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八章 糊涂症(三更)
    慕容慬扶燕高帝坐下,“父皇近来辛苦了。”

    “朕不要睡,也不要吃药,近来国师尽给朕开苦药,你与国师好好说,就说朕不吃那些苦药。”

    “好,儿臣一定与国师说。”

    左右丞相与定王告退离开太极殿。

    二丞相围着定王,“定王爷出入宫闱,对陛下的龙体知晓甚深,说罢,陛下今儿是怎了?”

    太子回来了,也没必要再瞒。

    定王道:“陛下得了与先帝一样的糊涂症。”

    “先帝是近六旬之人,可陛下不过五旬……”

    说正值春秋盛年,这话一点不为过。

    定王吐了口气,“这病时犯时不犯,眼下也只有让太子尽早登基。太子的才干,满朝皆知,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了。”

    大皇子慕容忻也不错,可他背叛了北燕,反了自己的父亲,这样的人怎么能做正统。

    左丞相道:“莫不是大皇子的事受了打击,这才犯的糊涂症。”

    先帝糊涂症转重,是因为朱雀门之变死了好几个儿子,最终只剩下燕高帝一个嫡亲儿子,只能让这唯一活下来的儿子登基。

    先帝不恨燕高帝,却深恨定王,觉得这背后都是定王的阴谋,目的就是为了除掉他的其他儿子,直到死,也只给定王封了一个候爵。

    定王肯定地点头。

    不是,也必须是。

    毕竟燕高帝受打击得了糊涂症,是与慕容忻的事多少有关联。

    右丞相吐了口气,“我们且再等等,与太子殿下再商议一下吧。”

    左丞相道:“若是太子妃能诞下皇孙,这不失为一件美事。”

    太子没有儿子,这就是最大的弱点。

    有了儿子的太子,才能国本牢固,后继有人。

    定王道:“太子妃本月临产,相信不久后,太子宫就能热闹起来。”

    萧静妃携着十二皇子过来。

    慕容慬引荐萧洪烈,满朝文武颇有赞誉。

    萧静妃却想借着萧洪烈的兵权想为己谋利,别说利用,萧洪烈自接掌一军元帅之职以来,就未回过燕京,甚至还与信回家,告诫家中的妻儿,无事少入宫,更要避开萧静妃。

    说萧静妃此人鼠目寸光,心比天高,小心惹祸上身。

    因着这儿,萧静妃想见娘家弟妇,硬是连面都没见到

    倒是见到了长嫂与娘家母亲,任娘家母亲如何逼弟妇一见,可萧洪烈的妻子就是不为所动。

    左丞相道:“十二皇子十四了吧?”

    定王道:“八岁就搬入皇子所了。”

    左丞相摇了摇头,“听说被萧静妃教养得很是懦弱、没规矩。”

    萧静妃一心想推十二皇子做储君,为了推上去,下毒、行刺慕容慬的事可没少做。

    而今有了储君,定王自站在燕高帝与太子之边,索性将以前的告诉了燕高帝。

    燕高帝就越发看萧静妃不顺眼,见一次训一次,连萧静妃给他煲的羹汤亦不喝。

    几人齐齐揖手,“拜见静妃娘娘。”

    萧静妃往太极殿望去,但见殿门前立着几个内侍,“本宫是来送羹汤的。”

    左丞相道:“陛下正与太子殿下叙父子之情,臣等不好相扰,只得在殿下等候宣诏。”

    你若是识趣的,就别往里闯。

    左丞相如此琢磨着,萧静妃提高嗓门:“启禀陛下,臣妾萧静妃求见!”

    自己通禀了?这真是太没规矩!

    燕高帝正与慕容慬说得尽兴,突地听到这声音,对着殿门怒喝:“不是与你说了,朕不吃你送的羹汤,不是甜腻了,就是没味儿,有什么好吃的?滚——”

    萧静妃凝了一下,见有三位重臣在,咬了咬唇,眼泪汪汪地哀声道:“陛下,臣妾都有好几日没见到您了,不瞧你安康,臣妾心下难安……”

    她冲十二皇子使了个眼色,十二皇子撩袍一跪,对着大殿高呼:“父皇,母妃为了给你煲汤,连手都烫伤了,你就尝一尝罢!”

    慕容慬心下一转,早不送羹汤,晚不送羹汤,这个时候送进来,萧静妃到底想做什么?

    他可不会以为这女人真是为了送羹汤。

    他伸手扶住燕高帝的手臂,将手一覆,握住了燕高帝的腕脉,这脉搏有力,不像有病的,可又有一缕若有若无的奇怪气息,若不是他用陈蘅传授的修炼术修炼,很难捕捉到。

    这是他以前从未遇到过的。

    大殿外,萧静妃启开了盅盖,用手搧了搧,羹汤的香味扑鼻而至,诱人欲尝。

    燕高帝闻了几下,改口道:“来人!宣萧静妃!”

    他不想吃,也不想见萧静妃,可是受不得这种味道。

    定王心下狐疑,抬手阻住萧静妃,“不知静妃娘娘煲的是什么汤?”

    “银耳莲子羹。”

    再是寻常不过,可他怎么觉得这气味与自家府邸不一样,再细闻,又真是银耳莲子羹。

    定王垂下手臂,萧静妃携着宫娥迈入大殿。

    “臣妾拜见陛下,这是臣妾用了大半日煲的银耳莲子羹,上回陛下说这羹汤太腻,今儿放的糖少,陛下可得尝尝。”

    燕高帝淡淡地道:“给朕盛一碗罢。”他一转头,“阿慬也尝尝?”

    “静妃煲的汤,儿臣可不敢尝。”

    他从小到大,在萧静妃手头吃的苦不少。

    他告诉燕高帝,燕高帝不信。

    要不是后来定王为了讨好他,道出了他当年被萧静妃追杀,他为了活命,不得不逃往南国,一路扮成女子逃生,恐怕燕高帝还不会相信萧静妃如此恶毒。

    萧静妃眼泪欲垂,“太子殿下怎能如此说臣妾,臣妾……”

    燕高帝道:“好啦!多大的年纪,当你还是年轻少女,一遇不快就哭,年轻女子哭,那是柔弱;你这把年纪再使那套,就是做作。反倒失了端庄、体统。”

    年轻时,她一哭,燕高帝就哄她。

    曾经何时,燕高帝已经厌恶了她动不动就哭的毛病。

    慕容慬还是觉得奇怪,这羹汤到底是什么气味,燕高帝的体内那一股怪异的气息又是什么?

    他灵机一动,大声道:“大监,请国师大人,就说陛下有请!”

    萧静妃心下一颤,如果国师来了,她的谋划岂不要露馅,虽说装得很好,可慕容慬还是瞧在眼里。

    她慌了!

    在听说他要请国师来时,萧静妃眼里掠过一丝慌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