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你的爱,我的伤(7)
    她苦心孤诣的劝了大半天,一帮人却只是不屑的盯着她,“一个小黄毛丫头,还想管公司。”

    对于商业,方莫寒虽是初出茅庐,但她毕竟是学金融专业的高材生,她信誓旦旦的说,只要近两天筹集项目所需的资金,抓紧时间赶工,一定会起死回生的。

    “拉倒吧,现在谁都知道我们与任子安结了梁子,谁还敢跟我们合作。”

    方莫寒镇住了,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以前和方氏合作的公司都拒绝加盟投资,还是因为任子安。

    方正启见一群人让方莫寒难堪,威严的站起来:“这是方家的地盘,轮不到你们这些外人插嘴。”

    方莫寒吃惊无比,父亲这是要赶走这些老将吗?

    几个人僵持不下,突然有一个男人敲门走进来,问了句:“请问哪一位是方总?”

    方正启摆摆手,男人没有废话,只是讲一个黑色箱子放在桌子上,递给他一份合同,说:“方总,我们老总想要投资南湖这个项目,这里是五百万第一批底金,请您签字。”

    一行人张大嘴巴,这怎么可能,真的有人敢投资。

    方正启翻翻合同,彻底震惊,投了五成的资金,利润却只要两成,这是只赔不赚的节奏,方正启没有着急签字,而是问男人,“敢问你们老总是谁?”

    “这个不方便透露,方总要是觉得可以就请签字。”

    方莫寒有些惊喜,没想到这世界上这样好心的人,真是为他们既解了燃眉之急。

    “还有我们总裁说让您不必担心,他只是真心觉得南湖新区是一个有利可捞的项目,没有其他的想法。”男人拿起合同就转身离开,没有再做停留,方莫寒始终盯着他,发现他确实很陌生,在圈里的确没有见过他,不知这位好心人究竟是谁。

    方氏楼下一辆白色奔驰轿车里,一个男人一直在等待,见有人上了车递给他一份合同,他戴上墨镜,将合同随手放在车座上,没有一丝表情示意让司机开车。

    ————

    见林衍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的,任子安骂了他还几次,他还是会时不时的走神,任子安无奈的摇摇头,失恋中的男人,无药可救。

    林衍以为他现在满脑子应该会想怎么跟徐吟道歉,怎么再哄她开心,但他以为错了,他这一整天都在担心那天自己说话是不是太重了,吴梓桐是不是很难过。

    吴梓桐没心没肺的睡了一觉什么都忘了,方莫寒晚上回到家时发现她正在看电视吃零食,见到她给了一个大大的拥抱,一切如常就跟昨天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方莫寒随口问了一句:“你和林衍没事吧!”正当她以为自己说错话时,却听到吴梓桐像一个怨妇,小声嘟囔着:“明明是她被甩了,我帮他解围他反倒不领情,还繁衍我一口,真是没见过这样的男人……”

    每每提到林衍都见她眼神里放着光,虽然都是说他的坏话,但是方莫寒隐约感觉到,林衍已经开始走进吴梓桐的心里了,她,快要走出来了。

    周末,傍晚,日落月升。

    吴梓桐打扮的漂漂亮的对着镜子鼓捣好大一会儿,两手提着粉色的裙摆问到正在一旁整理资料的方莫寒,方莫寒眼皮都没眨一下就应声敷衍道:“好看好看。”

    吴梓桐听到她有些违心的夸赞,翻了个白眼,回过头看看还在奋笔疾书的方莫寒,吴梓桐叫出声音来,惊讶的表情跟见了鬼似的,声音大的都可以震破方莫寒的耳膜。

    “小天使,你在做什么?”

    方莫寒瞥一眼大惊小怪的吴梓桐没舍得放下手中的活儿,“废话,我在准备今晚party要用的资料。”

    吴梓桐像一只小猫,在她身上来回的蹭,“你这是去参加葬礼啊,还穿工作装,好low端啊!”

    方莫寒身上简单的套着一身黑色的工作装,她笑着说没什么,反正她只是去工作的。

    最后还是被吴梓桐一手拉进卧室,吴梓桐下了命令:“不行,今晚你一定要惊艳全场。”

    不管方莫寒怎样拒绝还是被吴梓桐逼着换上一件瑰红色的抹胸晚礼服,等到她站到吴梓桐面前时,吴梓桐嘴巴张得大的再也闭不住。

    “喔喔,小天使,美呆了!”

    ————

    她近几年虽然没少参加这种商业活动,但游轮party还是第一次,她一个人走在上船的红毯上,有些紧张。

    聚会上,方莫寒见到许多在商业上鼎足的成功人士,但是她也是手里紧握着红酒杯,四处转悠。

    不少男人都向她投来目光,她倒是没看他们一眼,随手那一块蛋糕,喝一小口红酒,因为她发现那些老总聚在一起说话,自己根本就听不懂而且也插不了嘴。

    不免有些悲催,她一个人靠在船栏上,吹着凉凉的海风,眺望着远方渐行渐远的城市,她感觉到脚步临近,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主动走到她跟前,“你好,我是……”

    方莫寒笑着打招呼,两个人简单的攀谈了几句,男人就非要请她喝酒,她不断拒绝,男人拉着她的手不放,场面有些尴尬。

    一直站在远方的任子安眼神从一开始就没有从方莫寒身上离开过,见她一个人走红毯,见她站在一帮男人旁边想要开口最后却默默地走开,见她全场不知道吃了多少块蛋糕。

    “任总,任总……”左岸的王总见任子安一直心不在焉的盯着一个方向,他看过去,是她?

    不得不说方莫寒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今晚这么一打扮,还真是风华绝代,美若春风,远远看过去,她一袭红色长裙,白皙面庞,眉弯嘴小,笑靥如花,长长的黑发散在背后,端庄典雅,犹如一朵绽放的红玫瑰,令人垂涎。

    王总见任子安眼神都直了,拍拍他的肩膀,神秘地说:“任总,今晚我送您一份大礼。”

    方莫寒还在挣扎,男人似乎没有松手的意思,突然他感到背后有人怼了他一下,“这位先生,这样做恐怕不太礼貌吧!”

    方莫寒看清那人的脸,一脸不敢相信的神情说:“王总?”

    男人认得王总,客气的走开了,方莫寒连声道谢,感谢王总为他解围。

    王总露出笑容,开口说道:“方小姐,我首先应该先道个歉,那天是我喝醉了酒,大有不敬,还请你见谅。”

    方莫寒见他都这样说了,摇摇头:“怎么会?王总”

    “你看如果我现在签那个项目,还来得及吗?”

    惊喜总是来的那么突然,方莫寒赶紧点点头,不停地重复着一个字“能……”

    “好,那我让人去准备,一会我们大厅里见。”方莫寒的眼眉弯弯,像一条小船。

    方莫寒依旧在人群间溜达,任子安高大的身影就在不远处,她看到了刚想去找他,却立马陷入悲伤之中。

    任子安被围在一群富家小姐中间,戏谑的开着玩笑,整个人精神帅气,旁边的几个女孩被他逗得呵呵笑出声。看到这里,方莫寒收起目光,在原地伫立一会儿就进了大厅。

    心里像是爬着一只蚂蚁,又痒又痛,原来,除了自己。他会对任何女孩笑,对任何女孩动心。

    而自己又算什么?她像一个小丑,失落地逃离他的心海。

    大厅里,王总已经能够恭候多时了,见到她来了,将刚刚签好的合同递给她,她简单的浏览一下,释放出笑容。

    两个人握了握手,“合作愉快!”

    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短短几天的时间他就改变主意,但仍然十分感谢,王总挺直身子,笑着说:“方小姐,我半个了你这么大一个忙,你是不是应该报答我一下啊!”

    方莫寒瞬间紧张起来,难不成他又想……

    王总看她不安起来,“哈哈”的笑出来,方莫寒向他投来疑惑的眼神。

    “我又不会吃掉你,算了,不吓你了,这样吧,你敬我一杯酒,就算报酬了。”

    听到王总都这样说了,方莫寒有些心虚,她把王总想哪去了,为了表达歉意,她迅速端起酒杯,一脸恭敬的说:“王总,我敬您。”

    说完一饮而尽,她太激动了,激动地都有些头晕了,小脸红起来可爱极了!

    任子安倒是有些奇怪,他环顾四周都找不到方莫寒的身影,有些担心,一边的几个好友见他这样魂不守舍,开始开他的玩笑,你都是有家室的人啦,还这么色眯眯的找妹子?

    任子安冷笑,心里默念,废话,我在找你嫂子。

    任子安被几个朋友灌了几杯酒,出现几分醉意,王总见他有些不舒服,就拦下几位还要继续敬酒的老总,吩咐人将任子安带到了附近的主题酒店,他一副两面三刀的神情,“希望任总能喜欢我这份大礼。”

    任子安跌跌撞撞的走进房间,里面漆黑一片,他摸索着将外厅的灯打开,一个踉跄栽到沙发上,他开始脱掉外套,使劲的扯下领带,他的脸越来越红,越来越热。

    他走到卧室没有力气再去打开灯,直接朝着床的方向走去,他整个人重重的将自己摔在床上,手一个伸展,似乎碰触到什么,他下意识打开床头的吊灯,看到床上躺着一个女人。: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