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你的爱,我的伤(1)
    方莫寒孤身一人到达工厂时,发现这里已经闹得不可开交,工人们显然大暴动,都在嚷嚷着要结工钱走人,方莫寒想都没想就冲进嘈杂的人群,扯着嗓门喊着:“大家不要吵了,不要吵了,静一静。”

    过了好大一会儿才制止住这些农民工,方莫寒客客气气地和一个人解释道:“大家听我说,我们方氏集团一定会遵守信用,一定不会拖欠你们工钱的。”

    可是几个人却格外躁动,有人起哄地说:“我们怎么知道你们完工后会不会耍赖,我们现在就要工钱。”

    方莫寒依然陪着一脸笑容说不会拖欠的,最近只是资金出了一点小问题,让大家放心。

    底下一个工人操着乡音大声喊道:“别以为我们不知道,方氏已经垮了,都要破产啦!”

    这下子彻底扰乱军心了,领头的一个中年男人倒是比常人镇定,他示意众人安静,走到方莫寒身边,一脸委屈,“你看,我们大家也不是无理取闹,实在是担心……”

    方莫寒招呼站在旁边的小董,简单的说了几句话,小董瞪大眼睛对方莫寒说:“不行啊,小姐。”

    “让你去就快去,一会儿就顶不住了。”

    工人们见方莫寒身单力弱就更加嚣张不一会儿就有扭打起来,方莫寒被围在人中间,进退不得,一行人仗着人多,一把把她推到地上,她整个人重重的落到地上,任子安接过她的胳膊,说了声:“你没事吧“

    方莫寒站起身子,看着熟悉的任子安,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怎么来了?

    任子安气场果然强大没说几句就镇压了群众,方莫寒静静地站在一边,看着他在人群中央挥手言语,像一场及时雨一样,滋润她的心田。

    “大家应该也都知道现在建筑业的行情,要是从这出去,再换别家,恐怕不好找。”

    “你还别给我们说这个,我们今天还就要钱。”

    任子安努力压制自己心里的怒气,不和这群人胡搅蛮缠,“好,那你们要是拿了钱就得立马从这儿滚蛋。”

    包工头吸了口烟,假装镇定“您也别吓唬我们,我们说不过您,我们只是想看到自己的工钱。”

    方莫寒站到任子安前面,开口说道:“大家不必担心,等第一批筹款下来我立马发给大家。”

    “等,我们等不起。”

    任子安见到这般情景,心想真是窝囊,要不是这个女人这般退让,这些工人能这么张扬跋扈,要不要这么盛气凌人,到底谁才是老板,他放出狠话:“走也行,但是根据原来的合同如果中途毁约罢工,你们要付双倍赔款。”

    “我们才不赔呢?凭啥?”

    任子安彻底被激怒了,直截了当的来了句“我可以告你们,让你们坐牢。”

    那群人虽然没多少文化,但听到会打官司,害怕起来,一时哑口无言,不再说话。任子安在心里苦笑,一群墙边草,贪生怕死的家伙,他还以为什么厉害的角色呢。

    方莫寒在心里暗暗伤神,自己终究比不上任子安,他永远都那么独具一格,做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完美无瑕,包括伤害她。

    任子安侧目瞥见方莫寒悲伤的目光,心里颤动了一下,自己明明帮了这个女人,她非但不说声谢谢,还一脸不情愿的样子,自己也真是疯了,要不远万里来为她平息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

    时间已经临近中午,烈日炎炎,骄阳似火,太阳发出炽热的光芒,像是要把人所有的水分都要吸干,方莫寒继续盯了工人们一会儿,在旁边的便利店顺便买了一瓶水递给一直站在树荫下的任子安。

    任子安看了她一眼,接过来简单喝了一口,方莫寒犹豫的开口说道:“你……怎么来这儿了?”

    这一问任子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自己难道抽风了顶着个大太阳来工地受苦受累啊,不过他自己心里也说不清楚为什要来帮她,反正肯定不是为了她。

    他机智的转移话题:“项目那边怎么样了?”方莫寒以为他在关心自己,刚想开口说话就被他的话狠狠噎了下去,“两个月后要是还不上钱别哭着来求我。”

    任子安发现方莫寒有些失望的低下头,心里毛躁起来,怎么每次面对自己都是这么一副别人欠她钱的样子,难道就不能冲自己笑一下,她不是很爱笑吗,在什么时候都能做到强颜欢笑吗,为什么偏偏对自己这么刻薄。

    方莫寒只是有些失望,原来他来只不过是来看自己笑话的,她还以为他好心来救他的,终究还是自己自作多情,他怎么可能对自己动心,他巴不得自己离他远远的,彻底消失才好。

    想到这儿,方莫寒先后退了几步,想要转身离开,任子安却像上次一样狠狠地拽住她的胳膊,把她按倒树干上,冰冷的目光瞬间戳中方莫寒的心。

    任子安盯着她看了好久,他想问她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帮了她却连一句谢谢都收不到,而林衍什么都没有做她还千恩万谢,为什么她明明是他的妻子,却要在众人面前跟自己作对,为什么她连跟自己说一句话都不愿意,为什么她一心只想离自己远远的……

    方莫寒避过他的目光,将脸转到一边,只是越发觉得他捏自己的力度越来越大,弄得她生疼。

    “好痛啊!”直到听到方莫寒微弱的声音,他才回过头来,才发现自己自己什么都没有说,刚才的话全部都是他心底的声音,他竟然鬼使神差地没有说出来。

    他立刻松开被自己禁锢的方莫寒,笔挺的站直身体,远离了她好几步,他用力让自己清醒,最近这是怎么了,怎么老是因为这个女人发怒,做一些失控的事。

    方莫寒轻轻揉了揉自己的胳膊,看着任子安背对着自己,正想离开,小董手里提着一个箱子慌张的跑过来,她眼底终于闪出喜悦,月儿般的眉毛上扬,抱着箱子高兴地自言自语:“终于有救了。”

    她立刻吩咐几个人将这里的两百万分给工人们,任子安看她开心得几乎都要跳起来,简直比自己拿到钱还开心,他嘟囔了几句“自己把钱给别人还这么高兴,脑瓜子怎么想的。”

    他转眼一想,短短几个小时她是怎么筹集两百万的,看到旁边的小董,他假装无心的问了一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