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情窦初开恋上她(2)
    方正启明白她这样做的用意,这么多年过去了,唐茹一直针对自己,她只不过是想提醒他不要忘记他伤害过的人。

    他用颤抖的手开始一口口品尝着桌子上香喷喷的饭菜,唐茹看着他这般可怜的样子,没有感到心软,“你还记得吗,今天是姐姐的生日。”

    方正启当然不会忘记,他今天一早就去了她的墓地,本想开心的给她带些饭菜好好过个生日,但最后还是泪如雨下。

    方正启咀嚼着可口的饭菜,嘴里喋喋不休的说:“这个焖茄子盐放多了,她最讨厌咸了。”

    “这条清蒸鱼去腥去的不好,她会抱怨的。”

    “这道菜辣椒放多了,她一吃辣脸上就会长痘痘。”

    ……

    唐茹不想再听他说这些,直接站起来打断他,“够了,方正启,你别再假惺惺的了,我想再看你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我说过,我一定会让你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你女儿现在嫁到任家,你别想利用她从我这拿走什么,只要她为任家生下孩子,我就会立刻让她离开。”方正启听到,停下筷子,僵硬的说不出话来。

    唐茹最后只说了一句:“既然你不在乎我姐姐的感受,那我对你女儿也不会客气。”

    唐茹说要将当年他给唐柔带来的伤害一笔一笔算到小寒身上,他反驳着:“唐茹,有什么事冲我来,别针对小寒。”

    唐茹停下脚步,一脸不屑的说:“现在你知道心疼女儿啦,当时要死要活的把他嫁到任家的不是你吗?”

    方正启是什么样的人,唐茹最了解不过了,这么多年来,他可是为了利益什么都做得了,就差杀人放火了,这一次,为了死去的姐姐,她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餐厅里静悄悄的,隐隐约约有什么声音,是什么呢,是方正启心碎的声音,他真想回到当年的时候,挽留些什么,让现在的自己好过一些,安心一些。

    他终究对不起唐柔,而现在有对不起方莫寒。

    清晨,方莫寒是被手机的闹铃声吵醒的,她迷惘的翻了个身,睡眼惺忪的揉揉眼睛伸伸懒腰,当她看到不远处一个模糊的身影时,她瞪大眼睛,只见一个男人正背对着她在打领带,仔细打量那人高大的身姿,方莫寒才猛然明白,站在那里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丈夫——任子安。

    她用力悄悄脑袋,疑惑他怎么大清早出现在自己房间,她本想掀起被子,低头看看才发现她什么都没有穿,立刻脑海里涌上不祥的预感,昨天晚上她明明在参加游轮party,怎么迷迷糊糊的到了这里?

    “你……你做了什么?”方莫寒怯怯地发出声音,任子安终于整理好衣服,听到她微弱的声音,转身看去,方莫寒像一只小猫蜷缩在被子里,害羞的坐在床的一角,脸颊红了一半,眼神里闪出光亮,着实让人怜爱。

    很明显,他昨夜剥夺了她的第一次,任子安坏坏的笑笑,他想他是她的合法丈夫,做这些事情岂不是天经地义。

    方莫寒见他笑着对自己说:“你说呢?”

    正当方莫寒还在仔细回想昨晚到底发生什么时,任子安突然俯下身子,贴近她,她用一双迷人的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任子安不禁看呆了,那是一双多么美丽的眸子,墨色的瞳孔里发着波光,璀璨似星辰,仿佛要把人的心都要掏走。

    任子安盯了几秒,故意压低声线说道:“以后我会去南苑那边住,你准备一下。”说完站直身子走出了房间,丝毫不理睬方莫寒的喊叫,他走路轻飘飘的,像是踩了天上的云朵。

    去南苑,理由很简单,他想每天见到她,顺便跟她做一些该做的事情,想想他就觉得开心。

    没等任子安走远,方莫寒展露出笑容,此刻的她像是后宫里被宠幸的妃子,心情荡漾,小鹿乱撞,兴奋不止。

    不过她转念一想,像是想起了什么,匆匆忙忙的出了酒店,走进一家附近的药店,回到南苑,她拿出袋子里的小药瓶,倒吸一口凉气,打开药瓶,吞了一颗,即使那么爱他,她也是与私心的,她不想那么快就怀上孩子,因为她知道,只要她生下任家的孩子就会被扫地出门,她不想那么快离开,她想在任子安身边陪他一辈子,仅此而已,如此而已。

    所以只能这么做了。

    刚到公司,任子安就看到林衍熬了黑眼圈,正坐在办公桌上打盹,他敲敲他的脑袋,林衍立刻站起来,精神抖擞的喊了一句:“总裁,早上好!”

    任子安递给他一份报告,让趴在桌子上他今天做出来,开会要用,林衍点点头,任子安刚进去,他就又躺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不省人事,他心里还在抱怨,都怨吴梓桐那个家伙,害自己昨晚一夜都没睡。

    另一边正在被方莫寒强行拽下床的吴梓桐冷不丁打了个喷嚏,还是不肯睁开眼睛,方莫寒看她有些虚弱,伸出手摸摸她的额头,试了体温,她担心的说道:“你烧得好厉害!”

    吴梓桐倒是没发觉自己整个人都在发烫,她甩开方莫寒的手,迷迷糊糊的说放开,她没事。

    方莫寒见她这个样子,摇摇头,强行把她拉下床换了衣服赶往了医院。

    医院里,方莫寒坐在椅子上等待正在里面打针的吴梓桐,突然接到了父亲的电话,她激动地对他说资金已经差不多了,马上就可以完工啦,等不了多少日子就能还清那些贷款了,父亲一直沉默,她询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方正启长叹一口气,开口问道:“小寒,你在任家还好吗,他们对你好不好?”

    方莫寒用笑声回答他,“挺好的,他们对我都挺好的。”

    方正启似乎还想说些什么,方莫寒这边吴梓桐出来了,她就先挂了。

    方正启在一边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小寒永远都是这么乖巧懂事,从小他就没有给予她一丁点父爱,而她却对他这个名义上的父亲这么好,不管受了多大委屈也不对自己说,其实他心里很清楚,自己当初非逼着方莫寒嫁进任家,任子安那个冷面少爷肯定是容不下她,昨天唐茹又把话说得那么绝,他放心不下,他不能让女儿在人家受苦,可是他又能怎么做呢?

    ————

    林衍去办公室交报告时,任子安正在打电话,他在电话里说道:“白城啊,你有什么事吗?”

    林衍听到白城这个名字,一下子慌了神,昨晚的事情瞬间涌上心间,要是被任子安发现他这么胡闹肯定要被解雇的。

    “今晚,不行啊,我没时间。”任子安接过林衍的报告示意让他出去,林衍艰难的挪着步子朝外走去。

    “吴梓桐回来了,怎么,你不高兴。”任子安从小和白城一起长大,当然知道他的小心思,可是听到白城在电话里讲吴梓桐从英国带来个男朋友,他回应白城开什么玩笑,但是白城说出名字时,任子安变了脸色。

    林衍已经走到门边,怎么也踏不出去,好像竖在他面前的不是一道门,而是一堵墙。

    “站住,你去哪啊!”任子安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林衍站在原地,胆怯得说不出话来。正想着怎么接受惩罚时,任子安笑起来,调侃着:“行啊你,这么短的时间竟然能搞定吴梓桐。”

    林衍尴尬的笑笑,他以为任子安是在耍自己,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前兆,可是万万没想到任子安踱步走到他身旁,拍拍他的肩膀,“加油,看好你。”

    直到任子安出了门走远,林衍终于缓过神来,嘴里念叨着:“太不合理了,总裁太反常了。”林衍发现自从那天任子安摔了自己手机以后,整个人都变了,他不再那么暴躁易怒,甚至还会不时显露微笑,不再像以前那样令人生畏,林衍冥思苦想,也没想到任何能让总裁改变的理由。

    其实原因就是因为方莫寒,是她让他知道有时笑脸相迎是多么美好,是她让他感觉到世界上还有人在意他,是她让他禁不住会嘴角上扬,总归,情窦初开,猝不及防,恋上她。

    任子安开车到达球场后,进了白城先前约好的场地,远远看见白城再练手,只是没进几个,正发牢骚时,听到任子安悄悄走进像是玩味的说:“白大少爷,你球技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

    白城看他来了,将球杆交给一旁的人,笑呵呵地走向任子安,“好久不见啊!”

    任子安没去理睬他的客套话,两个人这么多年的交情,他无缘无故与自己这么客气,肯定是有所求。

    白城递给他球杆,他倒是没有磨叽,直接朴准,一杆子下去,干净利落,百发百中。

    白城一直在一边夸赞,任子安真是有些听不下去了,他看向白城,说道:“怎么,白大少爷花那么多钱把我请到这里,不会只是为了打球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