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 第 51 章
    阎魔头昨晚好不容易把气哭的温馨哄睡了, 温馨这次过来就带了两件内衣他知道, 箱子他都检查过, 如果不洗, 温馨明天就没有东西穿了,想他一八五的大块头,后半夜蹲在卫生间的地上, 用手给她搓着衣服, 那小衣服有弹性,挂在他手上,估计还没有他手长呢。

    他认真的翻来覆去打了两遍香皂,洗得干干净净,这会儿, 他那点大少爷的洁癖脾气是一点都没有了,给对象洗内衣,居然还有淡淡的喜悦,一边洗一边嘴角向上翘着, 洗干净后就给挂在了卫生间窗户那里,还往窗户那边挪了挪, 其它衣服也一起洗了, 整理完已经后半夜了。

    早上起来, 内衣当然没有干,阎魔头又出去跟邻居借了熨斗, 回来生生把小内内给熨干了。

    军人从不缺乏耐心, 只要他想做, 就会超级有耐心。

    早上温馨正在被子里睡懒觉,他探手进去,摸了摸她昨天受伤的地方,已经好多了,他其实打的时候心里有数。

    他不可能拿实劲儿来打自己对象,她也承受不了他的实劲儿,其实都是装腔作势的虚劲儿,手高高抬起,轻轻落下,只是温馨皮肤太娇嫩了,随便拍拍都是红印子。

    他进了卧室,温馨在被子里睡得像个小天使,红嘟嘟的小嘴半开半合,还画了点地图,以前的阎魔头如果看到别人这样,会嫌弃个要死,但是现在却觉得可爱,还走过去亲了亲。

    然后伸手掀开了被子一角,认真的一丝不苟的帮她把内衣给穿上了,一开始还穿反了,他又研究了会儿重穿了一遍。

    ……

    正值中午,二层用餐区域,周围人来人往,人流涌动。

    几个同学从窗口回到了座位上。

    “我说泽扬一直没结婚,他这是一直没有看上的,要么不找,要找就找个合心意的,宁缺毋滥,哪像咱们,凑合凑合就结婚了,结婚前哪有什么感情,都是凑合过日子,你看人家泽扬,那才是挑到合心意的人,是自由恋爱。”

    “是啊,我结婚前,和对象连手都没有牵过,他就是块木头疙瘩,哪里会哄人?”其中一个女同学说道。

    很快田枫和阎泽扬上了楼,出了电梯进了大厅,温馨一直跟在阎泽扬后面,眼睛不开心的盯着他宽阔的后背,进了二楼,目光才看向四周。

    这里用餐的人比想象中还要多,熙熙攘攘,有几桌还有外国友人,只是他们不会用筷子,用餐桌面惨不忍睹,好在他们乐此不疲,互相吃得还挺高兴的。

    “泽扬,在这边。”田枫伸手比了比窗口那里,“他们都到了,就差我们了。”

    大家都已经是好几年没见的同学了,一见面,都有点认不出来,毕竟上学的年纪在和成家立业之后的样子,还有是些不同的。

    “泽扬,你好,我是彭跃。”

    “我程立强,我现在在文化,部工作,上次出差的时候,还想去京都看看你,不过当时你有任务,并不在军区……”

    ……

    吕雁穿着件大衣,笑着站起来说:“泽扬,田枫,我们虽然和你们不同班,不过上学的时候都认识,来蹭顿饭不介意吧?”

    周围几个人纷纷表示不介意。

    戴静被吕雁拽了一下,戴静才站了起来,看着面前跟记忆中完全不同的男人,半才轻悠悠地说:“泽扬,你还记得我吗?我是戴静。”

    戴静一开口,几个同学都静默了,当年阎泽扬和戴静那点事儿,同学们都知道,都默认他们是一对儿,所以,这个时候就有点尬尴了,一个还没结婚,一个人家带了对象过来。

    阎泽扬看到吕雁的时候就微微皱了下眉,看到戴静的时候脸色已经冷淡了下来。

    微不可察的“嗯”了一声。

    田枫见这个气氛,也不敢再介绍了,赶紧张罗几个同学坐下。

    他订的是大桌,坐八、九个人是完全没问题的,

    阎泽扬拉开自己身边的椅子,侧头看向一直待在他后面的温馨,她倒是藏得严严实实的,躲在他后背,他的身形正好把她遮住,就露一小边裙子。

    他用眼神意识温馨,老实点,快坐下。

    温馨怯怯看了眼他,又看了眼一桌子目光炯炯盯着她的人,她犹豫了下,然后坐了下来。

    “泽扬,你不跟我们介绍介绍,这位是……”有人凑个趣问道,毕竟那么一个大美女,没有人不好奇。

    阎泽扬见她落坐了,椅子有点大,她俏生生的坐在中间那一块,坐姿就跟别人不一样,平时让她站有站相,坐有坐相,把胸挺起来,收腹,坐板直了,她非跟他对着干,倒的七仰八歪,现在出门在外面,见到一群人,坐姿自己就板正了,挺胸了,收腹了,小腰还前倾了,那姿势要多诱人有多诱人。

    他不动声色的在她旁边坐下。

    “她是我对象。”阎泽扬随口道。

    看着全桌齐刷刷看过来的眼神,温馨微微动了动粉唇,稍微露出点怯怯的笑意,“你们好,我叫温馨。”

    温馨?几个男同学分别说:“名字好听,好好好,挺好的。”

    “泽扬眼光就是比我们好。”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叫弟妹?泽扬,你还是赶紧把婚事办了,我们几个可就你和戴静没有成家了。”

    “等着吃你的喜糖呢。”

    一时间,饭桌上催婚的声音此起彼彼,气氛因此热络了起来,田枫急忙叫来餐厅熟悉的人,很快菜就上桌了,大家边吃边聊。

    温馨看了看菜色,这里的条件果然要比胧州那边好多了,很多都是市面上吃不到的,松鼠桂鱼、粉蒸肉、清汤翡翠虾、手扒鸡还有牛肉羹和五香肉丝卷。

    这里还有啤酒,男同志喝啤酒,女同志喝桔子汁。

    温馨喝了一口果汁,口感还不错,这个时候的桔子汁那真是现榨的,不过相比桔子汁她更想喝啤酒,虽然平时不怎么喝,但是刚才突然听到酒瓶盖子启开的声音,还有白色雪花似的的泡沫酒花,她就想喝点了。

    大概是她眼神盯着酒瓶太炙热,让旁边虽然在跟同学客套,可注意力一直在她身上打转的阎泽扬看在了眼里,他默不作声的把旁边的啤酒拿开了,离她好几臂之远,望而莫及。

    温馨愤怒的盯着那个混蛋,他却云淡风轻地将她最喜欢吃的桂鱼挟在她盘子里,还帮她将刺剔了出来,说笑间又给她杯子里倒了果汁,温馨气得低头喝了一大口,差点没一口饮尽。

    “慢点喝,别呛着。”他说。

    温馨小脸绷的紧紧的,不想搭理他,昨天打完她,今天就给个甜枣吃吗?一桌子菜也不行啊!她不吃!就喝果汁,手里拿着筷子也不挟菜,一会的工夫,阎泽扬就把她盘子都装满了,她也没吃两口。

    看着以前对自己不假辞色的阎泽扬,现在对自己女朋友那么体贴入微,连鱼刺这种事都给挑出来,怕她吃到,戴静心中刺痛,握着杯子的手指节泛白,握得紧紧的。

    旁边的吕雁见了赶紧安抚了下她。

    这时候有人好奇问温馨多大了。

    “她今年十八。”阎泽扬代她回答,见她没吃多少,他自己也放下了筷子,淡淡的回。

    十八岁?几个人觉得温馨看着样子小,但没想到才十八岁啊?和泽扬差了八岁,还是个小女孩呢。

    戴静更是握紧了手里的杯子,她今年都二十四了,和他对象差了六岁,他怎么可能再看上她?此时的她已经有些退意了,却被吕雁捅了两下,让她打起精神。

    酒过半酣,吕雁站了起来,笑着说:“我去洗个手。”她看着旁边的温馨盘子里,阎泽扬给剥得虾,满满的,她停顿了下,顺口问道:“温小姐要不要一起去洗个手啊?”

    温馨正好也坐腻了,不疑有他的起身,回头见阎泽扬正看着他,她心里“哼”了一声,调整了下裙子就准备离开座位。

    田枫给同学指出了洗手间的位置,吕雁走之前还冲坐在那儿的戴静使了下眼色。

    两人离开后,又有两个男同学也离席去了卫生间。

    桌子上只剩下田枫、赵研、戴静和阎泽扬。

    这次离开,就再难找到这样的机会了。

    戴静看着阎泽扬,想到吕雁跟她说的话,男人对弱小的女人是天生有保护欲的,而且阎泽扬这个人非常好面子,要人捧着他,所以只要当着同学的面,对他哀求,他一定会同意的,他有女朋友又如何?怎么敌得过你们青梅竹马的感情?只需要一个引子,他就会记起你的一切。

    再想到自己凄惨的过往,她自然而然的眼圈微红,楚楚可怜地开口道:“泽扬,我知道我今天不该来,不应该让你记起伤心往事,可是,我现在真的很困难,你能,你能帮帮我吗?”

    温馨一离开桌子,阎泽扬就露出了小霸王的本色,他听到后,翘了下嘴角目光冷漠无情的看了她一眼,放下了手里的酒杯,其它两个人此时也静悄悄的,一声不吭。

    他们听到阎泽扬冷淡地说道:“要我帮你?那么在我困难的时候,你帮过我吗?”

    他看着她,冰冷的眉眼,用绝情的言语说道:“在你父亲寄出举报信的时候,我们之间所有的交情就已经结束了。”当然,复仇也开始了,他拿起了桌子上的酒杯,状似不经意地道:“如果实在困难,你也可以继续找找那位消失的外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