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 第 41 章
    夜晚, 胧城星星点点的灯光依次熄灭, 城市进入了梦乡。

    一幢小四层小楼的楼下,只有挂在墙上的钟表“滴答滴答”的响声,以及楼上三层的住户偶尔在楼板上走动的声响。

    温馨借着电灯的灯光, 头上插着根笔,手里还拿着一支, 正眯着眼在灯光下看书, 一边看一边划重点, 她本来以为拿到这个年代的书随便复习一下就行了,再考一次对她没什么难度, 结果拿到了书才想起来,她穿的是本架空小说!

    架空小说!整个历史虽然跟她穿来之前的时代相近,但是!时间都有着不同差异的差别, 而且人物全变了, 连领导人名字都改姓了,温馨简直要流瀑布泪了, 政治她是要重背了吗?还有地理科目,温馨翻着那本破旧的中国经济地理, mmp啊, 整个世界都变了!别说中国地理了,还有语文……

    她内心是崩溃的,头发都让她抓毛了, 宋茜你出来!看我不打死你, 之前把她写成妓, 女她都没想打死她,此时此刻张目结舌的翻着完全不一样历史的书,真的打死她的心都有了。

    而且这个年代学校没有筹编教材,那个学生把他姐高三乱七,八糟的书本手抄笔记一起塞给她,卖了十块钱,里面还有各种语录,以及两报一刊社论等等,这都要考?她有点懵。

    晚上看着复习大纲和密密麻麻的笔记,温馨焦头烂额,还好这个书里的世界外语是一样的,如果架空世界连语言都架空了,她简直要哭晕在地板上了。

    看了一会儿,气呼呼的扔了笔,就把东西收拾收拾,白天买的布料和毛线回去就给了魏阿婆,阿婆念叨她又乱花钱,以后不要再买了,不过还是很高兴,从箱子底翻出来一件绿色的罩衫,长款的料子,水嫩嫩的绿,十分好看,衬着人绿皮白瓤,雪白如脂,脸蛋在嫩绿之下显得更柔媚白嫩了,料子保养的也很好。

    “……这件是家里人的衣裳,当年没做完人就失散了,家里也没有女儿,你就留着改件衣裳穿,是没穿过的,别看样式有点老,料子是好料子。”老太太坚定的把衣服给温馨了。

    温馨不要,可老太太都塞到她手上了,只好收着,她把桌子收拾好,拿起衣裳看了看,是件外罩衫,看着就像民国时期有钱人家的阔太太穿得那种,旁边还带叉口。

    样子做好了,但是没有刺绣,是件没做完的半成品,至于料子确实是好料子,绿色的绸在灯光下,散发出一片珍珠一样荧荧的光色,布料放在光,裸的手臂上,就像是人的第二层肌肤,完全感觉不到任何磨擦感,细滑如同无物,只有微微的一片凉。

    就算温馨不懂,也知道这是块难得的蚕丝好料,不过好是好,现在也没人穿绸,非要穿也只能当件睡衣穿了。

    睡觉前,她还数了数自己的存款,只剩七百六十块了,这让她有点危机感了,七个月的生活费,考上大学就算有各项补助那也得多存点生活费,这点钱根本就不够。

    她有点愁,她的系统是抽取,抽取一件食材中的精纯部分,像是姜,一颗姜抽出里面最精粹的姜汁,系统筛选后只抽出三五滴,这颗姜还是原来的样子,但是切开就会发现,姜味淡了一点,但也不妨碍用,只是要多切两片。

    抽出来的三五滴,就是里面最好的那一点精华了,做菜的时候只放半滴就可以了,而且系统抽出来的的物质是无菌体,可以存放很久不变质,。

    她之前在胧州转了好几天,有看到卖很便宜的小鱼小虾,她花两块钱买了一推,然后抽出了些虾油和鱼油,又以六毛钱将剩虾剩鱼便宜卖了,鱼油和虾油提取油做菜做汤放两滴是很香很鲜,但是它卖不了钱啊,还有姜汁,也只有她能用,别人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温馨缺钱有点抓心挠肝,如果系统是储存类的就好了,那样就可以储存大量的米面民生用的东西,缺钱了就拿出来卖一点,这样就不用愁了。

    不过她也不敢多想,一旦想多了系统真变了怎么办?

    抽取和储存相比之下,她还是会选择抽取系统,因为相比储存,抽取的食物对自己本身有莫大的好处,她喜欢做食物,喜欢的是别人吃到她做的食物后,惊为天人的样子,然后她就不做了,让别人只能看却吃不到,虐得人嗷嗷叫,就像她的大学室友,偶尔她会露一手,她们就会感动的流泪叫她爸爸。

    系统的东西她只会对别人随便其中一点,更多的是用在自己全身心的滋养上,而且抽取对于只能储存的功能来说,它要更高级。

    可是现在这个时代,物资匮乏,人们没见过什么好东西,她没办法用抽取出的高级品赚钱,不像后世网购,光卖精油橄榄油椰子油她就赚翻了,虽然有买家吐槽她的产品牌子小是不是小作坊之类,有没有安全隐患。

    可她的东西谁用谁知道,品质绝对全网最高,远超外销,要不是为了赚钱,她还舍不得卖系统出的东西呢,后来直接限量抢购,爱买不买,结果上架就被抢光,再也没有人吐槽牌子了。

    难道现在让她买一堆茶籽豆类,抽食用油卖吗?咦,这……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温馨第二天拿个袋子就跑到了胧城第二粮店,去那边看了一圈,胧城这个城市别看不大,但是紧挨着香海周边几个大城市,东西还是挺齐全的,粮店旁边紧挨着邮局,人来人往十分热闹。

    她跟着人群排了一会队才排上,粮店几十平米的房间里,不是柜子就袋子,堆满了粮食,里面有一个册籍员,两个收款员,四个付粮员。

    粮食分别是米、面、赤豆、黄豆,轮到温馨,她直接要黄豆,当初在京都买宫廷油和衣服,钱不够她就要票,手里换了不少全国粮票,正好拿来买黄豆。

    这个架空年代的粮价不便宜,白面一块八毛五,豆油是八块一毛四,大米按等级,有一块八毛五的,也有一块七毛五的,玉米面、高粱米都是九毛五,黄豆是一块一毛六。

    温馨在心里算了算,一斤豆子系统能抽二两油,抽完的豆子还有油,只是剩下的是挑剔的系统相对剔出的劣质油,提油率低了一半,正常应该是四两左右,到时候豆子她可以低于半价四五毛钱卖了,那么她大概能赚到一半多的钱。

    这笔帐还是挺划算的。

    轮到温馨,她对收款员笑了下:“麻烦你了,黄豆十斤。”说完把钱和粗粮票递了过去,付粮员看了温馨一眼,还没几家买这么多豆子呢,温馨用袋子接了豆子提了提,没想到这么沉。

    出了粮店,她找了一个没什么人的巷子口,其实有人也没什么关系,因为系统抽取别人是看不见的。

    温馨唤出系统,指定提取物,然后就自动抽取,抽完后,她打开袋子看了看黄豆,原本饱满个个滚滚圆的黄豆颗,拿起一颗细看,会发现表面有些微皱,每颗黄豆的精华胚芽部分油渍已经被提取出来了,剩下的都是系统不要的渣宰。

    倒不能说渣宰,剩下部分一样可以吃,只是营养成份会稍低一些,温馨提着豆子又回去了,随便找了个女同志,她拉了她一下,那个女的斜了眼看了温馨一眼。

    她悄声说:“黄豆买不买,八斤,一斤五毛卖了,搭粮票。”

    那个女的齐耳短发,眼露白嘴巴尖,刚才就一直跟前面认识的人“叽叽呱呱”计较着哪个便宜了几分,哪个贵了一毛,什么换什么划算,她一听温馨说豆子,就想一口回绝,她根本不想买豆子,她要买的是精粮。

    不过听温馨说五毛一斤的时候,她把话又生生咽了下去。

    回头就伸手在温馨袋子里抓了一把黄豆,感觉颗粒小了一点,但是五毛一斤,这,这也太便宜了,这可是黄豆啊,粮店里卖一块一毛六,便宜了一半还多。

    她立即捅了捅前面认识的人,然后意示温馨到一边,最后走到粮店旁边的拐角。

    两个女的蹲在那个装黄豆的袋子前,扒拉来扒拉去,全都扒拉个遍,确定豆子没问题,对视了一眼后,确定温馨是五毛加粮票就卖,于是两人痛快的找了一个可以称斤两的地方,一人四斤给分了。

    这可是四毛钱一斤的黄豆,吃不完买回去给亲戚分分,就算自己一块一毛六买的,送个人情,别人还不回个相同价位的礼不是。

    这样一来,温馨这黄豆等于七块一斤买的,十斤豆子出了两斤油,本钱七块,一斤油粮店卖八块一毛四,她卖七块,一来一回赚了一倍。

    也还行吧,聊胜于无,温馨打听过,这边离得近的黑市就在南边第二条巷子里头,她回魏家把自己包严实了,然后找了一个小坛子和量油的小容器,提着就跑了过去。

    以前这叫黑市,是违法的,但是守着香海那边几个城市,改革开放的浪潮提前袭卷而来。粮食和各种农副产品越来越多,两年后的趋势,粮票会越来越不值钱,许多饭馆都不再收粮票了,因为可以名正言顺的多收点钱。

    所以现在的黑市,也就是自由交易市场,交易的人虽然仍然偷偷摸摸,但交易的人明显多了起来,足有一条街了,上面也是睁一眼闭一眼了,并不怎么抓人了。

    温馨没想油这么好卖,不一会儿就被一个方脸汉子全买走了,才十四块,粮店一斤就八块了,还不要油票,傻子才不买呢。

    她卖完转了一圈,居然看到有人卖黄豆的,十来斤,她顺手买完,那位大哥赶紧说:“诶,姑娘,你这袋子得还给我,你没带东西装啊?”

    温馨说接过来袋子的那一瞬间,就把系统叫了出来,立即抽取,抽了两斤半油,然后一边抽取一边笑着对那位大哥说:“大哥,你等我一下,我把豆子卖子,袋子就还给你。”

    那位大哥看着温馨:“啥?”他有点没听懂。

    这时过来一个偷偷摸摸围着头巾的女人,“豆子什么价?”

    温馨赶紧道小声道:“半价,五毛,就这些了,大姐你都拿着吧,我要卖不了我一会儿就提回了,再哪儿也没这个价了。”

    “五毛?”旁边袋子的主人那位大哥,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温馨,他刚可是一块卖给这个姑娘的,转眼她五毛卖出去,她,她是不是傻子啊?

    “五毛?真的?”那个女的立即把温馨放在地上的袋口给撑开,抓了一把看了看,没看出什么来,个头小了点,好像失了点水份,不过卖五毛是真赚了,温馨借了那位大哥的称,把豆子秒分钟给卖出去了。

    那位大姐,一看就是力气人,自己拿了袋子把豆子一装,往肩膀上一扔,大步流星就走了。

    “姑娘,你,你这不赔了吗?”那位大哥说话都颤抖了,见过傻的,可没见过这么傻的?一块买五毛卖?图个什么劲儿呢?

    “不赔不赔。”温馨笑眯眯地说,“大哥你要不要买油啊?七块钱一斤,我这里有两斤半,你就给个十五块钱吧。”

    系统出品,必须精品。温馨卖的油,色泽清亮,一看就知道是好油。

    最后温馨提着个小空坛子,走走跳跳顺着巷子回家了,没想到一来一回就赚了十几块,回去的时候路过一家国营饭店,菜单上居然有海鲜,大闸蟹,膏满肉肥,温馨买了三只,吃了一只,另外两个包起来带走,才花了三块钱。

    ……

    晚上回去,魏老头啃着大闸蟹就跟温馨说起这事儿:“……顾家媳妇说你这个鱼头汤熬的好,一锅给你两块钱,这价儿我觉得行,到时候你去把材料放里头,我帮你看着,你就回来继续学习。”

    老两口知道温馨明年要考大学,都很支持。

    “你要是不想去啊,我就跟顾家媳妇说一声。”魏老头看着温馨在挑着饭粒呢,估计不愿意。

    两块是少了点,不过温馨一想,也不费什么工夫,她把材料弄好,魏老头就在那儿,看着火就行了,她虽然今天转了一圈卖了十几块,但油毕竟不是米面这种大量消耗品,不可能天天去卖,隔三岔午转两圈还行。

    来到这个年代,她还得继续赚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想想就两泡泪,她都赚多少个大学生活费啦?她这大学还有读完的一天吗?

    一天两块,一个月六十,七个月四百多,这么算一下入学前这也是一笔不错的收入啦,而且里面不知道有没有女客,她还可以顺便卖点宫廷油啊,人多的地方才有生意嘛,她来到这里,人生地不熟,认识的人也少,急需要客流量大的客源。

    “不的,阿公,你跟那个老板娘说,我去!”温馨笑得甜甜的跟魏老头说,怎么不去?要去,那个姓顾的老板娘,可是第一批敢吃螃蟹的人啊。

    她现在的经营方式就是私人小饭馆的前身,大概过了明年,就能去工商那边申请开店了,黑市那边都成了自由市场了,私营很快就要合法了。

    ……

    第二天,天气不太好,出门细雨濛濛,整个胧州笼罩在一片漫漫烟雨中,倒也显得如诗如画,如梦如幻,黑瓦白墙的城中小巷,地面的石路被雨清洗后恢复了青石的原色,雨中的城,竟然处处都有种迷人又朦胧的美。

    温馨看这个城市是美的,她跟着魏爷进了三层小楼,走进古朴又简约的一间堂屋,别人看到她的第一眼也是美的。

    打着一把油纸扇,跟着魏老头走过小巷,一进屋,魏爷这么一让开,顾青铜就觉得眼前一亮,如瀑长发挽起,巴掌大的小脸,眉眼亮晶晶,嘴角含笑,嘴唇红似五六月的野樱桃,肤质就跟堆了雪似的,穿着一件掐腰仿民国式的侧襟小衫,一条长裙子,走路的时候腰身轻摆,三分习惯七分妩媚,不过以顾青铜的目光来看,虽然这个小美人有七分娇憨三分妩媚,却没有一分淫,□□意,一看双腿走路的姿势就还是个姑娘家,只是走出了那个样子而已。

    “这就是我那个外甥女,魏欣啊,这是顾家媳妇顾娘子,你就叫顾嫂吧。”魏老头说道。

    顾娘子?什么叫法?都什么年代了,不过现在世道叫什么的都有,温馨见多了现代的美人,所以见到顾青铜感觉还好,就是觉得对方的气质,非常特别,气质这东西挺虚幻,但真正接触到有气质人的时候,就能发现,很明显区别于周围人的那种气场和仪态,自成一格。

    如果说温馨是从现代杂志上蹦出来的,那顾青铜就是从仕女图里走出来的,温馨不拘小格,对方含蓄有礼。

    顾青铜觉得温馨很纯真孩子气,温馨觉得顾青铜相处起来很舒服。

    “你好呀,老板娘。”温馨伸出手。

    “你好,魏小姐。”

    “……还是叫我温馨吧。”温馨差点抚额,小姐,这个年代叫着像个小公主,现代这可不是什么好词儿,现代人都叫小姐姐了。

    顾青铜浅浅一笑,“你也可以叫我青铜。”

    “好呀,青铜姐。”

    温馨在这儿待得还挺愉快的,因为魏老头就在这儿,处处照顾她,顾青铜两口子不多言也不多语,加上这里环境清幽,没人的时候,她可以到里面屋子里看书,灶台炖鱼头煲的时候,她就一边看着火一边背书。

    顾青铜是十分懂分寸和规距的人,她单独给温馨垒了个灶台,隔出了一间,不会让人觉得有人窥视她的手艺,那个哑了的丈夫干活超爽利,半天工夫就用青砖垒出来。

    温馨一开始来一趟往煲锅里放了材料,点了火就走,魏老头会看着火,后来她就懒得来回走了,天天跟上学似的提着个书袋。

    一边看书一边煲,晚上就和魏老头一起回去。

    屋子里忙的时候她也搭把手。

    “温馨……”青铜姐在叫她。

    “诶!”温馨赶紧盛了鱼汤给端了过来。

    她这边是一个灶台两个锅,煲鱼汤的锅不大,就是那种大一点的老式陶罐,不知道用多少年了,只有这种老汤罐煲出来的汤味道才好。

    旁边的灶闲着,温馨这个人勤快,一点都不懒,而且她做生意的头脑,当然也不算头脑了,就是现代餐饮业都是连搭带送的,她顺手就拿个锅倒点水,撒点系统的抽取的精粹海盐,滴上几滴系统抽取的虾油,她系统里干果油还存了不少,像花生油、杏仁油、芝麻油、核桃油,有十几种,之前阎魔头弄了一袋榛子让她扒壳,后来她也没扒完,索性把油给抽出来了,所以里面还有榛子油。

    温馨随便两种油滴上几滴,扔一把葱花,一锅清汤就出来了,纯免费的,客人需要就白送一碗清清口。

    她也没想到,清汤这么受欢迎,一锅没一会就光了。

    来的那些人还都不是什么普通老百姓,一般人都去国营饭店吃饭,顾青铜的这些客人,都是些朋友带朋友的回头客,吃过一次不错,带朋友来吃,朋友觉得不错,带同事来。

    她鸭子做的确实一绝,别处没有,现在私营的少,国营的味道一般,顾青铜这边靠得就是口碑,普通老百姓也不舍得来吃,她也不接待,来的都是有公职,收入不错,偶尔过来打打牙祭,和朋友吃个饭什么的,慢慢就兴旺起来了。

    今儿个来了四桌,一左一右两个房间,四个隔间全满了,清汤都煮了三锅了,一开始清汤上来,这几个市委小领导都以为是涮锅水,脸色都不太好看。

    就算是免费的,上碗飘了层油星,扔了几个葱花,然后就清的一眼望到碗底,里面什么也没有的清汤,这不是涮锅水是什么?

    倒水油锅里涮了涮端上来了?

    好几个人没喝,后来有一个吃的肚满肠肥,当水喝了一口,嚯,后来一口喝干了,还要再来一碗,什么都没有,味道竟然该死的鲜美,吃鸭子油腻了喝一口,百腻全消,还可以再吃一只。

    几个桌子的人都吃多了,顾青铜笑着进来,递过温馨十块,三锅鱼头煲六块,剩下的给她清汤的钱。

    顾青铜人精一样的人,当然看出清汤不是涮锅水。

    温馨现在缺钱,倒是一点都不忸怩的接了过来,“谢了青铜姐。”想到什么,她回头就笑呵呵问顾青铜,“青铜姐你现在用什么东西搽脸啊,我这里有特别好的搽脸油,你用着试试,要觉得好我给你友情价。”

    顾青铜用了两天,就给了她十块,要两盒,温馨两三天的工夫赚了好几十。

    就是可惜,来吃饭的都是男人,女人有点少,要不推荐他们买给自己媳妇?估计一个个宁可吃嘴里都舍得买的。

    ……

    温馨在顾家没事就看书,累了就去搭把手活动活动,有时候人多了还会端个盘子,递个碗什么,她服务热情,笑容甜美,样子娇媚,给人的感觉又舒服又有眼色。

    顾青铜店里的生意更好了。

    昨天那一桌,工商干部那边一个副处长随口地跟顾青铜说道:“青铜同志,你们这个小魏同志处对象了没有啊?”

    顾青铜笑着说:“这我就不清楚了,刘处长这是?”

    “我看魏同志不错,给她介绍个对象。”

    “这……”正好另一个屋子有人叫她,她笑了笑,就出去了。

    自从温馨来到顾家,顾家的生意又上了一层楼,没来之前,一天也就两三桌,多的时候三五桌,可是现在一天能有个八,九桌,每桌吃完都会留下二十到三十块钱不等,现在这一天的收入都二三百,除去工钱和料钱,净赚二百。

    这在每月工资平均五十块,工人最高的也就七、八十块钱,干部子弟一百多块的年代,可真是一笔不菲的钱。

    温馨没来之前顾家一天也就五六十,现在翻了三倍多。

    “你就是个小财星啊?”顾青铜说她。

    温馨拿着她给的十块,这几天她每天拿十块的工资,听到就笑着说:“既然是小财星,那涨涨薪水啊老板。”

    “还嫌少?”顾青铜道:“你看看周围随便打听有谁拿一天十块的薪水?”

    唉!温馨叹了口气,她也想赶这波吃螃蟹啊,可惜没有精力,每天都在看书,支这么个摊子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还是等考上大学再说吧。

    ……

    第二早上,好冷,温馨穿着魏老太给她织的粉色薄毛衣,她织起来太慢了,老太太在家里没事,一天的工夫就给织出来了,老太太手是非常巧的,接照温馨给的样子,织的分毫不差,宽宽松松的,领是大圆领,一条直筒蓝裤子,显得整个人粉粉嫩嫩甜美而不甜腻。

    傍晚的时候,温馨抽空从顾家拿了些鸭肉送回给魏老太做晚饭,待了会又回了顾家,这个时候那边正忙着,一进弄堂,果然,魏老头和哑巴丈夫正端着鸭肉和卤味给两个屋的客人送呢。

    魏老头这两天腿脚有点不舒服,温馨赶紧接过来,让他歇会儿,把那屋的鸭肉给送过去了,刚出了屋,来到弄堂,就听到外面传来车的声音。

    这是谁开车过来了?这个时候汽车还是很少见的,顾青铜从灶间走了出来。

    来这里的都是些朋友以及朋友事业单位的那些小干部小领导,有这个消费能力,大多都认识,但开车过来的,还一个都没有。

    隔着弄堂的竹帘,就看到有人下了车。

    那是辆国产的黑色小轿车,车里下来两个人。

    这两个人穿得也是十分时髦,其中一个身躯凛凛,相貌堂堂,大老远看着就穿得很骚包,即使温馨后世的眼光来看,也是时尚了,浅灰色薄呢料半身大衣,咧了个怀,白色毛衣,黑色西裤,脚上是双黑色军靴,尤其是从副驾驶出来那一瞬间,微微低头,大长腿踩在地上,侧目朝这边望了一眼,站起身的时候,那真是难以言诉,尤其是被这年代土了吧唧的衣着一衬托,简直神仙人物一样。

    院子本来就不大,下了车几步走了进来,一掀开帘子,两个人一前一后进来,前面那个大高个带着眼镜,后面那个敞着怀,眉宇清绝,但看着气色似乎不太好,脸色阴沉,他进来的时候扫了正站在堂厅,盘着长发,脸颊垂着几缕柔软的发丝,微张着嫩红的唇瓣,愣神的看着她的人。

    顾青铜也弄不清后面这个人的身份,不过她看着比前面那个气派多了,前面这位她认识,来过一次,是个教育局小科长,父亲倒是有能力的人,“二位莅临寒舍,用餐这边请。”顾青铜迎过去,温和又不过份殷勤的将两位引入另一个房间。

    两人路过温馨旁边的时候,后面那个人走到她面前,突然在她身边停下脚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