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章 细作(二更)
    南雁盗窃主子首饰。

    来福是冲撞有孕少夫人,险些吓得少夫人动了胎气。

    招财胆大妄为、色胆包天,对陈葳的侍寝婢女“意图不轨”。

    罪名有轻有重,不带重样,都被邱媪拿住了人,现下关到了府中的地下暗牢里,只等邱媪审出结果再行处理。

    陈葳骂道:“招财那贼是西府的人。”

    恨不得能剥了他的皮。

    他虽叮嘱了春花、秋果,可她们行事如何比得邱媪,这才几日就把各处的眼线都拔出来了。

    莫氏的清府行动很快,头一天抓了四人,第二天因有人招供,从大厨房里抓了一个厨娘,第三天又捉了一个人……

    “郡主,外院的古婆子被抓了!”

    陈蘅应答一声:“知道了!”

    西府的二老爷一家颇有玩无间道的天赋,任何一个细作只知道上头一个再自己联系的一个,想要招认出更多,很难。

    最早抓到的四个人是真真做过不利主家的坏事。

    南雁在陈蘅毁容时,曾在玉颜膏里下过毒。

    她也曾奉命毒害东府的郎君,想在食物里下药,但二位郎君就没来过珠蕊阁。就算偶尔来了,立一会儿就走,这沏茶上果点的皆是杜鹃、黄鹂,就没她什么事。

    招财是唆使陈葳去花楼、赌坊,陈葳这家伙对武功着迷,又爱马儿,什么美人、钱财都引不起他的兴趣,招财费了很多心思想带坏陈葳,最终都以失败告终。

    来福的任务就是要坏了陈蕴与谢氏的子嗣,可他所居的位置不高不低,入不得内院,再有陈蕴因是皇子伴读,自小看多了宫中下毒、害命的各种手段,就是吃块饼,都要用银针验毒,惹得谢氏也跟样学样。

    来福想下毒,硬是没找到机会。

    门婆子的任务就是盯着荣国府,看荣国公父子都与什么人交好。

    莫氏大怒,邱媪发威,又有大管家帮衬。

    *

    夜里,莫氏将此事告诉陈安时,陈安惊道:“你说真的?”

    “蘅儿的脸现下证明是被二老爷指使南雁下毒给害的,不管当年的木桩毁容是不是西府所为,南雁招供画押,腐骨散是二老爷交给她的……”

    陈安沉默。

    陈留太主只生了他一个,他没有同母的兄弟姐妹,他原是看重这份手脚情。陈留太主生下陈安后,抬了柳氏做侍妾,出征离京时,又将龚氏抬了侍妾,让她们用心服侍陈朝刚。

    征战八年里,陈留太主虽是女儿身,却如男子一般风餐露宿征战沙场,平叛乱,灭贼匪,即便旧伤复发,也咬牙忍着。直到晋国大定,她方班师回朝。回京之后不久便病倒了,拖了不到一年驾鹤西去。

    陈留用自己柔弱的双肩挑起了皇家儿女守护江山的责任。

    他待陈宏还不好么?

    是他求了晋帝,让陈宏破例入仕。

    旁人家,嫡出不会提携庶出兄弟,可他提携了他们还不知足,还要算计他的儿女。

    莫氏心疼地看着陈安,柔声道:“是邱媪和大管家将十八个人分开关押的,有四个人是被乱攀扯的,可也不能保证他们确实无辜,只得遣到庄子上了。这十八个人皆是有家人的,如果这次要发卖,就得一百一十多人……”

    里头有两个是莫氏的陪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