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七章 为儿孙
    ,精彩无弹窗免费!

    (续上章)陈葳再喝一声:“你们欺我腿不便?”

    陈闹当即伸手推着父亲的轮椅。

    陈闯还是似懂非懂,不明白父母怎么突然就吵起来了。

    外头,传来陈葳的声音:“袁东珠,如果你还要我,要这个家就安于内宅。”

    袁东珠很苦恼。

    陈府上下都发现二郎主与二夫人之间有些怪异。

    陈葳不理袁东珠,袁东珠有心和好,可他就是不与她说话。

    莫氏问谢氏、陈蕴:“阿葳与东珠绊嘴了?”

    谢氏道:“听阿闹说,他阿耶、阿娘吵了几句,可因何吵架,却是不知。”

    此刻,袁东珠已回了娘家袁宅。

    王氏、涂氏都在,袁宗宝、袁延寿亦坐在一边。

    袁东珠低着头,“蘅妹妹知我想征战沙场,助明君一统天下,平息战乱,还天下一个太平,这才替我说项。北燕吏部、兵部的文书拿到了,可夫主却不同意,还说什么我们是南人,不做北国的将领。”

    袁延寿此刻很兴奋,他听姑母说过这事,还说如果她要出征沙场,就会带上他建功立业。这可是他的梦想,他原就是名将之后,自然希望能保住父祖荣光。“为什么?姑父忘了,他的腿是如何残的?姑母是怎样受伤生病的?”

    是南晋皇族不仁在先,现在还讲什么国之大忠大义。

    袁延寿只希望能复父祖荣耀,可以得一个机会建立功勋,再扬袁家荣光。

    袁东珠道:“我想与他讲道理,可这两日他都不理我。母亲、长嫂,我不想失去这机会,改朝换代,对小老百姓来说,他们才不在乎,他们更在乎谁能让他们穿饱吃暖,谁能让他们过上安稳日子。

    谁是皇帝,他们不会在乎。

    我想出征沙场,一是想给阿闯、阿闹挣一份荣光回来。南晋没了,陈家的爵位也没了。新朝定不会有陈家的爵位,自古以来,开国之功、一统天下的战功都是最荣光的。

    还想,所有人都说我是大咧咧的,可有些道理,我虽是女子,我也是懂的。

    我们现在入北国朝堂,是最好的,你们想啊,北国已经有名将,将来一统天下,这最大的功劳肯定是慕容谅、萧洪烈这些人的,其次才是我们,这些人封王封国公,可我只要立下战功,总能替陈家挣个候爵、伯爵回来。

    自来的名门世家,哪一家不曾有过爵位,哪一家不曾出过重臣。

    陈家的长兄从文,他的才华虽好,可这永乐邑的才子文士多了去,与这些人相比,也算不得拔尖的。

    葳郎的腿废了,别说是走,就是站也不成。

    婆母待我好,夫主又看重我。可是,正因为这样,我心里有愧,我再不能生儿育女,要不是有两个儿子,我都没脸面对他们。

    既然能替陈家,能替我儿子挣爵位,我为什么不去?

    葳郎不能打仗,但我能,我想给陈家挣一份荣耀回来……”

    袁东珠难得一次性说了这么多的话。

    她半是委屈,半是迷茫,明明是很好的事,为什么陈葳就不应。

    袁延寿骂了句粗话,“姑母,我们支持你!建功立业,是普天下有志之士的宏愿。”

    袁家才不会看重什么北国、南人,他们家就是被昏君给祸害得家破人亡。

    涂氏道:“东珠,这可是大事,你要想好。”

    袁延寿道:“阿娘,还想什么呀?这可是永乐郡主不知道多用了多少心力才得力的机会,如果放过了,姑母肯定会懊悔一辈子。”他讨好地笑了笑,“姑母,你要去燕京,也带上我呗,嘿嘿,我自幼习武,这武功你也知道的,还是不错的。”

    袁东珠咬了咬唇,“不能再耽搁了,明日五更,我们在北城门外出发,我会带上父亲留给我的侍卫。”

    袁宗宝惊道:“三姐你真去?”

    “延寿说得对,蘅妹妹帮我得到实缺,我为什么要放手?我与这天下的百姓一样,才不在乎谁做皇帝,谁能让世道太平,谁就是明君、圣主。我们袁家对得住南人,可昏君夫妇是如何待我们的。要说对不住,也是南晋有亏于我们在先,那样的朝堂已经没了,现在是乱世,谁有才干,谁就得去。”

    丫丫的,什么南人、北国,她不管了。

    南晋皇族负过她,袁家虽与北燕交战,可那已是老黄历了。

    她只想要一个机会,为了儿孙保住一个前程。

    大仁大义,她不懂。

    她只知道,她得为了陈家,为了后代子孙去尽一份力。

    陈家不能湮灭在历史长河之中,必须在新朝有一席之地。

    袁东珠起身,“长嫂,你尽快替延寿收拾一下。”

    涂氏道:“可……可他还没成亲。”

    袁延寿道:“我们家不是还有弟弟、妹妹在,阿娘,就让我去罢。为了父祖的荣耀,为了振兴袁家,我必须去。”

    袁东珠又去寻了杨瑜,两个人在屋里嘀嘀咕咕地说了大半晌,说得最多的,就是陈葳不同意袁东珠去北燕任将领。

    杨瑜听罢,也明白这是世家贵族大部分公子的想法。

    “你要离开,不如先找永乐郡主说说,毕竟这任职文书,可是她帮忙才拿到的。”

    袁东珠笑了笑,“我嘴笨,不如你会说,我做主将,你可是军师,你得帮我。”

    杨瑜很是无奈,看在她们是一根藤上的,她还是走一遭。

    *

    陈蘅正在吃加餐。

    这是长阳子送过来的膳食。

    长阳子近来很是恭敬,快拿她当皇后娘娘对待了。

    袁东珠问:“蘅妹妹这几日害喜得可好些了?”

    “就清晨起来吐一阵,到了辰正就不吐了。”

    袁东珠笑微微的,脸上洋溢着喜气。

    杨瑜道:“北燕送的任职文书到了。”

    “真的?”陈蘅微眯着眼,她虽给慕容慬写了信,可也没这么快吧。

    袁东珠将文书递了过来。

    陈蘅接过,“燕京西郊校场……”

    据她所知,西郊校场还有几万新兵,是从北燕各地征来的年轻士兵,是为了给前方补充兵力用的。

    木兰营,北燕三军之中也没这么个名儿的。

    难不成要袁东珠去领新兵营?

    新兵营着实容易建立威信,一旦建立军功也是自己的。

    杨瑜问道:“永乐郡主,这有何不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