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九章 醋坛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袁东珠道:“葳郎,明日一早我就去燕京接掌木兰营。”

    陈葳不说话,他的妻子有时候固执得要死,一旦她决定的事,怕是他也改变不了。

    袁东珠继续道:“我与阿娘商量过了,阿娘没有反对,我想给闯儿、闹儿挣一个爵位回来,不用太过尊贵,有一个就好,至少会在永乐邑是头一份。”

    她笑,脸上很是快活,“想着将来闯儿再大些,许有人称一声‘世子’,或是他的嫡长子也有人叫‘世孙’,只要想到这些,我就觉得值得。

    小时候,我与祖母住在乡下,家里也有几十亩田地,那时候,祖母常带着长兄、二兄几个下地干活,我是家里最小的,每到农忙,就被祖母寄到邻家瞎媪那里。

    瞎媪最会说故事,她说她原是大户人家的侍女,说那家人好有钱好有钱,用漂亮的毯子铺地,用最好看的布料做窗布,那时候大姐姐总说她瞎吹。

    后来,我大了,才知道她说的都是真的。

    瞎媪说,她主家很有钱,可就是没势,所以后来县令大人眼馋他家的富贵,就陷害他家犯了罪,夺了他家美丽的女儿为妾,还杀了他儿子。

    葳郎,朝代更迭,没有权势,我们就护不住自己的孩子,保不了家人的平安。

    我没读多少书,我只知道一个道理,乱世出英雄,开国出功臣,我不会是功高盖主的功臣,在我前头自有慕容谅、萧洪烈这样的大功臣挡着。我只要给我的儿子挣一官半职的爵位,让我们陈家能在新朝立足,他日不会任人宰割就好。”

    陈葳手落在自己的残腿上,狠狠地捶了几下。

    他恨,如果他是好的,就不会将这样的重担落在袁东珠身上。

    整个陈家,除了她,再没有人更合适。

    这该是他的责任。

    在他没想到的时候,袁东珠已经想到了将来。

    袁东珠道:“永乐陈家的名头太响,虽然每个月售出的田地、房屋都给了蘅妹妹,可是外头人会信吗?他们的不信,就是将来陈家的大祸。如果陈家没有与之抗衡的权势保护自己,就只能任人宰割。”

    陈蘅得来的银子都给了北燕充作军资,充盈国库,而这些,陈葳等人是不知道的,只以为陈蘅拿这钱用作建设永乐邑了。

    永乐邑的变化,众人有目共睹,竟是当年那破旧的小县城变成如今气势宏伟的府城,就连辖内各镇亦建设成一个个小县城一般的布局,就得花不少银子。

    陈葳道:“我们有妹妹、妹夫……”

    “是啊,有妹妹、妹夫,可我们要靠他们一辈子吗?他们能护我们一世,可若他们不在了,阿闯他们兄弟又靠谁来保护?

    若陈家要成为名门世家,我东珠愿做陈家的那块基石,我会让我的儿子站在我的肩上,让他们的子孙不必任人欺凌,让我的孙女、重孙女,不必在新朝权贵深宅中沦为玩\物。”

    陈葳定定地看着袁东珠,像不认识她。

    “是不是有人教你说这些?阿蘅还是杨瑜?”

    袁东珠诧异地瞪大眼睛,“你当我是小孩子,需要有人来告诉我?”

    “真是你自己想的?”

    陈葳很是怀疑。

    袁东珠很认真地点头,“我就是这么想的啊。我听说,长安都城那边,南晋的世家贵女被家人送给了西燕权贵,就想到了自己,想到了阿闯。

    八方馆的馆会,我也去瞧过,觉得那些人说得好有道理,虽然不能全明白,可我知道,蘅妹妹能帮我谋到实缺,她首先就是赞同我的,我不能错失这个机会。”

    陈葳不反对了,就说明这法子原就有用。

    袁东珠有自己的想法,且定是想了许久的。

    她当然不会骗他,袁东珠当年能接受他的求婚,决定嫁给她,可见她是一个敢作敢为,同时也敢赌的人女子。

    袁东珠看似大咧,何曾不是心细如尘,果决勇敢。

    她能做其他女子不敢做的事,就如当年在烈焰军的石阵之下,如果换成谢氏,恐怕吓得早就躲起来,可她硬是怀着身孕,从石头下将奄奄一息的他拽出来,在乱箭之中踏上逃亡路。

    这一生,他亏欠袁东珠太多。

    虽然袁东珠的坏习惯不少,但也是他的妻子,是对他情深意重的妻子。

    “葳郎,我明天要出门了,我和阿娘说了,待我离开,就……给你纳一房妾侍,让她照顾你……”

    心,很痛。

    她不愿意走到这步,可是她不能生就是事实。

    娘家的继母王氏,终于拿她当女儿了,还教她永远别提主动给夫主纳妾的事,说男人就靠不住。

    她知道王氏是为她好,可她不能太自私。

    她不是一个好妻子,也不是一个好母亲,甚至不是一个好儿妇。

    陈葳轻斥道:“胡说八道!”

    袁东珠笑得见眉不见眼,“你不纳妾?”

    “纳什么妾?我就是一个残废,再纳女人也是害人。”

    “不许说,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大英雄。”

    袁东珠裂嘴笑着。

    陈闯心里暗道:阿耶、阿娘比他们还傻?

    怎么就乐了呢?

    有什么好乐的。

    袁东珠趴在陈葳的腿上,“葳郎,你真的不纳妾?”

    “不纳。”

    “你说阿娘不会将我的话当真了吧,她会给你纳妾?”

    陈葳冷声道:“我就知道你这醋坛子是假的,阿娘定会当真的,多子多福嘛。”

    “我现在就去找阿娘,叫她不要给你纳妾,就说我不答应。”

    袁东珠出了琼琚苑。

    陈葳对儿子道:“你娘的脸变得比天还快,自己说同意了,这回又不应了。”

    陈闹问:“阿耶,妾是什么?能吃吗?”

    陈闯骂了声“笨”,摇头晃脑地道:“二兄说了,妾就是姨娘。”

    陈闹知道陈蕴纳的两房妾侍,打扮得花枝招展,说话低声小气,小得他都听不见。

    袁东珠到了瑞华堂。

    莫氏正在转佛珠。

    “阿娘!”

    莫氏睁眼,袁东珠赔着笑脸。

    看到袁东珠这样,定是有事相求。

    莫氏心里颤了又颤,“你想把阿闯、阿闹交给我?”

    “阿娘,哪能呢?葳郎还在家,他比我做得好,又当阿耶又当阿娘,他还嫌我不会喂孩子吃饭,滚烫的食物就往他们嘴里塞。”

    莫氏轻应了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