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你的爱,我的伤(3)
    “没有什么,你脸都红了。”吴梓桐专门逗她玩,方莫寒直接拿着包向她砸去,“瞎说什么。”

    “还狡辩,我刚才可是看到任子安开车出去了,你也真是的,自己的丈夫,还不留人家过夜。”

    方莫寒停下手里的动作,怔在原地,自己的丈夫,任子安,别人做夫妻在新房里亲热,而自己结婚都两个月了,才刚刚知道自己丈夫的电话号码,想想就觉得可笑,任子安只不过是答应接她上班,自己竟然高兴的不成样子,说不定任子安只是看自己可怜,说到底,他才是把她父亲逼上死路的凶手,自己却这么爱他,甚至爱他胜过爱自己。

    她努力停止胡思乱想,翻开手机通讯录,点开刚才的通话记录,将上边的手机号存入电话簿,动了动手指加了个备注,就不在多想,走进厨房准备做饭。

    她给任子安的备注,只是简单的两个字“老公”,或许对于她来说有些大胆,任子安从头到尾从来就没有承认过她这个妻子,可是她依旧自作多情,他不爱自己根本没关系,只要在她心中还爱着他,这就足够了。

    也许这辈子方莫寒都不会有机会叫任子安一声“老公”,任子安也不会有机会看到方莫寒给她的深情备注,一切都不会有所改变,她爱他依旧,他恨她依旧。

    ————

    任子安坐在米其林餐厅里,对着手机发着呆,他想起今天的情形,心底竟然有种说不出的快感,临窗而坐,几个富家小姐见到他,拿着红酒杯踱步走过来,“任总,好久不见,最近都在忙什么,人家可是很想你呢!”其中一个身材爆辣,穿着裸露的女人直接不要脸的坐到他腿上,他一把把女人推开,鄙夷的说了一句:“起开。”

    几个女人见今天的任少如此冷淡,有些奇怪,任子安径直从座位上离开,没有去理会那一帮无聊的女人,不知道为什么他脑海里竟然闪现出方莫寒清新的身影,他甚至在想那些女人远比不上方莫寒,方莫寒才是最好的。

    刚刚从餐厅出来就被一个男人拦住,他认得那是左岸集团的王总,两个人客气的寒暄了几句,王总好不容易能和任子安碰面当然不会放过大好机会,非要请他去附近的“夜迷离”高端会所吃饭,任子安清楚也不过是个平常的饭局差不多,边喝酒边玩女人边把合同谈了,他实在是没心情,王总但是有些怪罪的意思,没理睬任子安再三拒绝就直接把他带到了那里。

    红灯绿酒,满是嘈杂,任子安一进房间就被几个女人簇拥起来,那个王总老奸巨猾,招呼了好几个身材曼妙的女人一个个站在任子安面前,裸着半个后肩,裙子短到遮不住膝盖。

    这要是在以前任子安不会说些什么,今天莫名其妙的觉得有些恶心,他招呼一群美女下去,对着王总直截了当的说:“王总,有什么事您就直说吧。”

    王总尴尬的笑笑,开始摆开他无事献殷勤的真正目的。

    任子安抿了一小口伏特加,“案子做的好了,我们自然会采纳,王总不必多言。”

    王总见他这么不给面子也不在好意思说下去,“任总,可是这几个女人你不太满意?”

    任子安冷笑,王总在圈里谁不知道,不知道睡了多少了女人,出了名的老色狼,跟这种人真没什么可聊的。

    “王总,您看方家南湖新区的项目怎么样?”任子安手里把玩着酒杯,答非所问地问道。

    被任子安突然这么一问,王总紧张起来,惶恐的想立马和方家撇清关系,“任总,您放心,我是绝对不会跟方家合作的。”

    “奥?是嘛,可是我倒觉得那块地不错。”任子安的脸色似笑非笑,让一旁的王总琢磨不透。

    王总没听出任子安扑所迷离的话,笨拙的看着任子安,他有一点不懂,难道任子安当真看中南湖那个项目,想要和方氏争抢?

    王总一副欺上媚下狐狸姿态,应付道:“是啊,是啊,那块的确是不错,如果真的建成楼盘,利润点倒是不小。”

    任子安愤愤的打断他的话,“那为什么王总不和方家签约呢!”

    王总听不出任子安的话里有任何嘲讽,他的手渐渐松开旁边的女人,脸上的面容有些难堪,“那任总的意思是……”

    任子安放下手中的酒杯,露出狡疑的眼神,说道:“王总,我任子安当然不是那种仗势欺人的角色,不会挡了任何人的财路,至于那个项目,您自己看着办吧!”他说完瞪了王总一眼就起身离开了,只留下王总一个人苦思冥想。

    王总当然知道任子安是话里有话,他不过是提醒自己和方家签了南湖的方案,可是任子安这样做不是明摆打自己的脸吗,他可是和方氏集团立了赌约的,两个月后,要是方家还上了两千万,任子安可就被区区一个小丫头打败,在商业圈恐怕也无地自容了,他暗示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王总百思不得其解,脑子里突然想起那天方莫寒来找他签约的场景,他恍然大悟,原来任子安是看上那个女人了,怪不得他给他的那些女人他连看都不看一眼呢?王总眼神变得迷离起来,一脸奸笑,原来任子安喜欢那样的货色……

    任子安刚从“夜迷离”出来就觉得有些天旋地转的,他刚才喝的有些多了,迷迷糊糊的开车朝公司方向驶去,眼睛慢慢有些睁不开了,他挣扎了一会儿就直接趴在了方向盘上,不省人事。

    任子安刚从“夜迷离”出来就觉得有些天旋地转的,他刚才喝的有些多了,迷迷糊糊的开车朝公司方向驶去,眼睛慢慢有些睁不开了,他挣扎了一会儿就直接趴在了方向盘上,不省人事。

    管家听唐茹都这么说了也不在多问,她发现唐茹在织毛衣,简单夸赞了几句,唐茹也没露怯,她把毛衣递给站在一旁的管家,期待的问道:“管家,你看这一件怎么样?”: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