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一章 被困阵林
    “这期间,灵魂离体,若捕其灵魂,束于蛇类,可成灵蛇,而灵魂超过百年未回归本体,将再不能醒来。”

    医族背叛者武原,定是知晓这个秘密,才捕共双蛟灵魂,为己所用。

    百年,武原叛离医族有八十年之久,也就是说,双蛟回归本体的时间就快到了。

    只是她要如何做,才能帮到他们。

    陈蘅灵魂出来时,看着双头蟒更是痛苦地颤栗。

    “我如何帮你们,助你们灵魂回体?”

    黑蛟定定地看着陈蘅。

    青蛟则是满目哀切、悲伤。

    陈蘅道:“你们的灵魂承受着莫大的痛楚,我用祈地术助你们?”

    起身之后,陈蘅掏出几枚美玉般的石子,纵身一抛,跳起了好看的舞蹈,嘴里轻哼着谁也听不懂的曲子,原本挣扎痛楚地双头蟒,此刻缓缓安静了下来。

    黑蛟的煞气渐弱,开始大口吸食着林中的雾气。

    青蛟的生机正浓,那股充盈的生机之力弥漫在林中。

    陈蘅见有用,跳得更倾情,唱得更大声,语速亦越来越快,她的身上,沐浴着金色的光芒,双头蟒缓缓爬向金光中,一脸舒服。

    奇迹发生了,双头蟒在变小,十余丈、十丈、九丈……

    当陈蘅继续时,最终变成了一头不足一丈的大蟒,这哪里是什么双头蟒,分明是两条用玄术绑到一处的一青、一黑两条蟒蛇。

    蓝月亮惊呼一声:“用玄术炼制的双头蟒,难怪我不能驯服。”

    空中,出现了一青一黑两股蛟龙状的烟雾。

    陈蘅道:“危险已近,你们还不快逃!”

    林中,传来低沉的脚步声。

    陈蘅拽上蓝月亮就跑,二人躲藏丛中,只见一个灰白袍道士与一个白衣俊男出现。

    灰白袍道士凄厉地怒吼:“谁干的?谁干的?谁毁了我拜仙教的圣兽双头蟒?”

    两头一青一黑的大蛇奄奄一息,依然像没了灵魂的俗物。

    白衣俊男冷哼道:“医长老,你这玄阵靠得住么?没有双头蟒煞气迷雾为障,天圣女要破阵不过片刻之间。你用了数年时间,都未能破了永乐府的林石阵。”

    二人的布阵术,谁高谁低,可谓一目了然。

    “少主想要生还是死?”

    白衣俊男浅笑,眸光里掠过浓浓的杀气,“你觉得,巫族和医族会甘为拜仙教之臣?”

    “他们自恃为古族,不会。”

    “既然不会,就杀了天圣女与大巫女,不为我教所用,就算本座再欣赏,那也得死。”

    少主不是很欢喜陈蘅?

    还以为他会爱美人胜过爱江山,原来也是个爱江山胜过一切的。

    他不会爱任何人,他爱的只是权势,是俯视天下的那一天。

    医长老道:“既是如此,贫道只能用绝杀玄阵!”

    “你想把自己也搭进去?”少主反问,“你可是拜仙教不能缺少的长老,老毒物死了,本座不希望你再没了,除了绝杀阵,就没有他法?”

    “有!用锁魂阵,可是此代天圣女乃是数代灵女的转世,灵魂之力颇是强大,要锁住她的魂魄很难。”

    少主冷声道:“你的大弟子可学会绝杀玄阵?”

    大弟子是继承他的衣钵,不能死。

    “三弟子学得更好。”

    如果必须得有一人死,就让三弟子死罢。

    三弟子竟对慕情对了真情,想与慕情双栖双飞,慕情可是本教最重要的一枚棋子,绝不能嫁给他。

    既然是这样,就让他死。

    “好,让他祭阵!”

    白衣俊男说得冷漠无情,“本座不希望天圣女与大巫女活着见到两天后的太阳,对坏本教大事者——死!”

    他蓦地转身,走了几步,又回头审视,看了眼地上的青、黑二蛇,掠过一丝嫌弃与厌恶,这二蛇是保不住命了,没有蛟龙的灵魂,就是个俗物。

    “本座会夺幽兰寺的变色龙来做圣物,北燕的镇国神龟也会是本教的神兽。”

    只要他想夺,就没有夺不成的。

    如此俊美的男子,却是个冷硬、狠毒的心肠。

    陈蘅与大巫女躲在丛中,见医长老唤来一个相貌清秀的年轻道士:“你在里头布阵绝杀三品阵,为师去外头布五品阵,记住了,六个时辰内,你必须布阵出来,超过这时辰,就会被困阵中。”

    医长老的眼里掠过一丝杀气。

    可年轻道士却没有任何察觉。

    医长老道:“五个时辰后,我会在东南方给你留一处生门。”

    “是。”

    年轻道士又应答一声。

    医长老退出林间。

    年轻道士看了看四下,琢磨着如何布阵。

    他拿出算筹,在地上计算了良久,陈蘅定定地看着他的计算方法。

    大巫女看得似懂非懂,对布阵,她就是半罐水,还是陈蘅教她的,根本不够看,也就是刚入门的水平。

    年轻道士只算就用了两个时辰,看看天色差不多,起身去了另一边。

    陈蘅回眸时,大巫女已经吃饱喝足后睡熟了。

    “蓝月亮,生死攸关,你竟能睡着?”

    蓝月亮被吵醒,不快地道:“自从进了这林子,我就没睡个好觉,现在有你在,我好不容易可以睡个安稳觉,行行好,让我睡一觉。”

    大巫女眼底瘀青,不是被打,而是长期未能安睡。

    她不敢睡得太实,生怕自己在睡梦里被黑蟒给吃了。

    黑蟒想吃她,她瞧出来了。

    看到她,黑蟒就似看到了美食。

    “快起来,我送你出阵,这可是我学习的机会,我想瞧瞧这绝杀阵的厉害。”

    “你……疯了吧?万一出不来。”

    “放心,我还没傻到拿自己的命当玩笑。你们巫族有事,你出去就与阿丽尽快回族。”

    陈蘅出了林子,看了看周围,医长老是准备设三重阵,现在这个是**阵,外头是五品绝杀阵,最里又有三品绝杀阵,没了迷雾,她很快就能寻到生门,并一路做了修改,将**阵给改了。

    “你在改阵?”

    “是改阵,也是给自己留后路。”

    陈蘅将大巫女领出林间,眼前是一个小山坡,那头能看到炊烟袅袅,隐约还有牧童的笛声、女童的嘻笑声,更有鸡鸣犬吠之音传来。

    蓝月亮道:“凤歌,跟我一道出阵吧?”

    “不行,这片林子是出洛阳前往永乐府、燕京的必经之路,若是要避开此林,至少要多走十余里路,客商、行人、百姓都习惯了,我必须破阵。”盛宠毒后:鬼王,来硬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