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相遇(二更)
    陈葳面露惊容。

    慕容慬的师父,不就是神木部(医族)的大祭司、北燕的国师——白染。

    白,据说也是商周时的一个贵族。

    南雁很是同情的地道:“二公子,朱雀怪不容易,第一次出来就住到了黑店,被人下药转卖,那马就是她的。”

    陈葳得晓这马的好处,一百金的价格真不贵,这是一匹汗血宝马。良驹难得,汗血宝马就更难得了,别说一百金,就是千金售价也能让人抢破头。

    “朱雀,我可告诉你:马儿现在是我的,我给它取了新名字,它叫烈焰,是我的坐骑,妹妹送我的生辰礼物。”

    慕容慬睨了一眼:我又没说讨回来。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难得遇上如此难得的好马,成了他的东西,谁也别想抢走!

    慕容慬并未放在心上。

    他如果想再讨一匹汗血宝马,以师父的本事,再给他弄一匹并不难。

    只是,火龙马到底陪他五年,而今成为别人的骏马,心里有些不好受。

    陈葳道:“妹妹,今儿二兄请你去六福楼吃饭。”

    慕容慬大口地吃着点心。

    买良驹就行,妹妹为什么买这么个男人回来?

    长得比女人还好看的男人,瞧着很养眼,可这等容貌太易引人犯错。

    陈葳想到先前自己还摸她的手,拽人家的胳膊,浑身鸡皮疙瘩直冒。

    陈蘅道:“今儿且回家用饭,待二兄下次休沐,陪我去六福楼可好?”

    陈葳忙应一声“好”,他如在梦中,即便早前陈蘅一句“他是男子”惊醒了他,可坐在慕容慬的面前,还是容易犯迷糊。

    舞台上,正在拍卖一幅名家字画。

    雅间门口,一个男人走近,揖手道:“永乐郡主,好巧!”

    夏候滔!

    他来这作甚?

    陈葳满是戒备,上回此人羞辱妹妹,害得妹妹回头就跳湖。虽知这是陈蘅的计谋,可仍旧心有余悸。陈蘅那般一闹,陈葳谋到了“金吾卫副指挥使”的实缺,陈蘅亦被赐封为“永乐郡主”。

    晋德帝不好严惩他的儿子,五皇子是他最心爱的儿子,六皇子虽不喜,但犯的错远不及五皇子,既不能罚,那便只能以厚赏作为补偿。晋德帝对陈葳兄妹的恩赏就是一种补偿。

    陈蘅不想与他说话,生怕自己控制不住恨意发作起来,福身行礼,望着舞台上,淡淡地道:“六皇子殿下是来此处添买下人的?”

    她看着旁处,虽与陈蘅说话,眼睛却盯着慕容慬。

    慕容慬不喜这种眼神,就似要将她剥光一般。

    夏候滔心里暗暗吃惊:这女子生得真好!风姿也好,自有一股风\流韵味,扣人心弦。

    只一刹,他从沉陷中回过味,立时看到陈葳那一副要瞧好戏的表情。

    他求娶陈蘅,又心喜陈茉,陈葳想看他的笑话,他看着这美貌女郎出神,莫非被陈葳当成了好\色之徒?

    “不!”他吐了一个字,“我来碰碰运气,想买一匹坐骑。”

    陈葳问道:“六殿下可买着了?”

    “城南孙家牙行一早替我留有一匹,是从北方来的良驹。”

    再好的良驹也比不得陈葳新得的汗血宝马。

    慕容慬瞧出陈蘅浑身不自在,连脸上的表情极是煎熬,她眼里有恨却故作平静。

    她恨夏候滔!为什么要恨他?

    陈蘅调整好心绪,勾唇笑道:“六殿下,大堂姐还在家等你上门提亲呢?想来你定不会让她失望。”

    娶陈茉?他不甘心!就算他亲娘身份卑微,可他也是皇子,他想娶的是一个能助自己的女子,而不是陈茉那样的庶子之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