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章 她没用药2
    夏候滔做不了皇帝,父母家人就会避开前世的悲惨结局。

    陈蘅道:“就如你说的,靠着夫婿庇护,终究靠不住的。此生,我没想过要嫁人。这世间的痴男怨女因为一份情,把一辈子都折进去,太不值得。”

    她前世为夏候滔付出颇多,为什么今生不要再跳进去。

    这一次,她为家人活,也为保全自己而活。

    痴男怨女的情爱,与她无缘。

    她的心,静如枯井水。

    不想再尝前世的痛,第一次,她被夏候淳退婚,从小到大,她那样心悦夏候淳,却真心痴恋的人,却给了她狠狠一击;第二次,她视若天,当成地的夫主夏候滔,却任由她被人欺凌,还要剜她的心入药治病。

    夫妻本是同林鸟,未曾大难便各自算计。

    陈茉与夏候滔是一对,可夏候滔还是不要娶袁南珠?还不是得纳陈茉的胞妹陈莉为妾。

    慕容慬道:“不想嫁人,还那么在乎自己的容貌?”

    她不是在乎容貌,而是不想心动。

    不曾心动,就不会有他日的心痛。

    陈蘅冷声道:“你以为我真在乎容貌损毁?也许最初是,遇到你之前,我早不在乎。”

    她不在乎容貌,也不在乎名声。

    容貌毁了,名声也毁了,陈茉能坚强地活着,她为什么不能。

    没了容貌,只要健康还在,又有何惧?

    名声虽毁,她还是自己,更不应惧。

    名声这东西,可锦上添花,没有,那锦还是锦,大不了成为素锦,少了几分颜色罢了。

    她道:“送我回闺阁!”

    他不语,唇角是一抹阴邪的笑意。

    “送我回去!”她难掩怒意。

    他揽着她的腰肢,纵身一跃,又轻轻地落到了珠蕊阁的内院。

    她脚步轻柔地回到闺阁,她从床下的暗格里取出两只竹筒。

    慕容慬看着一点没动的药\\膏,“为什么?你竟然没抹?”

    不可能啊!

    玉肌雪肤圣膏没用,她脸上的疤痕是怎么消失的?

    是了,他不是一早就发现她的血液不同常人,就连腐骨散的毒也没能让她的脸留下难看的凹疤。

    陈蘅道:“容貌的美丑对我来说已经不再重要,相反,丑貌更能让我看清人心。这些药\\膏,我省下来给阿阔用。”

    她将竹筒放在案上,望着漫漫地长夜,“我知道你让我习武是为我好,可人生短短,我不想逼自己做不愿意的事。”

    慕容慬追问道:“你故意装成在乎容貌,其实是不想让我觉得,我欠了你?”

    她救他、帮他,却不想让他知道,更不想让他以为他欠了她。

    她施恩于他,从未求过回报。

    她不语。

    如果他的猜测是对的,那么,“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我会出现在西市?”

    她还是不说话,她的沉默,算是回答了他的问题。

    “不可能?你怎么会知道我去西市?没人会知道,你……”

    陈蘅再一转身,从枕下掏出一个荷包,里头倒出数枚古钱,她走到铜盆前,净手之后抓起古钱,阖上眸,微弱而昏暗的灯光下,让她白皙的脸庞显得格外圣洁。

    她突地一掷,看着铜钱,道:“你的人在荣国府,卦象显示,此人以木为伴,有生机之气,应是扮成花匠,他是你的辅星。”

    她会卜卦?

    说他不意外,这不可能。

    陈蘅再抓起古钱,重新再掷一把,“都城之内,还有五个人,他们已寻到你,且与你见过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