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章 杖责
    红绡猜到了结局,只说头昏没去,可这会儿,她听说城主夫人大怒,要重罚青霞圣女,所有青鸾阁女官、侍女都要受罚。

    她们会识字的,一句一句读给她听,让她跟着背。青霞却一门心思地看着青鸾阁的新裳、果点,新裳被她抱出来一件又一件地穿,要点也被她吃了个遍。根本没用心读,这样下去,她们这些身边服侍的也会被玩得丢了性命。

    红绡磕了个头:“请小姑姑给通禀一声,这会子,城主夫人大发雷霆,令执刑女官打青霞圣女的手板子。”

    蓝衣淡淡地道:“圣女宫的规矩便是前任圣女的城主夫人教导之时,任何人不得插嘴、插手。”

    “可是……这偌大的神木城,只有天圣女能帮青圣女,除了她,没有人比她的更高贵。求求小姑姑,你与天圣女通禀一声罢,求求小姑姑……”

    蓝衣回首望了眼藏书阁。

    陈蘅的声音不高不低地传来,“规矩不能坏,要做青圣女,就必须学习。若是功课屡不过关,六身夏裳不必给再添,每日供奉的十二种点心就停了。医族不养不知进取的圣女!元芸,照矩,这侍女有违宫规,当如何处罚?”

    “惊扰天圣女修习,当受杖责之刑。”

    “执刑吧。”

    圣女宫的规矩是严,也正是因为严,也约束一代又一代的圣女。

    既然应选,就是愿意成为圣女。

    选择了这条路,就没有退路。

    武氏陪着紫霞回紫光阁时,途经藏书阁,见元芸领着一个执刑宫女正在杖责红绡。

    元芸正在训话,“惊扰天圣女,轻重杖责,重则连你家人都要受累,此次念你初犯,只究你个人,再有下次,便要请你家中长辈前往城主府训话。”

    红绡痛得撕心裂肺,以为这圣女侍女是光鲜的身份,哪里知道,才来一天就挨了两回打。

    清君迈出藏书阁,“传天圣女令,青圣女贪图享乐,不思学习,六身夏裳今次免了,每日供奉的十二种点心也停了,她什么时候能完成课业,什么时候开始恢复供奉。”

    紫霞对着藏书阁行礼。

    元芸等人齐齐回礼。

    武氏道:“圣女宫的规矩在医族都是出名的严格,历任的圣女都是这么过来的。有史以来,凤歌是第二位天圣女,她发的话,就算城主夫人也不敢违逆。露儿……”

    白露微微一笑,“阿娘,我明白,我不会让你失望的,你不是与我说过,当年师祖对元歌圣女更为严苛,只给了一个时辰背熟宫规,那时候的元歌才四岁,我已经九岁了,却有一天的时间。”

    武氏欣慰地点头,“若不能在规定的年纪习完圣女理当学会的东西,就不会得到全族的认可。露儿,你往后恐怕连玩乐的时间都没有了。”

    “这里有吃有喝,还住这么漂亮的楼阁,娘也不用担心生计奔波,我很知足。城主夫人说得对,我享受了族人的供奉,就不能让族人失望,唯有加倍刻苦学习。武功师傅已经在紫光阁等候了,娘,我们走快些。”

    其他的圣女,幼的三岁,长的十岁就入宫,而她九岁了才入宫学习武功,起步比别人要名,也必须比他人更为努力。

    武氏面含浅笑,“天圣女身负神通,一身本领,只要你用心,就会得到她的衣钵。”

    今日她亦瞧到了青霞,这小姑娘来自山野,大字不识几个,又不肯用心,只顾吃穿,从来就没有这样的圣女,更没有过了十岁才入宫的圣女。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让天圣女与城主夫人失望。

    被克扣的漂亮夏裳,还扣了每日的点心。

    青霞苦着脸,双手疼得紧,可就算是这样,也被拉到诗词课的师傅跟前学习读书识字。

    她看着竹简上的文字,每一个都长得差不多。

    师傅每日教十二个字,让青霞记熟,可第二天,她又忘了个干净。

    青鸾阁的女官、侍女又被罚了一顿。

    这日,是陈蘅的祈福舞课。

    她换上了一袭素白的纱裙,“祈福舞,乃上古传承,是黄帝时期的玄女所创,所以又有一个名字,唤作玄女舞,此舞看似简单,却融合了手诀、步法、舞姿动作与口诀四种,我今日演示一番祈天舞,有呼风唤雨之能。”

    陈蘅张开双臂,身侧的城主夫人先是盯着陈蘅,之后就将目光锁定在两位圣女身上,所有的师傅们更是频佐吸。

    旁人不懂,可城主夫人看了片刻就明白,祈福舞的手诀种类繁复,步法看似单一,可细瞧各不相同,舞姿飘逸流畅。

    片刻后,有风拂过,陈蘅调换了舞步,片刻后就见外头下雨。

    青霞惊讶非常,“是师尊唤来了风和雨?”

    城主夫人等在侧的旁观女官,心下惊叹不已。

    陈蘅将眸光移向二人,“这是祈天舞,又叫天祈术,可呼风唤雨,你们身为圣女,从此代开始,便要学会此术,以佑医族、佑天下苍生。”

    “天祈术里,分求与止两种,这是求,还有止。”她顿一了下,“紫霞,你来说说。”

    “是,师尊。”紫霞站起身,“师尊说祈天术里分求与止,求,可理解求雨求风,止,当是止风止雨,止雨可阻止水灾、洪涝等灾祸降临。”

    陈蘅点了点头,“你说得不错,你们今日要学的是步法,这也是此术之中最简单的,我让人绘了一块绢帛,上面有步法图,我演示一番,你们要用心习练。下次再授,就是手诀,在得暇之时,你们要将祈福文记牢背熟,这在祷天术里是极关重要的一环。”

    蓝衣、红衣捧着一匹绢帛进来,铺在地上。

    陈蘅脱了鞋,在上头的图示上迈步,这是由九种步法组成的,她走了一遍,问道:“你们可看明白了?”

    青霞只觉得头昏。

    紫霞微微点头。

    “紫霞,你来演示一遍。”

    “是。”紫霞脱了鞋,照着陈蘅的样子走起来,上头标有数字,又配了不同的标志,有三角、有圆形、有方形,有桃纹、梅纹、叶纹等九种符号,只要选对符号、再按编号行走,就不会错。

    陈蘅道:“祈福之时,可没有步法图,所以,你要练熟每一步的步法。”

    “师尊,弟子定会用心学习舞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