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情窦初开恋上她(4)
    任子安静止在原地,在等待她的答案,其实他想问的是为什么她要掩盖身份,为什么不说自己是方莫寒,为什么不说她是他的妻子。

    过了一会儿,方莫寒终于开口:“我不想……”刚说了几个字,远处就听到吴梓桐和白城的声音,方莫寒赶紧挣脱他的怀抱,向前走了几步,闭口不提刚才还未说出口的答案。

    任子安见方莫寒朝吴梓桐他们走去,也跟了上去,他心里开始浮想联翩,她不想什么,不想承认自己是她的丈夫吗,还是她根本就不想认他这个丈夫。想到这,他心里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觉,当初是她非要嫁给自己的,现在不愿承认的也是她,她到底要怎样?

    今天天气格外好,蔚蓝的天空中几朵云彩飘忽不定,几缕阳光三三两两挥洒在四个人的身上,格外耀眼。

    因为打了一上午的球,吴梓桐提议去球场的休息厅喝一会儿咖啡,四个人坐在一起,有些尴尬,白城率先站出来,主动为两位女生推荐这儿好喝的饮品,任子安干脆无聊的玩起了手机,听着白城拿出往日那套搭讪美女的经验跟吴梓桐和方莫寒越聊越嗨,任子安听到白城问道方莫寒有没有男朋友,任子安的手指停止在手机屏幕上,竖起耳朵听着。

    方莫寒望向他看见他正玩得入迷,随口回了一句:“我已经结婚了。”

    白城开玩笑道:“看不出来啊,戴安娜小姐还是很年轻的。”

    不一会儿,有一个身穿黑色工作装的女人走到白城身边,递给他一份文件,小声嘟囔了几句,白城接过笔,飞快的浏览了一遍,接着留下了签名。

    吴梓桐无意中瞥了一眼那个女人,越看越眼熟,她仔细端详,这才认出来,“奥,你就是那个负心女。”女人发现吴梓桐站起来指向自己,瞬间紧张起来,她想起来了那晚就是她泼了自己一身红酒,害她被误认为是小三。

    “你怎么在这儿?奥,我想起来了,你是叫……徐吟是吧!”吴梓桐说着。

    徐吟被她认出来,低头不理睬,白城听了,将签好的案子递给徐吟,“怎么,小桐你认识她?”

    吴梓桐笑笑:“嗯,她就是林衍那个不识相的前女友。”徐吟慌了,反驳道:“吴小姐,您别血口喷人。”

    吴梓桐急眼了,“有没有搞错,明明是你先抛弃林衍的,你还在这里装可怜。”方莫寒见此场景,急忙站起来制止激动起来的吴梓桐,徐吟没在去多言,拿了文件就想离开,吴梓桐上前拦住她,“你别走啊,是心虚了吗,你自己劈腿还一副被害者的样子……”徐吟因为白城在这儿,说话自然比吴梓桐礼貌,“吴小姐,我想您是误会了,我还有工作,请您让开。”

    白城听了几句心里也明白了,他走到吴梓桐身边,拉住她的胳膊,质问道徐吟,“小徐,这是怎么回事啊!”

    徐吟解释道:“总裁,我也不知道,我根本就不认识这位吴小姐。”

    方莫寒见吴梓桐有些冲动,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怕她闹出什么事请,就疾步走到三人身旁,“小桐,别闹了。”

    说那时迟那时快,吴梓桐刚刚抄起桌子上的咖啡想要好好教训一下那个叫徐吟的女人,没想到方莫寒一个箭步冲到徐吟前面,灰褐色的咖啡瞬间四处飞溅,落到方莫寒的衣服上,黑色上衣虽然没有被染色,但是也是湿透了一大片。方莫寒冷不丁向后退了几步,吴梓桐见状,叫道:“小天使,你干什么?”

    吴梓桐意识到自己泼到了方莫寒身上,她心里后悔万分,她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那么激动,总之,见到那个女人心里就不自觉地想起了林衍,一想到林衍那晚被那个女人羞辱气就不打一处来。

    方莫寒发现自己无缘无故的中了枪,脸上依然展露笑意,“可惜了这咖啡。”吴梓桐见她那样说,一秒钟笑出来,都什么时候了还开这种玩笑。

    令她没想到的是一直坐在旁边低头玩手机的任子安几乎是一个箭步冲上来抓住方莫寒冰冷的手,打量她全身,明明心里为之心急如焚,明明心底很关心她,到嘴边的话却成了:“你傻啊,你不知道躲啊!”

    等任子安回过神来时才发现几个都在看着他,包括被他紧紧拉住的方莫寒,他这才尴尬的松开方莫寒,意识到自己刚才太着急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身体像是不受控制,看到她被欺负就立刻从椅子上窜起来,想要快点过去保护她,就像是那天宴会上看到她被那个男人欺负时的感觉是一模一样的。

    白城在一旁看到任子安竟然如此,心里感到有些奇怪,不过也顾不上在想这个,他立马趁机拉住吴梓桐的手,指着徐吟让她先下去,徐吟用余光瞥了一眼吴梓桐,那眼神好像在嘲笑吴梓桐报复不成反倒伤了队友,就像自己抢了东西最后还被迫丢了回去。她冲着徐吟远去的背影破口大骂:“你给我站住,你欺负林衍也就算了,还敢欺负我们家小天使,敢留下来单挑吗?”白城搂住她的腰生怕一不留神她追上去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方莫寒用纸巾简单擦了擦,就赶紧上前安慰吴梓桐,其实是数落,质问她怎么可以这样做,还没开口教训就被任子安强行拉走,任子安只留下一句“我先带她走了,再见。”

    白城好奇的敲过去,小声嘟囔了一句:“这两个人什么情况,要不要这样给力。”

    吴梓桐像是经历了一场世界大战时的,累得气喘吁吁,回过头来发现白城一直搂着自己,“喂,能放开我了吗?”

    听到吴梓桐这样说,白城才不好意思的把手松开,现在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他终于可以按计划进行了。

    方莫寒一路被任子安拉到更衣室,一路上任子安只说了一句话“都什么时候了还关心别人。”

    方莫寒听了在心里甜甜笑着,任子安,他这是在关心自己吗?否则怎么可能会这么着急。

    从更衣室出来,任子安已经西装革履的站在门口等候,见她换好了衣服,任子安走近她还是问道浓浓的咖啡味,他发现方莫寒身上只穿了一件蓝色的连衣裙,这都已经是深秋了,况且刚才这么一闹,身子肯定会黏糊糊的不舒服。

    任子安叹了口气,将自己的外套脱出来,套在方莫寒身上,随后走开,淡淡说了句“跟上。”

    方莫寒披着西服外套,立刻感到一股暖意沁人心脾,这温暖的感觉似曾相识,只是想不起什么时候她也感觉到这股温暖。她刚想问要不要等吴梓桐他们,又转念一想白城肯定还另有安排就不在担心,信步跟了上去。

    她清晰地记得这个西服外套,是那个雨夜她带回任家的那一件,味道,质感,都一样,难道那天真的是任子安救了自己,不过有怎么可能,任子安不是提前离开了吗?

    到了车上,任子安发动车子,方莫寒弱弱的问了句:“哎,我们去哪?”

    任子安转头看了她一眼,心想自己还能卖了她不成,从嘴里吐出两个字来“回家。”

    城市的夜晚总是安静不下来,霓虹灯闪耀着,公路被渲染成红色,白城本想请吴梓桐吃饭却被她一口回绝,于是两个人在马路边散起了步。

    吴梓桐一直走在前面,不时加快速度,白城一直跟在她身后一两步远,明明那么熟悉的两个人一路上却选择了沉默,吴梓桐平常那么多话竟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知道白城的心意,一年前离开时她离开这里时,白城亲口告白对自己说他会等自己,如今自己回来了,却不能兑现当初的诺言,因为她心里清楚她不爱白城,她对他只是妹妹对哥哥的感情。

    尴尬的气氛缠绕两人,吴梓桐不想再拖拖拉拉的,她直接转身,面对停下来的白城,想说清楚,白城却突然用手堵住她的嘴,说了句“再等会儿,还有三分钟。”

    吴梓桐不知道白城还想搞什么名堂,她乖乖的站在白城身边,和他一起等待着。

    白城转头看着吴梓桐,他早就知道答案了,吴梓桐不爱他,这是不争的事实,但他想做些什么去改变,他想尝试着让吴梓桐去爱上自己,哪怕需要时间,需要精力。

    都说当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会变得痴心,他就是如此,他跟吴梓桐认识二十年,看过她开心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看过她难过时是什么样的心情,或许,在别人眼中她疯疯癫癫的总是闯祸,但在他眼中,她永远都是那个活泼可爱,大大咧咧的小公主。

    白城低头看看表,让吴梓桐闭上眼睛,吴梓桐笑着问要干什么,白城没有回答她,直接用手蒙住她的眼睛。

    他开始在心里倒数“五……四”

    “三”

    “二”: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