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八章 提醒
    莫氏轻咳两声,“我大病初愈,就不见这些后辈。阿蘅,你下马车与他们打个招呼。”

    “是。”陈蘅挑起车帘,跳下马车时,眼前是几个意气风发的翩翩贵公子,个个气宇轩昂,不愧是都城六俊杰的人物。

    曾经的五皇子夏候淳,已成昨日黄花。

    陈蘅走近,福了福身,“永乐在此多谢各位皇子、郎君前来送行!”

    莫静之低低地唤了声“蘅表妹,你们还回来吗?”

    陈蘅悠悠轻叹,“都城虽好,于母亲和我却是个伤心地。母亲不打算再回都城,但三年孝期之后,长兄一家许会回来也说不定,我的封邑在永乐,我……是不会回来了。”

    三年后,陈蘅虚岁就该二十了。

    双十之龄的她,必会嫁人。

    只不知道,什么样的男子,方才配得上才华高绝的她。

    莫静之拉着她的手,“我们姐妹此去一别,再无相见之日了?”

    她得了莫氏令莫松大娘传话,又见了荣国府名下田庄、铺子的管事,归她管,挣了多少钱,她就能知晓,若是手头周围不开,借着利钱一使也是好的。

    因着这儿,莫静之亦不能在人前给陈蘅脸色瞧,更不愿让人瞧出她对陈蘅的嫉恨。

    “静表姐,往后还请多加保重,荣国府还劳你看顾一二。”

    莫静之未嫁,就有人说,莫氏花了重金买下陈蘅的嫁妆,里头有最好的田庄、最赚钱的铺子,又接下了荣国府变卖的部分家业。

    有人暗里感叹,说七皇子拿定主意娶莫静之,说不得就是看她的嫁妆丰厚,反倒是王氏,早前被赐婚,一副不甘不愿的模样,这等才貌双绝的女郎就要成为皇家的儿妇了。

    不远处,传来一个侍女的高呼:“永乐!永乐……”

    抬眸时,李倩、杨钏、德淑亦赶来相送。

    德淑一下马车,死死地拉住陈蘅的手,“你回永乐,自有张萍、冯娥与你作伴,可现在,故人里头就剩她们俩。阿蘅,我好舍不得你。”

    “德淑,只要我们好好的,定有相见之时,你要保重!”

    陈蘅回眸时,马车上又跳下一个俏生生的少女。

    德淑低声道:“她是接任女郎书画会的社长,王烟的胞妹王灿,书画寻常,因你写信给王夫人,推托不过,王家就选她接任社长。”

    陈蘅问道:“王烟后来怎样了?”

    “听说嫁给她表兄长孙秾了,王家给补了一份嫁妆,不过并不丰厚。王灿成为王家最看重的女郎。”

    王灿的年纪不大,瞧上去最多十二岁,与王烟生得有几分相似,眉宇间却比王烟多了两分凌厉。

    对王氏来说,王烟扫了家族的颜面,能补一份嫁妆已是恩厚,至少还认了这个女儿。

    陈蘅冲她点了一下头。

    王灿福身道:“见过永乐郡主。”

    陈蘅道:“你很好,往后书画会有你,一定会很热闹。此去一别,不知几时相见,愿你们平安顺遂,心愿得偿。”

    她在孝期,不饮酒,只能饮一杯茶水。

    莫静之与德淑的心情低落。

    陈蘅又道:“六皇子府的侍妾陈莉失踪了,陈茉也失踪了一些日子,若你们再见到二人,要加倍小心。”

    德淑不解地道:“陈茉的父亲、祖母都被处死了,她还能掀起什么风浪?”

    “我怀疑,陈茉会换上陈莉的脸重新出现在你们面前。若真是这样,怕是皇家又不太平……”

    她的声音不高,却足够在场的所有人都听见。

    四皇子与七皇子互望一眼。

    陈蘅似乎对这陈茉很是防备,她可是在此女手上吃过苦头的。

    柳氏、陈宏被处死后,陈茂就被陈朝刚送到了都城乡下的庄子上静养,名为静养,实是想替陈宏保住一脉。

    陈朝刚寻回了陈宽一家,而今陈宽一家棕西府。

    一切,就似回到以前。

    可西府未来的家主已经换了一个人。

    陈朝刚亦再不是陈氏宗主,而是大房家主、陈太公,自来没有庶子做宗主的道理,而嫡子陈安已亡,他与两个嫡孙心生芥蒂。

    陈留太主逝后几十年与他和离,而荣国府的子孙被陛下判给陈留太主,与他陈朝刚已然没了关系。

    这,亦是皇族给陈朝刚的处罚。

    他后悔也好,不忿也罢,他干涉不了荣国府的陈蕴、陈葳,他日永乐陈氏的先祖上,没有他的名字。

    陈蘅又道:“陈茉得柳氏与陈宏母子亲传,此女手段毒辣,心肠歹毒,用活人试换脸术,现在姐妹二人双双失踪,除了暗里实施换脸术,我想不到第二种可能。”

    陈茉的性子不会轻易寻短,不会因为畏惧而逃避,只能是她在改头换面。

    “静表姐,此女不除,你在皇家许会被她算计。我到书画会后,彻查过静表姐落水的真相,看似那二女因心慕王三郎所为,实则她们有一个共同处,在推你落水之前,都曾私下见过陈茉。如果我没有猜错,定是陈茉背里唆使她们做的。”

    七皇子人在那边,却听着这边的话。

    他厉声道:“她敢伤阿静,本王必要她偿命。”

    莫静之没想他说这么一句。

    惹得德淑吃吃笑出声来。

    “七皇兄,谁不知道静之表姐是你的心尖人,谁会给她不快啊,嘻嘻……”

    七皇子心慕莫静之,这是整个都城都知道的,最终用真心打动美人,抱得美人归。

    莫静之恨不得剥了陈茉的皮。

    竟是她算计了自己,害得她失了名声,最终也丢了清白。

    陈茉,真真是该死。

    陈蘅知莫静之已变,笑得温和地道,“静表姐,你小心一些总没错,就怕陈茉有备而来。”她拉着莫静之,往一边移去。

    莫静之知道,陈蘅必是有要紧话与自己说,也由着她亲昵地拉着自己。

    “静表姐,在那之前,我不知道陈茉是怎么认为你会嫁给皇子,会威胁到她。只是我不明白,她为何要这样算计你?她的心机很深,亦是她给陈宏献计,让陈宏买凶害我父母,你得小心她。”

    陈蘅几句话,莫静之心头却是惊涛骇浪,别人不知道原因,太后临终前却告诉了她真相。

    难道,她入都城不久,陈茉就知道了她可能是帝凰女。

    陈茉不是冒充了帝凰女,为了冒充成功,自要除去真正的帝凰女。

    这,就是陈茉害她的原因。

    就算陈茉知道她是帝凰女,也定是皇族中有人走漏了消息。

    陈茉是六皇子的人,难道是六皇子要对付她。

    她落水那天,几位皇子都跳下了河。

    他们肯定知道!

    七皇子与她生米煮熟饭,不也是因为这个。

    莫静之原为冷漠的表情有了两分松软,“蘅表妹,我会小心的。”

    陈蘅点了点头,“静表姐,你要好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