻到了描写女配最悲惨的那段时,心里升起一股报复的快感,看了几遍后,就睡着了,一觉醒来,就穿进自己写的小说里。

    经历了一开始的震惊和无措后,她也实在吃了不少苦头,最后费尽千辛万苦才从知青下乡的那个天天啃玉米窝头的地方,考进了京都大学。

    本来以为来到这里,一切就会按照剧情正常的发展走下去,遇见男主,追求他,嫁入阎家,然后利用男主家的关系和钱,成功创业,并成立自己的商业帝国。

    书里的男主其实并不是她喜欢的类型,是前闺蜜喜欢的男人类型,她写出来本来就是解气而已,yy了这么个人物,让书中女配看睁睁看着,却求而不得,最后一步步沦落到万丈深渊,最后惨死街头,这是她给女配安排的最终结局。

    而女主却并不爱他。

    对书里的女主来说,这个男主在书里的作用,就是本文女主的一个工具,想起他时拿出来利用,想不起来就沉寂无声,如同不存在一样。

    她将男主设定成一个事业型人物,对感情需求极淡,但责任心很强,只要归于他的羽翼之下,一切他都负责,所以结婚后,他满足了女主一切要求。

    她毕业之后打算南下。

    男主:可以。

    创业的黄金阶段,她不想要孩子。

    男主:可以。

    婚后她不随军,一年只见两回。

    男主:可以。

    后来她成为一方女强,事业鼎盛,气焰嚣张,并且不断游走周旋于各行业男人之间,与事业上的搭档和伙伴谈笑风生,舞会与各界名流欣然共舞,酒后与男二男三男四男五等行为暧昧,最后报纸登刊后被男主知道。

    她对他解释,这只是捏造,你要相信我。

    身在军区的男主说:可以。

    可以说,这个男主的存在感很低很低,但也是最省心的,是女主的最强后盾与最深背景,有他在,没人动得了女主,无论她最后翻出多大的浪,书里的设定就是帮她全部解决。

    女主的后宫,女主的幸福,最后以她功成名就,在繁都灯光琉璃的街角,看到女配时,为结局。

    她高高在上的对窝在墙角形似乞丐的女配说:“没有你,我当年追不到他,虽然我不那么喜欢他,但没有他,也就没有现在的我,我欠你一句感谢,谢谢了,帮我追到他。”说完,她笑着扔下了一百块钱,潇洒的坐上豪车扬长而去。

    这就是书中宋茜恣意而完美的幸福结局。

    可是,当她本人穿进书里后,却发现,真实不是写书,不是几个字,几千字,几十万字写在书里就能做到的。

    她连在这个年代照顾自己,都感觉到巨大的困难,在现实的时候,虽然家里不是多富有,但她也是娇娇女,平时十指不沾阳春水,更不要说这个年代生活上的技能,最开始时她连自己身体都无法顾好,病了好几场。

    最后受尽苦才总算熬到了大学,书中她只要考上大学,找到男主,之后就会有男主一路保驾护航,所以她在考进大学之后,把身上所有的钱都买了衣服和鞋子,将自己收拾干净漂亮,打算给男主留下一个完美的形象,但她没有想到,书里的这个女配因为她的一句失误,和她绝交了,她居然认不出她写的男主的脸,就像是讽刺。

    人物发展也不再按照书里写的那样顺利的进行,女配居然说出跟她要回钱票的话,这让宋茜非常震惊。

    她才意识到,当穿进来的那一刻,一切就有了蝴蝶效应,所有人都活了,他们不再是她笔下的人物,不再是提线木偶,而是真实存在这个时空的人。

    所以她接下来的每一步都非常小心。

    但这时候她已经没有钱了。

    大学的补贴虽然勉强够吃饭,但她手里一分钱也没有,还借了同学十块,她没有赚钱的渠道,什么也不会,她书中那些写出来的理论,一旦实践,漏洞百出,根本不现实,至少在书中变成现实世界时,根本无法实现。

    在她意识到这些后,她就只能牢牢抓住男主这棵她这本书唯一的金手指,可偏偏男主这边也频繁出错,无法顺利要到地址,这让她这段时间心情郁躁,脸色阴沉。

    甚至有种不妙的感觉了。

    她写书的时候是书中所有人物命运的主宰,但是当她穿进来发现,她陷入了一种困境中,因为她写的女主大杀四方的所有能力,都是自己缺少且没有的劣势,这种巨大的差距,让她的情绪一下子跌进至谷底。

    “宋茜,刘峰找你。”隔壁宿舍的同学跑过来给她带了话,“他在楼下,说找你有事儿。”

    “哦,我马上下去。”宋茜手上的梅花牌手表就是刘峰送的,对于现在没有搭上男主,又没有赚钱渠道的宋茜来说,对她有好感的刘峰,可能就是她唯一可利用的对象了。

    ……

    上午阎家没人,温馨将门一锁出了门,直奔杨裁缝那里,之前她去市委大院转了一圈后,就让杨裁缝再做一条白裙子,她稍微改了下样式。

    刚一进屋,正在归整衣服的杨裁缝孙女杨禾苗,见到温馨跑了过来,“温馨姐,你来啦。”

    “嗯,衣服做好了吗?”温馨身上就穿着她之前做的那件裙子,脚上一双带跟的凉鞋,出门还把自己好好收拾了一番,虽然她不化妆就很美,但为了有好的效果还是弄了弄头发,加深了下眼部轮廓,涂了素颜的唇膏,整个人立即变了个样子,美的目炫。

    她整个人本来就雪肌嫩肤,唇红齿白,再加上高颜值,一件普通的裙子穿到她身上,立即翻三到五倍的惊人效果。

    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这本小说的设定,两极分化,底层穷苦百姓仍然粗布粗衣,长袖裹身,但是像一些高层,家里有人在南方某些城市的家庭,就会经常捎来一些紧俏物,所以京都还是有人敢穿的,温馨见有人穿,那就好办了。

    就怕没人敢穿,她卖也卖不出去。

    “做好了。”杨禾苗取出了裙子,把衣服凑温馨面前,温馨她拿起来看了看。

    又取了衣架拎着,往上面喷了点水,将褶皱部位拉平,这才满意道:“小苗,你下午没活儿吧?和我到市委大院,我们到那儿转转。”

    “去市委大院干啥?”裁缝店很闲,活都做完了,她没什么事。

    “去了你就知道了,走。”

    杨禾苗迷迷糊糊的就跟着去了,手里还拎着裙子,温馨还让她一路拎高一点,免得人看不着。

    直到温馨带着她在市委大院门口转了两圈,小苗才有点反应过来了,“温馨姐,你,你不会是想卖了这件衣服吧?会,会不会被抓啊。”小姑娘胆子小的很,拿着衣服已经瑟瑟发抖了,这可是投机倒把。

    “嘘……”温馨看了看周围,搂着小苗瘦弱的肩膀,小声对她道:“谁说我们卖啦?我们拿着衣服回家不行啊,有人问你就说这衣服是你的,做好衣服正要拿回去,再说了,谁傻到会到市委大院来抓人,这么蠢能进监察队?”

    这本书的设定,现在已经不怎么抓投机倒把了,不管城里还是镇上,黑市到处都是,交换易物,卖东西收钱,哪个人没干过?大家都清楚,而且听说上面政策要变了,以后这样都是合法的,谁还闲没事抓这个啊,只要不是主动去说,一般没人管。

    只不过这个年代物质不行,卖的人不多而已。

    而温馨靠的就是奇货可居,别的地方没卖这种款式的裙子,而且她对自己身条也有足够的自信,她可是黄金比例身材,胸大腰细屁股翘,就是行走的衣服架子,她能把一件六十分的衣服,穿成一百分,如果她不穿着裙子,单就拿着这件裙子,就算市委大院走一百圈,也没人问。

    果然,在温馨带着杨禾苗在市委大院转了两圈,专盯着年轻女人凑近,终于有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同志,叫住了她。

    “诶,等一下。”

    温馨一看,这个人在这个年代来看穿得还挺时髦的,但也就是衬衫和裙子,但衬衫是格子的,和裙子的颜色搭配还挺顺眼的,脚上是双黑色小皮鞋。

    “你这件衣服卖吗?”

    她语气还挺傲的,也不知道是市委大院哪家的千金,手里还拿着本书。

    温馨觉得靠谱,个也不矮,身材偏瘦应该能穿,这个年代女人就没几个胖的,都是瘦瘦的,一般都能塞进去。

    “卖。”温馨笑着说道:“就是价格有点贵,不过衣服从料子到做工再到板型,都是最时髦的款式,我保证整个京都别处找不到和我身上一样的,保证你试一下之后就不想再脱下来。”

    那个女孩仔细的看了看温馨身上这件,温馨皮肤白,穿白的更显得仙气十足,小腰不盈一握,带子一系,真是说不出的仙气美,就是因为她穿得太好看了,她才忍不住把她们叫住了。

    “你这是南方的货啊?料子一般。”她摸了下料子问。

    温馨跑了好几个地方才挑到的料子,算是京都里比较好的了,她道:“姑娘,看你也是有见识、有眼界儿的人,料子说好确实不是最好的,但也不差的呀,这款式你要看上了,可以试的,觉得可以再买,不喜欢也没关系。”她卖得就是款式,喜欢的就舍不得不买,不喜欢的也不会来问。

    “那多少钱?”

    “我表妹那边这件儿的价是八十,给你我就算六十了,还亏了点运费,你得补给我布票。”温馨的布票可没有多少了,她一脸心痛不甘心的说。

    旁边一直悄悄的拿着衣服当背景架的小苗,听到六十的的时候,差点没噎到。

    六、六十?这件布料加手工也才不到二十呢。

    那个女同志犹豫了一下,又看了看温馨身上的衣服,最后看了两个人一眼,“好吧,你们跟我进来,我回家试试,如果不满意我就不要了。”

    温馨立即高兴地说:“不满意没关系,但我保证你穿了就不想脱下来,这件比我身上这件还好看呢。”

    小苗瞪大的眼晴跟着那个女的和温馨,进了市委大院。

    不一会儿工夫,两人就走了出来。

    一个小时不到,卖了六十块钱,这钱可真好赚,市委大院的人也真有钱,她是根据女配母亲买的那条黄色裙子价钱定的,那么难看还花了八十,她降了二十块钱,裙子也比那条漂亮多了,只要是买过南边衣服的,都知道价钱,便宜二十块呢,肯定觉得自己占了便宜。

    温馨把六十块钱和布票在手里扇了扇,最后塞了三十给小苗,“这是衣服手工费,还有跑腿费,一会儿去你家,我再画个款式的衣服,做两件衬衫和裙子,过两天再来一趟。”

    “这钱我不能要,温馨姐,我也没做什么……”

    “拿着,不拿下次不去你家了。”温馨吓唬道。

    ……

    温馨刚把妙妙接回家,就接到电话,警卫说有人找她,温馨问男的女的,警卫说男的,说是她的家属,温馨想了想,难道是女配的弟弟?对了,阎团长还有件衣服在女配家里。

    女配弟弟估计会送大院来,她直接就出了门,等她走到大门的时候,却发现来人不是女配的弟弟,而是她之前相亲过的那个国营商店最年轻的主任,方俊贵。

    电话里说来人是他是家属,他算自己哪门子家属?

    方俊贵穿着剪裁合身的衬衣与深蓝裤子,看着倒是干干净净的,戴着眼镜正站在大院门岗那里,见到温馨的时候,眼里都带着光,惊喜之色怎么也压不下去。

    当他看到温馨还穿着那次相亲时穿的白裙子,更加激动了,仿佛又回到了相亲那天,和她再续前缘一样。

    面前的女人,眉眼清纯,水汪汪黑漆漆的大眼睛就像两颗黑珍珠,嘴唇娇艳,腰肢纤细,走起路来摇曳动人,就跟画里走出来的似的。

    若能娶此美妻,夫复何求啊!这些日子因为找不到人,方俊贵都郁卒了,介绍人很敷衍的跟他说,人家有对象了,方俊贵后来也看了几个,可是跟温馨一比,就跟珍珠与鱼目似的,他是看都不想看一眼,还有什么心情娶她们呢。

    方俊贵觉得介绍人是在敷衍他,如果有对象的话,怎么可能来相亲,一定是那天他表现的不好,所以对方不同意,他那天确实太心急了。

    举止有些失措,他都二十七了,好不容易才遇到一个这么合心意的对象,他怎么可能放弃?这几天他一直托人打听,才打听到她在某首长家做保姆,下了班,收拾了一下,他就赶紧跑了过来,看着大院里走出来的美人的那一刻,他觉得这辈子他可能非她不娶了。

    “呃……怎么是你?”温馨惊讶的看着他,他居然找到这里来了。

    “温馨我有话跟你说。”他见温馨转身想走,立即跑过来几步,结果被哨兵给拦住了。

    他只能站在大门那儿,拿出所有的情深意切对她说道:“我们家条件你也知道,你如果嫁给我,我不会让你受苦的,更不会让你去做保姆,你要是不愿意进国营商店,你也可以待在家里,家里什么活儿都不用你干,我养着你,我工资一个月一百多,还有各种补贴,足够我们俩用了,你以后只要在家看孩子就行,你要是不愿意看孩子,我也可以找个保姆伺候你……”

    他正说着呢,不远一辆军绿色吉普开过来,进门的时候,在他身边突然停了下来,车里的军官清冷地扫了眼不远的温馨,并在她身上的白裙子上淡淡一瞥,这一眼,瞥得温馨心里发毛,缩着脖子,安静装鹅。

    随后,他看向因他的车而被打断话的方俊贵,开口问他:“你是哪个单位的?”

    方俊贵看到对方的派头和气势,心里估摸着应该是大院里至少团长级别的干部,否则不会配车,而且对方看起来面色沉稳,气势非凡,他在国营单位也接触多了领导,自然觉得对方派头不简单。

    于是客气地说:“我是国营商店的主任,免贵姓方。”

    “你和这位女同志什么关系?”

    “我和她,我和她相过亲,是结婚对象的关系。”方俊贵脸上浮现一丝心虚的涨红,但他们本来就相亲了,相亲不就是要成为男女对象的关系吗?他也不算说错。

    “喂,你胡说什么呀,谁和你是结婚对……”象的关系啦,温馨正要反驳,就看到阎魔头脸色沉了下来,看着她,她心虚的弱下声来。

    他冷眼睨视向方俊贵,“她是你对象,我怎么不知道?”

    方俊贵似乎听出了话中的意思,仔细看了看车里面容冷俊,寒意森然的军官,“你是谁啊?”

    军官目光轻视不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对着一边他口中的结婚对象,冷冷的扔下句,“上车!”

    温馨赶紧吐了吐舌头,一溜烟的跑到车门边,钻进了副驾驶。

    “把车门关上。”军官训了一句。

    然后方俊贵就听到“澎’的一声,车门被关上了,接着他就看着绿色吉普车驶进了大院。

    他愣了半天神,才回过头问警卫连哨兵,“刚才开车那人是谁啊?”

    站岗的兵看了他一眼:“不知道!”

    方俊贵嘴巴都气歪了。

    ……

    车开进大院到阎家门口也就一分半的时间,温馨拿眼睛瞄着阎团长,看着他停车,打开车门跳下来,温馨也赶紧跟着跳下来,他关上了车门,妙妙回来的时候把书包放好,见温馨不在,就跑出去找小伙伴了。

    两人踏进客厅,阎魔头沉默片刻,回过头,平静无波眼眸中,仿佛有暗流在涌动,他看着她。

    “说吧,你的对象,还有几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