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第 52 章
    戴静脸色煞白一片, 她和那个人的事, 只有她的闺蜜和她妈妈知道,她当时只想跟着那个人离开国内, 可她若是什么都不付出,人家凭什么给办绿卡?

    为了出国,她最终自愿的向对方交付了一切。

    她却没有想到, 最后绿卡没有拿到, 她也失去了贞洁,落得鸡飞蛋打, 失去贞洁的女人,一旦被人知道,后果不是她能承受的。

    她更没有想到,阎泽扬居然知道这一切, 连当年父亲举报的事情他都查到了。

    ……

    这个饭店的设施还是不错的,卫生间还好, 收拾的也很干净,她出来在水槽那里洗手, 墙面有安装镜子。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她理了理自己的头, 调整了下白绒衫和驼色裙子, 虽然样式还是有些土,但她长得洋气啊, 随便修修改改, 换个造型就很时尚了。

    当然, 这个年代的人不懂时尚是什么,只会单纯的觉得顺眼,好看,惊艳,跟别人不一样的感觉,其实有许多都是衣服搭配出来的效果。

    她正对着镜子拨着微卷的流海呢,吕雁走了出来,在旁边洗手。

    她边洗边看了温馨一眼,上衣、裙子还有脚上的雪白的帆布鞋。最后目光落到她手腕上的表,黑带金盘,她知道这个牌子,没有两千块钱是买不到的。

    两千块是什么概念?是她现在手头上的所有积蓄,而对方手腕上,就戴着价值她所有积蓄的渡金女士手表。

    “你和泽扬处多久了?”她一边洗手一边笑着问温馨。

    温馨正在重扎她头顶上的小揪揪,听罢随手道:“不到一年吧。”其实勉强算半年,她看了眼吕雁,穿着带腰带的大衣,在当下是非常时髦了,指甲上还涂着指甲油,手腕也戴着手表,家庭条件看样子是不错的。

    她知道吕雁已经结婚了,当时饭桌上有人说了,几个同学里只有阎泽扬和另一个叫戴静的女同学没有结婚。

    对方是阎泽扬的同学,温馨肯定会客客气气的。

    “你们怎么认识的?”吕雁问道。

    “我们……哦,我们两家有渊源,父母旧识,所以就认识了……”

    温馨肯定会拣好听的说,至于什么旧识,骗鬼去吧,替身保姆什么的,她是肯定不会说的。

    吕雁心里想着,难道是京都与阎家门当户对的家庭?这让她不得不谨慎了。

    她笑了笑说道:“你不知道吧?”

    “嗯?”温馨将头发扎好了,看向吕雁。

    女厕里这会儿人少了点,吕雁故作神秘地说道:“温馨,本来这件事不应该由我说出来,但是我又不忍心你被蒙在鼓里,你知道吗?”她顿了下说道:“戴静是阎泽扬的未婚妻。”

    温馨用手指圈着一缕头发,看着吕雁说话,听到她说未婚妻的时候,温馨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

    “你说那个戴静是阎泽扬的未婚妻?”

    “这件事几个同学都知道,只有你蒙在鼓里,戴静她就是阎泽扬母亲给阎泽扬定下的未婚妻,两家人都默认两三年了,后来阎家出了事,戴静的父亲也去世了,这件事才搁浅。”

    温馨听愣了,她比谁都清楚,这是一本书中的世界,她看的那本书有戴静这个女配吗?好像并没有,但是她又不确定,因为她当时翻的很快,很多情节都没有看到。

    但开头和结局都没有提到戴静这个人,那说明这个人只是书中的路人甲,并不是什么主要人物,或者她就像是那个石利安一样,书中提到过,却并没有被写出来的隐藏式人物。

    温馨想了想是合逻辑的,男主今年二十六岁,平反了两年,那年他可能是二十三到二十四岁,,就算是参军,这个年纪也应该成家了,就算没有成家,父母也应该给定下亲事了。

    那么戴静很可能就是这样一个隐藏式的人物设定。

    只是后来不知道作者忘记了,还是没有情节可以用上,一直没有出现过这个人物,但这个人物实际上是存在的。

    按照书中男主生活轨迹,或者说书里面的情节,其实根本没有和戴静相遇这样的桥段,也没有相遇的契机,两个人完全是一南一北两个城市,相遇的机率太低了。

    但是现在,温馨这个本书中最大的漏洞出现了,男主的很多情节都没有按照原书中的设定进行,也因为温馨,他才会追到胧城,才会带她来沪州,才会有这次同学聚会,才会在沪州的同学聚会上相遇戴静。

    估计才会有现在这一幕。

    可就算想得明白,温馨心里还是开始冒酸水了,她能大度才怪了,女人就是小心眼。

    “未婚妻?那个戴静的女同学和阎泽扬订过亲啊?”温馨把卷着自己头发的手放下来了,她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吕雁。

    吕雁笑了笑,“两人年纪不小了,当时差一点就订婚了,不过,毕竟处过对象,两个人从小一个大院长大,正经的青梅竹马,小时候放学都在一块走,后来戴静经常去泽扬家,那里就当自己家一样,泽扬他妈妈对她格外了,她还经常在泽扬的房间里写作业,你说他们的感情能差得了吗?”

    “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温馨理智还在,但心里已经醋溜溜,她也想控制自己,可是一想到吕雁说的什么青梅竹马的感情,难道那个吕雁是男主隐藏的心头白月光?他的小初恋?他的心动对象?还是他的情动对象啊?

    吕雁叹了口气,“我觉得你应该有知道真相的权利,阎泽扬隐瞒下这件事,是对你的不公平,我只是看不过去而已。”

    她替戴静设计好,这次聚会就是让她走进阎泽扬的视线,再在同学面前求他帮助,然后她再跟阎泽所的女朋友说点戴静和阎泽扬之间乏善可陈的经历过往,先离间他们的信任和感情再说,这样戴静才会有更多的机会。

    一切她都打算好了,一旦戴静和阎泽扬好上了,那她就可以调回京都。

    每一个从京都离开的人,没有一个不想再回去的,仿佛那就是故土,那就是根,是一种难以言诉的情愫。

    ……

    她刚说完,卫生间就走进来的一个,不是别人,正是戴静。

    戴静眼圈发红,她看到吕雁,也看到了温馨,不过没打招呼,只是跟吕雁说:“吕雁,我回去了。”

    “饭还没吃完,怎么要走了?”吕雁一个劲的跟她使眼色。

    可戴静目光却看向镜子,镜子里一个肤白清纯脸蛋像剥了壳的鸡蛋似的十八岁少女正在打量她。

    而她看向镜中的自己,这段时间因为外侨有去无回让她憔悴不堪,脸色还有些腊黄,明明两人之间只有六岁的差距,此时看着仿佛相差了十岁。

    “回去,回去再说。”戴静僵硬的道。

    吕雁看着她神以不对,压下疑问,“是哪儿不舒服了?那不用回去跟同学打个招呼。”

    “不用。”戴静说完就离开了卫生间,吕雁只好跟了上去。

    温馨回去的时候,几个男同学已经开了五瓶啤酒了,之前还一个个似模似样的客客气气的样子,现在喝过酒,一个个幺五喝六。

    就连平时不怎么笑的阎泽扬,也露出了笑容,她一回来,因为喝过了酒,他眼睛幽黑发亮的看着她,笑意浸染了眼底。

    他看着温馨,从上到下,一根毛发都没有丢失完完好好的回来,正好看到她白色绒衣有一角掖在了裙边,露出了紧身裙子平坦的腹部。

    他伸手就将衣服拽了下来,笑得微微荡漾,却又婆婆妈妈地说她:“衣服怎么回事?不整理好就出来了,怎么教你的。”当面教子,背后教妻,可他这媳妇儿笨得很,怎么教都不会。

    温馨:“……”绒衣就是塞上一角才与众不同,才好看,你还给扯下来了。

    大概是喝的有点醉意,在她坐下后,他竟然一边和别人谈笑风声的说话,一边将手放到了温馨的椅背上,温馨就感觉整个人加椅子一起被他抱进怀里的感觉。

    这可是正经的阎魔头在外面不会做出来的事情啊,他把手臂放在她椅后,还时不时的低头看看她,声音异常的温柔,眼睛注视着她樱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不知道想到了昨天的什么,那暖香中又带着些清幽的滋味,淡淡的甘甜和柔嫩的在口中的轻颤的感觉,好似也如嘴唇一样香滑红嫩。

    他眼睛幽幽的像冒起绿光似的看着她,可碍于同学在旁边,他低声对温馨说:“把盘子里的煎鱼吃了,难道你想用饿死你自己来惩罚我吗?”

    还没等温馨回答,他又道:“乖,吃了东西,吃了任你罚,你不吃东西,我着急。”

    阎泽扬眼神定定的看着她。

    温馨觉得他醉了,他一定是喝醉了,不只是阎泽扬醉了,其它几个男同学也都醉了。

    田枫早就定好了房间,不过不是招待所,他常年出入招待所,宾客来了吃喝拉撒睡都要他们来安排,所以这方面他熟的很,就因为熟,他才知道园林外面那几个招待什么德性,而园林里的住宿虽然好,但只接待外宾,普通游客没有权限住,只能住外面的招待所。

    所以内部人都知道,相比招待所,后面几处民居更好,环境好,收拾干净,收费低,关健是不用介绍信,田枫早就租下来,几个同学明天早上的车,晚上会在这儿住一宿。

    因为戴静和吕雁已经回去了。

    所以现在就只剩下温馨一个女的,五个男的,一个女的,租了三个民居,一个屋子两张床,田枫机灵的让温馨和阎泽扬一个房间。

    阎泽扬是有点醉了,回到房间就坐在床边,他看到温馨跟着进来,就抬头定定的看着他,

    温馨探头在外面看了看,把门一关,就走到阎魔头面前,阎魔头一把将她的腰肢揽过来,就要亲她红嫩嫩的小嘴和湿漉漉的小粉舌。

    结果刚喘息着要亲过去,温馨就一把捂住了他的嘴,醋溜溜地问他:“你说,你和戴静到底什么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