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7章 爱慕杜鹃
    陈蘅道:“我不会害他,若要害他,就不会与他相伴大半年。”

    韩姬打消了念头,退回到火堆旁。

    陈蘅走近慕容慬,咬破手指,“阿慬,这是天意,因你在江南中断服药,你险些就不能痊愈。你吸我的血,用我之血运两个小周天,更会事半功倍。”

    她将手指放到他嘴里,他虽不能动,却能听到她的声音,鲜血入嘴,浑身如沐盛夏烈阳般,不是温暖,而是遍体生暖,血液似要沸腾起来。

    凝在脸上的寒霜快速融化,化成水滴落下,空气里皆是一股浓浓的汗臭味。

    吸着她的血,他运着小周天。

    陈蘅收回自己几近麻木的手,转身走近那块大石,“杜鹃,取笔墨?”

    这里是野外,何来的笔墨?

    就在众人觉得她刁钻时,只见杜鹃动作熟络地掏出一个小布袋,从里头拿着一个小巧的砚盘,又取出两支笔,还有一块墨。“郡主,纸都是裁成小笺大小的。”

    “我不用纸,只要笔墨砚,我要在这块石头上绘观音像?”她又问:“你们谁有蹭手的刻刀、短剑?”

    众人不知所谓。

    杜鹃举手道:“郡主,婢子有剪刀,剪刀有用不?”

    然后,众人就看到杜鹃又拿着个布包,里头竟然放了针线剪刀等物。

    天羽嘟囔道:“越来越和我娘像了,我娘出门也爱带针线,有一回走亲戚,我身上的衣裳破了,她立马就掏出来给我缝……”

    旁边的一位侍卫道:“一个侍女出门带这么东西,你说她把东西藏哪儿的?”

    郡主一问,她就拿出来了。

    天羽愤愤地盯着他。

    旁人没注意,他瞧见了,杜鹃把笔墨藏在怀里的,而针线藏在腰上的荷包里头,那剪刀不大,是最小号的铁制剪刀。

    这会子,杜鹃取了砚盘,走到小溪前,取了一点水,拿着墨棒砚起来,态度虔诚而平静,火光、月光落在她身上,竟有一种圣洁的光芒。

    天羽痴痴地望着,嘴角溢出一条线的口水。

    御猪迭声道:“没救了!又一个落到情网的人,原来石头也有动心的时候?”

    与天羽交好的侍卫用胳膊推了一下,天羽连忙回过味,抹了口水。

    杜鹃原来这么好看,就和他娘一样贤惠、温柔。

    陈蘅取了笔,在没了棱角,下粗上细的石头上绘观音,有坐台观音,有滴水观音,还有赐福观音。

    用了一个时辰,方才绘了三幅观音图。

    绘完之后,杜鹃很快递过一块烤好的肉。

    “郡主,放了盐料的,很香,这是兔子肉。”

    陈蘅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观音是佛,我不能沾腥,你们吃。”

    “郡主,你可快一天没吃东西了,不吃一点怎么行。”

    “还有饼儿吗?”

    “有!有,在河西村的时候,有好心的大娘送了几个馒头。”

    杜鹃递过馒头。

    陈蘅咬了两口。

    夜,很深了。

    侍卫们或依在大树上,或围着火堆已经睡下。

    他们听得见说话声,只是这一日着实太困了。

    陈蘅吃了馒头后,又喝了一碗热水,身上方有了暖意,她将杜鹃的剪分成两块,开始在石头上刻观音,即便这只是线条,也尽量要刻得最好。

    只是,她太累了,坐莲观音刚刻好,滴水观音未刻几下就依着石头睡熟了。

    慕容慬只觉浑身轻松,就像第一次品尝到陈蘅的鲜血时一样。

    他走身离了那土坑,却见陈蘅依着石头睡熟,手里还握着半把剪刀。

    他脱下外袍,将外袍给她披在身上,点了她的睡穴,将她抱到土坑上。

    陈蘅睡得很沉,睡梦里,只觉似在珠蕊阁的绣榻上,又暖又软,再见到西华,依旧那处神秘的仙境园林,依旧是瀑布。

    西华穿着一袭闪着五色光芒的仙衣,发髻高挽,“你寻到天地灵脉?”

    “你……”

    “这灵脉是少见的极品灵脉,我只在先祖的记忆里听说过,还以为世间再也没了,今日方晓世间还有,是灵脉让我晋级了。”

    陈蘅迟疑着,她怎又来到了这里。

    西华继续道:“你学了玄门阵术、灵女祈祷术,现在你该学灵女修炼术。”

    她在说修炼法术,说着时,空中会出现一些金色的小人,甚至能清楚地看到小人的全身脉络,原来她们这一族,可以通过修炼,激发血脉里的力量,亦可以让自己的血液变得更干净,凝气、先天境、后天境,到后天境时,体内能生出内丹,就像神话故事里那样……

    慕容慬浑身汗透了。

    他寻了处僻静的小溪,洗了个澡,再回来时,又取了陈蘅没吃完的两个馒头食用。

    刻绘观音不能食腥,原来还有这讲究。

    他取了自己的短剑,寻着陈蘅绘的滴水观音刻下去。

    韩姬迷蒙着听到剑落在石头的声音,猛地启开双眸,“殿下……”

    慕容慬继续刻着观音,“这么久了,你还是不能相信阿蘅。”

    “盟主,我……”

    “在你知道玉雕师是示好,你就该提醒她,我说过,让你敬她如敬我,辅她如辅我,你若做不到,我另选可信的女护卫。”

    韩姬面露愧色,垂首道:“她说,殿下在那土坑里待一阵,就能痊愈。”

    他伸出自己的手。

    韩姬把上他的脉,“再也感觉不到你体内的寒气,相反,是温暖的,脉搏浑厚有力!”

    慕容慬沉声道:“你若下次还对她心存芥蒂,就不必留在她身边。”

    她要留在陈蘅身边,他说,他相信她,所以让她保护陈蘅。

    “盟主,属下保证,下一次不会再如此。”

    慕容慬收回视线,继续倾注地刻滴水观音。

    短剑在石上传出吱吱的声音,不刺耳,反而像一首动人的小曲。

    陈蘅在睡梦中修炼西华所授的凝气之法。

    “这天地灵气对你果有大益,这么快你就淬体排毒,加以时日必然会精进更快,另外,要用通灵术让神像有生气,至少得先天境五阶方能做到,你继续罢。”

    凰女境数日,外头不过几个时辰。

    从三更三刻到五更,她竟在梦境之中修炼到了凝气六层。

    陈蘅一直保持着盘腿而坐的动作,双眸微瞌,当五更之时,最是阴阳交替,天地灵气充盈之时,她又在梦境里的那个月直接晋入先天境。

    不是修炼,这是血脉的提升晋级,所以,她的速度才会这么快。

    还在找”盛宠毒后:鬼王,来硬的!”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