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内心深处的痛楚(8)
    “子安,你不能这样,我可是你岳父,我和你父亲可是有着几十年的交情啊!”任子安看着方正启放下尊严的苦苦哀求着,心里不禁几分得意,更有些气愤。一把甩开他伸过来的手,无情的脸面无表情,“别跟我提这个,你……不配。”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方莫寒打车赶到酒吧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她在嘈杂的人群中寻找着吴紫桐的身影,终于见到被一群男人围在中间的她,方莫寒慌忙上去摆开几个男人的手,一把拉住吴梓桐,吴梓桐显然是喝多了,小脸红扑扑的惹人喜爱,“麻烦让一让,让一让。“

    吴梓桐无力的摊到方莫寒的怀里,还在说着醉话,方莫寒用尽力气将她扶起,旁边几个男人见状,“干嘛啊,美女,再陪我们玩一会儿啊!”

    方莫寒平时最讨厌来这种地方,和这些流氓混混搞在一起,她试图拉吴梓桐离开,却没想到被三四个男人围在中间,寸步难行。“你们想做什么?”

    几个男人坏坏的笑着,“美女,干嘛那么快走啊,刚才不是玩得好好的,今晚和我们一醉方休啊!”

    一边说着一边还把手放肆的摸起了方莫寒白皙的脸,方莫寒像是触了电一般向后闪退着,“今天已经很晚了,我们还是先走了。”方莫寒话音未落就直接被几个男人逼到角落里,寸步难行。

    吴梓桐还在昏沉着,丝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方莫寒鼓起勇气吼道:“你们别过来,我叫人啦,我真叫啦。”几个男人听了,笑出声“美女,你还真是傻的可爱,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没混过夜店吧。”

    男人奸邪的脸让方莫寒感到恶心,男人凑了上去,试图接近方莫寒,突然从远处传来一个声音,“给我住手。”

    几个人转头一看,只见一个男人正站在不远处,冲这边喊着。

    方莫寒有些诧异,那个人,是……任子安。

    任子安穿着简单的黑色衬衫,一脸醉意,看样子又是喝多了,歪歪扭扭的走进一行人,露出一副不羁之态。

    现在的任子安看起来,像一个顽劣的少年,整张脸光洁无比,眉宇间满是坏坏的味道。

    方莫寒还没缓过神来,就听到啤酒瓶摔破的声音,紧接着就看到任子安和几个男人扭打在一起,方莫寒自顾愣在原地,怀里的吴梓桐还在说着醉话,此时此刻,方莫寒仿佛看到了另外一个任子安,一个从前的任子安,一个十年前的任子安。

    “别打了,别打了……”几个男人将任子安狠狠地压在地上,开始拳打脚踢,任子安狂傲的反抗着,企图站起来,却只是被几个人揍的更狠了。

    方莫寒把吴梓桐留在沙发上,冲了过去,拉开几个男人,急忙护住任子安,紧紧地抱住他,眼角里泛着泪花,哀求着:“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几个男人“哈哈”地笑出声音,在一旁说道:“美女,你男朋友这么怂,不如跟了我吧。”边说边不要脸的凑到方莫寒的脸庞,方莫寒还没来得及闪躲,一个拳头就打了过去,任子安恼怒的将那个男人踩在脚底下,霸气的说道:“她是我的。”

    她是我的,她是我的,任子安的话语回响在方莫寒耳边,那样的清楚,却又是那样的不真实。

    任子安和几个人拼命的厮打,头破血流,直到助理接到电话及时赶到才制止他们,任子安脸上伤痕累累,最后昏倒在方莫寒的怀里,嗫嚅着“别怕,南栀,有我在!”

    果然,一切终究不是属于她的,而是为了顾南栀。任子安之所以这么做,不过是把自己误当成顾南栀罢了。

    顾南栀离开三天,任子安醉酒三天,而方莫寒痛心三天。任子安不知道方莫寒对他的爱比起他对顾南栀的爱高出千倍万倍。

    可是,对于他来说,顾南栀走了,却是挚爱,方莫寒一直在,却是路人。

    方莫寒把吴梓桐交托给林助理,自己带任子安去了附近的医院,已经是半夜,城市里却是灯火通明,绚丽无比,夜空璀璨,可这种种却照不亮方莫寒的心。

    说到吴梓桐,就是一个小麻烦,除了惹事还是惹事,刚从酒吧出来就吐了林助理一身,整的林助理浑身臭烘烘的。

    林助理开车送吴梓桐回南苑,却没想到吴梓桐坐在副驾驶上也不安生,醉意绵绵的非得问他是谁,自己是不是被绑架了。

    林助理自顾自的开着车,不去理睬她,心里嫌弃着,真是不知道夫人怎么会交这种朋友。

    吴梓桐见他不说话,黑暗中只看到驾驶座上男人精致的侧脸,一脸茫然地捶捶脑袋,像一只小野猫一样,想开车门逃走,林助理笑笑,“没用的,车门是锁着的。”

    吴梓桐醉的可爱,一脸慌张地说:“坏人,快停车,快停车,你要带我去哪里。”

    林助理不甘示弱,开玩笑地吓唬道“卖你到窑子里去。”

    吴梓桐小脸红红的,随即大喊大叫,“不要啊,不要啊,叔叔,我家里有钱,我父母会给你好多好多钱,你放过我吧。”

    林助理笑出声音,这个姑娘还真是傻到家了,看样子是吓得不轻,谁让她吐自己一身,还叫叔叔,自己有那么老吗?

    吴梓桐见他不停车,大胆的用手去动方向盘,车子一下子失去了方向,开始乱撞,林助理大吼道“你疯了”一边说一边使劲扭转方向盘。

    一切都晚了,车子歪歪扭扭,撞到了路边的绿化带上,039“砰”的一声,发出声响。

    任子安并无大碍,只是说了一些皮肉伤,在医院处理好伤口,方莫寒把他带到了上次的别墅,到了别墅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任子安睡得沉沉的,方莫寒为他盖好被子,转身去帮他整理杂乱的客厅,方莫寒看到客厅的一个箱子里全部都是任子安和顾南栀原来的照片,方莫寒怕打扰到任子安休息,就没有开灯,月光皎洁,方莫寒刚刚好可以看清楚照片上两个人的轮廓,照片上,任子安拿着一支白色的栀子花温柔的插到顾南栀的头上,两个人笑得很甜,看起来幸福无比的样子。

    方莫寒呆滞的凝视着照片上的人,心里痛着,疼着,爱着。一大堆照片下面是好多封信,方莫寒想一定是任子安和顾南栀的信件吧,也就没去打开。

    方莫寒一夜未睡,很早就离开了,因为怕任子安醒来看到她会不开心。

    给吴梓桐拨电话却一直是关机,到了南苑发现并没有人,奇怪,昨天晚上不是让小林把梓桐从回家的,怎么还没回来。

    刚想着电话响了起来,是林助理的,对方却是一个女人,“喂,请问是方莫寒小姐吗?”

    “嗯,我是。”

    “麻烦您到医院来可以吗,您的朋友在我们这里。”

    医院?方莫寒吃惊的发出声音,还没换衣服就立马开车赶往医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