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第 39 章
    董遥是院长的女儿,今年二十四, 在军校深造了两年, 刚转到父亲的医院,打算实习一段时间, 女军医本来就稀少,长得这么漂亮也是十分少见, 就是因为长得漂亮,家庭背景不错, 眼光也就高了一些, 拖到二十四岁没有结婚,一是平时学医很辛苦也很忙,二是虽然接触的男性不少,但是她能看得上的不多。

    部队里基本没有合适的, 稍微不错的不是有对象了, 就是已经成亲了, 所以越拖年纪越大,能相配的人就越少, 所以现在能遇到一个适龄, 她又看得上的人, 是非常不容易的事。

    就像病房里这位阎团长, 背景实力都不错,年纪比她大了两岁, 合适, 自身也很有能力, 这次抗洪听说他的一四六团立了功,表现非常出色,估计这件事之后他的职位又能动一动了。

    医院里也传出来他为了进灾区救人,连人带车差点牺牲,这样悍不畏死的铁血儿郎,没有女人不喜欢,她很欣赏,她觉得各方面都非常适合自己,所以就有了那么点心思,看上了。

    董遥提着自己煮的汤和饭,将饭盒放在桌子上,长年拿手术刀,吃食堂,她自己摸饭勺的时间还真屈指可数,难得为一个男人精心煮食物,这也算是她最主动的一次追求了,手艺是生疏了点,不过女追男隔层纱,她对自己还是有信心的。

    “董医生。”阎泽扬看着了董遥一眼,平静无波地道:“拿回去吧,我吃过了。”

    听罢,董遥脸上的笑容微顿,她还是第一次在一个男人身上接连碰壁,但她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了。

    她偏头看向坐在病床上的阎泽扬,正微蹙着眉心,看着手上一本军事运筹类的书籍,翻了一页,两道剑眉,举目含星,厚薄适中的嘴唇正微微抿紧,整张脸坚毅且轮廓分明,俊美中又带着几分桀骜的气势,没错了,就是干部子女那股傲劲儿。

    董遥是真的看中了,之前她一直在军校深造和他也没有什么见面的机会,现在调到了父亲的医院,他的腿伤只在这里住二十天院,剩下的五天,她必须得拿下他。

    于是她也不再拐弯抹角,直接拉过椅子坐在他床边,对他坦诚道:“阎团长,我觉得我们需要好好谈一下,彼此了解一下对方的喜好。我的名字你知道,董遥,是董院长的女儿,今年二十四岁,少校军衔。

    你的情况我也了解,听说你一直待在部队,现在还是单身,这一点我很理解,因为我也是一名军人,知道军人有多忙,我觉得我们可以互相了解一下,也可以试着相处,如果你觉得我这个人还合适的话,我希望我们能培养出超越同志的感情……”

    董遥做事一向雷厉风行,想要什么想说什么,就会直接了当大胆的表达出来,大概是军队待久了,个性非常直率,不会拐弯抹角。

    阎泽扬听完,脸色都没变一下,表情清冷,目光始终淡定的看着她,她一说完,他就用疏远的口吻,严肃道:“董遥同志,我对你本人没有任何想法,再说一遍,我已经吃过饭了,请把你带来的东西拿走。”

    董遥神情一下子僵住了,眼前这个受了伤的阎团长,听她说话的时候,脸上一点波动都没有,看来确实对她没有意思,她没有想到,他居然看不上她?她更没有想到,他会这么毫不犹豫的拒绝,这让她脸上有些难看。

    她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她“蹭”的站了起来,做为一名女军医,在部队这样的地方,是众军捧月的存在,加上她家中干部子弟的身份,颇有几分自傲,现在肯放下身段主动与他交好,亲手送汤和饭菜过来,没想到他连一句我考虑一下都没有,直接这么不留情面的拒绝,这怎么能不让她恼羞成怒。

    在房间门口待了半天,听了半天的耳朵,一直觉得这气氛敲门不合适的叶建舟叶政委,见那位女军医董遥的柳眉都快竖起来了,他非常合时宜的敲了下门,露出了政委专业的笑容。

    “阎团长,你的腿伤怎么样了,这不我正好路过,买了点水果,过来看看你。”说完就笑呵呵的看向董军医道:“小董医生,你也在啊。”

    董遥一看,人家团里来了人,才压下一口气,勉强挤出点笑容,“嗯,你过来了叶政委,他伤好多了,你们聊吧。”说完扭过头,就踩着脚底的小皮鞋“噔噔噔”甩着医大褂,拉着脸一阵风似的走了。

    叶政委看了看董军医怒气冲冲又不甘心的脸,又看了眼坐在床上始终淡定的脸色,连个眼皮都没眨的阎泽扬。

    叶建舟摇了摇头,这还有啥不清楚的?

    董军医父母好,家庭好,自己有能力,确实优秀,可到底不是人家心里的心头肉啊,喜不喜欢一个人跟这个人优不优秀,有时候也没什么直接关系。

    他又看了眼阎泽扬平静无波的样子,这小董是没戏了,话说回来,阎卫国的儿子要喜欢她那种类型,早就结婚了。

    他喜欢什么样儿的?叶建舟现在算是知道了,喜欢那种长得漂亮甜美娇媚俏丽的,笑的甜甜的,娇滴滴还得爱撒娇,撒娇的时候望着你,眼睛里都装着星星,好听话儿一套一套的,会哄人会闹人,他现在还能记得那天在办公室,阎卫国儿子对人家温馨又搂又哄又揉手臂,那眉眼的表情都快化成水了,哪有现在这样快滴成冰的样子。

    叶政委把一袋水果,放到一边桌子上,桌子已经堆满了营养品,也不知道来了多少拨人了,估计还处理了一些。

    “车站那边查的怎么样了?”叶建舟刚把水果放下,阎泽扬立即放下书,盯着他问。

    得,估计他这一天都在等消息,“人海茫茫的,火车站人那么多,查个人可不是个容易的事儿。”

    “怎么查不到?她在哪个窗口买的票?进哪个车厢?把列车员乘务员和当天的乘客都找出来。”阎泽扬立即急了,哪还有刚才淡定无波的样子。

    叶政委心道:“你这大少爷找个人,怎么的,还想把地皮翻过来?抓罪犯都没有这么劳师动众的。”

    还好他有几个战友在站区查票,“我找人查过了,温馨买的是香海那边的车票,那是最南边的城市,但她没有在香海车站下车,好像在中途随便找了个城市下车了,对了,她是跟着车里的一对老头老太太下的车,是在火车上认识,还挺热络的。”叶建舟忙了多少天查这个事儿,他觉得自己是欠这小子的,他要不是阎首长手下的兵,他才不会费这个心。

    还好有个卖餐的列车员,对这个姑娘有印象,买了不少东西,但她说好像没有到香海车站下,是跟着一个老头老太太在南边一个城市下了车,但具体哪个城市,她是真忘记了,车里人太多了,她记得,那是因为那姑娘长得好看,下车的时候,她还在车里买了一包酥饼,说好吃带回去吃才走的。

    “你说这小温同志,这也太大意了,她怎么能随便跟着陌生人下车走了?还是年纪小太单纯、太没有防备心了,连个介绍信都没有开一张,到时候住哪儿?吃什么?睡大街吗?那么个丫头出事了可怎么办?现在火车上听说有不少人贩子,专门找这种年轻的小姑娘骗,骗到山沟里给人当媳妇,你说这丫长得这么水灵,这要被人盯上了,带走了,这后果……”

    叶建舟那是有感而发啊,他自己就有个姑娘,他想想她姑娘要是长在温馨那样的,这要走了,让人拐了,那他的心啊,当然他是以父亲的心情去看待。

    “找!”床上的人听得青筋直蹦,手不禁锤了下床铺,“把人找出来!”

    “怎么找?根本就不知道那老头老太太姓什么,还不知道在哪个城市,上哪儿找?”

    结果他还没说完呢,病房里就传来叶建舟的急火火的声音:“泽扬,泽扬你冷点,你现在还不能下床,你这个腿不要了?不能下来不能下来,好好好,你不要急,我给你查,一定给你查好吧,肯定把人给你找出来,你放心,小温同志又不傻,那小姑娘看着憨娇娇的,心里有数着呢,不过好好的,她到底为什么走啊……”

    ……

    温馨下了火车,到了老头老太太家,南方水乡,空气都是潮湿的,石板路上到处都是水渍印迹,这边也刚刚下过雨,石板路两边都是一排排古风气很浓的房子宅院。

    其实不应该叫人家老头老太太,这个年代的人吃太多苦了,普遍显老,看着像六十多岁,其实才五十多岁,小儿子二十二岁,在部队里当兵,听说还是京都军区的部队,在团里做小班长,温馨咋舌,嗯,不会那么巧是……阎魔头的一四六团吧?

    不过京都又不只一个团,再说她也不认识什么班长,一共也没去几回,也没有在意,但想起阎泽扬,她心情又不好起来,最后她都没有跟他说上一句话,他拒绝的方式,就是走进那一扇钢铁缠绕的部队大门。

    他只需要走进去不出来,她就永远也没有办法见到他了。

    温馨的心里很难受,失恋很痛苦,那里的回忆她一点都不敢再想了,她眼圈含泪的把自己没有介绍信随便上了火车的事说了,她只说是家里逼她嫁给傻子,那个傻子上个媳妇被打残了,她没有办法,才偷偷跑出来。

    她其实也有心眼,这个年代的人,坏人还是少一些的,她上车的时候,大爷大娘就坐在对面,当时他们确实在窗口那喊:“顺子,你回去吧,我们回去就给你发电报,你们部队名我都记着呢。”

    温馨听到了,她虽然不知道顺子是谁,但听到部队了,对方肯定是探完亲要回城的人,不会是什么坏人,大爷用的包都是军用的,两人都长得慈眉善目的,温馨看着就觉得亲切,相由心生,就很信任他们。

    温馨下了火车,只能向她们求助,老人心都比较软,而且想事情会比她周到,她人生地不熟的,求火车上认识可靠的人帮忙,总比下了车到处找不知道底细的人的好。

    “你这姑娘,你怎么不早说,没事没事,幸好你跟着我们下车了,你就先在家里住着,我就说你是我们家远房侄女,过来探亲的,你就安安心心住下来,我让我家老头子给你想想办法。”

    两个人毕竟是胧城本地人,五十多岁了,总有几个亲戚朋友知交故友的,弄个城里的户口不太容易,弄个农村的倒是不难,实在不行就把户口上他们家,给他们做闺女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