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以钱赎罪(二更)
    玄袍少年沉吟道:“在大晋,犯了贪墨案还能继续为官?”

    这男子比其他几人都高挑,头发是棕色卷发,五官轮廓分明,有一种硬汉味道,立在人面前,宛如一座大山,一双眼睛深邃而有神,眼珠仿似琥珀一般明亮而纯净,皮肤较中原男子更为白皙。

    卫紫芙望此玄袍少年,不知道他是谁?

    看他的容貌、长相不像南晋人。

    壮得很虎一样的男人,反倒像北燕人。

    四皇子答道:“可以用钱赎罪,贪墨十两,就得用五十两来赎。卫长寿第一次贪了二万两,因荣国公求情,将贪墨的银子上交朝廷,就平调回京做了礼部员外郎。这次是有人弹劾,说他借着荣国府的名头在外收受贿赂,收了三回,统共约五千两银子,被刑部罚了二万两银子。交了罚银赎罪,就可继续为官,只是因是屡犯,降为从七品的县丞。”

    玄袍少年好奇地道:“不怕他再犯?”

    “所以不能做主官,只能担任从官一职,且往后再无升迁可能,余生有功不赏,有过要罚,只能做从七品县丞。”

    玄袍少年面露“原来如此”的神色,似在沉思,似在考虑此法的利弊。

    卫紫蓉见陈蕴不帮忙,心下一急,跪在地上:“大表兄,我们到底是亲戚……”

    王郎君摇着扇子,“卫女郎,这话说得不地道了,你们卫家害得永乐郡主颜面尽无,逼得人跳湖以保名声,那时可有顾忌永乐郡主是你家亲戚?”

    王郎君自来毒舌,得理不饶人。

    王家以字画双绝名场天下,祖上曾出过一对父子的“大小书圣”。

    崔郎君道:“王兄此言不差。”

    陈蕴上与王、崔、谢三人说过家里的事,有些事遮遮掩掩,倒不如坦坦荡荡地说出来。

    几人只道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在他们看来,荣国府人口少,容易相处,偏陈家有三位不靠谱的庶弟、庶妹,个个无利不起早,坑起人来不眨眼。

    卫紫蓉道:“大表兄,你的话,大舅父一定会听的,你与大舅父求求情……”

    “你让我如何开口?昔日你父亲私吞河渠款项,父亲在陛下面前力保,说他不会再犯,可这回收受贿赂,我父亲又以何理由求情?”陈蕴吐了口气,“你且去西府求你的二舅罢,他与你母亲皆是柳从祖母所出,感情最好,幸许他有法子。”

    莫氏哭着给陈安下了令,不许他再管西府与陈宁的事。

    陈宏会不知道陈茉与六皇子的事?

    莫氏不信。

    如果荣国府真应了六皇子的求亲,他日又置陈蘅于何地?

    五皇子与卫紫芙的事,西府与陈宁肯定一早就知道的,那么大一批假货、赝品,没有陈宁的掺合,卫家根本置办不出来。

    人家是合起伙来坑他们,害她女儿名声尽毁成了全都城的笑话,莫氏还能仁慈地一泯恩仇,她做不到,尤其是陈蘅被逼得要跳湖自尽时,她只觉得身为母亲的心都碎了。

    莫氏生了气,下了死令,陈安父子真不敢插手。

    陈安的骨子里有些惧内。

    陈蕴不搭手帮忙,则是为了孝顺母亲。

    他们害苦自家妹妹,他身为长兄没去报复就是仁慈,又怎会去帮害人者。

    陈葳与父兄不同,完全觉得西府两房与陈宁一家全都该死,尤其是陈宁因为这几年陈安不愿帮卫长寿升官忌恨上,陈葳就常骂“狼心狗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