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罚俸禄(二更)
    他的指头拂过一幅幅画轴,从今往后,他们就是别人的了。

    卫紫芙道:“淳郎,若有一日你登基为帝,天下所有的名家字画都是你的。”

    夏候淳歪头。

    他想做储君,想登基为帝,可现下他觉得前路渺茫。

    “得让父皇消了怒火……”

    晋德帝不喜他,就算他有再大地野心也得不到那位置。

    “淳郎,宫里有母妃,父皇最宠爱母妃了,有母妃在,父皇的怒火一定会消。”

    她的声音很柔,却说得信心百倍。

    夏候淳轻叹一声,“走罢,让本王瞧瞧那些赝品假画。”

    他看到赝品字画时,心下怒火乱窜,委实这些赝品的破绽百出,但凡懂行的就能瞧出是假的,这么明显的假物,花三娘昨晚竟动了,如果不曾拆箱笼,亦不会上当。

    荣国府有人知道卫紫芙的计划!

    此念一闪,夏候淳觉得自己似掉到一个陷阱里,却又抓不到头绪。

    二更时分,最后一车的嫁妆出了五皇子府,一百多个护卫、家丁护着两辆车回返相隔一条街的荣国府。

    夏候淳久久望着他们的背影,心下疑云顿起。

    卫紫芙浑身乏力,看着屋里的一堆名家字画:“钟鹞的花鸟、王羲之的字,怎么就成了赝品?”

    这可是价值不菲之物,邱媪的儿子莫松能辩字画、古物、珠宝,如果他说是假的,一定是假的。

    卫紫芙赔着的三幅字画,还是卫长寿在地方任知州时,从三流士族手里收刮来。

    都是真迹!

    一批假画、书籍换走了他们的真迹,偏邱媪与莫春娘一行还不满意,说什么“到底是亲戚,不好闹得太大。”一副他们吃了大亏的模样。

    卫紫芙没怀疑过陈家给陈蘅的嫁妆里头有假货,此刻想的第一件事,“昨晚搬东西,会不会有人趁机动了这些假画?”

    “皇子妃,老奴在这里,挑好了东西就令了侍女送到那边,偏院库房是喜儿在看守,以喜儿的忠心,当做不出这种事。”

    “原是名家真迹,怎么就变成了赝品仿品?”

    她的真迹字画,虽非钟鹞、王羲之的墨宝,可里头有卫夫人的真迹,还有一幅晋高宗皇帝的蝶戏牡丹,光这两幅,一幅就不下三千两银子。

    *

    邱媪回到荣国府时,天色已经漆黑。

    她将拿过来的贵重物件放回瑞华堂的库房。

    左仆射陈朝刚听说了大房的事,他不想知道也不成,委实今儿早朝时晋德帝发了一通脾气,将祠部上下训骂一通,说祠部行事不周,纵容五皇子夏候淳干出如此丢脸的事。

    祠部是预备皇子大婚的,夏候淳要拒婚,他们怎会不知道?

    分明就是祠部在包庇夏候淳。

    晋帝骂完之后,将祠部上下的所有官员,从二品的尚书到九品的编修,全罚了半年的俸禄。

    这不是一个月、两个月,是半年。

    祠部曹尚书、左右侍郎还好,自有下头人孝敬。

    可怜了下头的其他官员,尤其是小吏可指望俸禄过日子。因夏候淳行事没轻重,他们半年的俸禄没了,这一家得喝西北风去。

    晋德帝哪里是骂祠部,分明是在骂卫长寿。这一回,卫长寿上头的尚书、左右侍郎因他家的臭事被连带着骂了一通,祠部从尚书到下头的九品小吏没一个有好脸色。

    小吏们暗骂:这是要饿死一家呀!

    祠部的三位上司暗骂卫长寿多事,小吏们则是恨卫长寿闹没了他们的俸禄。

    (为了写这文,浣浣可一直在查阅资料,虽言语小白,但里头的官职、民风尽量与魏晋靠拢,盼亲们支持哦!)

    还在找”盛宠毒后:鬼王,来硬的!”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