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第 46 章
    温馨的手还搂着他的腰呢, 他的腰精瘦有力, 温暖又炽热,抱着就有种莫名的满足感。

    之前的那些争执、吵架、伤心落泪,远走他乡, 在抱紧眼前的人的时候, 什么都忘了,就只剩下熟悉的触感,和深深的想念。

    她的脸蛋儿贴着他的胸膛,贪恋的呼吸着他身上的气味。

    之前四处飘零的彷徨,那种天地之大, 却没有自己容身之所的茫然感, 在他抱住自己的时候, 就立即就消失了, 听着他的话语,听着他的喘息, 温馨心中满满都是安全感,她其实是一个缺少安全感的人,只有在他身上得到满足了。

    被他紧紧搂在怀里的那种感觉,好似被人珍惜的珠宝, 捧在手心,放在心头。

    温馨很喜欢这种感觉, 喜欢他身上的身材, 喜欢他忍耐痛苦的样子, 喜欢他肌肉滚动的筋络, 喜欢他心脏的有力跳动,每次抱着自己就会跳的特别快,连一本正经的呵斥都有点想念了。

    他把她轻轻拉开点距离,温馨就不高兴了。

    她平时在生活上可以对别人关怀备致,温柔小意,但其实这些都只是一种手段,在男女感情上其实她很霸道,她可以撩别人,但别人不可以撩她,她一定要站在感情的主动一方,并不只是主动追求,而是被爱的一方,但同时也是喊停的一方,可现在主动权落在他那里,进来就亲,亲完就停止,这她就不开心了,很不爽。

    阎泽扬拉开她的时候,她脸上就不好看了,你说亲就亲,你说停就停,你越不让我越要,他拉开了距离,温馨就立即用点力再抱上去,但她力气太小,圈不住他的力道,索性抬起腿,跟攀树似的,想挂在上面。

    阎泽扬怕她摔倒,她在紧紧贴着他,身上又滑溜溜的,穿得这个绿绸,就跟皮肤似的,根本就抓不住,更不提绿绸下的那层皮肤,比绸更滑更嫩……

    所以他立即托住她腿了,可她衣服旁边的分叉太高了,他原本只想稳住她别摔到,结果一下子没有托准地方……

    女人的皮肤实在滑嫩,他的手指一下子托住了腿根,修长的手指向下的时候,指尖一下子扫过……

    温馨只觉得全身触了电一样。

    难以自抑的从喉间逸出一声咛音,那声音只要听到的人都会上人气血上涌。

    果然,搂着她的人喘息声又开始粗了起来,也不提让她换衣服的事了,反而凑近难忍的再次含住她的樱唇,气息紊乱的又唇舌交缠起来,他的手也没有再拿开,轻轻的,一直在不可描述间流连不去。

    她唇角逸出的连绵轻咛,轻叫声都被他吞入口中。

    直到他差点欲,火焚身。

    最后,阎团长还是用他钢铁一样的意志,撑住了。

    温馨白嫩的手臂懒懒的圈着他的颈项,看着他难受的面孔,心里竟暗暗好笑。

    她刚动了动,他就伸手捏着她胳膊,要将她手臂拿下来,天知道她这样抬高手臂,开襟的绿绸衫下是什么样的风景,阎泽扬就看了一眼,回想起以前那柔嫩的手感,他脑袋上的弦差点没断了。

    他觉得自己经得起严刑逼供的强大意志力,几乎全用在她身上了。

    “啊,痛!”他一捏她胳膊,就像是捏最雪白最细腻柔软的糕团一样,手指一下子就陷进肉中,他都不敢重捏,一听她说痛,劲道一下子就松开了。

    温馨看他小心的样子,估计是被她上次说家暴,留下的阴影,她故意这么说,他果然碰都不敢碰了,她忍不住笑抿了下唇角。

    看着那若隐若现,在开襟衣服里的两雪白的事业线,阎团长艰难的移开视线,“你松开,把衣服好好穿上。”

    “我不!”

    “你是想怀孕吗?”他回过头瞪她。

    温馨差点没笑出来。

    “想!”温馨故意气他道:“想生一个你的小孩,藏起来,让你永远也找不到。”

    “你敢!”

    “我就敢,我还不让叫你爸爸,让他叫别人爸爸。”

    “你!”阎魔头气得鼻子差点歪了,这女人!是气人精吗?

    他一下子就当真了,他是一个责任心非常强的人,他母亲出事,他到现在还一心要报仇,对父亲的感情也淡漠许多,一直认为他没有保护好母亲。

    他自己的妻子孩子他肯定会保护好好的,他没办法想象,妻儿流落在外地情景,更没办法想象自己儿子叫别人爸爸的情形,真要到那个地步,阎团长都要涌起提刀杀人的想法了。

    虽然没发生,但是一想到就气得他身上肌肉都崩紧了。

    见到他的样子,温馨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樱唇粉面,笑靥如花,僵硬的气氛一下子就柔和起来。

    她轻声在他耳边道:“我跟你开玩笑的,我在哪生啊?这年代未婚先孕女人怎么活啊,一旦有了,那我就只能将你的儿子打掉了。”温馨装模作样叹气道。

    她旅游的时候,系统抽取过一种草汁,当时听了介绍觉得以后或许能用得上,就存了一些,这种植物有很强的避孕功效,当地的习俗不想要孩子的女人就会经常喝这种草汁,只是含量低的话,效果就一般了,要达到避孕最高浓度,就要一次吃十几斤,这根本不可能做到,但是温馨有系统,她在这种植物泛滥的园林,系统精确指定后,抽取了不少,一天只要三滴就能达到理想效果,而且这种植物一点副作用都没有,长期用也没有关系,对女人身体非常好,还会有一点活血补血的功效。

    温馨不害怕,可阎团长他怕呀。

    她这一句又把他虐的脸都黑了,眼晴死死瞪着她,也就是两人关系现在不明朗,他不敢再教训她,否则真的想拎着她打一顿了,部队里有人敢这么气他,那这个人死定了!

    什么叫把他的儿子打掉了?

    “有了也不许打,我要!”他抓着温馨手臂,总算把她从自己脖子上拽了下来,“你跟我回去,回去我们就结婚,以后一切都有我,我会对你好的,我有的都给你,行不行?”

    温馨手被拽下来,她就不老实的去捏着他腰两侧的肌肉,那里是男人最敏,感的地方,阎团长赶紧把手覆在她手上,不让她乱动。

    她捏了两下沉默不语。

    阎泽扬看她不说话,脸黑的要命,他是真不知道该拿这个女人怎么办了,“说话!”她是想急死他吗?

    “我可以跟你处对象,可我才十八岁,不想那么早结婚,等我二十岁再和你结婚吧,你要不愿意就算了。”她厚着脸皮说自己十八,其实她实际年纪二十岁了,本来想说二十二岁的,但一想,阎团长都二十六了,再等四年,在这个年代来说,已经是很超标的光棍了,这么帅的光棍,有点让人难以置信,估计他也等不了那么久。

    温馨想来想去,那就两年吧,她只想和他对对象,上一次答应结婚那是两个人浓情蜜意,她被他忽悠的不知道怎么就应下来了,这一次她只想谈恋爱,不想结婚,因为恋爱的阶段才是两个人感觉最美好最甜蜜的时候,结婚?还是以后再说吧。

    阎泽扬火气一下子就窜上来了,很明显能看出他在忍,他忍了会才尽量平静道:“你先跟我回去,其它的事回去再说。”对于重承诺的阎团长,这个时候是肯定不会应下来,先把她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再说,天高皇帝远,有个什么事儿他手都够不着,心都要操碎了。

    “我不,我现在也不想跟你回京都,我是哭着离开的,短时间内我都不想回去,我就想留在这里复习,明年考香海那边的大学,如果你都答应了,那我们就处对象,如果你不答应,那就算了,等我考上,在学校里找个跟我年纪差不多的,能等我的人结婚。”

    阎泽扬听到她哭走的,是真心疼了,可听到后面火气又窜了上来,听着心都快气炸了,那小嘴巴巴的,气人的话一句跟着一句,一浪跟着一浪拍打他,“想都别想,你就是我的人!不准勾三搭四听到没有?”

    温馨抿着嘴,“行呀,那就算你答应了,你答应了就要做到,你可是军人,说话要算数的。”

    阎泽扬盯了她半天,最后闷声的扯下她的手回过身,生气的站在门边,却没有甩门就走。

    温馨看着他衬衫下精瘦的腰身,忍不住走过去,紧紧的环住,将脸贴在他宽阔绷紧的后背上,

    “那你爱不爱我,你如果爱我两年都等不了吗?我很爱你,你要是有事的话,我就愿意能等你两年。”温馨非常不害臊的把爱挂嘴边,这年代谁懂爱不爱的,爱这个字都是禁忌,她就在那一点都不害羞的大胆的表述出来。

    听得阎团长的后背都绷直了,半天没说话,许久才艰涩地说:“你就是想憋死我。”声音里还透着那么一丝丝委屈。

    温馨在后面差点笑出来,她就知道这个人吃软不吃硬,硬杠他肯定不会答应,就说了一句我爱你,什么都同意了。

    以前的世界她怎么就没有遇到这样的,难怪她喜欢上就丢不开手了,真是太可爱了,她脸蛋毫无顾忌的在他后背上蹭,像猫咪一样。

    可阎团长身心煎熬,她就穿了件绿绸罩衫,在他身后蹭来蹭去,柔嫩的两团的触感,简直虐人发指。

    他赶紧转过身,把她抱进怀里了,怀里的人仿佛柔弱无骨一样,完完全全契合着他的身体,他搂着她的肩膀,心口鲜血淋漓一直流血的那一块仿佛被堵上了。

    而治愈的药就是眼前的人,他的要求已经不多了,过去就算了,只要她现在在自己身边就好。

    他低头亲吻她已经干了的头发,她身上幽幽的香气,好闻到他想沉浸在其中。

    可温馨趴了一会,十分煞风景的从他怀里抬头,望着他下巴的微微的青茬,问道“你真的不介意我以前有过男人啊?那个叫什么安?”

    一句话就让阎团长的动作僵了起来。

    “不要再提起那个男人,我不想再从你嘴里听到他的名字!”他表情严厉中有一丝痛楚。

    温馨抿嘴,心道:痛死你得了!

    本来想告诉他,可这一刻她突然又不想告诉他真相了,既然他连这个都愿意忍了,还说要对她好,那么她就没有说的必要了,就让他难受着吧,多难受一会儿,等到发现真相的时候,或许会有种失而复得的感觉?到时候对她更好也说不定。

    默默算计了一番,她又笑嘻嘻跑过去抱着他的腰。

    最后被体力超强的阎团长一下子反手抱了起来,将她放到了床上,一头黑发,在雪白的床单上,如黑瀑海藻,被他抱的柔软顺滑的绸衫带子半遮半开,长腿横陈,凝脂团香,看到这么活色生香的画面,阎团长的喉咙立即发紧,理智告诉他离开,可是……

    温馨看着他喉结滚动,有趣得很,于是拉着他的衣服,忍不住小嘴凑上去亲。

    ……

    不知道过了多久,阎魔头才从温馨的房间里走出来,衬衫上面的两颗扣子不知道什么开了,露出了被咬的一个小牙印,走出门,他还回头看了看,温馨老实的躲在被窝里,小脚还在被子外面一翘一翘,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怎样,他嘴角控制不住的上弯,轻轻合上门,回了自己房间。

    回房间前他还呵斥她不许再穿身上那么一点点布料的东西,就两根带子,然后巴掌大的布料,放在手里,也就能握出来小团来。

    小嘴还不服气的说什么,我节俭我骄傲,我为国家省布料……

    好悬没把阎魔头呛到,她一向歪理多,就没见过这么个女人,也不知道她怎么想出来的,他最后板着脸说:“国家不缺你那点布料!明天去给你买,把你的屁股包严实了!”

    她居然还拿那个带子的东西扔他,无法无天!阎魔头把那点布料从头上拿了下来,还笑?他沉着脸暗道:“等结婚了再收拾你。”

    ……

    第二天,温馨就跟魏老头和魏老太太说了,她和阎团长以前是对象,之前结婚报告都打好了,因为点小误会分开了,现在合好了。

    魏老头和魏老太太吃了一惊,老太太还说:“我说呢,团长怎么会给咱顺子千里迢迢送家信,原来人家这是来找自己对象。”

    这下两个人更高兴了,温馨现在落在他们家户口上,她又是阎团长的对象,那顺子在部队可不就有依靠了?这好人好报来得太快,老两口高兴的合不上嘴,根本不用温馨在家里做事,早餐直接去食品店买,买完拎回来,离家也不远,带回来的时候还热气腾腾。

    ……

    顾青铜早上开了门,魏老头先过来,没过多久温馨也来了,外面一件织的宽松的红毛衣,下面蓝色裤子,一双小尖头皮鞋,以往温馨都是直接穿毛衫,她买的毛线都是非常柔软质量最好的,价钱也是最高的那种,就是要舒服。

    红毛衣是那种大圆领,穿上领子那里露出锁骨,往下拉一拉都能露半个肩膀,但是样子是很好看,当然好看,这可是后世的样子。

    红色温馨穿着格外鲜嫩,因为她皮肤像羊脂一样白,再配红,有种说不出的惊艳美,鲜嫩的像花朵一样,让人忍不住一看再看。

    结果早上阎魔头看到她穿的衣服,还有露出来的皮肤,以及胸口那里鼓鼓囊囊的……

    非逼着她在里面再套了件白衬衫,把衬衫领子露了出来,遮上了锁骨的肌肤。

    温馨不开心,风格完全不一样了,她穿完就像个初中生,她不走萝莉风的啊,嘴里嘀咕了一句老古板。

    顾青铜看着温馨过来,身后还带着一位,昨天两个人一个掉眼泪,另一个红了眼框,那么决绝的就要分手了。

    一天的时候还没到呢,就又亲亲我我的,什么事也没有了。在不远看着,温馨想拿个什么,人家对象赶紧帮她,温馨拎鱼他倒水,升火根本不用温馨插手。

    想他一个大少爷,居然真的会生煤。

    阎魔头嗤之以鼻:我什么不会?

    顾青铜也在厨房,隔着一道墙,清楚的听他说,“你不要碰凉水,我来,要洗哪个?”

    透着窗户,顾青铜看着温馨蹲在他旁边,指着他手里的鱼说:“这里,还有这里,弄干净一点,嗯,干得不错,给你奖励。”说话就吧唧一下,亲了他一口。

    她再看那个昨天红了眼眶,心灰意冷要离开的年轻人,是任她指挥的在处理着手里的东西,被亲了一口后,嘴里“嘶”了她一声,低声呵斥道:“亲什么?在外面呢,注意点影响。”可嘴角却不受控的弯了起来。

    温馨撇嘴,对他小声说:“你不让我亲,那你还亲我?你昨天亲我……还亲那……你怎么不说在外面,注意点影响。”

    阎魔头立即拿手捂她嘴巴,瞪她,“瞎说什么?”

    温馨被他手上的鱼腥味儿熏的直甩两个小辫子。

    ……

    顾青铜还是挺高兴的,这两个人很般配,男的也很疼温馨,心疼都在脸上了,是装不出来的,好几次训温馨,与其在这儿挣十块八块,不过跟他回京都,他养她,工资都给她,军票各种券随便花随便用。

    结果温馨还不干,阎魔头真是拿她没办法,打不得骂不得,有气只能自己生。

    顾青铜拿了些干果进来,“温馨,给你带点好吃的,裹了糖的。

    各种干果裹糖甜甜的,里面有糖核桃和糖花生。

    “青铜姐,你太客气了,谢谢,这是我对象,你昨天见过了,他姓阎。”温馨有点不好意思的介绍说。

    一见到外人,阎泽扬身上那股气儿又端了起来,就对顾青铜点了点头,什么话也没说,眼神都没有落在她身上。

    温馨:你还干部子弟呢,礼貌呢?修养呢?情商呢?就点点头?

    这已经不是点不点头,打不打招呼的事了,这也太冷淡了。

    顾青铜笑了笑,跟温馨说了两句就出去了。

    温馨回头就说他,“你干嘛呀,对青铜姐拉着个脸,我在这里工作我是拿薪水的,我又不是白干,昨天还是青铜姐把你的手表给我呢。”

    阎泽扬处理好的了鱼头,在水笼头下面冲洗干净手,擦干后,他目光冷峻的看着温馨,停顿许久才开口,口气中还透着一丝寒意,他扯着她手臂,把她扯到自己面前,对她认真地道:“若没有昨天的事,你以为我会让你继续待在这里?你知道她什么身份?你就敢跟着她做事?你的胆子太大了!还算她没有歹心,否则你知不知道你现在会怎么样?这么多男人在这里,你就一点都不害怕?”

    这个年代,女人一般都比较避讳男性,尤其男性多的场合不方便抛头露面。

    温馨是因为在原来世界,餐厅啊小吃店啊,她高中的时候她经常去吃,人来人往的这不是很普遍的吗?她是没有这个意识的。

    可是现处的这个年代不同,女人和男人走近一些,多被人碰见几次,就会被人说闲话,何况是一群男人的场所。

    “女人招揽男客都是些什么人?你有没有想过?”阎泽扬严厉的问她,昨天他来的时候看到她穿得花枝招展,套着粉色毛衣就像只懵懂无知的兔子掉进狼群里一样。

    他见到她在这里,在这样一个场所,在这么多吆五喝六喝着酒的男人面前,毫无防备毫无所觉,阎泽扬气的,当时屋子里旁边那桌,那个金边眼镜还有个男的,说了些什么?小姑娘颜色怎么样?比谁漂亮,对她品头论足,那个杂志社的混蛋,他未必是真要跟她处对象,很多时候只是玩玩而已,现在打着处对象旗号玩女人的还少吗?

    没见过?没见过只是见得人还不够多!无论什么时候都有人渣。

    阎泽扬力气大,握着她手臂,一下子就能把她拽到面前,温馨昨晚才知道他力气到底有多大,基本她这个体重,他拎起来就跟玩似的,“你别老晃我,晃得我胸疼。”

    阎魔头一肚子的火,在听到她说晃得她胸疼,也不由顿了一下,刚才拽她是急了点,胸也确实摇晃了好几下,可他脸色却更沉了,就这样哪个男人能受得了,就算有魏家照顾,他还是不放心把温馨留在这里,他怎么能放心得了呢,他甚至都想把这里的生意搅和了。

    还想过各种威胁手段让这两口子走人。

    “女人招揽男客怎么了,人家是两口子,在这里正正经经做生意,国家不是放宽政策,明年就可以个体私营了吗?”

    “那你知不知道还有种生意,就开在烟花巷陌,天天跟做贼一样偷偷掩掩不敢张扬。”阎泽扬气道:“你就没看到这个屋子的摆设不对吗?正经做生意是这么开门的?堂厅占着地方不接待,空在那里装模作样,里面花窗、暖阁、挂红摆翠,一群男人在里酒色遣怀、排解失意,成何体统?像个什么样子?你还看不出来?这种挂着羊头卖狗肉的房间格局,跟以前的窑子有什么区别?”

    阎魔头最开始进去的时候,看到温馨在里面,脸都黑了,当时他就想他竟然找了这么个女人吗?心头的苦闷,恨不得就让温馨也尝尝才好。

    如果不是那姓顾的有眼色,加上好不容易把这个笨蛋哄回来,今天这个地方就荡然无存了。

    “你说,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你去过啊?”温馨抓着他的话柄问。

    阎泽扬噎了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