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第 50 章
    温馨忸怩的走了过去,其实刚才那样也没什么, 她穿着他的衬衫呢, 就露了腿而已, 不过这两天被阎魔头训来训去的, 她也知道自己这样被人看到了不合时宜,主要是这个年代太保守啦,必须得跟其它人一样才好, 不能太出挑。

    可温馨心里的想法是, 这个时代虽然落后,但以后每一天都会变得更好,等过一段时间大街上就会花花绿绿一大片,什么海港那边,什么国外的大品牌都会入驻各大城市,很快温馨就能买到自己喜欢的睡衣啊内衣和各种美美的衣服了, 那时候, 大家都会争先恐后穿得出挑博人眼球。

    可这个年代的人,他们不知道时代后面的发展变迁, 所以就会每天小心冀冀生怕这样那样,又被人批, 斗了, 又被抓小辫子,有衣服不敢穿有话不敢说, 那都是经历过残酷时代的人们内心深处的惶恐不安, 可温馨不会啊, 她清楚的知道以后的事,以后的人都会自由自在的生活,不必有这样那样的担心了。

    但是阎魔头说的也对,活在当下就要做符合当下的事,她确实细节方面做的不好,其实她如果自己一个人的话,这些也会很注意,就是在他身边时间长了就有点放松本性了,潜意识里觉得有事他都会帮自己解决,就大意了。

    像刚才的事,她不应该随便穿他的衬衫瞎跑,可她不知道门外有人啊。

    她之所以这样,是因为阎泽扬一直给她一种身心上的安全感,知道他不会轻易过线,他会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他有极强的忍耐力,也会很好的保护她,所以她就有点故意逗他,觉得看他忍耐难受的样子很好玩,她以前都没有见过这样的男人。

    可真的没有想到,家里有外人啊,所以钻出来,一看到他乌云罩顶的脸,她就有点怯生生了,可是心里又想,就看到两条腿,过两年大街上有的是姑娘穿短裙,露两条腿根本就不是什么事情……吧。

    她磨蹭着走到他面前。

    阎魔头目光就盯着她,盯得她忍不住往后缩了缩,伸手想把衬衫往下拉一拉。

    “我不知道屋子里有人。”温馨使出百试百灵的招数,撒娇地道:“我只是想穿给你看看,你的衬衫正好可以当睡衣穿,以后这件就给我当睡衣穿吧。”

    温馨见他双腿叉开坐在那儿冷冰冰的沉默不语,本着山不来就我,我便来就山,温馨就想挤在他腿间,坐在他腿上。

    人和人距离一近了,什么话都好说了,心贴着心抱在一起说话,那当然什么事都好商量了,如果他再抱着她的腰,撒个娇什么的,温馨无论提什么要求,他都会答应。

    温馨就想故技重施,小声哄哄他,生不生气的,还不是哄两句的事儿。

    结果她刚想跑过去想坐下来,就突然天旋地转,不知道怎么一下子横在了沙发上。

    阎泽扬的衬衫温馨穿着只到她腿根下面一点点,其实她个子也不矮,只是长得骨架小才显的小。

    这么一趴,衬衫就搂上去了。

    阎泽扬本来就在压制火气,但看到眼前这个情景,看着她就这个样子从浴室里出来,还被外人给看到了,被人看到她不立即返回浴室,居然还跑起来了,“噔噔噔”跑到了离得最远的卧室,跑起来都被他同学看光了。

    阎泽扬当时见到,头皮都快炸了。

    她就穿了个衬衫,跑动的时候,如果衣摆稍一上翻……

    一想到这儿,他的火气更加蹭蹭的往上冲,简直直冲脑门,她居然还在那里乐嘻嘻的,完全不当一回事儿。

    阎泽扬沉着脸,抬起手掌对着她就“啪啪啪”打了好几下。

    第一下的时候,正要爬起来的温馨愣住了,她根本没有想到阎泽扬会打她,她潜意识里他是不敢打她的,自从被她说他家暴后,他连用力捏她都不敢。

    可接着第二次,第三次,第三次手掌拍到她的时候,那火辣辣的痛楚,一下子让她清醒过来。

    她涨红了脸挣扎起来,她虽然从小就寄宿在姑姑家,但从来没有挨过一个指头,打屁屁是什么感觉她都不知道,可现在知道了,特别疼,特别疼。

    疼的她眼圈都红了,可她越挣扎,他越打她,又“啪啪啪”三下。

    “你混蛋,你打我!你这个魔鬼,我不跟你处对象了!你放开我,坏蛋……”温馨哭着嚷着要爬下他膝盖,上身抻着往沙发扶手那里爬。

    温馨越这么说,阎泽扬越生气,又一扬手“啪啪啪”又打了三下。

    又响又脆的声音在大厅里回荡着。

    打着打着,听着她哽咽声,阎魔头冲天的愤怒一下子降了下来,心不由的软了,温馨皮肤本来就嫩,他打了几巴掌,皮肤上就红通通的几个手印。

    刺激着男人的视觉神经,阎魔头听到哭声已经放下手了,可眼晴盯着那里面,再也移不开视线,半天,嘴里才干巴巴的低声训了一句:“以后再敢不敢了,你还敢不敢就穿个衬衫了,你……”说着说着,尾音就变了味儿。

    可温馨这会儿被打了,哪儿会听她的话,哭着就想要爬下他的膝盖。

    之前,她进洗浴间搽完润肤油,发现自己只拿了件衬衫,忘记拿干净内衣了,她也知道阎魔头自制力很强的,他根本不会做出掀她衬衫,或者强行脱她衣服这种事。

    所以,她在他这里有十足的安全感,这样出去也没觉得怎么样,最多他会训她说赶紧回去穿衣服,所以她就那么出来了,她跑回卧室是想找内衣穿的,结果回到卧室才发现,她就带了两条,还都在浴室里,总不能回去再套上吧,都穿过了没来得及洗,谁知道这混蛋居然敢打她。

    把她打的那么疼那么疼,她清清楚楚的数了,“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打了九声。

    她的屁屁啊,就像烟花炸开了一样的疼痛感,疼的她骨头里面都是麻了,她什么时候经历过这种暴力攻击啊,她哭着一个劲的抬腿要往沙发下面蹭,想远远的跑开,离开这个家暴的魔鬼。

    可她不断的扭动伸腿,以阎团长的眼力,几乎都被看到了。

    温馨就在他腿上趴上哭的一噎一噎的,肩膀一抖一抖的,连带着身全都在颤。

    阎魔头听到哭声,再也下不去手了,他的目光,他全身的注意力仿佛都在她身上。

    温馨真的愣住了,她意识到自己被打了,而且还是被她最信任的人打了,气得一下子就哭了,太伤自尊了!她都这么大了,居然被一个男人打了屁屁?打一下就算了,还啪啪啪打了九下,九声脆响,客厅太大,还有回音,她就觉得那一刻,他的手掌就像雨点拍在窗户上一样接踵而至,让她又气又急又疼又觉得屈辱。

    她可以主动去勾搭他,她不会觉得怎么样,因为一切主导权在自己,可她被人打就不一样了,这根本不在她的控制范围之内,她想爬起来,可她的力气连他一只手力量都比不过,他就轻轻按了她一下,她就动弹不得,根本使不上劲儿。

    温馨被人打完,又爬不起来,忍不住哭了一场又一场,一边哭一边还抽动鼻子,打的地方火辣辣的,她的脸蛋也火辣辣的。

    可打她的人,看着她的目光却早就像染上了墨汁一样黑漆漆的颜色,平日里正经、严肃、干净洁癖早就荡然无存了,就好像是自行解开了身上封印的某种枷锁,真正化身为魔了一样。

    “疼吗?”他哑着声音问了一句,声音却在不知不觉中变了调子。

    废话!疼!当然疼!谁被打pp不疼啊?他手还那么大,简直就是魔鬼!

    可她还在那用力抽泣呢,就感觉到一只手抚上了被打地方。

    “啊,你怎么咬人……”客厅的沙发上,传来了一阵女孩尖叫,接着哭声就噎着似的高高低低,人还一个劲的扑腾扑腾,哭得都哭出了鸟儿鸣啼的声音。

    ……

    沪州有三大园林,不仅可以供人游玩观赏,还有旅行社免费居住,不过进去后要收取一定的费用和园林券。

    价格自然不是一般人能消费起的。

    平日里经常会有外宾进园林观赏,国内游客也不少,流量还是挺大的,田枫就在其中一个园林工作,负责外事团,专门接待外来宾客,有时候还会出个差什么的,大多时候都很清闲。

    园林周围的设施补给是非常不错的,住的地方和饭店都有,吃饭方便,住宿方便。

    而且饭店还分了低档和高档两种,就算低档低价也比其它地方的饭店环境要好多了,高档高价的饭店,无论是服务还是饭菜品质都有一定的水准,当然价格也是低价饭店的几倍。

    田枫早早联系了当年在京都读书,现在在附近几个城市工作的同学,他们坐了早上第一班车,赶到这里。

    田枫将同学带到了一家六层饭店的二楼,这家饭店有宾馆有住宿也有餐厅吃饭的地方,但宾馆住宿只接待园林宾客,一般不对外开放,唯一开放的是二楼的用餐区域,田枫和这里人混得很熟了,早就在视角最好的窗口位置订下一桌。

    三个男同学早上就到了,一直在桌上聊天喝茶,将近中午的时候,两个女同学也赶到了。

    他们坐在窗口位置,边说话边望着园林四周的风景。

    田枫已经开车去接人了,几个人听田枫说,阎泽扬和女朋友现在住正在松涛园林住宅那边,那里可是沪城去年新建的园林小区,听说价格贵得离谱,里面住的人,家家都有小轿车。

    田枫说沪州是阎泽扬母亲的老家,他祖父母那边给他留了两套房子,去年卖了直接换了松涛园林这里的两套房子,托他打理一年多了,这回说是带女朋友来住两天,暖暖房。

    几个同学都露出了羡慕的目光,松涛园区他们知道,想在那里买,光有钱是不行的,因为那个园区不对开放,全都是内部销售,没有点内部路子想买都买不到。

    戴静听着几个人的话,目光复杂,当年她父亲嫌弃阎家那个女人背景不好,怕拖累自己家,可现在的时代不同了,她不知道阎泽扬他母亲那边是什么背景,但是在经历那样的黑暗时期,没收的没收,砸毁的砸毁,还能留下财产,肯定不是什么简单背景。

    那时候阎家出事,全家都庆幸逃过了一劫,如果当时自己嫁了过去,那自己家肯定会受到牵连,可是现在看来,她家人却又显得目光短浅了,可谁又能想到这样的结果呢。

    “来了!”有人说了一声,急忙打开窗户向下望。

    一时靠在窗边位置坐着的几个同学,纷纷将头探向楼下看。

    田枫的车当然是园林内部接待宾客用的,平时忙的时候有司机接送宾客,轻闲的时候他就会拿来私用,接个同学什么的那都是顺便的事儿,领导也都睁一眼闭一只眼。

    只见车停在了楼下,田枫从车上走了下来,不一会儿,后座车门也打开了,一个肩宽腿长的男人迈步下来。寸发,俊朗刚毅的脸,唇角微微向上,精气十足,他走出来后对着车里没下来的人说了句话,不知道说了什么。

    半天,一个梳着黑瀑一样披肩长发,穿着白色绒衫,驼色毛呢裙子的漂亮女孩不情不愿的从车上下来,女孩小脸上绷得紧紧的,一脸冷若冰霜的样子,后背还挺得直直的,任着男人拉着她的手,帮她关上车门,给她理了理身上的外套和头发……

    却还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若是以前有女人这样给阎泽扬脸色,他们几个同学很清楚小霸王才不会惯着你,一个眼珠子就瞪得你麻溜溜的,这就是阎家出了事儿,后来那两年的磨砺性格沉稳了下来,什么事都能沉得住气了,但骨子里那鼓劲儿,其实还在的。

    阎泽扬脸上微微带着笑意,不知道说了什么,那女孩嘟着嘴往二楼看了看。

    几个人正好看到了女孩的正脸,聚在窗口的几个人都没有说话,能说什么,那小腰,那身材,那脸蛋,甩自己家老婆媳妇八百条街了,长得是真美,这么远看着,都像是鸡蛋白一样又白又靓。

    连冷着脸给对象甩脸色的样子,都那么好看!

    ……

    田枫在旁边看着一向矜傲淡漠的阎泽扬,在车边,拉着自己女朋友的手,专注看着她,低声商量着:“就去吃个饭,见见我几个在沪州的同学,他们都想见你……”

    田枫看得啧啧称奇,心里叹了一声,这还是阎泽扬吗?平时没看出来,他对女人一向冷淡,难得处个对象,就这么颇不急待的想把人家介绍自己认识的同学和朋友,他去接人的时候,他女朋友根本就不想来,他硬逼着人家穿好衣服,亲自拉着下了楼。

    当然,田枫还有不知道的事,他要是知道阎泽扬昨天后半夜起来到卫生间,给温馨洗衣服,搓洗内衣,估计田枫下巴都能掉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