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第 37 章
    这一场雨淅淅沥沥的下了一下午, 接近傍晚的时候,北部地区雨势越下越大,瓢泼大雨疯狂地从天而降落,天空远远望去, 犹如怒涛翻滚, 隐隐几声雷电从天边传来, 片刻,电闪雷鸣, 天就像要崩塌下来一样。

    受这场强降雨的影响,距离京都五百余公里的流域河流水位暴涨,当地的岷县下半城区多个路段受洪水淹袭, 其中两个村子山体滑坡被掩埋在地下, 灾情很险重,情况非常危急。

    离灾区最近的几个团接到京都总指挥部下达的命令, 立即抽派人手,深入受灾地区, 前去抢险救灾,务必疏散受困群众,抢求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

    一四九团在接到命令的第一时间, 整团出动。

    五百多公里路程,一行载着救险物资与士兵的车队在夜色与大雨中艰难前行,现在离发生灾情已过去两个多小时, 雨势越来越急, 车辆所过之后, 引擎咆哮,雨水飞溅。

    车队连夜出发,行驶到第六个小时后,天已大亮,每个士兵的脸上都带着疲惫与困倦,他们最终赶到了城区岷县的边缘,这个县城的地势有些险峻,已知遭遇到洪水暴雨山体滑坡,甚至还有大片泥石流现象,不断影响着路况,给解救灾情带来重重阻碍。

    “团长,这里的路现在不通,前面出现山体滑坡,已经把路堵死了。”专门报告情况的通迅兵已经说明了前方车队遇到的状况。

    阎泽扬眉头冷峻将军区下发的行军路线地图打开。

    三营营长指着地图上一条绿色的行军路线说道:“我们现在走的位置就是这条路线,现在这条路爆发了山体滑坡,前方的路已经堵死了,现在清理路线的话,已经来不及了。”

    这么大面积的山体滑坡,靠他们一个团,绝不是一天两天能清理完毕的。

    “进入岷县的路只有这一条吗?还有没有其它路线?”

    “有,还有条石桥路,但是那边正是洪水爆发地,恐怕早被淹没了,架桥现在也来不急,而且水势急的话,我们是没办法短时间从那里通过……”他没有继续,因为现在走水路,危险性也是最大的。

    阎泽扬拧紧了眉头,一言不发的看着行军地图,最后指着一处,“这里是什么路?”

    那是条标出来极细小的路线,而且弯而曲折,但最终地通往岷县。

    “团长,这条路是段山路……”三营营长道:“上面标着危险地段,标红这一段是悬崖,现在这样的雨势,很容易出现泥石流或山体滑坡,这条路可能已经堵死了。”

    “让前方车队出发,按这条路线行进。”阎泽扬考虑片刻,直接下达了命令。

    三条路,一条水路被淹,一条山体滑坡被堵在半路,想要到达岷县,就必须要找出一条顺利通过的路出来。

    一行车队在山路的泥浆中前行,虽然车体颠簸,车身沾满泥水,但是路况竟然比其它两条好一些。

    在行到那段标红的路线时,车队再一次受阻,阎泽清直接下了车,快速到达前方车队,只见一侧山体悬崖,左侧是石壁,右侧是山体陡坡。

    路宽正好可以容纳一辆车过去,只不过靠右侧的悬崖石壁下方镂空,有大块石头掉落。

    车队前方的兵都不敢开过去,虽然路面还在,但是右边路面只有一层大概半米多的岩石在支撑,

    下面几乎是悬空的。

    如果车的重量超过了右侧石面的承重,道路右侧的石路就会立即坍塌,通过的车也会失去平衡,掉下山崖车毁人亡。

    赵东升是工兵连的,他对阎泽扬说道:“阎团,这条路太危险了,我们没办法确定那层岩石的承重是多少,岩石的硬度不同,同样厚度,有的能承重两辆车重,有的半辆车就塌,目测岩路下方塌陷的部分,有点玄,通过的机率只有一半。”

    阎泽扬伫立在大雨中,站在崖壁高处瞻望着远方的岷县,倾盆大雨溅起如烟的白雾,旧城危县在薄雾中忽隐忽现,甚至还能听到不远方传来的坍塌声,和女人孩子的哭声。

    岷县近在咫尺,他们却无法前行,他放下望远镜道:“第一辆我来开,如果没有问题,你们全体下车,只留驾驶员将车一辆辆开过去,开的时候一定要快,不要停下来。”

    赵东升立即急了:“团长,这不行,第一辆车是最危险的,怎么能让你开?我来!”

    第一辆通过的车是最危险的,通过第一辆就能观察出这层岩石的承重力,如果第一辆安然无恙,那么说明,承重力在车重之上,之后单车行进危险就会降低,全员通过的可能性很大。

    但是现在最困难的就是谁来开这第一辆车。

    这可是一半的死亡机率,一旦坍塌,车就会瞬间掉下崖底,里面的人是绝无生还的可能。

    作为一四六团的团长,阎魔头的名号实力不虚,他可以操练他手下的兵嗷嗷嚎叫,背后称他为魔鬼团长,但同样,遇到危险,他会第一个上,冲锋陷阵魔鬼团长,从来都是士兵又敬又怕的人。

    阎魔头拉开第一辆的车门,对坐在驾驶位的驾驶员道:“下车。”

    那个士兵叫了声团长,没有让,被阎魔头一下子拽了下来。

    “团长,我来开!”

    “团长,我上!”

    “团长,让我来吧,我不怕死!”

    看到阎魔头一气呵成的坐到了驾驶位,手下几个营长和连长都慌了,阎团可不能在这里出事,一个个都堵在那里阻止阎泽扬开车,并自告奋勇纷纷请求上岗。

    既然是一团之长,就要对所有人负责,他不可能让手下的人去试路送死。

    他深吸一口气,冷静的启动了车辆,有人不甘心的拉着车门,“团长!”

    “走开!”阎魔头将其推了出去。

    “如果车掉下去了,你们不要管我,立即原路返回,寻找新的路线,继续前行。”说完就“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

    “团长!”

    阎泽扬坐在架驶座上,脸上皆是冷傲锐寒的气势,他镇定的踩下油门,维持着始终淡定的脸色,平静的开着车向悬崖冲去。

    ……

    一四六团离得最远,却是最早到达岷县的野战团,大雨之后路段非常不好走,其它几个团陆陆续续赶到之后,同样走了一四六团最先通过这条路,顺利进入岷县。

    岷县的灾情很严重,群众百姓虽然陆续救了出来,但死伤惨重,救助时又发生了几次山体滑坡,不少士兵受到重伤。

    直到第二天中午雨情缓解,伤情较重的伤患才从县医院转移到京都医院。

    何文燕忙了一上午,大量的受伤人员转院进来,床位已经占满了,当阎卫国的儿子被送进来的时候,她第一时间知道了。

    她和阎卫国的儿子关系并不和睦,但是如果阎卫国的儿子受伤在她的医院出现任何问题,那她同样有失职的责任,所以她不能懈怠的打起精神赶了过去。

    她赶到的时候,阎泽扬全身血迹,周围正围着几个忙碌为他处理伤口的护士,有护士将腿上的伤口粘的布料剪开。

    几乎将布硬生生从肉中撕了下来。

    阎泽扬却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何文燕走过去,看了他一眼,取出口袋中的笔,问旁边护士:“什么情况?”

    “主任……”有个清理伤口的小护士急忙将伤情说了一下。

    阎泽扬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任人在他身上插着各种仪器。

    他看到何文燕的时候,眼底有了丝波动。

    何文燕走到他面前问一句:“怎么样?”

    他带着血迹的嘴唇动了动,在死亡前的那一瞬间,他脑子里只有一个人,他想他还没有看她最后一面,那一刻,他没办法再欺骗自己。

    一开口,他的嗓子就像沙烁磨砺过一样沙哑,他干涩地说:“我想,见见温馨。”

    也许是受伤了,也许是虚弱了,他的声音里带着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期求。

    何文燕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犹豫了片刻,才对他说道:“温馨她,已经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