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 第 35 章
    看样子他是真的喝醉了。

    双手箍着她的细腰和肋下, 像抱着孩子一样将她抱在了书架柜子上边坐着。

    修长的手指放在她颈项那里,拇指还在她耳后轻轻一下一下的摩挲着, 那里的皮肤很滑,很嫩。

    温馨都不知道自己耳后区域这么敏感,他的手指就像有电流一样,顺着耳后直酥到了头皮,并随着他指尖的移动, 她的发根都麻了。

    温馨是喜欢撩人,但她不喜欢被人撩啊, 她主动占他便宜,那是主权在手,但不喜欢主权在他, 这时候她心情就不好了,根本不想乖乖被亲, 就不停的在柜子上挪动,想跳下来, 可是阎泽扬早把她圈死在了怀里。

    直到将她亲喰的一张红红的小嘴微微翘起,才停了下来。

    温馨不开心,她开始严肃地道:“阎同志,我得跟你谈谈, 我们以后不能再犯这样的错误了, 作为一个女同志, 我已经深刻检讨过了, 以前都是我不对, 你昨天说的也很有道理,这是原则问题,我们做事情不能没有原则。这样吧,以后我们两个还是保持两米的距离,不能动不动就亲嘴儿,像什么话?还有你,衣扣怎么不扣到脖子下面?搂搂抱抱好看吗?就算是处对象,那也得注意尺度问题好不好……”

    温馨还没说完呢,就被阎魔头一下子抱了起来。

    她“呀”的叫了一声,搂住了他的脖子。

    一抱起来,她头发就散了,本来打扫完卫生,她准备洗个澡的,所以头发就用了一根笔插盘在头上,这么一抱,笔就掉了,长发倾泻而下,美的荡人心波。

    虽然被抱起来的感觉很好很好,但温馨实力不服。

    我撩你的时候,你不干,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这不可能,那也不可以的。我不撩了,你反而什么都要干了,你想干我就干啊?这很打击她的自信心好不好,这她能愿意吗?心里能舒服吗?

    “放我下来,你这个坏蛋!”

    阎魔头却哈哈一笑,用力亲了她一口,看着臂弯亮眸红唇,面如桃瓣,如雪堆玉砌的女人,满头乌发正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挥舞,那一刻,他觉得这些年的等待都是值得的。

    他这么爽朗一笑,温馨看着都惊呆了,你说怪不怪,有的人轻易不笑,突然一笑,就真的如同天上降魔主,却是人间太岁神啊。

    ……

    阎泽扬将她抱到沙发上,取了茶几上的盒子。

    温馨的手纤细白嫩,指如葱根,她觉得手腕一凉,看到时还愣了一下,只见他修长的手指轻轻穿过她的指尖,和她纠缠,看着他单手将表带扣上。

    她才看清楚,手上这是个什么,这是一款女士表,金属盘光色闪亮,黑皮带衬着她手腕肤色更加凝脂般雪白,戴在温馨手腕上,说种不出的美腻。

    “喜欢吗?”阎魔头将她搂在怀里,亲了下她雪光柔腻的小脸蛋,凑近她,在她耳边用清润的嗓音对她说着甜言蜜语,“结婚申请我已经递上去了,批下来我们就结婚,到时候,我想碰哪里就碰哪里,关上门谁也管不着……”

    他的声线有些喑哑,语气中透着一丝霸道又得意的意味,温馨被他的声音刺激的好似耳朵能怀孕。

    她忍不住缩了下肩膀,等一下,刚才说什么来着?

    “结婚?”

    温馨惊讶的用小鹿般的眼睛,看着阎泽扬。

    “……处对象还没有两天半呢,就要结婚了?”

    阎泽扬本来勾的唇角,听到后,脸色“唰”的一下沉了下来,“怎么?你不愿意?”

    他盯着她的目光,瞬间就从阳春白雪,变成狂风怒嚎。

    “我……”

    她就处个对象,怎么这么快就要结婚了?对,她一开始是看中他颜值了,后来就生气想搅合搅合他和女主,让她没那么顺利,再后来就觉得他又正经又好玩。

    她都有点撩上瘾了,还没怎么尽兴,突然就要结婚了?结了,那以后还怎么撩?

    见温馨不回答,阎魔头脸上最后一丝笑容消失了,他坐直了身体,如刀锋一样的目光,盯着她:“有什么意见?你说!”

    温馨被他严厉的声音吓了一跳,安静如小鸡一样坐在那里。

    屋子里一时间安静的落根针都能听见。

    “我……”

    “除了我,你还想嫁别人?”阎泽扬面无表情的低头,看着她巴掌大的小脸质问她。

    “不……”

    “那为什么不愿意?”

    “我……你不要问了,我愿意还不行吗?”温馨被他训急眼了,一句跟着一句,跟刑讯逼供似的,她委屈的拱进他腋下,埋在他胸口,小鸟依人一样娇弱的趴在他胸前,哼唧了两声。

    温馨最初是没有准备好,可很快转念一想,这个人可是女主上辈子最大的金手指,把他盖上章那是她是占了女主便宜,而且,这个时代她上哪儿还能再找这么英俊帅气又有型,身材还顶级棒还是她的菜的男人啊?

    就是有点太快了,她还没撩过瘾就要结束了,不过再这么拖下去,他就要翻脸了,她就只好委委屈屈的答应了,然后转身拱在他怀里,抱着她的腰,阎魔头这才多云转睛,只是心头还是有丝阴霾,不知道她到底为什么要犹豫。

    不过,在看着温馨趴在她怀里,看着自己送给她的手表,举着手看来看去,很喜欢的样子,阎大少的心情总算舒坦了。

    温馨那是没见过这个时代的表,所以好奇之下才这么看来看去。

    她好奇的看着看着,就看到阎魔头盯着她的眼神变得幽暗了。

    不一会沙发上就传来“嗯嗯”的亲嘴声,好一会儿,温馨才继续打扫起客厅,阎魔头上楼换了身军服,戴了帽子,他只有半天假,下午还要回团里。

    温馨看他要走,就像小鸟一样扑进了他的怀里,阎魔头也舍不得她,真是恨不得把这个小人放嘴里含着,含着又怕化了,一想到要把她自己放在家里,他都心疼了,在门口抱了好一会儿才离开。

    他一走,温馨午觉都没睡,就跑到裁缝店,这段时间她天天去市委大院溜达,自从卖出了第一件,后面就好卖多了,第一次买裙子的那姑娘,穿的裙子效果很好,所以这么一宣传,大院里认识温馨的人还真不少,现在下午只要看到温馨,就有人把她往家里拉,当然只限女性。

    杨禾苗就是温馨的小跟班,天天围着她转,跟着温馨转一圈就是钱呐,温馨毕竟有着超越这个时代四十年的时尚眼光和品味,她让杨禾苗做出来的衣服,也不会太夸张,只会有一些地方的小改动,但每个女孩子看到了都想买,只要上身就喜欢的不行。

    其实温馨只是让杨禾苗微微做出点腰线,像衬衫的领子多做几个花样而已,像裙子她只改动几个细微的地方,就会非常好卖,效果也很好。

    其实有一些只是搭配技巧,她也经常两件衣服搭着卖,这得归于温馨手工强,主播的时候她也用心学习过,通过机场明星日常穿搭啊,各种杂志上的时尚搭配,试来试去,一些小饰物可以有大作用,加一根腰带完全两个气场,基本款啊,颜色之类的撞色怎么样才会穿出美,所以她还是多少会一点的,大约就是一眼就能看出对方适合什么衣服来遮丑。

    所以,从她手里买的衣服,会让这些姑娘觉得自己好像穿着变美了,市委大院也没人来抓,温馨这些天是真赚了不少钱。

    拿过去三两件的都有点不够卖了,上衣之类会卖了二十多,裙子四十到六十,还有其它一些小件衣服,不到十天的工夫,除去分给杨禾苗的手工钱,她赚了三百多,她现在存款已经一千了,这钱可真好赚啊。

    以前她存钱是为了南下,可现在不一样了,她现在主要就是带带杨禾苗,认认人什么的,以后她自己可以做了去大院卖,至于能卖多久,温馨也不知道,但是裁缝店的生意肯定会比以前更好,爷孙俩的生计压力也会轻一点儿。

    市委大院里买温馨第一条裙子的那个姑娘,今天又把温馨拽家里了,她现在不止是买温馨的衣服,她还让温馨给她搭配衣服,她衣服倒是挺多的,看样子不少是南方那边带过来的新款,相比这个年代,颜色更亮,样式更潮。

    温馨挑挑拣拣,给她搭了三套,温馨卖的白衬衫款式是基本款,百穿不腻,现在的白衬衫肥肥大大,没有形状,温馨稍微收一下后腰线,老裁缝的版型做的好,一缝合,穿起来就会显得苗条,特别好看,随便搭个什么裤子裙子都很漂亮。

    这姑娘二十块钱一件,买了三件了。

    她试衣服,温馨给她整理袖子衣领的时候,露出了手腕上的表,那姑娘立即惊呼了一声,“呀,这个牌子的表!”她之所有这么多衣服,家里是有亲戚在大商场采购那边上班。

    她自己手上也戴着块表,所以牌子她还是认得,她说:“这好像外国货,很贵的,一块最少也要两千多块,这样式可真好看,是最近出的吧?”那姑娘抓着她的手腕,盯着看来看去,现在大院里正常的工资,一个月是一百块,这一块表,差不多两年不吃不喝的工资才够。

    她还以为温馨是生计困难才会出来卖衣服,她也看出来了一开始卖她那件根本不是南方货,但确实样子好看,谁看了都问哪儿买了,让她特别有面子,而且价格也确实不贵,所以也就算了。

    结果她居然戴的这么贵的表,“我的手表才花五百块,还是国产的,你这块可是外国货,不仅贵听说还难买,一般人有钱也弄不到,你不会也是哪个干部子弟家的子女吧?”

    温馨露微微一笑,心道:那倒没有,不过,我快成某个干部家的媳妇了算不算。

    不过她就只笑笑没说话。

    心里却美滋滋的,本来对这块表她还没什么感想,但是被别人惊呼稀奇,心里还挺开心,可能是这个年代的关系吧,这样的东西比较稀少,不像后世柜台中的名表,随便摆的一溜,只要有钱唾手可得。

    ……

    第二天,阎泽扬去找领导问结婚申请审批的事,之后就直接去了他爸办公室。

    父子俩其实很少在军区公办室见面,但申请为什么会压在他爸这儿一直不给批?是!结婚这件事他确实先斩后奏了,但是当初他爸要再婚,也同样跟自己先斩后奏,结婚前两天才跟他这个儿子说,他要再娶一任妻子。

    现在他还有什么理由压自己的申请报告?

    阎泽扬进去的时候喊了一声报告,叫一声首长,可就算这样,也无法碾熄他的脾气,阎卫国听儿子质问完。

    办公室里一时安静无声,过了会儿,阎卫国才摘下眼镜,从右手抽屉里取出一只信封,放在了办公桌上,“你先看看它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