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五章 失窃
    遥远的苗疆,在古朴的木楼里,一个头发花白的大巫师一脸痛楚。

    大巫女低声问道:“二师妹出事了?”

    “惹上了大麻烦,不是告诫过她,让她不要开罪医族。我施法瞧了一眼,正每日被人取血炼丹。”

    “血丹?”

    “是抗巫丹,这是医族的反击,他们竟然有这等丹药,服下此丹,能抗巫术,能防蛊虫,蛊虫进入服下此丹的人体内,会以为是巫女,又会自己出来……”

    大巫女体弱地坐在竹席上,整个人倚在靠背上,有气无力地道:“师父,这位天圣女会不会有救我的法子?”

    “她不会救你的,她是医族圣女,不是灵女,你的诅咒是灵女下的,唯有灵女的后人能解。天圣女不是灵女,如若帝凰女能通法术,就能救你一命,也许还能替我族解除诅咒……”

    大巫女想到这诅咒,太可怕了。

    她不想死,她还不到三十岁呢,就要这样坐着等死。

    就算天赋最高最好的,却天天被死亡威胁。

    “小师妹说南晋太子妃是帝凰女,师父有什么法子能检测出她的身份?”

    “什么?”

    “巫族的血灵蛊。”

    这是用来认定巫女的灵蛊,全族之中养有两只,寻常不得离开后山石洞,只有需要时,才会请出一只。

    一个巫族妇人跑得踉跄,几近要跌倒一般,重重跪在门外:“请大巫师、大巫女治罪,小的没用,灵蟾被盗了!”

    “被盗了?”

    怎会被盗了?

    这可是他们的宝贝,蛊王都是靠灵蟾卵养出来的。

    没了灵蟾想要再养出蛊王甚是艰难。

    “禀大巫师,我们的参田遇盗,几株养了百年的血参不见了。”

    “禀大巫师,小灵桃树被人挖走了!

    “禀大巫师,库房里的灵豆被盗!”

    大巫女怒喝一声“废物”,接下来便是一阵几近窒息般的咳嗽。

    大巫师道:“是医族人干的!”

    上次,小巫女入世,去的第一个地方就是神木城,还给神木族的人下了蛊。

    他们这是反击了!

    大巫师问道:“几时丢的?”

    几人皆答不上来,有的是吃酒后睡了一觉,可这一睡就是两天,还有的是睡梦中被人下了安神香,一睡也是两天。

    两天时间,足够神木部的人逃之夭夭。

    大巫师微微眯眼,“拉出去,杀——”

    看守失职,万万留不得。

    大巫女道:“灵桃呢,成熟的灵桃可在?”

    今年可是大丰收,她就靠吃灵桃吊命。

    只有灵桃吃下后,能让她觉得有力气,也能让她畅快些,从她八岁开始,她就因诅咒孱弱。

    没了,一个都没了。

    被人摘得一个不剩。

    可看守灵桃的人不敢说实话。

    大巫女明白了,厉声道:“杀——”

    没有灵桃吃,不是说这一年她只能这样痛苦地躺着。

    这些人该死,连棵桃树都看不好,弄丢了一株,连另一株的桃子都没保住。

    “大巫师饶命!大巫女饶命!”

    然,师徒二人恍若未闻,只有一脸的寒霜。

    木屋里,是久久的沉默。

    大巫女道:“师父,这是要撕破最后的情分,听小师妹的劝,巫族出山襄助帝凰女。”

    若非她这孱弱的身子,她愿意入世襄助帝凰女。

    盗灵物之仇,必须得报。

    她恨透神木部的人。

    她要活着,她要恢复健康。

    大巫师道:“只能让你小师叔出山,阿依是她的女儿,让她出山检测帝凰女的血脉。”

    *

    陈蘅转着手里的丹药,这不是一枚,而是一瓶,里头装有五枚。

    韩姬不解地道:“天圣女,你应该恨南晋太子妃,是她伤了陈二郎主的双腿,也害得陈二夫人再不能生养。”

    陈蘅笑着,“没有她做这个帝凰女,谁来验证空灵大师的预言,悟缘大师的佛语,所以,我不仅会帮她,还要将她推到更高的位置上,让世人都以为,她就是帝凰女。不过,她想要这丹药,却得付出五十万两一枚的代价。”

    她取出一枚递给韩姬,“将此丹交给想世子,就说售五十万两,能助莫静之成为名符其实的帝凰女。”

    至少,不会被巫族的人看破。

    得到巫族的支持,莫静之一定很高兴。

    她不是一直与天圣女的自己较劲,大家就较量一场罢。

    “我只要五十万两白银,若是多出的,归他所有。”

    韩姬笑道:“诺!”

    *

    南晋都城,太子府。

    莫静之听阿依说,巫族会有长老入世,要检验她的血脉,如果她真是帝凰女,就会举巫族的全族之力助她的丈夫成为一统天下的大皇帝。

    因天圣女的出现,关于世外三古族的传说也在天下流传开来,有人说,这三族皆是仙族的后裔。

    巫族之力,莫静之很想要。

    阿依道:“太子妃应该感到高兴。”

    莫静之有些担心,如果不是帝凰女,她就会惹来大麻烦,首先陛下不会喜欢她。

    “阿依,你们是如何检测的,医族用圣物血灵石检测?”

    “我们用的是血灵蛊,它会自太子妃的无名指进入,半炷香后,它又会自行出来,这时,它的身子会变色。我们巫族以紫色为尊、青色次之、蓝色再次之,历代大巫女都是紫气巫女,二巫女是青气巫女,小巫女是蓝气巫女。

    太子妃是帝凰女,只会让血灵蛊变成金色或是紫色,没有第三种颜色。一旦你的血脉得到验证,巫族就会奉你为尊,你的位置将同大巫女一般尊贵,整个巫族也会听你号令。”

    阿依笑得很开心。

    她的建议,师父与大师姐到底是听了。

    二师姐还笑话她幼稚,可现在二师姐被困燕京,成了医族用来炼丹的药引。

    此次出山,只怕母亲还要赶去那边营救二师姐。

    “如果太子妃血脉检测成功,我族会联系远在西域的火云国,火云国是曾经的火族,不过好像他们的灵女血脉很淡。这一国的人武功高强,可与神木部男子比肩,有我们两族的支持,你定能如虎添翼。”

    “火云国以灵女为尊,一旦出现帝凰女,就以帝凰女为尊。”

    可是,她真是帝凰女吗。

    灵慧眸光闪烁。

    欢喜的阿依满是期待。

    心事沉沉的太子妃似有些无措。

    阿依行礼道:“太子妃,属下得去城外恭迎巫族使者一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