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内心深处的痛楚(3)
    仆人端着粥进来时看到方莫寒正在盯着栀子花发呆,“少奶奶,您醒啦,快来吃点东西吧”

    方莫寒被她打断了思绪,就势坐了下来,仆人将一碗莲子粥递给她,她用汤匙随便的吃了几口,便将碗推向了一边。

    现在再好的山珍海味对于方莫寒来说都是苦涩无比的。

    仆人见她如此憔悴,在一旁安慰道:“少奶奶,您还是吃一点吧,先把身体养好才能完成太太留给您的使命啊!”

    方莫寒听到这,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使命?自己在任家完全就是一个传宗接代的工具,他们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她能够生下任家的孙子而已,只可惜任子安这么讨厌自己,恐怕也不屑于碰自己。

    方莫寒越想越难受,她将视线转到桌子上洁白的栀子花上,问道,“太太很喜欢栀子花吗?”

    嫁进任家的这几个月几乎每天都可以看到佣人细心地更换着不同颜色的栀子花,想必是有人特意布置下去的吧!

    仆人回答:“是以前少爷在的时候吩咐的。”

    方莫寒“噢”了一声,仆人见她有些伤神,便立刻改口,“如果您不喜欢的话,我立刻换掉。”

    看到管家紧张的样子,方莫寒嘴角微微上扬,“不用了。”

    管家哪里知道,栀子花是方莫寒最爱的花,但方莫寒心里清楚任子安喜欢栀子是因为一个叫顾南栀的女人。

    花房,一个身穿黑色中款上衣,灰色的披肩耷拉在胸前,脖子上挂着一串粉色珍珠项链,从上到下都散发着雍容华贵的气息的贵妇,正拿着一把短剪刀耐心的修剪着花柜上的一盆牡丹,一条条花枝慢慢的散落在地上,女人露出淡雅的笑容。

    这个女人便是任子安的生身母亲,任家大太太,唐茹。

    不一会儿,便有另外一个中年女人匆匆忙忙的跑进来,慌张的喊着:“太太,不好了,出大事了!”

    被女人这么一惊,唐茹的手一颤,上好的花桠被拦腰剪短,落到地上,她的眉蹙了一下,望着散在地上的花叶,露出一副可惜的样子,转头说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那个中年女人喘了好大一会,才开口回答,“前天有人拍到少爷和顾南栀出入同一家酒店,娱乐新闻上都传疯了。”

    听到这儿,她不安起来,眉心蹙起,花容失色,剪刀“咔”的一声滑落到地上,顾南栀,她现在和子安还有联系?

    “顾南栀不是已经离开了吗?”唐茹问。

    “我不知道啊,毕竟顾南栀是一个大腕,不可能突然离去。”女人吞吞吐吐的答道。

    她捡起手中的剪刀,吩咐道:“你快去想尽一办法堵住那些记者的嘴,把消息先封锁住。少爷那边,给我继续盯着,至于顾南栀,我想,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

    听出她自信的语气,女人点点头,刚想转身离开就被她叫住。

    “还有什么事吗?”

    “这件事别让少奶奶知道……”

    待女人离开后,唐茹才松了一口气,俯下身来捡起那被误剪的花枝,捧在手心,喃喃了一句,“真是可惜了。“

    “顾南栀任子安豪门恋情再掀狂波!”

    “顾南栀深夜和任子安出入同一家酒店!”

    “顾南栀已怀孕任子安将离婚!”

    看完一些八卦新闻飞满天的花边绯闻,任子安嘴角露出笑意,随手拨出一个电话,“干得不错,筹款已经汇到你的账户上。”见任子安放下手机,站在一旁的助理才怯怯的开口,“总裁,您何必这样,这样对您对任家都不是一件好事,甚至会影响到公司的利益。”

    面对助理的劝问,任子安俊俏的脸瞬间冷了下来,不过这次他倒是没有大发脾气,只是从转椅上站了起来,面向窗外,看着璀璨的夜景,点燃了一支烟,深沉的目光落定,说:“是你不懂而已。”

    是啊,没有人可以懂任子安内心真正的想法,曾经的他怀揣梦想,奔走国外,但终究是被命运囚禁,母亲为他安排好一切,学业,事业,甚至是爱情。

    如今的任子安高高在上,可是他真心想要的,没有人知道,也不会有人知道。

    顾南栀是任子安心里唯一的女人,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所以他无论无何也要给顾南栀幸福,哪怕最后会失去所有。

    助理并不明白任子安为什么要故意让狗仔曝光他和顾南栀的事情,就正如任子安并不明白方莫寒对他的心一样……

    方莫寒浏览完这些消息,叹了口气,白皙的面容仍是没有半点血色,眼神里布满了悲伤。

    这么多年了,任子安还是爱着别人,而自己还是一如既往的爱着任子安。

    “叮铃铃”桌子上的手机忽的震动起来,方莫寒有气无力的放在耳边,“喂,”

    电话那头传来激动地声音,“莫寒,猜猜我是谁!”

    方莫寒瞬间露出笑容,停顿了一会儿说道“大魔鬼,我是小天使。”

    果然,对方哈哈的笑了出来,“暗号正确。”

    与方莫寒通话的是她的高中同学吴紫桐,两个人高中三年都是形影不离的好友,也是方莫寒永远不会忘记的好闺蜜。

    接完电话方莫寒便换上衣服匆匆出门了,到达约定地点远远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闻声望去,吴桐正在朝自己招手,两个人之间相隔一条马路,车辆川流不息,目光穿过人群,方莫寒露出笑靥。

    “你最近怎么样。”两个人坐在路边的咖啡店,攀谈起来。吴紫桐坐在方莫寒的对面,说还不错。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不是在英国留学吗?”方莫寒质问道。

    吴紫桐绷起了脸,“别提了,在英国待的我都快烦死了。”

    方莫寒目光突然变的严肃,“大小姐,你不会是偷偷跑回来的吧。”

    看到吴紫桐肯定的眼神,方莫寒叹了口气,“你还真是个大魔鬼。”

    “我说,既然我都是偷跑回来的,身上也没带太多钱,我又不能回家,所以……”

    方莫寒听了,敲敲吴紫桐的脑袋,“知道了,可是我这也没地方住啊。”

    方莫寒嫁到任家本就住在任家,娘家是不能去的,自己不上班有也没有多少钱,忽的,她想起结婚时任家买给自己和任子安的一套别墅一直空着,任子安肯定不会去的,正好可以让紫桐住几天。

    回头看看吴紫桐恳切的目光,方莫寒打了个“ok”的手势,吴紫桐瞬间开心起来。

    “对了,莫寒,交男朋友没?”吴紫桐问。

    方莫寒放下手中的咖啡,平静的说“我已经结婚了!”

    吴紫桐着实吓了一大跳,她抬头看看方莫寒,倒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跟谁?”吴紫桐放下手中的咖啡,问道。

    方莫寒低下头,一字一顿地说道“任子安。”话语传到吴紫桐的耳朵里,吴紫桐瞪大了眼睛,任子安她竟然嫁给了任子安?

    方莫寒早就料到吴紫桐会是这种反应,也是,自己嫁给任子安,不就是谁也想不到的事吗。

    “莫寒,你……”吴紫桐欲言又止。

    方莫寒打断她的话,从包里掏出一串钥匙,放在桌子上,告诉吴紫桐先住几天,过两天自己就会搬过去陪她。

    吴紫桐将即将说出去的话哽咽在胸口,她上下环视方莫寒,“莫寒,你变了不少。”

    吴紫桐的话像冰冷的雨滴一般砸在方莫寒的身上,方莫寒也只是笑笑“人,怎么能不变呢”

    方莫寒抿了一口咖啡,露出迷离的目光,吴紫桐从那双眼眸里看出了难过看出了无奈。

    “莫寒,你为什么不等他回来……”

    “那个,紫桐,时间不早了,我要先走了,你照顾好自己,缺什么就告诉我,给我打电话就行。”

    方莫寒说完就直接走掉了,丝毫不理睬吴紫桐的呼喊。

    吴紫桐望着方莫寒的背影叹了口气,可想而知,这几年,方莫寒过得是有多么不如意。

    方莫寒快速上了车,她怕自己再晚走一步就会在吴紫桐面前泪奔,但是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她现在糟糕的生活,不想让别人去同情她,可怜她。

    正失神间,手边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方莫寒平复心情,按下绿键。

    电话那头传来一通温柔的女声,“喂,方小姐,我们见一面吧“

    方莫寒疑惑的问,“你是……”

    “顾南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