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情窦初开恋上她(6)
    对方没有说话,他只听到“呜呜”接连不断的哭声,他马上提起神来,问道“怎么了,小吟,你别哭啊!”听她这么一哭,他心里比她还痛。

    徐吟哭到快要窒息,她哽咽地回应着“林衍……我好怕”

    林衍听她这么一说,立刻安慰着“你别动,把地址发给我,我马上就到,你等着。”

    他火急火燎的打算赶往徐吟发来的地址,透着门缝发现吴梓桐还在睡觉,心想昨天晚上睡的那么晚,应给不会这么快起来吧,他量她也不会闹出什么乱子,等他处理好徐吟的事情在过来搭理她。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这么痴心,只要徐吟一个招呼,他就会立马赶到,不管多远,即使现在她不再是自己的女朋友,即使她亲口拒绝了他的求婚,但在他心中,他还是很爱徐吟的,很爱很爱,就像十年前一样爱她。

    方莫寒睁开朦胧睡眼时,站在她面前的是任家的大管家,她把方莫寒扶起来,关切地问“少奶奶,您怎么睡在浴缸里?”

    方莫寒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随口编了个理由,管家询问昨天晚上少爷有没有回来,方莫寒随口一说“奥,子安他昨晚加班睡在了公司。”

    管家无意中发觉到方莫寒脖子上的吻痕,不觉暗笑一声,从浴室出来,见到地上被撕扯成无数碎片的衣服,更是坚定她的看法,很明显,昨天晚上少奶奶和少爷已经发生了关系,要不然她一大早赶过来为什么发现少爷的车停在南苑。

    方莫寒慌忙收起地上七零八碎的衣服,随便塞到了衣柜里,看到管家用别样的眼光注视着自己,她不禁一阵寒。

    等她换完衣服发现管家还没有走,她将一碗中药推到她眼前,“少奶奶,这是太太亲自为您熬的补汤,她叮嘱我一定要亲自监督少奶奶您喝掉。”

    方莫寒看了一下,黑乎乎,瞬间失去了食欲,不过还是硬着头皮喝光,直到管家满意的点点头,她才目送管家除了南苑。

    刚刚喝下去的药在她胃里蠕动,她本来就有胃病,这下子更加难受,不过还是忍着疼痛四处寻找,找了整整一圈,都不见那个小药瓶,奇怪了,放哪了,她明明记得放在桌子上的,她晃了一眼,无意中看到横在垃圾桶里的药瓶,走过去捡了出来。

    她发现药瓶里的药粒已经所剩无几,幸好还有几粒,就捏起其中一粒就放到嘴里咽了下去。

    糟糕,药怎么到了垃圾桶里,她想来想去就想到一种可能,是管家,怪不得管家离开的时候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让自己安生点。

    她肯定是知道自己吃避孕药,也肯定会告诉唐茹的,方莫寒一想唐茹严厉的眼神,就一阵后怕。

    她正在想着就感觉自己的胃里一阵痛意,强忍着疼痛扶着桌子打开抽屉拿出里面的胃药,服下两片,随后躺到沙发上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儿,她自己心里清楚自己的胃病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以前还有妈妈催促自己吃药,自从她走后,自己经常忘记,一般都是什么时候感到痛什么时候吃,长久以来,她的胃病也就越发的频繁了,动不动就不舒服。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她还是痛的不行,就伸手去拿桌子上的电话打算叫医生,可是她地手还没摸到,头晕晕乎乎的就失去了知觉,晕在了沙发上。

    ――――

    吴梓桐还在卧室里睡觉就听到门外有人在不停的敲门还在喊叫“林衍,开门,妈妈忘带钥匙了。”

    吴梓桐把头埋在被窝里打算不去理睬,但是门外的“大嗓门”就像广播一样,让她瞬间失去睡意,“来了,大清早吵什么吵!”门被打开的一刹那,吴梓桐看到的是一个穿着时髦的中年女人,身上穿的是一件墨绿色裙子,黑色的披肩,再加上一双将近十厘米的红色高跟鞋,一头卷发,一看就是阔太太那种,但是以吴梓桐这种从小混在上流社会的富家女来看,一早就识破眼前所谓的富婆手里拎的包其实是不折不扣的假货,一身行头也是前几年流行的款式,尤其是头发,还是酒红色,她看见就想吐。

    中年女人看到吴梓桐衣冠不整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惊奇地长大了嘴巴。

    紧接着,两个人几乎异口同声地发问“你是谁?”

    中年女人两手搭在胸前,摆起架子,专门把手里傲娇地说“我是林衍的亲生母亲,你呢?”

    吴梓桐听到她还专门把“亲生母亲”四个字说的那么重,瞬间笑出声来,心想原来就是这样一位伟大的母亲培育出那样的渣男一枚啊!

    林衍的妈妈发现吴梓桐在笑自己,严肃起来,指着她的鼻子说着“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是谁,大清早的出现在我儿子家里,还衣冠不正的,奥,你是我儿子的新女朋友吧!”

    吴梓桐听到她这般推理,被逗的哭笑不得,立马摇摇头“不,不是,我不是他女朋友。”

    说实话,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大清早的自己出现在那个渣男家里。

    女人见她这么着急否决,以为她是不好意思在狡辩,就直接把头往门里探探,发现房间里空无一人,吴梓桐耸耸肩,“看,现在可以证明我不是你儿子女朋友了吧!”

    中年女人似乎还是不罢休,搜遍了屋子里所有角落,都没有发现林衍的身影,她插着腰,“那你是谁?我儿子又去哪了?”

    吴梓桐脑袋飞速旋转着,她怎么知道自己是林衍的什么人,顶多也就算是愁人,自己还欠他三个人情,用债主和被讨债人来解释两人的关系最合适不过了。

    有了,吴梓桐胡编乱造起来“奥,林衍啊!我是他债主,他欠我钱,所以就拿房子抵押给我啦!”她想现在当务之急是赶紧在林衍回来之前把他妈妈赶走,只是自己绞尽脑汁想出来的幌子好像不太有用,中年女人瞪了她一眼,满脸写着三个字“不相信”。

    她走进卧室,拉开衣柜,里面全都是男士衬衣和西服,她得意的笑笑:“我说小姑娘,你平时还有穿男装的嗜好啊!”

    吴梓桐感觉从她嘴里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让她实力打脸。

    中年女人走进她,开始上下打量,吴梓桐被她这么一看浑身不舒服,向后退了几步“阿姨,你干什么?”

    女人见她害羞了,转身坐到沙发上,说“我看你呀,还是很标志的,勉强配得上我们家林衍。”

    吴梓桐冷笑,她说什么,自己勉强配得上那个渣男,有没有搞错,她可是众多追求者的掌上明珠。

    没等吴梓桐开口反驳,林衍妈妈就好奇地问道:“说吧,你和我儿子是不是已经到那种地步啦?”

    “哪种……”

    “哎呀,就是那种,那种上床的地步啊!”

    吴梓桐听了,脸差点绿了,大喊着“什么!”

    林衍千急万急赶到酒店时,他发现门被锁住了,断定徐吟肯定在里面,就开始敲门“小吟,开门啊,是我,林衍”

    徐吟听到他的声音像是看到了希望,她想站起来,却发现腿已经完全跪麻了,她没有去回应林衍,林衍在外面以为徐吟出了什么意外,开始疯狂的踹门,一脚一脚落在门上发出“咣咣”的声响,徐吟震惊了,她立刻开口叫道:“林衍,别踢了,我在。”

    林衍听到徐吟的声音,终于安下心来,“小吟,你快开门啊!”

    徐吟废了好大力气才拖着僵硬的身子挪到门边,正当她要开门时,她犹豫了,随之停下开门的动作,她憔悴的开口问道“林衍,你还爱我吗?”

    门外面一阵缄默,林衍愣在原地,徐吟见他没有回答,她自嘲地笑笑,她的问题还真是可笑,几天前明明是自己亲口对他说自己不爱他的,现在她又跑过来问这种问题,她越发觉得现在的自己像努力表演小丑,用心表演去讨好主人最后却被主人拿着鞭子抽打,打完后又想去挽回原本不在乎的观众。

    徐吟,你还真是贱啊,她自己在心里骂着自己,却没想到门外突然传来林衍低落的声音。

    “爱,爱到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才能表达自己的心意,爱到我宁愿放弃你……”

    林衍深情的嗓音响在徐吟耳边,她瞬间泪如雨下,原来自己走了那么远,最后爱自己的还是他。

    林衍隐约听到房间里传来的呜咽声,猜想徐吟一定是受了什么委屈,她越这个样子,自己心里就越发的担心。

    徐吟蹲在门边,微弱的声音响起“那要是我已经不是原来的徐吟了呢,你还会爱我吗?”

    林衍已经是心急如焚,他慌忙回应着:“会,当然会,无论你发生了什么,我都会想原来一样爱你的,小吟,你先把门打开好不好?”

    终于,门慢慢被打开,林衍原本想一下子冲进去却没想到徐吟先上前紧紧抱住了他,他没有反对,伸出双手圈住了徐吟的腰,安慰道:“好啦,没事啦,没事啦。”: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