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第 43 章
    他放下酒杯, 一下子站了起来,对温馨低声说了句:“跟我出来。”

    旁边的赵研听到放下手里的筷子,问他:“泽扬,是有什么事吗?走, 我们出去说。”他以为阎泽扬是跟他说话, 想说屋子里不方便,要出去说, 所以他立即站起身,阎泽扬皱着眉头瞥了他一眼。

    温馨从他眼中看到了无言以对的神情,不知怎么就突然想笑,赶紧低头抿着嘴,脚尖蹭着石板, 转移注意力。

    “你坐会, 我等下回来。”说完, 他目光就看了温馨一眼,一语不发的往外走。

    旁边要站不站,表情有点茫然的赵研,和温馨大眼瞪小眼看了一会儿,温馨对赵研笑了笑, 拿起餐盘走了出去。

    出去就出去,反正伸头缩头都是一刀, 总要把话说清楚明白的。

    旁边那一桌见温馨走了出来, 那个叫什么?温馨只记得姓刘, 好像是刘处长, 这个人特别爱说话,每次见到她都要问这儿问那儿。

    他笑着对温馨说:“魏欣,我给你介绍个人,这就是咱胧州杂志社的编辑,姓郭,叫郭放,今年二十五岁。”

    坐在他旁边的那个戴着金边眼镜的瘦高小伙,站了起来,人长得还行,文质彬彬,白白净净,看着温馨的眼神发亮,镜片都反着光,他热情地说:“你好魏欣,我就是郭放,听说你要考大学,如果有不懂的你可以来问我。”他微微有些紧张的推了推镜框,“以后我会常来,请多多指教。”

    温馨望着刘处长圆乎乎的大脑门,和这个脸色局促又装镇定的小青年,温馨:“……”

    眼看着已经走到门口的阎泽扬,回过头盯着那个说话的金边眼镜小青年,一下子扔下手里的帘子转身走过来。

    身上的低压气场已经升高两米五了,温馨一看他脸色就知道不好,阎魔头平时是很谨慎和沉稳的人,可是,她也见过他冲动火爆的样子,话筒都砸裂了,力道之大,细思恐极,她担心会有什么冲突,什么也没说就直接跑过去,拦着他走过来,嘴里用只有他能听到的声音,小声商量着说:“出去说,我们有事出去说吧,别在这里,行不行?”

    那个戴金边眼镜的青年被门口比他高,比他有气势的男人看得心里有点慌张,三分不安的坐了下来,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见两人出去了,有人问。

    “刚才那个什么人?”

    “不知道,里面的客人吧?”

    “瞧那几步路,一看就知道是军队里的人。”

    “之前进来的时候,听口音像京都的……”

    ……

    外面的天空湿濛濛的,阎泽扬一把掀开了帘子,虽然强忍着怒气,但还是回身盯着温馨,直到她走出来才放下了竹帘,这几天天气一直不好,小冷风凉嗖嗖的,出了门,就是一阵扑面而来的寒意,温馨瑟缩了下。

    顾家的院子四周高高的围墙,雕花的屋檐,脚下的是麻石板,踩着有点凉,两人走到门旁,靠偏厅这边的小窗户下面,窗户开着的。

    阎泽扬看了看她冷得缩着肩膀的样子,胧州的冬天虽然没有北方冷,但是北方是干冷,冻到人没有知觉那种,这边湿冷感觉更难受,可她穿的都是什么?一件薄的一抻还露窟窿眼的薄毛衣,脖子都露在外面,一条合身的裤子,看着腿型就知道里面没有穿暖裤,能不冷才怪了。

    阎泽扬堵在风口,看着她,这个女人,没见到的时候日思夜想,可现在见到了,他心里的小火苗却蹭蹭的往外冒,一个报社的混蛋就让他魂不守舍好几天,现在又出来一个杂志社的,噎的他都吃不下饭。

    在他不顾伤口南下过来找她的时候,她却在这里杏面桃腮,笑逐颜开的给这些男人端菜送酒,这里是什么地方难道她不知道吗?

    想到刚才那个戴着眼镜跟报社那个混蛋气质有五分相似的青年,他心头的火压都压不住了,就想把他扯出来再爆打一顿。

    温馨站在窗口那儿,左面是开着的窗,右面是他,这会儿倒是不冷了,他把风挡得严严实实,可挤在那里空间那么小,有些局促,她探头左右看看,没有人,于是悄眯眯的抬头看了他一眼,之前隔着距离,倒是没有看出什么,现在离得这么近。

    他的样子很憔悴,好像几天没有睡好,眼晴里明显有红血丝。

    阎泽扬两夜都没睡着觉了,一直担心她,又急又生气,匆匆忙忙南下,一到地方连招待所都没去,就直接过来了,结果过来后,他看到了什么?看到她粉面桃腮,娇美动人的在给人端茶倒水,根本就没有一丝半丝受到委屈的样子,甚至气色比京都的时候更好了。

    无论走到哪,都有人给她介绍男性友人,阎大少天性的占有欲根本受不了自己的人被别人觊觎,心里一时之间有如火在燃烧,烧得他心里难受。

    他强压下心头的火气,看着她低声说:“以前的事我就当做没有发生过,你跟我回去吧。”

    温馨听完,嗯?愣了一下,又看了他一眼,他幽沉的目光正紧紧锁着她,唇角抿起,一副严肃而又焦躁的样子,等着她回答。

    “你没有看到我的信吗?”她小声问。

    “什么信?”他皱着眉看着她,“你还有事瞒着我?”

    温馨听罢,也生起气来了,心头莫名还涌起一股难受和委屈,她从鼻子大喘了口气,咬着嘴唇堵气道:“我瞒着你的事情多了,你三天三夜都查不完!”

    阎泽扬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气过,剑眉都竖起来了,眼神冷幽幽的盯着她,“你跟我回去,别说三天三夜,十天十夜我也奉陪。”

    “我不回去,我现在跟你家也没有关系了,我爱上哪儿上哪儿,你管不着。”温馨转身推窗就要离开,他一下子抓住了那扇窗,把她圈在了方寸之地。

    温馨想从墙角走,他伸手就拦住了她,她就像一个小笼子里的鸟,扑腾扑腾也飞不出去,怎么推都推不动。

    “你必须跟我回去!”他的话不容质疑,紧紧箍着她的小身板。

    “我不可能跟你回去的,我就待在这里哪儿也不去!”他的霸道,温馨以前还能柔而向上,以柔克刚,但是现在莫名的就生气了,什么以柔克刚,生气的时候三十六计都是抛之脑后的,就是当面刚。

    还有,那封信他没有看到?那么,他现在是带着什么心情来找她?

    怜悯她?可怜她?还是当她是一件丢了可惜,拿着又膈应的物件?她虽然感情观比这个年代开放,可是,她的感情也很珍贵,她可以因为身份地位不平等而委屈自己一下,可是感情不行,他这样虽然叫她回去,但却施舍一样的态度她很难接受。

    而且,他还学会禁锢了?把她禁锢在窗户下算什么呀?上次还家暴,她手臂被他捏的好几天都有青印,越想她的心越拔凉拔凉的。

    “你跟我回去吧,过去的我不会计较,我们回去就结婚……”大概看出温馨难受了,他面上着急,心里窜火,可嘴里又不得不轻声哄着她道。

    “我不……”温馨坚决的拒绝他。

    阎大少爷的脾气一下子就起来了,他冰凉冷硬地说:“你不回去,什么原因?改了名字就能一切遂愿?重新开始?好好想想,你现在两个户口,你用这个名字考上大学,一旦这个户口被销户,你觉得后果会怎么样?”

    阎魔头一向谨慎沉稳,他是军人,这是正向的一面,但另一方面他对仇人又可以说是手段狠辣,无情、彻底的将对方打击到底的,他就像是一刀切,会让人立即感觉到痛苦,难受,痛不欲生,他善于抓住对方要点部位快狠准的一击必中。

    他在对敌人的时候是冷静理智如秋风扫落叶,但在温馨面前却频频失控,那都是因为他的感情很青涩,才会让他面对喜欢的人,轻易的就失去控制自己的能力。

    温馨听着心都凉透了,震惊的看着他,她虽然是真实世界的人,但是她还是小绵羊,小羊羔一样的乖乖牌,什么时候见过这样针对自己的狠辣手段,他如果不说出来,到时候这么一做,基本就断送了对方大学这条路了。

    “你想被温家人过来带你走?还是跟我回去?两个户口,会销掉一个,你觉得会销哪个?温馨还是魏欣?你如果继续待在这里,那两个私营开店的人也会受到牵连,你好好想一下。”阎魔头嘴里吐出冰冰凉的话,冷沉的像是上神的梵音,不,像邪恶的撒旦。

    他只想把眼前这个女人带走,他不可能再让她待在这里,一群人对她品头论足,介绍男人。

    “你敢!”温馨气得头发毛都直了!

    阎魔头把他抵在冰凉的墙角,哼了一声,强势地说:“不是敢不敢,而是我想不想,我想这么做,就可以。”

    温馨气得眼圈都红了,心里酸胀难受,仿佛被碾平,早就听说他手段狠呀,他爸那次就说过,但她从来没有真的见过,最多就给她一袋榛子让她扒壳,但她现在才知道,那是因为这些手段他还没用在自己身上。

    温馨虽然外柔但内里很要强,她怎么可能屈服,他越用这样的话来逼她,她反而越不会回去了,她气得不行,说道:“那你做啊,你做我也不会回温家,大不了,我就到港口那边偷渡到海港,我可以嫁人,我还可以参加选美,做港姐做演员,你有本事,你到海港来抓我回去啊。”

    这时候正是海港那边娱乐圈兴盛的时候,虽然她只是说说而已。

    平时他是真没看出来,现在,温馨那小红唇一开一合,气人脑神经发麻的话一套又一套的说,把一个一八五大块头的男人气的,放在墙上拦着她的手都握成了拳头,青筋蹦出。

    “你还敢偷渡?你知不知道偷渡抓到就枪毙?你知不知道一个女人一旦偷渡过去会怎么样?还港姐?只会被扔到最下三滥的地方做娼,妓。”最后两个字他咬得非常重,几乎是从齿间模糊迸出来。

    离得那么近,温馨都能听到他胸膛里气得剧烈跳动的声音。他拿一双盛怒的双眼盯着她。

    温馨当然知道偷渡危险,她就是气话,她没想去海港,可他那么威胁她,能让她怎么办?她好不容易有了新的身份,销了这样威胁的话都说了出来,温馨头皮都气得发麻。

    她眼睛一眨,泪珠一掉,放下狠话。

    “好啊,你去啊,我就算不考大学,没有身份,睡大街,嫁给傻子,我也不会回去,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各自嫁娶,永不相见。”说完,温馨就用力的推他。“你松手,我要出去,你可是军人,不要耍流氓。”

    看到她哭了,阎魔头错愕之后,异常紧张的松了手,可是却不肯放她走,顺着她推他的力道,一下子把她抱在了怀里,不敢使太大的力气,只能焦急地说:“你要跟我回去,什么都不会发生,别哭了……”

    温馨与他撕扯了两下,气得差点原地爆炸,她把手腕上的表一把摘了下来,使劲扔在了地上,“你的结婚礼物,还给你。”

    在阎魔头愣神看着地上的表时,温馨从他腋下钻了进去,掀帘子就跑进屋里。

    阎泽扬站在那里,动作僵硬的拣起了手表,金色的表盘被摔得有些擦痕,他拿着表很久都没有任何动作。

    站在门口的顾青铜,看着堂堂七尺男儿红着眼眶在那站了半天,最后魂不守舍又心灰意冷的转身朝门外走去。

    再强大的男人,也有自己的自尊,在触碰到底线时,哪怕心痛到死去,也不会再回头了。

    “阎先生。”顾青铜开口叫住了他。

    阎泽扬回过头,他站在石路上,就算眼圈发红,也仍带着孤傲冷淡的神情看着她。

    顾青铜目光落在了他手里的表上,笑着说道:“这表看着眼熟,是魏欣的吗?”

    阎泽扬没兴趣和她闲聊说话,转身就要走。

    “魏欣跟我说过,她说,这块表是她最喜欢的人送给她的,她每天都戴着它,平时很爱惜,丢了她一定会心疼的。”说完她走上前两步,“你给我就行了,我还给她,喜欢的人送的表,她不会再丢第二次了。”

    自尊强的人总要有一个台阶下,顾青铜把台阶放到了他脚下。

    顾青铜见他果然停下了转身的脚步,停了半天才发出声音,声音沙哑,听起来像是火急火燎一下子冲哑了嗓子,他低低地说:“如果她不要,就让她丢了吧。”

    顾青铜笑了笑,从他手里接过了表,“对,是这只,就是魏欣戴的那只,你看保养的多好,平时碰水她都要摘下来,阎先生,外面太冷了,进屋吧,你的朋友还在屋里,你不进去吗?”

    ……

    赵研在屋子里等了很久阎泽扬才回去,才吃了两口半,他起身就要走,一桌子的鸭肉卤味,没吃两口就这么扔这了,赵研有点心疼,这真是阎家大少爷,说不吃就不吃了,普通人家一年也吃不上两回,他暗忖。

    傍晚,夜幕落下来,很快,天就黑了,他把阎泽扬送到了胧城最好的一家招待所,一般的招待所一个房间只有张床,和一个破桌子,有的地方连桌子都没有,条件奇差无比。

    最好的也没有好到哪儿去,只不过床单是干净的,有沙发和茶几,还有台小电视,这已经是招待所最好的配置了。

    赵研跟下面的人打点好了,再进入房间,就看到阎泽扬推开了窗户,拧着眉头在夜色里抽着烟,走过去的时候,窗台的烟灰盒里,已经有三个烟蒂了。

    “泽扬,你这烟抽得有点凶啊,怎么?有烦心事了?”

    阎泽扬半天才侧头看了他一眼,“时间不早了,你回去吧,别让家里嫂子惦记。”他顿了下,随手递给赵研一个盒子:“你结婚礼,补上。”

    赵研已经结婚了,去年刚结,有个出生三个月的女儿,现在正是亲女儿的时候,每日归心似箭,“这怎么好意思。”不过客套多了显得更生泛,他就接了过来,“那行,你也早点休息,有什么事给我打话,我单位电话你知道。”

    阎泽扬点了点头。

    赵研出了房间打开盒子看了一眼,海港那边的外国货,这礼物也太贵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