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内心深处的痛楚(9)
    “小林,小林……”听到方莫寒的声音,林助理睁开眼睛,刚起来的时候头还是有些疼,方莫寒告诉他只是个轻微脑震荡,并无大碍。

    “对了,那个疯女人呢?”林助理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身影,昨天晚上的事故,吴梓桐不知道有没有事,方莫寒看到林助理在担心吴梓桐,笑着说:“她没事,只是受了一些皮肉伤,倒是你,这两天好好休息。”

    林助理接过方莫寒削的苹果,傻傻的笑着“谢谢夫人。”

    方莫寒听到“夫人”两个字,神经紧张起来,林助理发觉到她的不安,咬了口苹果,有些抱怨地说道“没事,夫人,任总不让我这么叫我偏要叫,你这么好的一个女人却嫁给任总这么一个冰冷的男人,要我说,就是我们任总不长眼,有个这么好的老婆却不知道珍惜……”正当他为自己中午说出心里话感到舒心时,却被站在门口的任子安吓得手中的苹果掉到了床上。

    “总裁……”林助理的声音有些颤抖。

    方莫寒闻声望去,任子安西装革履的,不知什么时候现在了病房门口。

    林助理顿时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不是滋味,这回,他应该死定了。

    任子安帅气的踏着步子走进来,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林助理,面无表情的吼道:“行啊,林衍,你个吃里扒外的家伙!”说着便想嫌弃被子好好教训他一顿。

    林衍也不知哪来的勇气,竟然闪躲在一边,快去跑到方莫寒身后,“夫人救我,夫人救我。”

    方莫寒还没缓过神来,惊疑的挡在林衍的身前,眼看着任子安的巴掌就要落过来,却在一瞬间戛然而止,停在半空中。

    林衍松了口气,看来逃过一劫,方莫寒永一双晶莹的双眼凝望着眼前的任子安,任子安避过她的目光,用手指了指林衍,“你,给我过来,有话给你说。”

    三个人的闹剧忽然让方莫寒感到心里甜甜的,笑容浮现在她的面颊上。

    “不用了,我出去吧。”方莫寒绕过任子安,走出了房间。

    任子安见方莫寒走远了才顺势拍了林衍一巴掌,林衍“诶呦”的叫出声音。

    “总裁我错了,我错了。”

    任子安临窗而立,开口说道“你还知道错,开着我的车到处乱跑,还进了医院。”没料到林衍在一旁恬不知耻的辩解着,‘还不是去救您。”

    任子安反驳,“救我干嘛?”

    “总裁您不知道,您这几天天天晚上去酒吧里喝酒,夫人每天晚上都去酒吧等您,前天晚上有人欺负夫人,您和几个男人打了起来,不过,最后被揍得不轻。”

    任子安这才明白自己胳膊上的伤口是怎么来的,只是仍旧什么都不记得了,那个女人,做了这么多,自己还为她打架?

    “你这几天好好休息,出院后和我出去一趟。”任子安下了命令,林衍只得怯怯的应允。

    任子安走出医院的时候,发现方莫寒还没有离开,两个人隔着一条公路的距离,任子安静静伫立在对面,亲眼看到方莫寒将一个被撞到在地的老妇人扶起来,关切的嘘寒问暖。

    方莫寒扶着老人,老人不停地喊叫着“抓小偷,抓小偷,姑娘,我的钱……”

    方莫寒像是知道了些什么,一抬头果然人群中一个黑色的身影正在狂奔,她把老妇人丢在那里,离开时叮嘱老人不要离开。自己一个人踩着高跟鞋奋力追去。

    任子安本是想嘲讽这个女人太傻,但不知为什么,心里却提心吊胆起来,跟着跑了过去。

    “站住,站住,抓小偷,抓小偷。”整条街上回荡着她的声音,她快速地跟随着前面那个身影,脚已经被磨破,可是她并未停下,那个小偷回头看看她,跑得更加快了。

    方莫寒不小心撞到了一个路人,等到被撞倒时才发现落到一个人的怀里,她抬头一看,任子安明媚的双眸定格在她眼前,她的心“扑通扑通”地跳起来。

    “奥,谢谢。”方莫寒站定,任子安没有说话,只是将手机塞给她说了声“报警”,就立马拔腿朝前跑去。

    方莫寒呆呆的接过手机,愣在原地,望着任子安远去的背影,她突然想起了从前,那个时候任子安也是这么穿梭在街头,每次经过她身边,就会卷起一阵清凉的风,掀起她梨白的裙摆。

    任子安的速度,追上小偷易如反掌,他很快上前抓住了那个人的胳膊,一个翻身将小偷牵制住,任子安冷笑一声,眼前这个小偷显然是一个还没有成年的小孩子,他还以为很难对付呢。

    “给我老实点。”男孩被任子安死死的压在地上,任子安一把抢走他怀中的包,查看里面的钱。

    方莫寒拖着受伤的脚,一瘸一拐的走到他们的面前。

    任子安看到他手里仍然拿着自己的手机,将包递给她,问了句“不是让你报警吗?”

    方莫寒讪讪地说“可是他看起来好像还未成年,还是算了吧。”

    任子安被弄得哭笑不得,说抓小偷的是她,不抓的也是她,这个女人到底在做什么。

    任子安正和方莫寒说话间,男孩朝着任子安的胳膊使劲咬去,任子安“啊”地松开手,“臭小子,属狗的。”

    男孩趁势跳起来,想逃跑,却被任子安脚下一绊,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方莫寒慌忙抓着任子安的手,紧张的问道“没事吧。”

    任子安被她这么突然的关心搞得有些不习惯,甩开她的手,吐出两个字“没事”

    方莫寒蹲下身子,冲着那个男孩说“小小年纪,为什么要学偷东西呢?”

    任子安不屑的瞥了她一眼,切,从哪来的母爱泛滥。

    “姐姐,求求你救救我妈妈,她现在在医院,我们的钱都花光了所以我才……”男孩哀求道。

    方莫寒心里咯噔了一下,若干年前,她的妈妈就是因为没有钱治病才撒手人寰的,种种勾起了悲伤的过往,她不想再有人像她一样失去母亲了,她翻翻钱包,她也只带了几百块钱而已,但还是塞给男孩,“这些够吗?”

    男孩感激的一直说着谢谢,但是方莫寒看着他仍旧满脸的愁意,对啊,这些钱怎么够,“还差多少?”

    男孩嗫嚅了一句“三万”: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