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查无可查
    卫紫蓉转着眼珠子,怎的瞧着,陈蘅有些像西府的陈茉。

    陈茉常在柳氏、田氏、陈宏跟前,有时候也会提醒一二,行事就更为妥当。

    莫氏道,“阿蓉,府里正乱着,不好久留你。邱媪,挑四匹上等贡缎,再选些补品,着人送阿蓉回五皇子府。”

    柳氏所出的儿女,莫氏一直都提着十二分小心,虽说卫紫蓉现下揭发了西府的事,但她就是墙头草,见谁得势就帮谁,没有原则。

    她留不得卫紫蓉,娘家来了两个侄儿,都是青春年少,虽然都成了亲、有了儿女,还是让卫紫蓉远离莫家子侄的好。

    卫紫蓉见有东西拿,立时难掩喜色,“谢大舅母!”

    “往后有事使人递个话。”

    “是。”卫紫蓉咬咬下唇,“大舅母,你能不能帮我姐姐一把,在……在太后与皇后跟前说说好话,我姐姐已有身孕,可皇家的名分玉牌至今未下。”

    卫紫蓉算是夏候淳自作主张迎娶的,晋德帝在气头上,刘贵妃被禁足,至今也没给一个明确的名分。

    莫氏道:“我若入宫会提上一提,太后与皇后给阿芙什么名分,我不会进言。”

    她管得太多,若是位分高了,旁人会指责她仗着身份小窥五皇子;若是位分低了,又要落卫家姐妹的埋怨。

    莫氏打发走卫紫蓉,推说乏了。

    陈蘅告退出来。

    珠蕊阁。

    陈蘅正在下棋,陈茉的棋艺很高,据说柳氏的棋艺亦不俗,陈茉最大的优点就是将棋艺、兵法用在谋划上。

    杜鹃绘声绘色地道:“郡主,全城昨日开始就有传言,说陈氏二房的二老爷一家算计定四老爷被贱卖他乡,而今事发,要推一个管事出来顶罪。”

    她要做的,却先一步有人做了。

    “婢子只得买了几个能言会道指乞丐妇人,让她将定四老爷如何被贱买的细节传了出去……”

    已有传言,即便她再动手,很难追查起来,到时候,大家会说是在茶肆、酒楼里听来的,而这妇人是在茶肆里讲的,她也是从旁处听来的,就算要查,亦查无可查。

    陈蘅道:“是谁放出的流言?”

    莫非是云氏?

    “禀郡主,西府的云夫人求见!”

    云夫人进入花厅,侍女们奉了茶点。

    陈蘅打量着云夫人。

    云夫人亦在暗暗观察陈蘅。

    “是郡主在暗中帮我?”

    云夫人一出口,怔住了陈蘅。

    “不知庶祖母所指何事?”

    “都城的流言。”

    陈蘅道:“不是我,我是刚知道孙家主被抓下狱的事。”

    “不是你,会是谁?”

    云夫人微微凝眉。

    “这件事对你来说不算坏事,庶祖母可查出定四叔的下落?”

    如果能查出来,她就不会这般痛苦。

    不过,虽然没查出,但想要查出来应该不是难事。

    陈蘅想到慕容慬提点她的话,“与西府亲厚的牙婆、牙子只得几人,要寻出参与此事的倒也不难。”

    云夫人道:“大理寺已经抓住了五个素日与西府有往来的牙婆,相信不久之后就会有结果。”

    “大司马府那边……”

    “袁大司马府的夫人正盯着大理寺。”

    大司马手握重兵,就连晋德帝也要给几分颜面,大理寺不敢马虎,必会彻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