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内心深处的痛楚(6)
    方莫寒有些不敢相信的望着眼前的男人,她往他怀里更加靠近了些,更贪婪的闻着任子安身上的酒味。

    在这个世界上也就只有在他昏厥时,她才有勇气去靠近他,去仔细看一看他的模样,方莫寒依偎在任子安的胸口,紧紧贴着他的心脏,明明听到的是任子安的心跳,方莫寒却觉得自己的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直到任子安的手慢慢垂落,方莫寒才留恋的起身,走进客厅为任子安将屋子收拾了一下并为他泡了一杯蜂蜜水,端到床前,将他从床轻轻扶起,喂了喝了几口,任子安一直未睁开眼睛,方莫寒为他盖好被子,把杯子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坐在椅子上,双手大胆的握住任子安的手,坐在床前,安静的凝视床上昏沉的人。

    任子安明净白皙的脸庞在灯光的照耀下,越发的迷人,他不同于那些官场大腹便便的男人,虽然过早征战沙场,但他依旧是独具一格,保持着深沉的模样,让人忍不住想要远离。但方莫寒知道任子安这么做,只不过是因为他是一只刺猬,他怕因为他的热情是自己受到伤害。

    时间仿佛在这一瞬间戛然而止,方莫寒清澈的目光,将任子安紧紧地包围着,任子安突然的一个翻身都让方莫寒的心提了起来,方莫寒看了看表,现在已经能够半夜十二点了,想必他不会有事了,就起身在他的额头上轻轻地烙下一个深吻。

    也就只有在任子安睡熟时,方莫寒才敢这么放肆的表达自已的爱意。

    ————

    方莫寒夜里是在车里度过的,她将车停在了离别墅不远的地方,本想就停留一会儿,却没想到竟不知不觉的睡着了,清晨醒来时已是累得腰酸背痛,好不容易从车里爬起来,就注意到任子安已经起床,正站在阳台上,眺望着远方。

    方莫寒急忙又躲进车里,生怕被子安看到,她打电话给助理让他来看看任子安。

    任子安,顺便给他带些早饭。助理不住的点头,昨天在公司忙了整整一天,终于把那些粉丝记者平息过去了。

    “对了,千万别对他说昨晚是我……”方莫寒嘱咐道。

    助理挂掉电话,苦笑,有时候,他真是有些同情任子安,有一个这么爱他的老婆却不知足,还想方设法去伤害她。

    清晨的第一缕曦光对于任子安来说是刺眼的,他想他昨晚本该是露宿街头的,却不曾想到是谁将自己送回了家,直到看见林助理领着几个购物袋驶车进了别墅,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总裁,你醒了,我买了早餐,快趁热吃吧!”任子安颓废的坐在餐桌上,无力地开口:“公司那边怎么样了?”

    “奥,一切都安排妥当了,太太正在准备新闻发布会官方澄清。”

    任子安的脸冰冷的吓人,助理慌忙闭住了嘴。见他的怒气消散了点,助理从包里拿出一沓文件,递到任子安的面前,

    任子安解开文档袋,发现里面的法律文件,眉心紧蹙,猛地站起摔在了桌上。

    “总裁,这是顾小姐毕生的财产,她早在几天前就转到了您的名下。”

    任子安心里是五味杂陈,他明明今天早上还在劝自己忘了她,遵循她的意思试着放下,可是看到她的财产,心里不自觉的疼起来,犹如针灸一般。

    “小林,如果你是我,你现在怎么办?”任子安闭上眼睛,问道。

    林助理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好,杵在原地。

    “如果是我,我会振作起来,我要活的好好的,不让顾小姐失望。”

    简单的几句话敲响着任子安的心门,他又何曾不想,但顾南栀宛若空气,失却了空气,他又该怎么存活。

    ————

    方莫寒接到唐茹的电话,匆匆忙忙赶回了任家。

    等到了任家,看到管家已经能够出来招待自己,她微笑着和任家的人打招呼,时值中午,唐茹已经吩咐下去,让仆人做了一大桌子的菜。

    “莫寒,在那住的还好吗?”唐茹亲密的拉着方莫寒的手不放,一直盘问着。

    “嗯,还好。”

    “对了,我让阿菊煲了子安最爱喝的鲫鱼汤,你打电话给他让他中午记得回来。”

    听到唐茹下了命令,方莫寒也不好意思拒绝,她犹豫了好大一会儿,才在通讯录里找到助理的电话,拨了过去。

    “喂,夫人。”

    林助理看了看正在批文件的任子安,对方莫寒说道:“不用了,夫人,总裁还有事。”

    方莫寒只是简单的“奥”了一声便挂掉了电话,反正她早就料到了结果。

    任子安听到“夫人”两个字,停下手中的笔,金色的笔杆被甩到了一旁,发出“咣咣”的响声。“是任家打来的?”

    助理没想到任子安会问,慌忙“嗯”了一声。

    任子安心里泛起一阵涟漪,忽然发出冰冷的声音,“是谁允许你决定我的行动的权利?”

    助理被吓个半死,慌忙改口“我这就配车回任家。”

    “不用了,我自己开车去,你去帮我办件事情。”

    眼看任子安要走,扭头命令似的说道:“对了,以后不许你接哪个女人的电话。”

    助理不再说话,一边整理桌上的文件一边望着任子安远去的背影,发起了牢骚,真是不知道倒了几辈子血霉,摊上这么一个霸道总裁,他无意中瞥到文件上的几行字,大吃一惊。

    任子安驱车到达任家的时候,管家喜气洋洋的迎了出来,大厅里唐茹已经准备好了美味佳肴,方莫寒看到任子安西装革履的进来,满脸还是一股忧郁的气息,顿时提起了心神。

    “子安,来了就好,快坐下吃饭。”唐茹立刻吩咐佣人添置碗筷。任子安一言不语地做到方莫寒身旁,方莫寒也客气的为他摆好餐巾,两人眼神不经意间,而任子安只是冰冷的别过头,只留给方莫寒一个侧脸。

    唐茹眼看任子安难得回来,话多起来,嘘寒问暖的,大多是催两人抓点紧,多考虑考虑要个孩子,任子安一直低着头,却停不下筷子,一直夹着放在对面的三文鱼,倒是方莫寒在一旁礼貌的点头。

    两个人结婚到现在连面都没见过几面,更别提生孩子了,方莫寒不禁有些伤感,或许将来的她和任子安只能是陌路人,可是她多么想有一天能够和他有一个孩子,要知道,她最喜欢小孩子了。

    任子安应该是许久没有吃过一顿丰盛的午餐了,只顾埋头吃着,像一只小馋猫一样,扒拉着碗里的米饭,唐茹在对面看到儿子这般模样,咯咯的笑着,“慢点慢点。”边说便命令佣人把桌子上的糖醋排骨端到了任子安的面前。

    方莫寒看着任子安狼狈的吃相,不禁笑出了声,虽很小但坐在一旁的任子安还是听到了,放下碗筷瞥了她一眼,看到方莫寒精致的面容像春风一般绽放,散发出温柔。

    方莫寒似是发觉了自己的失态,忙收起了笑脸。唐茹像是调侃是的说起了任子安小的时候格外贪吃,往往菜还没端到餐桌上就被他偷吃的一干二净。

    原来商业圈里一向雷厉风行的任子安也是一个吃货,方莫寒脑袋里浮想联翩,不过这样的任子安早在十年前她就见到过,那天她亲眼看到任子安将一碗五块钱的牛肉面吃得一干二净,连汤都没留一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