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她有优点
    在她的声声“很欢喜”里,莫氏睡熟了。

    陈蘅微蹙着眉头,“不让我吃酒,倒把自己吃醉了。”

    上半夜,陈蘅沉陷着前所未有的被赞美中,原来她也是一个俗人,也渴望被人认可、赞赏。

    三舅不会哄她的,就算三舅会,可三表兄、六表兄脸上的惊讶之色做不得假,就连陈蕴当时也大吃一惊。

    她不再是一个一无是处,没有一点优势的陈蘅。

    陈茉曾说:她容貌丑,她品行差,更是蠢笨,唯一能胜过人的就是她的出身好,她是陈留太主唯一的嫡孙女,是荣国公的女儿。

    旁人这么说,连她自己也这么认为。

    前世的她,在毁容之后,是自卑的,觉得夏候滔娶她,就是赎救了她,却不晓得,那才是真正的陷阱。

    后半夜,陈蘅沉沉睡去,她行走在重重迷雾之中,漫无目的,看不到星月,看不到树木,触目之处皆是一样,唯一能指点她的,是她手里秦汉时期的古钱,她撒一把走一段,反反复复,始终如一,最终走出了迷雾,眼前是一个瑶池仙宫般的世界:金玉楼阁,百花盛开,阳光灿烂……

    她正享受着温暖的阳光,突地似有大山压顶,只听有人大叫一声:“谁?”

    陈蘅腾地一下弹坐起来。

    眼前,陈安正一脸愕然,“蘅儿,你怎在这儿?”

    这是他们夫妇的内室,陈蘅六岁时就搬到珠蕊阁了。

    陈安与往常一样,一回瑞华堂,就想躺到自己的大床上,今日迷迷糊糊,一躺下就发现有人,这一瞧之下吓了一跳,竟是睡得正香的陈蘅。

    陈蘅一脸尴尬,“阿耶,你怎回来了?”

    “巳正时分了,我不回家还留在宫里不成?”

    外头,邱媪挑起珠帘,一看父女俩在,当即啐骂道:“怎么侍候的?郡主昨晚歇在这儿,怎的没事先通禀君候?”

    陈安脸上微红,女儿大了,他刚才算不算私闯女儿闺房?不对,这好像是他与莫氏的内室啊。“蘅儿,你再睡会儿,我去偏厅暖榻上歇会儿。”

    “阿耶昨晚没睡好?”

    陈安想到这事就觉得苦闷,“太后昨日听我说你三舅与莫三郎、莫六郎入都城,一晚上拉着我说话。”

    太后不容易,太后与谢皇后亲近些,对其他妃嫔一视同仁,但能听太后絮叨莫家往事的,还只得陈安。

    陈安是莫家的女婿,又是太后的养子(养大的儿子),自不是外人,许多往事可以告诉陈安。

    莫太后从她小时候的趣事,说得他父母亲,再说莫家老太爷、三太爷……

    她是高兴的。

    当年,莫太后软硬兼施,一方面想保住晋德帝,一方面又担心娘家兄弟与儿子斗上,外头都说是她逼走了莫家两位太公,原因是她怕为难了晋德帝,又怕娘家兄弟被晋德帝一怒之下给杀了。

    但外头人不说晋德帝,只说莫太后行事残忍,连同胞的兄弟都不放过,将莫家赶出了都城。

    而今,她听说莫三舅带着子侄来了,自然想见见娘家人,她有愧意,亦想在有身之年弥补一二。

    心情好了,这话自然多了,难得有她认为可以倾诉的对象,拉着陈安话往事。

    陈蘅问:“太后说了一晚上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