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第 33 章
    京都某行政机构办公室。

    “报告。”

    “请进。”

    某军事一级指挥员, 走了进去肃然敬礼,然后道:“首长,这份申请您还是看一下吧……”

    阎卫国正在翻阅文件, “啊,小王啊,坐。”

    “不敢打扰首长, 是阎团长的申请。”对方又加了一句。

    “嗯。”阎卫国将眼镜取了下来, 伸手接过来, 看了一眼后, 就将申请放在一边,“好,我知道了,你先回去,有什么事我再找你。”

    这份申请批准不难, 但因为是首长公子的关系,他还是将申请送了过来, 还是首长亲自批阅的好, 对方再次行了军礼后, 退出了办公室。

    忙了许久,阎卫国才严肃的拿起申请报告,看完后,拉开了右侧抽屉, 将申请放了进去。

    ……

    “阿姨, 你是不是睡眠不太好呀?”温馨见今天的何文燕兴致不高, 吃饭的时候,没有吃多少,她晚上做了香煎鱼,就着蒸好的米饭吃,特别香,汤也是小虾米海鲜汤,虽然就是水中抓了把小虾米,扔了几根菜叶,但是清汤很鲜美,也很清爽可以去油腻,但何文燕好像胃口不太好。

    “嗯,这几天医院事儿有点多,没怎么休息好。”何文燕随口回道,医院这几天确实忙,家里阎卫国又好几天没回来了,她本来就不是他的原配夫妻,他对自己也没有什么感情基础,再加上他的位置,好几天不回来是常态。

    让何文燕心力憔悴的是,她每次小心冀冀电话连接过去,总是问他什么时候回来,连他忙什么一句都不敢问,他的回复永远都是,你们先吃,不用等我。

    偶尔他会说一句,你辛苦了,挂断电话。

    她都会热泪盈眶。

    现在看到温馨和阎卫国的儿子好上了,她是过来人,阎卫国的儿子以前在家里是什么样?那是大少爷一样的派头,什么时候端过菜到桌子上?现在连温馨盛个汤,他都给递勺子。

    阎泽扬对温馨细心体贴,不用看都知道是放在心里的,可阎卫国却永远不会这么对她,何文燕心中的失落再所难免,她嫁的时候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但她觉得感情是可以培养的,现在却发现,再怎么维护也敌不过两个人之间的聚少离多。

    “何阿姨,我那里有点助眠的药油,一会儿给你送过去,效果挺好的。”其实就是熏衣草精油,缓和情绪,安静入眠,因为系统抽取的比较精纯,所以效果很好。

    阎魔头挟菜的时候看了温馨一眼,他和何文燕关系并没不和睦,她是怎么嫁给他爸阎卫国的,他很清楚,她打断了算盘,他爸可不吃枕边风这一套,她现在这样子,只是无计可施而已。

    被阎魔头淡淡瞥了一眼,温馨赶紧缩着脖子低头吃饭,一会儿的工夫,阎泽扬就似不经意的挟了一筷子鲜贝嫩蛋给温馨,何文燕精神不济,也没有看到。

    温馨吃着他挟过来的蛋贝,高兴的小嘴抿了抿就吃了,果然是亲过嘴儿的关系,以前他可不会用自己的筷子给别人挟菜,男女之间只要亲过嘴儿了,就不嫌弃了,亲都亲过了,还嫌弃什么呀。

    阎魔头要厌恶一个人是真厌恶,但喜欢一个是真喜欢,这一顿饭吃的,目光都不知道扫了温馨多少眼,时时刻刻关注她的需求,她想填碗汤,他都给舀到碗里。

    温馨脸上笑眯眯,心里直点头,嗯,在原来世界可找不到这么合她口味,又有颜值又禁欲还体贴的男人啦。

    吃完饭,温馨倒了点熏衣草精油给何文燕送过去,何文燕这两天确实就没休息好,温馨拿过来的时候,她也只是试了试,没想到闭目养神了一会儿,就真的睡着了。

    怕打扰何文燕休息,温馨轻手轻洗过了澡,全身涂了润肤油,把头发也保养了下,晾了半干,才回了房间,看了眼时间已经九点了,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这回轮到她失眠了,失眠当然是因为嘴里的肉,干看着,吃不着,真气人。

    她倏然起身,然后披了件衣服就悄悄的掂着脚上了楼。

    二楼的卧室门没有关严,缝隙有淡淡的灯光,温馨将身上披的衣服脱下来扔到沙发上,然后拿着阎泽扬放到沙发上一件干净的白衬衫,穿到身上。

    衣摆正好到她大腿那里,下,面露出白生生雪一样的诱人美腿,微微走动间就有种极致的诱惑,温馨把长发往后一撩,就走过去将门慢慢打开。

    阎清泽正倚在床边看书,看的是军事方面的书籍,头发湿漉漉的,看样子刚洗过,身上穿着黑色背心,露出结实的肩膀和胸肌,他身上的肌肉不像后世健身房蛋,□□喂出来的大肌群,那种肌肉根本没什么力量,就像温室里的花朵,经不起催残,跟真正练出来的人打架,那纯就是挨揍的。

    阎魔头的肌肉就是那种隐藏在皮肤下,含有巨大能量一看就知道非常厉害的那种,一拳可致残的那种力量型肌肉,这种肌肉流线型更好,也更隐藏,只有在他微微用力之下,才会浮现出来,现在明显处于放松状态。

    不过,温馨一钻进来,阎泽扬就震惊的抬头看着她,看着她穿着自己的衬衣,手里的大部头的书差点没掉了。

    胳膊上和肩膀上的肌肉又绷紧了,颈间都有青筋了。

    阎魔头觉得他这辈子都没有的惊慌快浮现心头。

    “这么晚了,上来干什么,快回去!”他火烧似的,立即从床边站了起来。

    走过去就要把温馨挡在书桌上,要她回自己房间。

    光线不强的台灯下,温馨雪白的小脸有点委屈,撅着嘴唇幽幽的看着紧张的盯着她有点想赶人的阎魔头,之前在她房间,可不是这样的,他可是爱不释手。

    她脸颊粉腻,看着他双手抱着她的腋下,然后……

    结果,他后来又克制的伸手将她衣扣扣上了。

    都这样了还能坚韧不拔,是不是人啊。

    他越说,温馨就越不走,她手划过他房间的书桌,纤尘不染。

    阎魔头的房间没什么看头,方方正正的,什么东西整整齐齐,连军绿色的床单连个褶皱都平整,就像平时不睡人似的。

    怪不得呢,怪不得她撩的这么辛苦,这是个非常自律的男人,是那个控制了自己,就能控制一切的自律吗?

    呵呵。

    温馨走到他床边坐下。

    阎魔头的脸色很难看,他走到她面前,低着头严厉地对她道:“……我们不能再犯错误了,这是原则问题,这么晚了,你不适合留在房间里,回去,等我们以后结婚……”他还没说完话呢,温馨就低头开始解扣子。

    吓着阎魔头赶紧伸手阻止她,“不能脱,太不像话了,你还有个女同志的样子没有?给我穿上!”阎魔头差点没冲她吼。

    “那我想你怎么办,想你睡不着觉,就想抱着你,也想你抱抱我,你抱抱我嘛,我空虚寂寞冷……”温馨扑进他怀里就开始撒娇。

    “什么?冷?”阎魔头赶紧抱紧她,“谁叫你穿这么少,回去把衣服穿上!”

    温馨:“……”这男主这么不解风情的吗?

    “那你帮我暖一暖,我要暖和了我就回去。”温馨掂起脚尖搂着他的脖颈,将脸贴在他结实有力的胸膛,一点都不害臊的要求他。

    “暖……”阎魔头抓着她的肩膀,几乎是在商量她了,他抱着她商量着说:“回去吧,听话,等过几天,我……”

    温馨没有等他说完,一下子挣开了他,他的衬衫对她来说本来就大,进来的时候,衣领就歪在一边肩膀上,露出半个香肩,在灯光下简直就像个魅惑人的妖精,还是肤白唇红,清纯妖娆的大兔妖。

    这个年代谁见过这种极致美色啊,阎魔头在军队再厉害自制力再强,也没有见过一个女人穿着他的衬衫,在他面前一脸清纯又妩媚的看着他,对着他微张着鲜红色的唇瓣。

    衣服最上面两个扣子早就开了,衣领慢慢向下滑去,露出了两个香肩和锁骨,然后就像原来的世界,穿了个大v礼服一样卡在胸口上。

    “温馨!”阎魔头语气已经非常严厉了,“我警告你,你不许……”

    话还没说完,噩梦就重现了。

    前扣一下子被解开。

    阎魔头噎在那里,什么话也没有了。

    ……

    温馨下午的时候就知道,他喜欢她,可以说喜欢的爱不释手,爱不释口了。

    于是,她故伎重演,就不信撩不动,对于禁欲系男人,你要跟他谈精神恋爱,怕不得至少要谈两三年,两三年?温馨确定自己是没有那个耐心的。

    这种像是现代写真风格扉页上刊印的明星诱惑风,对这个年代的任何一个男人,都是无法忍受的。

    关闭的卧室门内。

    静悄悄的,谁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只是偶尔会传来几声……

    直到半个小时后,温馨衬衫凌乱的被阎魔头横抱起来,边走边低头亲着她的唇瓣,温馨的体重对他来说,毫无压力。

    他双臂有力的将她抱在怀里,稳稳的走下了楼,一路将她抱回了她的房间,把她放到床上后,还亲了她好几口。

    温馨生气的在床上翻了个身,刚才被放下来时,她还不老实的蹬了他好几脚,可见有多气愤了。

    最后关头他竟然忍住了,不愧是钢铁一样意志的男主,她都有点尊敬以及害怕了,到底是怎么样的柳下惠啊,抗撩指数简直一百多个加号。

    无论怎么撩都撩不动的钢铁直男,如果不是能感觉到……她都怀疑他是不是有毛病。

    她怀疑,他这种意志力要换作抗日时期,就是那种无论严刑也绝不背叛的那种抗日片里的英雄人物,让人肃然起敬。

    “睡吧。”他低哑着声音,在她床边站了许久,才轻声走了出去,关上了房门,温馨吐出口气。

    算了,她把被子踢到了脚边,睡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