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第 42 章
    温馨看到人那一瞬间, 连呼吸都快静止了,她站在桌子那里, 手搭在桌子一角,他一停下来, 她就下意识转移视线, 低头看着桌角, 手指抠着那里的檀木纹路,想转身就走, 可不知怎么就没有动。

    后背不知道什么时候冒起了冷汗,她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两个人明明一南一北,天高海阔的离这么远,也能这样在一个地方毫无防备的相遇吗?

    前面那个戴着眼镜的高个男人没听到后面的动静, 一回头,就见身后的人停下脚步,目光正阴沉沉盯着一个女同志,那女同志他上次来没见过, 身上穿着一件粉色薄毛衣, 长得漂亮极了, 看样子是个十**岁的小姑娘, 被他盯着就差没钻桌子底下了。

    “泽扬, 怎么了?”眼镜男疑惑的问了一句。

    在其它人眼里, 他只停了一下, 就跟和那个眼镜男进了房间, 可温馨却觉得这么一下,像过了半个世纪。

    “……胧州这边鸭子又肥又嫩,我吃过这么多家,就数这家鸭子做得最好吃,今天特意带你来尝尝,你别嫌弃地方小,环境是差了点,跟京都的饭店比不了,不过味道是真不错,这边这边……”那个眼镜男非常殷勤将帘子掀开了,让后面的人先进去。

    看着掀起来,又回了原位正晃动的帘子,温馨总算喘了口气上来,冷不丁见到人,她还有点不知所措,站在那儿半天没敢动弹,也不知道是怕什么。

    就是一股怕了怕了的感觉。

    直到那个哑巴大哥把装着一盘鸭肉,两盅炖鸭和一小碟下酒卤味的食盘,以及一小陶壶米酒塞到她手里,“嗯嗯。”他冲刚才有人进去的屋里点了点头,转身就进了灶间。

    “诶,等等……”

    温馨端着餐盘反应过来时,哑巴大哥已两三步就进了灶间,没听到,餐盘拿在手里,她有些犹豫不定,懵逼中还带了点慌乱,各种复杂的情感涌上心头,她坐在火车上哭的样子仿佛还是昨天。

    可人一旦分开就会变得很遥远,才几天的工夫,她就立即觉得再见变得陌生起来,她好不容易才把京都的一切都给忘了,准备从新开始的,怎么又看见他了?

    要是以前,她还可以逢场作作戏,但是现在,她不想表演,也演不出来。

    顾青铜安顿好客人,把帘子一掀,就看到温馨端着菜和酒站在那儿发愣,她唤道:“温馨,温馨。”

    叫了两声,温馨才看向她,“啊?”

    顾青铜看她迷糊的样子笑了一下,“愣着干嘛,端进去啊,里面那桌。”温馨招待客人比她还老道熟练呢,这女流之辈招待男客天生就有亲切感,说什么客人都觉得舒服,就不说话,客人也舒服。

    这个年代,不能说没有流氓,但那都是私下里,还没几个敢公然耍流氓的,尤其这些有职位在身的,都不敢,这时候要有什么风头苗头,什么位置都得被撸下来,所以大多还算规距,没什么担心。

    屋里另一桌客人要填一壶酒,这里的米酒是自酿的,米酒跟鸭谁的吃谁知道,自酿粮食酒,度数低不醉人,顾青铜走过去拿酒的时候,顺便看了温馨一眼,立即伸手扶了扶温馨端的盘子,说道,“温馨啊,盘子拿稳着点,里面的那个看着有来头,你别把汤汁撒人身上了。”

    戴眼镜的小科长虽然职位不高,但他爸还是可以的,他带来的人一看就是同龄人,赵小科长不至于这么巴结一个同龄人,这就说明对方是有来头的,看着那派头和口音,像是京都那边儿的客人。

    顾青铜说完就被温馨叫住了,“青铜姐。”温馨表情有点为难,她拧眉皱脸地道:“这、这菜还是你送过去吧,我肚子……”她想捂肚子装不舒服。

    这时,另一个房间有人挑帘子,见到顾青铜就说,“小顾啊,来三碗清汤,再加一叠酱鸭肝,快点啊。”

    顾青铜应了一声,匆匆进了灶间。

    温馨:“……”

    她端着个盘子,站在厅里,回也不是去也不是,酱鸭肉和米酒的清香一个劲儿的往鼻子里钻,她忍不住皱了也鼻子,最后想想怕什么,一咬牙就准备端进去了,她不知道这是真偶然还是他特意过来找她。

    她是之前太伤心了,也没有理由继续待下去,所以就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就一声不吭的走了,这样确实很失礼,再见面也很尴尬。

    可是,她现在换了新的身份,已经告别过去了,和他也没有什么关系了,也不在他家就业了,何必害怕他呢,她现在又不求他什么。

    于是,她深吸了口气,一手掀开帘子一手端着盘子走了进去。

    ……

    顾青铜招待客人的房间用心收拾过,里面白墙棱窗,青石地面,两套红木圆桌,中间做了一半的花格穿木质隔断,将一间屋子隔成两小间。

    外面靠门这边已经有几个人坐在那吃上了,温馨路过的时候看了他们一眼,随意笑了笑,其中一个戴着金边眼镜的青年眼前一亮,脸色微微有些红了起来,眼晴不眨的看着温馨走了过去。

    ……

    隔断里面的房间就坐着两个人,其中高个带眼镜的那个姓赵,叫赵研,他一直找着话题跟旁边的人热络气氛,说说胧州的风水人情啊,有趣的坊间趣事啊,别看这里小,麻雀虽小五藏俱全,也有精彩的地方。

    “泽扬,这边跟京都不一样,你别看这里大巷小巷,不少地方藏着美味,保证你在京都没有吃过,等明儿我带你去逛逛,还有几家老字号的手艺都不错,对了,这家,鸭子做得一绝,你爱吃鸭子?一会儿你尝尝……”

    ……

    “还有泽扬,你这次过来能待几天?你这伤怎么也得养个十天八天的吧,要不要我把离得近的几个同学叫过来一起聚聚?都好久没见面了,大家都挺想你……”

    赵研很明显一直在找着话热络气氛,但旁边的人从进来后就一言不发,听着旁边那一桌吃的吆五喝六,推怀换盏,嘴里还时不时的说着那个女同志,一会儿看看什么的。

    他脸色阴沉的都快要滴下水来了,看得这个叫赵研的小科长都觉得不对劲了,说话越发小心冀冀,这老同学来的时候脸色就不好,现在越发的难看了。

    赵研是京都人,和阎泽扬是中学的同学,那时候,学校也分圈子和派系,像阎泽扬这种小霸王,有自己的一个圈子,在学校里也是风云人物,赵研这些都是另一个圈子里的,根本玩不到一起。

    那时候大家也没有阶层阶级这种认识,圈子也不看这些,只看合不合脾气,是不是一路人,他和阎泽扬虽然同学三年,可两个人的关系没那么热络,算不上要好的朋友。

    之后经历的那些动荡,赵研父亲也受到牵连,从京都调离,现在在胧州,这里毕竟是个小地方,赵研和父亲两个人说不想回京都,那是不可能的,可那个地方调出来容易,调回去就难了。

    谁也不甘心一辈子窝在这么个小城市里,可没有关系,想动一动太难了。

    他也没想到,当年对他们这些人不屑理会的阎大公子,居然突然电话联系他?现在的京都圈子,军队圈里哪个不认识他阎泽扬阎大少爷,虽然平时人都在军中,但魔头的名号在圈子里仍然响亮,平时没少整人,他以爸现在升职的速度和位置,让多少当年敌对过的政敌表面笑谈风声,私下胆战心惊啊。

    赵研的消息也是很灵通的,早就传到耳朵里了,前两天碰到同学还感概一番,如果当年学校能混进阎魔头的圈子里就好了,他们现在也不至于在这么个小城里做个小副科。

    谁不知道阎泽扬这个人护短,他当年学校那几个处得好的,哪个没被照顾?该调的调,该升的升,现在都在京城圈子周边,混得都很好。

    赵研说不羡慕都是假的。

    所以这次阎泽扬主动联系他,他真是激动的一把,临时找了关系借了台车过来,结果这位老同学一来,就说想吃鸭子,有没有做鸭子做得好的地方,赵研立即就想起这儿了。

    本来他还打算带老同学去胧州和建兴那边的饭店去吃一顿,听说那边国外的人也接待,服务水准很不错。

    结果,却来了这里。

    胧州这地方别的没有,就是好吃的多,胧州人也好吃,钱花在吃上就觉得值,平常百姓家炒个咸菜都要弄得像喷喷的,像这种隐藏在巷子里的没过明路价钱合适又好吃的小馆子,还真不止这一家。

    赵研就是怕阎泽扬看不上这种巷子里的小地方,所以,一进来就一直在夸,说实话,这里的鸭子确实不错,他没有夸大,上次来那个鱼头汤也非常鲜美,应该不会太让人失望。

    温馨端着盘子进来的时候,赵研眼前一亮,这不就是刚才在堂厅站在那儿粉嫩嫩俏生生的小姑娘吗?葱嫩的手指端着盘子,真是让人移不开视线。

    姑娘进来的时候还露出一丝腼腆的笑容。

    腼腆?

    温馨只是含蓄的职业性的笑一笑,也不看对方反应,就将盘子和餐具一样样摆到桌子上,她默不作声,却始终觉得有道视线在盯着她。

    顾青铜的炖盅小小一只,一打开香味扑鼻,东西量少而精,餐前饭食今日是碗桂花藕粥,小火慢煮一天,熬出浅红色的藕水来,再放入米,最后拌入桂花再加几块冰糖。

    吃起来非常香甜软糯,几片鸭肉看起来也十分有食欲。

    赵研招呼老同学,“她家的鸭子是一绝,你尝尝,外酥里嫩,煲的这鸭肉顾老板说过,里面放了姬松茸、小鸡枞、何仙菇好几种配料,滋味儿鲜美,回味无穷,还有这米酒,酿的也不错。”

    赵研殷勤的把旁边人的煲盅打开盖子,放到一边,随口问道:“我怎么听说你快要结婚了?结婚报告都打了,什么时候?今年年底吗?到时候你知会一声,我们几个同学去给你贺喜,大家还等着喝你的喜酒呢。”

    温馨听到结婚拿盘子的手立即就是一抖,这个什么赵研,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到底怎么做到科长的,她可不想听这个,匆匆放下盘子,拿起餐盘就准备走。

    “站住。”身后响起一声低沉的声音,虽然音量很低,带着一种只有彼此熟悉的人才有的呵斥意味,却又三分气恼的命令语气。

    旁边赵研听到都愣了,看了老同学一眼,不知道他为什么叫人家女同志站住,这不像是他这个老同学的性格,上学的时候他对班里女同学就十分矜傲,那时候有不少女同学主动跟他说话,递个东西,他理都不理。

    现在居然对一个陌生女同志,让人家站住?不敢置信。

    那个长得漂亮,脸蛋粉嫩的跟花朵一样的女同志真的就站住了,扑闪扑闪的眼睛回头看他,怯生生的惹人喜欢。

    旁边的阎大少爷紧紧盯着人家女孩,沉默了会儿,“过来,倒酒。”

    赵研微张着嘴巴,这个时代,出去吃饭还真没有给倒酒一说,随便去个百货大楼,国营饭店,那服务态度,冷漠粗暴爱买不买爱吃不吃,不故意刁难人就不错了,还能给倒酒?做梦吧。

    温馨心里有气,她把盘子往桌上一放,就嘟着嘴走过去,她倒是想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于是拿起装着米酒的壶,给他的杯子倒上,再给赵研倒,赵研在旁边立即说:“不用不用。”受宠若惊的接过壶,“我自己来。”他还没经历过这样的服务呢。

    阎大少爷一声不吭,拿起酒怀一口饮尽了。

    这时,旁边隔断的那桌人,有人探头往这边望了一下,看到温馨就笑着招呼说:“温同志,你忙完过来一下,我介绍个人你认识,是咱胧州杂志社的编辑,青年才俊,一表人材,在杂志上已经发表好几篇文章了,听说你要考大学?你们都是年轻人,平时可以交流一下,互相学习学习……”

    对方还没说完,阎大少爷酒杯“嘭”的就放在了桌子上,吓了温馨一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