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 第 54 章
    田枫将同学安排好之后, 就回了园林区,回去没多久, 就又急匆匆开车过来, 路没多远,租屋民居离园林只有十五分钟的路程, 开车更快。

    他下车赶过来就敲阎泽扬房门, 在门口等了一会儿,门才打开。

    一开门, 就看到阎泽扬以往那张清俊坚毅,沉稳冷峻的脸上, 此刻竟然嘴角翘起, 表情荡漾。

    一脸的神清气爽,神情餍足,还有高朝之后眼神中的水光潋滟。

    他打开门后,就在慢条斯理的扣衬衫上的扣子, 丝毫没有避讳田枫。

    田枫一看,他衬衫有点凌乱,衣扣都开了,却还在那不急不缓的, 作为老同学了,田枫一看就知道,阎泽扬这是心情最闲适最放松的时候。

    男人什么时候最闲适、最放松?那当然是……事后烟的时候。

    田枫:“……”我给你和你对象安排在一起, 不是让你跟我秀亲密, 秀恩爱的!也考虑下我们老婆不在身边, 独身男人的心情好吧?

    现在才下午三点,阎泽扬整理好衣领,看了下表,“什么事儿?”

    田枫想起正事儿急忙道:“京都军区那边来电话了。”

    一听到军区。

    阎泽扬脸色立即变得严肃起来。

    作为一名在职军人,尤其是团长以上职务,就算是休假时期,也必须保持畅通的联络方式,一旦有任务或急事,可以及时通讯。

    所以他来到这边,找到同学或熟人,将电话传给军部,以保证有事可以联立即络到他。

    “京都军区那边说让你回去。”

    阎泽扬沉默了下,“我知道了,你先帮我订回胧州的火车票,我把温馨送回去。”

    “行。”田枫点头,想到什么问:“温馨回胧州?她不跟你回京都?”

    “嗯,京都那边还有点事情没处理好,过段时间再来接她。”阎泽扬顿了下,解释说道。

    这时候他已经收起了这几天渐渐放松本性,将衬衫挽起的袖也放了下来,神情严谨的扣好了袖扣。

    田枫有些欲言又止,他虽然站在门口,但民旧房间都是大屋改造的,一间一间格局也不大,站在门口一目了然。

    田枫一眼就看到站在窗口那边的鲜嫩少女,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她手放在窗户台子那里,外面的风吹起了她黑色的长发。

    柔软的白色绒衫,驼色的收腰呢裙,右脚上雪白的帆布鞋正一下一下,无聊的轻点地面,他们说话间,她微微侧头远远的看了下门口。

    阎泽扬这对象,长得确实惹眼了点。

    他这老同学本来就在军中,现在又把这么一个俏生生,清纯又妩媚的鲜嫩少女,放在胧州,田枫有点想不通,不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看着……这合适吗?他已经开始担心起老同学的头上,会不会有绿帽子戴了。

    ……

    田枫在沪州多年,对这边很熟悉,很快就弄到了两张最快到达胧州的火车票,只可惜卧铺卖完了。

    等阎泽扬与几个同学道别后,田枫就开车载人去了火车站,路过松涛园的时候,阎泽扬下车回了房子,匆匆将温馨的衣服收拾了下装了一小包。

    火车站月台人头攒动,阎魔头一边护着身前的温馨,一边双目在车厢内察看了一圈,最后找到一个中间靠车窗的位置,把温馨带了过去。

    其间有老人举着双手,因为行李太沉放不上行李架,阎泽扬路过时,单手一托就给托了上去。

    老人腼腆的对帮助他的人说:“同志,谢谢你了。”

    “不客气。”

    这时候的火车硬座已经坐满了人,只有少数几个位置还空着,因为这一趟是下午到晚上的夜车,所以卧铺早早就卖完了,再加上临近腊月尾,回家探亲,走亲戚以及去大城市买东西人很多,所以火车位置基本是满的,有时候人多没有位置还要站着。

    正好靠窗边那里,有人起身,腾出了两个位置。

    阎泽扬手里提着包,一路护着温馨,推着她让她到靠窗的位置坐,这个年代火车的硬座竟然还是那种木条钉长椅,窗口的位置可以开窗,打开一点可以透透气。

    毕竟车上人来人往,吵闹不断,如果不开窗,一群人就像关在一个闷罐中,什么气味都有。

    温馨之前一个人坐车,处处都得小心谨慎,现在跟着阎泽扬,什么都不用操心了,只要跟着他就好。

    她在靠窗的位置坐下,窗边有个小桌子,上面放了几张报纸,还有两个水杯和一个茶缸,估计是对面两个人的东西。

    阎泽扬在她身边坐下,他们对面是一对夫妻,带着孩子,小男孩两三岁的年纪,正吵吵闹闹要尿尿。

    这个时候的火车要上个厕所不容易,得穿过长长的车厢,还得排很久的队。

    温馨就看到对面那个圆脸蛋,还有点高原红的孩子妈妈,直接拿起了喝水的茶缸,把孩子裤子一撸,露出小jj,然后就是一阵水流飞溅的哗哗声。

    温馨:“……”眼睁睁看着她接完,打开车窗倒了下去。

    就连阎魔头都皱起了眉头,但这个时候人已经坐满了,没有多余的位置空出来。

    两口子大概看出对面那一对穿着讲究的俊男美女,尤其那个水灵灵漂亮的女同志,眼睛一直盯着那个装了童子尿的茶缸。

    女的丈夫不太好意思,他媳妇儿本来想放桌子上的,被他一把夺了过来,跑去找列车员,要了点开水给涮干净了。

    这趟火车回胧州要三四个小时的路程,大概天刚黑才能到胧州站,温馨因为那天在松涛园的房子里,被阎魔头打了屁股,她第二天都不敢坐,坐下就疼,好久才能适应,所以气的今天中午都没吃下去饭,就吃了一点点,吃了点果汁,现在坐上了火车,有点饿了。

    阎魔头是谁,他不在乎的人,跪在地上求他,他都未必看一眼,可他在乎的人,观察力是十分细致入微的。

    他看了她一眼,见她摸了摸肚子,就知道她饿了。

    温馨带的包被他放在上面的行李架上,他起身从行李包里取了那盒田枫昨天送过来的点心礼盒,走的时候就是怕她饿,他特意给装上了。

    这个时候高档点心盒是很少见的,田枫园林那边接待贵宾的时候,才会有特别赠送的礼品盒,国内现在的点心一般都是去国营商店买的散装油纸包裹起来的样子。

    阎魔头盒子一拿出来,周围几个坐在位置上的乘客就看到了,眼睛齐刷刷的望过来,对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吃的东西是非常引人注目的。

    “饿了吧,吃点垫垫肚子。”他把小巧精致的礼盒放在温馨桌子边,她能一伸手就够到的位置。

    温馨看了他一眼,上了火车,周围有人,他就开始严肃起来,看着自己的目光也一本正经的,一路一丝不苟的格守着男女之间不能亲密的行为,上车的时候人多也最多就是推了推她,手都没有拉。

    哦,这个时候他倒是跟自己保持距离了,之前的事他就忘记啦?

    忘记他在民宿那个小房间里,坐在铺着碎花床单的小床上,搂紧她,亲着她嘴恨不得一手遮天,独吞天下的样子了?

    忘记他死命的抓着她的手,哄着她让她握着他,到临界点的时候咬着牙兴奋的发抖的时候了?

    就是个假正经,呸!

    不过,她握着他全身唯一的弱点,让他喘就喘,让他疼就疼,让他难受就难受,这种对方心绪低谷和高,潮尽在她掌控下的的感觉,竟然还不赖。

    温馨也就没有理会他把吃的放她挺老远,避免碰到她的的那个假惺惺样子。

    瞅了他一眼,没作声。

    抱着孩子那两口子眼睛瞪的老大,看着对面男同志用干净的水,润湿了白帕子,递给旁边那个漂亮的女同志,女同志也绷着个小脸儿,扯着手帕一角,两人碰都没碰一下,然后她就拿帕手使劲的擦着右手的手掌和指尖。

    看着她白嫩柔软的右手,男同志不自在的移开了视线。

    女同志擦干净手,就小心拿起了礼盒里八小件里的一块白皮点心,放在嘴边,用帕子接着轻轻咬了一口,一股浓郁的香气立即传了过来。

    周围有几个乘客,若有若无的目光扫过来,闻到香味同时咽了下口水。

    御桂斋大师傅做出的糕点果然好吃,外层酥皮很是娇嫩,口感也十分绵甜。

    她吃了一块白皮,又吃了一个枣泥卷,是用最好的金丝小枣做的枣泥内陷,吃起来口感很细腻,外皮也是又酥又薄,大概来到这个世界,她好久没吃到这样品质的老式糕点了吧,竟然觉得还行,于是一边看着糕点,一边细心打量,感觉这个年代也有许多糕点师傅,手艺精湛和后世比也不遑多让。

    温馨吃了两块就不吃了,擦干净手,把糕点屑用手帕包好。

    看着对面那个小孩一直在盯着糕点盒,可怜兮兮的样子,温馨随手把盒子往对面推了推,“同志,你拿一块点心给小孩吃吧。”

    “不用不用,他不饿,谢谢你了同志。”那个女人看样子是抱着孩子回家探亲的,都是普通百姓,什么时候见过这么精致的糕点匣子,里面装的那几种点心,就放在小桌子那里,看样子上下两层,里面还有一层,一层只有小小四块,特别精致的样子,还散发出浓郁的香味,一看就很贵。

    女人哪里敢吃啊。

    “不要紧的,给孩子吃。”两口子怎么也不敢拿,看着对面小孩馋得流出了口水,温馨拿出一块塞到小孩手里。

    小男孩吃的狼吞虎咽,掉了一身的糕饼渣渣,最后都被他妈妈接到了手里,一点都没浪费给吃了。

    温馨虽然面带笑意,可是心里不免觉得这个年代的人苦,他们恐怕也想不到三十年后世界翻天覆地的变化吧,日子只会一天天的变好的。

    她看着对面,旁边的阎泽扬却看着她,贵宾糕点是请大师傅特制园林招待外宾用的,就算剩几盒也都是田枫单位内部瓜分了,外头的人买不到,放世面上,也不是普通人家能吃得起的。

    温馨吃了两块,就毫不在意的送人。

    大方的样子并不是装的,在她眼中,送一块糕点似乎真的就像递一杯水一样平常。

    他微微蹙了蹙眉,想到了她的姨婆是御膳房的丫鬟,她跟着她姨婆长大,点心对她来说,不足珍贵也说得过去,他眉头这才不动声色的平顺下来。

    ……

    三四个小时的路程一晃而过。

    下了火车,阎魔头一路将温馨送到了魏家那条小巷门口,“我要走了,回去之后给我写信。”阎泽扬将手里的包递给温馨。

    温馨嘟着嘴接了过来。

    她问:“你怎么回去啊?把我送回来你再去赶火车来得及吗?”

    “我有专机。”他只要坐车到这边的军区机场就可以了。

    温馨:“……”

    阎魔头看着她眼圈红红的,不开心又沉默不语的样子,心中有着难掩的不舍,“跟我回去吧。”他说。

    “不想回去,那里到处都是伤心的回忆。”温馨双手提着包带不愿意的说。

    “你留在这边,我能放心吗?”他轻声道:“难道就只有伤心的回忆?就没有美好的?”

    “没有,走那天我坐上火车,哭的稀里哗啦,我就对自己说,我永远不会再回去了。”说着说着温馨眼圈更红了。

    阎魔头看着她委屈的小脸,深深的叹了口气,这时候男女大防和规距也顾不上了,上前就把她抱在怀里,两个人的心紧紧的贴在了一起,他亲了亲她的发顶,手指插在她长发间,摩挲着她。

    “还有那个戴静,你到底和她怎么回事?她真的是你的白月光吗?”温馨仰头质问他。

    “什么白月光?”阎魔头皱眉看她,“我和她没有任何事,我母亲当年喜欢女孩,才会把戴静当女儿,至于订亲的事,我没有听说过,我和戴静以前不可能,以后更不可能,我从来没有喜欢过她,我喜欢的人只有你,这句话我只说一遍,以后不要再问了。”

    我只喜欢你……

    温馨听到后,就把头扎在他怀里,偷偷的美滋滋的笑了。

    可阎魔头这时候心情却不好了,沉声问道:“你不跟我回去,也不跟我结婚,只想跟我处对象,你这是耍流氓你知道吗?”

    温馨“……”

    “我怎么耍流氓了?只有男的对女的才叫耍流氓,女的对男的怎么耍流氓?男的要不愿意,女的还能干嘛?你说的有道理嘛?”

    “哼,你干的可不少。”

    温馨立即抬头看他表情,对,她一开始是怕他被女主抢走了,那时候她其实心里是喜欢他一点点的,所以就很主动了……

    可是,被他这么说出来那就不可以了,温馨气呼呼的道:“那你不是愿意的吗?你不愿意,你可以拒绝啊,我再找别人去。”

    阎魔头果然噎住了。

    月色下,他目光严厉的盯着温馨半晌,在四周不明的光线下,他的眼睛里涌动着一丝幽暗绝厉的光色,温馨听到他在头顶,冷着声音对她说道:“你在这里老老实实的,温馨,我要知道你在这里背着我跟别的男人有来往,我不会放过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