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第 55 章
    当戴静和吕雁再次返回园区, 找到几个男同学住的民居,才知道, 阎泽扬已经被军区招回去了。

    田枫说:“军区有任务。泽扬下午就走了, 你们有事啊,我给你们留个他军区的电话?不过地方能不能转接军部就不知道了。”京都军区内部专线, 外面的电话未必能接通。

    戴静黯然失色, 不知是松了口气,还是心头失落, 吕雁则咬牙切齿,脸色难看, 东西都白弄了……

    ……

    阎泽扬到了机场, 与机翼下的两名军人行了礼,转身进入了银灰色飞机,机桨蜂鸣声起,转眼启动离去。

    几个小时后, 他回到了京都,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首长办公区的灯还亮着,阎卫国一向工作很晚才结束,十点之前不休息很正常, 阎泽扬回来之后换了身衣服,直接去了办公楼。

    首长门口的警卫兵看到阎泽扬时,行了个礼, 然后笑嘻嘻地说:“阎团, 休假回来了?首长在里面, 等你半天了。”

    阎首长身边有两个警卫兵,上次就是他站在门口,听到阎家父子在办公室大动肝火,首长平时轻易不发火,发起火来也挺吓人的。

    阎泽扬一身军服,严肃的对警卫兵点了点头,推门进去了。

    ……

    “要我组建一支新的野战团?”阎泽扬看着上边下来的命令,说是命令,不就是他爸一句话吗?他在军区待得好好的,团也是他亲手组建起来,现在突然要调走了,他带的军,他领的团,到头来不知便宜了谁,这换谁也不能适应。

    “不要问原因,军人的职责,就是无条件服从上级命令!”阎卫国没有给儿子选择的权力,“时间紧迫,你抓紧时间交接一下团里的工作,早点动身,要到新的环境,后勤保障方面和组织训练,都要尽快适应。”

    “是!”阎泽扬说完,拿着手里的任命书,停了一会儿没动。

    “站着干什么?回去吧,妙妙这两天想你了。”这个时候,阎卫国才是以父亲的角度与他说话。

    “爸,那我的团谁来接手?”到底是阎泽扬手里第一团,情感自然深厚,他不问清楚了他不走。

    “放心吧,你手下的副团升上来,亏待不了你团里那些兵。”阎卫国知道儿子护短的毛病,生怕空降过来个团长,虐待了他的兵,他也不看看,他自己把手下的兵虐的比谁都狠,还怕别人虐待。

    “新的野战团更需要你,好了,回去吧。”阎卫国说完,想到什么,取过一个信封,递给阎泽扬,随后不再理他的戴上了眼镜,翻开了文件。

    阎泽扬接了过来,他现在一看到信封就眼皮直跳,上次他爸拿了个信封给他,差点没把他逼疯,这次又拿出一个信封出来。

    他心惊肉跳的都怕这里面是不是又一颗□□,但作为一名军人,任何事都不能露怯,他停了一下,就打开信封从里面抽出了一张纸。

    ……

    警卫员正站在门口,心里想着首长大半夜把儿子叫过来,不会有什么事吧,父子俩可别又打起来了。

    没过多久,首长室的门就被打开,警卫员瞄了一眼,嗯,阎团这一次没有手撕信纸,怒容满面,青筋狰狞的甩门离开。

    反而,整个人像一阵春风吹过了似的,他是勾着唇角走出来的。

    与刚才匆匆赶来时那点冷漠的神色,判若两人。

    他手里仍然捏着一张信纸,不过上一次是捏的粉碎,但这一次,出来的时候,小郑眼睁睁看着他把纸对齐叠好,放在胸前的口袋里了。

    看到警卫员,阎泽扬嘴角控制不住地上弯,他掩饰地咳了一声,语气异常的温柔,声音也柔和道:“小郑,辛苦你了,以后没事来家里吃饭,等我结婚的时候,你来喝喜酒。”

    警卫员小郑简直受宠若惊,看着阎团长快步离开的背影,半天才恢复过来,嗯?阎团长这意思,是想结婚了?

    ……

    第二天得知消息,团里几个连长和班长炸开了锅,找不到自家团长,纷纷找到了叶政委那里。

    “团长明明立功了,为什么调走?没有升职就算了,还去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就是啊,上面怎么考虑的,政委你向上面请示请示,让团长继续待在团里,我们团不能没有团长。”

    “政委,团长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让人给穿小鞋了?”

    几个人七嘴八舌,那个魏有顺更是哭丧着脸,他家里人来信了,他都知道了,他多了个妹妹,还是阎团长的未婚妻,那她以后不就成了阎团的大舅哥了吗?

    这还没高兴几天呢,阎团就要调走了,简直是晴天霹雳。

    叶政委也很头痛,“你们这是干什么?服从命令是军人的职责,从你们第一天来,就应该知道,我们军人就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什么穿小鞋,得罪了人?这样的思想很危险,赶紧回去!”

    看着阎泽扬手下这几个人愤愤不平的样子。

    叶建舟也很想骂娘啊,这次去新的军区,他这个政委也要跟着,他一个人就算了,还拖家带口的,他还没不忿呢,这些没组织没纪律的臭小子起什么哄?

    他们懂个屁啊,这一次虽是明贬,实际暗升,阎泽扬二十六岁就做了团长,算是军部以来最年轻的团职干部,年纪卡在那儿动弹不得,再往上升,这个年纪不到那个资历,光靠军功是升不上去的。

    不如借这次立功把他风头压一压,让他重组一支野战团,几年后有军功有资历,自然而然就上去了,不过就是调出去几年镀层金身罢了。

    这群臭小子还真以为团长被人给穿小鞋了,谁敢给他穿小鞋?

    阎首长最是护犊子,他锻炼儿子是一回事,却不会拿他儿子的前程开玩笑,每一步都是计算好了的,哪是这些傻小子想的那样。

    叶建舟收拾了下桌子,心里唉声叹气,虽说镀层金身,但是新组建一支团,哪是那么容易的事儿,这是首长给儿子的考验,他这是跟着遭了殃了,野战队他们虽然有经验,也有了大概的套路,但是什么都要自己准备,把一个空壳队伍塞满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各个营的营房建设,后勤、装备以及每个月的训练计划,恐怕这一年都没有什么轻闲的时候了。

    ……

    温家自从温馨失踪了之后,一开始还急着找了两天,可人海茫茫,上哪儿找人去,于其把精力花在她身上,温家夫妻宁可多走动些人脉,多送点礼,先把儿子送进军中再说。

    他们已经退而求其次,京城不行,别的地方军区难道还不行吗?主要是找不到可靠的内部人,好不容易温父在关系不错的一个厂区主任那里,牵到了点关系,对方有丰南军区的亲戚,可以弄个名额进去,进的还是油水最大的后勤部。

    温家一家简直乐开了花,这两天送了将近三百多块钱的礼了,只希望这事儿给办成了。

    那沈主任喝着温家送来的茅台和腊肉,推心置腹的对温父说:“老温啊,不是我不帮你,我都给你探过口风了,你儿子这个事儿,可以办,只不过,军区那边查人查得紧,你家原来吧,倒是没有什么问题,可是现在你家大女儿失踪了,你还在警局备了案,这……”

    温父急道:“我大女儿失踪了,但跟我小儿子没有关系啊。”

    沈主任挟了片油渍渍香喷喷的腊肉放进嘴里嚼了嚼,“老温,你想问题还是想得太简单了,普通单位都要查你三代人口,何况是军区,八代关系都给你查个清清楚楚。”他放下筷子凑近道:“你知道现在的一些特务,伪装能力很强啊,你女儿失踪这件事又有些蹊跷,我看,这事儿啊未必能成,不过呢……”

    沈主任说话说半句藏半句,温父听得云里雾里,这意思是他原来的女儿很可能被人杀了?现在这个是特务伪装的?正在外面逍遥法外?这怎么可能?这简直是污蔑,他自己女儿他还不认识吗?他女儿户口还在家里呢……

    病急乱投医,温父只能向沈主任请教道:“那我儿子当兵这事儿怎么办?沈主任有什么办法?只要我儿子能进丰南军区,肯定不会亏待沈主任你。”

    “办法呢,不是没有。”沈主任悠悠的说道。

    “有什么办法?”温父急声问。

    “把你大女的户口销了不就行了,就说在异地病死了,查无此人。”

    “这……”

    沈主任看着动摇的温父,嘴角掀出了一丝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