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0章 不忠不用(四更)
    那时候的她,心头有疑惑。

    陈蘅又道:“我身边的侍女可不是来享福的,连我这个做郡主都不曾想到福,侍女就想享福、耍滑?你们说我无情也罢,说我残忍也好,我的身边是再也容不得她们了。若是她们忠心,当日我的确可以保她们,可不忠之人,不值得我保。”

    想到前世,二人的背叛,她心有不甘。

    前世她无法报复、处罚,今生寻到了机会,不会再放过。

    原本就是试探,可这一试这下,白鹭、黄鹂确实不忠,就此舍去便是。

    一次不忠,百次不用。

    再留在身边,亦只会是祸害。

    大难来临,她们不忠于主,若有重惠当前,也必会弃她。

    燕儿嗫嚅着道:“郡主,她们二人是有私心,可是,也不该去匪窝。”

    入了那里,一生都毁了。

    陈蘅看着张萍,“张女郎身边的侍女数人,为甚她没带银侍女,偏偏只带了风铃,知道这是为甚吗?”

    张萍道:“风铃不是我身边侍女里头最聪明的,也不是最伶俐的,但她却是最忠心的。”

    她们需要的就是“忠心”二字,如果侍女失去这二字,就不必留在女郎身边了。

    张萍觉得了陈蘅做得对,就算是在荣国府,发现侍女不忠,也是不会留的,下场未必就会比去水匪窝好,不忠的侍女要么被贱卖,要么早上被嫁人。

    陈蘅蓦地转身,“杜鹃,替我备热水,我要洗个澡。”

    “诺。”杜鹃福身应答。

    燕儿愣了片刻,紧跟其后。

    郡主需要的是忠心的侍女,所以,黄鹂、白鹭都被她丢下了。

    她心里还有些芥蒂,但她知道这是主子的事,她现在是做好自己的份内事,并且不再犯也黄鹂二人一样的错误。

    张萍对身后的风铃道:“我们情同姐妹,只要你一直忠心我,我这一生都会护着你。”

    “女郎,风铃除了你就再也没有别的亲人了。”

    父亲在北疆的战事里死了,母亲又没了,唯有张萍念着乳母的情分一直看顾着她。

    她怎么会背叛这世上唯一对自己好的人。

    不会,永远也不会。

    张萍笑了一下,“我们回屋罢。”

    莫三舅提高了嗓门,“再有两个时辰就到姑苏,在姑苏停上半个时辰,补上柴禾、菜蔬等,再去姑苏城置办两桌席面送回船上。”

    老仆喊了声“诺”。

    莫三郎道:“三叔,需要入城探望二叔么?”

    “使人问一声,看他有没有东西要带。”莫三舅又道:“罢了,不必问他,再有几日就到年关,衙门要封官印,莫北定会回广陵。无论是何礼物,由他亲自呈送给老太公、老夫人更有意义。”

    稍停一个时辰,补充好两日的东西,众人转往广陵。

    腊月初八巳正,莫家大船近了广陵岸口。

    寒风冽冽,吹拂着岸边柳树的枝条,亦吹动了岸边的彩旗,旗的颜色已褪,红色的变成肉粉,蓝色的变成蓝灰,在风中传出猎猎的声响。

    “来了!来了!”

    随着莫家接人的欢呼声,众人齐刷刷地望着水中央过来的大船,这是莫家大船,可载人,可装货。

    莫家有三艘大船、两只游船。三艘大船员中有两艘是大货船,唯有这一艘是人货两用的大船。两只游船一只时常租给大户人家游历江南河流赏景,另一只留作自家用,给莫家的郎君、女郎们做邀朋宴友之用。

    陈蘅戴着纱帷帽,浅蓝色的冬裳上绣着碧翠的兰草,身上裹着一件蓝黑色的昭君帽斗篷,斗篷上用墨绿色的丝绣着兰草,兰花是银色的,在阳光下仿若白色,就像星星点点的银光落在斗篷上。

    莫家三位郎君迎了过来,揖手同呼:“父亲。”

    莫三舅道:“永乐,这是你的九表兄、十表兄、十一表兄。”

    三人穿戴差不多,一人着湛蓝袍,一人着浅蓝初,还有一个着银白袍。三人的眉眼宛似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不浓不淡的剑眉,一样不大不小的眼睛,而这正是最酷似莫三舅之处。

    三人的气度各有不同:莫九郎因已是人父,气度沉稳,就似经达打磨去棱角的河石,圆润有度。

    莫十郎是莫三舅的庶子,生母是与莫三舅一起长大的侍女,因着美貌又本分,初是侍寝婢女,后在莫三夫人产下两子后,便抬为侍妾,有了莫十郎。

    莫三舅所娶妻室不是名门世家之女,而是广陵富贾千金,嫁妆丰厚,即便莫西这房的几个儿子分家,因他妻子嫁妆丰厚,衣食也当无忧。

    莫十郎气度内敛,话语不多,就连笑容也显得羞赧,神色略显拘谨。

    莫十一郎是莫三舅最小的嫡子,在家中最是骄宠,性子最为活泼,嘻笑怒骂从不掩饰,最率真、纯净,就连笑容也如初雪后的阳光般干净。

    陈蘅连行三个半礼:“见过九表兄、十表兄、十一表兄。”

    三人齐齐怔住:没有弄错,就像早就熟识他们。

    莫十一郎笑道:“表妹,你怎知道我是莫十一郎?”

    他们三人的年岁相差不多,莫十郎只比莫十一郎长三岁,三人的容貌都皆肖似莫三舅,就是莫氏族人偶尔也会将他们三人弄错,可初初见面的陈蘅没弄错半分。

    “九表兄沉稳,十表兄内敛,十一表兄活泼。”

    三人面面相窥,释然一笑。

    张萍戴着一顶纱帷帽,走到陈蘅身边。

    陈蘅道:“这是我在都城书画会的好友张氏阿萍。”

    张萍福身道:“见过几位郎君。”

    莫家三兄弟抱拳还礼。

    他们知道父亲归来带了永乐表妹,却未想到表妹还带了一位朋友同来。

    莫十一郎道:“闻表妹在都城与王三郎齐名,今日一见,当真名不虚传。”

    王氏三郎王灼可是与江南莫恒之才华并肩,称为“南北双玉”,而莫恒之更是江南无数深闺女郎梦中的情郎,听闻莫恒之出门一趟,必然满载花果、丝帕而归。

    江南的晋风更胜,世人喜欢俊美男子,更爱有风华又有才学之人,天天都有女郎在莫氏三房的门前逗留,只为了打听莫恒之的消息。

    莫十一郎热情地向前几步,“表妹第一次来广陵,不知广陵的好玩去处,待表妹歇上两日,我带表妹乘游船赏夜景,次日广栖霞寺一游,栖霞寺乃是千年古寺。来广陵必游古寺夜河,方不枉来广陵……”

    还在找”盛宠毒后:鬼王,来硬的!”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