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8章 痴人做梦(四更)
    这个时候,自己派人去帝月盟,恐怕不大好对付。

    帝凰女,又是帝凰女,整个都城都在说这个人,就连晋德帝也问过几回,“帝凰女,这是什么样的女子?”

    有大臣回道:“乃是天命皇后,能助明君一统天下、最为尊贵的女子。”

    晋德帝遣人去江南寻空灵,想知道这位帝凰女是谁?又或是她会出现在什么地方?

    可派出的使者,至今没有回转。

    如果她成为帝凰女,她是不是就会成为天命皇后?

    陈茉想到此处,计上心来,央求道:“滔郎,我帮你寻帝凰女,你……为我截杀陈蘅!”

    夏候滔强抑心下的恶心,即便她蒙着面纱,可她两颊的疤痕太过狰狞,“莫不是你得到了什么消息?”

    “空灵大师与都城皇泽寺的住持有些交情,我想个法子,拜会拜会住持大师,许能打听到关于帝凰女的消息。”

    她与夏候滔之间,最初确有感情,可走到现在,更多的是彼此利用、帮衬。

    陈茉不愿看自己的脸,连她自己都厌恶的脸,又怎能让夏候滔满意。

    “滔郎,若……我寻到帝凰女……”

    “我派出府中高手前往截杀陈蘅。”

    陈茉狠声道:“我要她在死前受尽凌辱,不……至少要七个男人将她给轮了,否则,我不甘心。”

    最毒妇人心,她恨陈蘅竟如此深。

    夏候滔的脸微变。

    陈茉心下暗叫不好,在他的心里,她一直是善良、体贴的,“滔郎,我们也是迫不得已,唯有她死得不堪,荣国府才不敢追究,若他们追查,曝出陈蘅生前所受的凌辱,以陈安爱面子的性子,肯定不会彻查下去……”

    用一个死得不堪,阻止陈安细查。

    陈安不会毁了爱女的名声,更不愿让世人知道爱女死前受过那些屈辱。

    夏候滔道:“我省得。”

    陈蘅不嫁他,就算陈茉不说,他也会让陈蘅后悔拒绝自己的求婚。

    他是男人,哪一个不是三妻四妾,她居然说他有陈茉,更说自己不夺姐妹的意中人。

    简直可笑!

    他的身上又没贴着陈茉的名字。

    这一次,他要陈茉死!

    *

    一日后,商船上的慕容慬就接到了传书。

    陈蘅问:“出事了?”

    “白鹭向外放飞信鸽,将你的消息传了出去,眼下还未查出接收消息的是谁?”他将纸条递给了陈蘅。

    陈蘅瞄了一眼,“你想如何处置?”

    “若我要她的命……”

    白鹭到底是她身边的侍女,贸然处置,会不会让她不乐。

    “一次不忠,百次不用。我们也给过她机会改过的机会,你上回离开不久,白鹭、黄鹂来求过我,希望我能在你面前说情,让她们扶正为妻。”

    “白鹭想做羊帮主的正妻?痴人做梦。”

    陈蘅不语。

    羊帮主就是御羊,是慕容慬的心腹之人,自幼训练的侍卫,武功高强,如今做了水帮帮主,只要他立下功劳,他日入仕为官并不是没有可能。

    “她曾说过,我若帮她,必不会后悔。”她停顿片刻,“另一句是说,我若不帮,定会后悔。原来她指的传递消息之事。”

    “白鹭的心机很深沉,在荣国府时,替我干过几桩事……”

    “若是白鹭的家人不可用,贱卖打发了便是。”

    需要除掉背叛者时,他不会皱一下眉头,只要她愿意,他可以为她做得更多。

    白鹭这么快就下手,可见她有多恨陈蘅。

    曾经的好,全因为陈蘅的舍弃填满了胸膛。

    她着实小瞧了御羊等人,这可是在深宫、朝堂,亦在无数次的刺杀中走出一血路的人,她却在羊帮主的眼皮底下出卖殿下,羊帮主第一个就容不得。

    “白鹭就没想过,一旦事发,必死无葬身之地。”

    慕容慬微微勾唇,“听说她这个月的庚信未至,让身边的仆妇四处说,她许是有身孕了。”

    “她是想仗着肚子里的孩子搏一把。”

    如果羊帮主知晓她肚子里有他的骨血,还会重惩戒白鹭?

    慕容慬冷声道:“羊帮主的父亲曾是一员武将,死在南北交战的战场,对南人,他骨子里有一种恨意。”

    他似怕了陈蘅误会。

    又补充了一句,“你是他唯一不恨的南国人。”

    她是个例外。

    陈蘅道:“我是南国人,我的家人也是南国人,你要他继续恨南国人?”

    “不,我的意思是说,御羊不会让一个南国女子为他生儿女,他的骨子里不会认同,骨子里也是个谨守规矩的人。”

    正因为始终坚守着规矩,慕容慬才会放心让他做水帮帮主。

    旁人做这个帮主,要么能力不足,要么野心太大不易掌控,唯有自小进入北燕皇家御卫营的御羊,方才是最合适的人选。

    这样一个忠君爱国的人,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女子触犯他的禁忌而放过。

    “你是说白鹭根本就没怀上?”

    “我身边的十二御卫,都不是自己留下麻烦的人,想生羊家的子嗣,羊帮主的妻子必得他羊家长辈认同,何况他有未婚妻。”

    “羊家,他原就姓羊?”

    “姓阳,太阳的阳,阳氏在北燕是大族。他的父亲是北燕阳氏嫡支六房的次子,他上有祖父,又有寡\\母、妹妹。”

    北燕亦有贵族,同样贵族出生的御羊怎么可能娶白鹭为妻。

    但凡贵族,规矩最重,讲究也最多。

    白鹭当御羊是纯粹的江湖人,她却不知道御羊不是真正的江湖中人。

    慕容慬道:“待忙过这一阵子,我会让羊帮主娶她未婚妻来水帮。”

    “她未婚妻是……”

    “也是武将之后,与他青梅竹马。”

    陈蘅没再问了。

    北燕的武官、武将比南国要多,更有些重武轻文的意思,但凡家有儿郎的,自小请武功高强的武师传授武艺。他们更相信拳头,更相信只有征战沙场才能建功立业。

    “太平帮的帮主是雪山派弟子燕楚,此人可靠么?”

    “此人是医族女婿,师父引荐之人,可信。”

    乱世之中,就算他是江湖中人,也想建功立业。

    他一来就是大帮的帮主,手下更有数千人,这样的机会不是人人都有的。

    陈蘅想到国师,那个银发美男子,虽年逾中年,却依旧风度超凡。

    还在找”盛宠毒后:鬼王,来硬的!”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