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章 第 38 章
    这个时候的火车,样子还是老式的内燃机车, 绿皮黄带, 椅子是硬座的,上面是一根根木条钉在一起, 座位是两排对着的,每边可以坐三个人, 中间有个小桌子,可以放东西。

    七九年, 马上进入八十年代, 上头的政策日渐放宽,六十年代的时候,去外地办事需要带单位证明或者街道办开的证明信之类的材料,那时候国家政策非常严格, 抓特务也抓得特别狠, 满大街的联防队在到处巡查, 看到不对劲的人就要查身份。

    加上对农村人口滞留城市的管制,基本没有证明信这类的证件, 是没办法在城市生活的, 而且一旦被联防队抓到, 就会被返送回原籍。

    但是现在, 政策已经实行多年,有些条条框框已经放宽了, 只有像京都这样的城市, 买票才会严一点, 需要介绍信,但是一些别的城市的火车票,没有那么麻烦。

    书里的女配当初没有介绍信,就是买了火车票直接南下。

    温馨走的很突然,她其实也不知道去哪儿,只跟着别人随便买了一张,其实到哪里都是一样的,举目无亲。

    她坐在靠窗户的座位上,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就是不出声。

    对面一对六十多岁的夫妻,就瞅着这小姑娘,大颗大颗的往下掉泪珠子,老太太看着都心疼了,赶紧抓了把儿子给买的花生糖。

    “小姑娘,第一次离开家吧?别哭啊,过两天就回来了,这糖你吃,吃了不哭啊。”老太太慈眉善目的说。

    温馨大眼睛含着泪珠看着老太太,哽了一声,低头看看她手里的糖,就觉得好像吃一块就真不难受了一样,她“嗯”了一声,从里面拿了一块,放在嘴里嚼。

    “好吃不?”老太太问。

    温馨望着她,点一下头,泪珠子就“啪”掉下来一对,哎哟哟,这把老太太心疼的,这姑娘也太招人疼了。

    吃了一块糖,温馨心情才好了点。

    火车已经离开了京都,望着外面遥远陌生的城市,细细的雨水不断的淋在车窗上,她不得不思索离开的京都,接下来要怎么办了。

    初穿到这里,她来到阎家,虽然是做保姆,但是其实阎家是她的一把无形的保护伞,她做什么都畅通无阻,大院里混的也蛮好的。

    可是现在,她离开这把保护伞,在不熟悉的世界,她连自己最终去哪儿都不知道。

    她是尽量避开女配去的那个城市,随便跟着前面排队的人买了张南方一个城市的票,这本小说是架空年代文,地名全都换了,与现实地名不一样,温馨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只知道南方的那几个城市。

    “你这孩子,看到别人吃糖,你就想吃,你怎么那么不懂事?哪有糖给你吃?”温馨旁边坐着两口子,大概是出门探亲,大包小包塞的椅子底下都是。

    三四岁的小孩子被打了两下瘪着嘴在哭,老太太赶紧又递了两块糖给小孩。

    那女接过来眉开眼笑地道:“谢谢啊,这孩子嘴就是馋。”

    温馨抹了抹泪珠,看了她一眼,这年代虽然大家日子都好过多了,能吃上饭,能吃的好点了,但是,糖还是挺金贵的,温馨没见过猪肉,但见过猪跑啊,阎家倒是不缺糖,红糖、白糖、蜂蜜这些都不缺,但是杨禾苗家就买不起,温馨做多了小糖饼,剩下的拿给禾苗吃,她都觉得好吃的不得了,更别说糖块了,像他们爷俩,哪买的起,要糖票不说,贵还限量。

    温馨看了旁边女人和孩子一眼,又看向对面老太太老头,想到刚才她哭了还给糖吃哄她,就立即有种天然的好感。

    “大娘,谢谢你。”温馨眼眶红红的,却笑得甜兮兮跟她说。

    老太太看她不哭了,也笑呵呵道:“没事,不用谢,我小儿子给我们俩买的,我和老头子也不爱吃,你喜欢再拿两块。”

    温馨赶紧摇头,不吃了。

    老太太看着温馨,穿着小白衬衫,蓝裤子,扎了两个小辫,巴掌大的小脸上雪白的,大眼睛红通通,像个小兔子一样,刚才哭的样子,看着可真心疼,老太太也没个女儿,一共两个儿子,大儿子牺牲了,二儿子还在当兵,当年就想要个女儿,看到温馨,就想着要是有个像温馨这样的女儿多好,可惜命不好,一辈子没有闺女。

    火车里比较拥挤,好多去探亲办事的人,大包小包带着很多行李,塞的位置满满当当的,外面又下着雨,窗户还不能打开,尤其是夏天,声音嘈杂不说,味道也特别难闻。

    现在正好中午,车厢里有列车员来回走动穿梭,推着车卖盒饭,这个时候火车票也只有三五块钱,一个盒饭才不到一块钱,温馨看到有推车过来,就忙过去买饭。

    火车上的饭菜很实惠,而且不要票,但是价格会贵一点儿,车里卖一种刚烤出来香喷喷的麻饼,是用小麦面和白糖烤熟的酥饼,牛皮纸包着,四毛钱一个,每包六个。

    还有装在铝制饭盒里卖的盒饭,饭盒下面是热腾腾的白米饭,上面浇着菜,有点像后世的盖浇饭,菜的是肉炒莲花白,看着油汪汪,闻着香喷喷。

    温馨走的匆忙,都没有带吃的,就买了一个盒饭,一包酥饼,还有五个茶叶蛋,花了不到五块钱。

    带着东西回到座位,对面大爷大娘旁边是个年轻人,温馨送了他一个茶叶蛋,想和他换了个位置,她想坐到老大娘那边去,那个小青年看到温馨,脸红的直摆手,不要茶叶蛋,立即就跟她换了。

    温馨就跑到了大娘旁边坐着,她很会来事儿,又大方,请大爷大娘一起吃,热情的让老两口不吃都觉得不好意思,最后接了温馨塞过来的荷叶蛋和酥饼一人分了一半,吃了两口,他们又拿出很多儿子给买的干果和糖塞给温馨,温馨也不客气,红着眼睛笑眯眯的接了。

    她虽然心里难受,但是环境陌生,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她得多为自己之后打算了,她现在没有介绍信,就算现在政策放松了,联防队也不到处抓人了,走亲戚也可以多住一段时候,介绍信日期超了十天半个月也都不打紧,只要没有人举报就可以一直住下去,但是这个身份证明,在这个时代,还是非常重要的。

    至少到了一个地方,得有地方住吧,这个时候根本没有商业宾馆之类,只有招待所,温馨在大院的时候也隐晦的打听过了,去外地也有那种不要介绍信的招待所,但住的人太乱,地方也偏僻,住进去的很多不是什么好人,盗窃泛滥在逃犯,温馨只有一个人,她不可能跑到那种地方去住。

    也就是说,她必须要找一个靠谱的住的地方,介绍信主要用处,就是住招待所、找工作、以及买房迁户口等需要用到。

    所以对一般人来说,没有介绍信跑到城市去,没有地方住,找不到工作,更没有各种票和口粮分配根本就待不下,除非有人接收让你住,然后自己解决吃喝拉撒,那待下来也可以。

    温馨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找不到住的地方。

    她嘴里咬着白面糖酥饼,一边吃了饭,一边吸了下鼻子,就开始琢磨怎么办?这个时代对穿过来的她太不友好了,她现在急需找到一个住处。

    茶叶蛋和酥饼的香气,很快弥漫在这个小小空间里,对面那个抱着孩子的女人眼睛一直往这边瞄。

    坐火车不乏一些去外地办事的人,他们不缺那三块两块,会买火车上提供的午饭,可大多数坐火车的都是劳穷大众,很多穷人一个月才赚十块钱,一个盒饭就要八毛,根本没有几个人买,都是自己带着玉米饼就酱菜,再要一缸开水,美美的吃一顿。

    哪里像温馨这么奢侈,一下子买了快五块钱的东西,谁见了都会说不会过日子。

    那女人暗暗掐了把孩子,把孩子掐哭了,“你这孩子这么不懂事,糖饼和鸡蛋是阿姨买的,不是给你吃的,哭什么哭?”

    这要东西的套路都不带换一换的,温馨撇撇嘴,自己吃自己的,剩下的就放起来,这火车要坐两天呢。

    吃了一顿,她就跟老太太处得亲亲热热的,搂着老太太的胳膊问。

    “大娘,你们这是回哪儿啊?”

    “回老家胧城,我小儿子在京都当兵呢,我和老头去看看他,在部队家属院住了两天,令儿就准备回老家了。”

    当兵?温馨眼前一亮,大概是因为阎魔头的关系,她现在对这个年代的兵就有种天然的好感,总觉得都是好人,那当兵的父母肯定也是不差的。

    胧城?似乎是南方靠近沿海的城市,也是挺繁华的都市。

    温馨这个票是路过胧城的,与其自己随便找个城市,不如就跟着他们到胧城去,这两天和大爷大妈处好关系,说不定可以帮忙租到房子,毕竟她人生地不熟,现在有熟人,肯定好办事儿。

    温馨把眼睛擦了擦,总算露出丝笑容,住处说不定解决了。

    “姑娘你看,这是我儿子,特意照了相给我老两口,以后我们想他了就拿出来看看。”老太太拿出张相片来,是张这个年代独有的黑白照片,里面有个穿着军装,露出两大白牙的军人。

    温馨看了两眼,怎么觉得那么眼熟呢,不过天下当兵穿一样的衣服,都挺像的吧。

    她点了点头,“嗯嗯,长得真精神。”牙好白。

    这一路上,她对老俩口是体贴入微,她要想讨好谁,那个谁绝对是如沐春风,当初阎魔头那个样子,后来不还是让她治的清清楚楚?

    所以,讨他们欢心的话儿说的一套一套的,哄得老太太喜欢她喜欢的不行,问她去哪儿,她甜甜地说:“我也去胧城,我们顺道儿。”这老太太更高兴了,一个地方的呢,说话更亲切了。

    那大爷更不用说了,看温馨都是笑脸儿,哄得他们天天乐呵呵。

    对面的女人看着温馨给那两老头老太买好吃的好喝的,没事就给对面那两个老的倒水拿点心,还给老太太按摩肩膀,就跟她是亲闺女似的,老太太说要认干亲,晚上温馨睡觉还给盖衣服,她撇了下嘴,没毛病吧?火车上都不认识的人。

    坐了整整两天,第三天下午,火车终于靠站了,温馨拎着包和箱子,小心的跟着老俩口走进了那座邻近海港的胧城,那一片烟雨飘摇的城市中。

    ……

    阎泽扬腿伤在医院住了半个月,至于三餐,自然不用何文燕操心,医院有他爸安排的勤务兵,还有医院院长的女儿董遥,这两天一天三趟给送汤汤水水。

    中午,暖暖阳光照进病房中,阎泽扬坐在病床上,清冷淡漠面无表情的在看一本军事书籍,半天没有翻一页。

    这时,军医董遥穿着一身干练的衬衫军裤,外罩白大褂,烫了一头微卷的长发,显得整个人有着军人气息,又非常摩登时尚,她提着饭盒,走进病房,微笑着说:“阎团长,今天状态怎么样?腿伤还疼吗?我熬了猪肝汤,对伤口恢复很有好处,这是我亲手熬的,赏个面子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