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情窦初开恋上她(7)
    方莫寒一直晕到中午才醒,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方正启坐在床边正看着她,见她起来了,忙上前扶着她,“爸,你怎么在这儿儿?”

    方正启一边说一边拿药:“我还得说你啊,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明知道自己有胃病还不按时吃药,我想来看看你,结果一进来就发现你晕在沙发上。”

    被父亲这么一数落,方莫寒没有感到不高兴反而有些开心,从小到大父亲还没有这么关心过自己,她没有想到最后叮嘱自己吃药的人竟然是父亲,犹如当年的母亲一样。

    方莫寒乖乖的接过父亲递过来的水和药,顺着水咽了下去,方正启一直看她吃完药才放心下来,方莫寒想起身下床被方正启拦住了,他知道她担心公司那边的状况,就开口说道:“公司那边你不用担心,有我在,这两天项目进行的很顺利,再过半个月就可以完工了,你这两天先在家好好休息,过两天去看也不迟。”

    方莫寒见父亲都这么说了,不再想公司的事,她心里突然蹦出一个想法,父亲该不会知道自己吃药的是吧?看父亲一直未提及,应该是没有发现。

    方正启着眼看到方莫寒脖子上深深的吻痕,像是刻上去的一样,他叹了一口气:“昨晚子安是不是折腾你了?”

    方莫寒低下头没有回答,对于父亲她没什么可隐瞒的,方正启见她不说话以为她默认了,他的表情开始扭曲,愁意充斥内心,“都是爸爸无能啊,当初就不应该把你嫁到任家。”

    方莫寒急忙安慰着:“爸,不要这么说,嫁进任家是我自己的选择,怎么能怪你呢?”

    尽管她这样说,方正启心里夜十分清楚,就是自己害了女儿,小的时候没有疼爱过她一分一秒,长大了,一个电话就替女儿决定了终身大事,丝毫没有考虑女儿今生的幸福,如今真是后悔莫及啊!

    他握住方莫寒的手,接着说出自己的意愿:“你现在还年轻,赶紧给任家生个孩子,说不定还能离婚再嫁人呢!”

    方莫寒敷衍地点了点头,所有人都这么劝她,可是谁又能了解她内心的真是想法,她不想离开任子安,她想陪他一辈子,甚至为此堵上后半生。

    ――――

    林衍抱着徐吟回到家时,一开门就看到吴梓桐和自己的母亲正坐在沙发上欢声笑语,见到他怀里抱着徐吟,首先站起来的是林衍的妈妈,她前一秒钟还在握着吴梓桐的手嘻嘻笑着,下一秒就木然起来,她指着林衍,生气的说道“林衍,你不是和她分手了吗?怎么还带她回家?”

    吴梓桐看到林衍怀里虚弱的徐吟,心里也十分恼火,怎么是她?

    林衍还没来得及问妈妈为什么会突然来这里,就被妈妈的话当头一击,徐吟听了,挣扎着想从他怀里下来,却被林衍紧紧的抱着,林衍什么都没有说,直接绕过妈妈把徐吟抱进了自己的房间。

    林衍妈妈有些着急,直接喊到“真是没见过这么下贱的女人,原来把我儿子说的什么都不是,分手了反倒来讨好我儿子了……”没等她再说更加难听的话,吴梓桐就劝她不要生气,让她坐下来消消气。

    “阿姨,那个叫徐吟的究竟是什么开路啊!”吴梓桐假装无心的问。

    林衍妈妈以为她在吃醋,慌忙解释道“小桐,你千万不要误会啊,那个女人跟我儿子一点关系都没有,顶多算是一个不要脸前任。”一边说还一边拉住吴梓桐的手。

    “那阿姨你很不喜欢她喽!”吴梓桐试探道。

    林衍妈妈迅速变了脸色“对啊,阿姨还是更喜欢你!”

    吴梓桐在心里怪怪的笑笑,林衍啊林衍,你个傻小子,竟然被那个徐吟玩弄在股掌之中,都是朋友,就勉强在帮你一次。

    “那阿姨,你觉得我做林衍女朋友怎么样!”吴梓桐说。

    林衍妈妈脱口而出“好呀好呀!”

    吴梓桐刚想兴奋的拍拍手,就直接被站在沙发后面的林衍硬生生的单手拽了起来,“吴梓桐,你给我过来……”

    吴梓桐使劲反抗着,“林衍,你干什么,阿姨,救我啊!”

    喊谁也没用,最终还是被拽进了洗手间,林衍用严厉的眼神盯了她好几秒钟,开口说道“吴梓桐我好心把你从大街上拉回来,你过河拆桥是吧!”

    吴梓桐才不怕他势单力薄的恐吓,直接避过他灼热的目光,玩弄起放在水管旁边的洗面奶,放荡地反驳“我是在帮你好不好,被人家甩了还要倒贴自己,真傻!”

    林衍彻底被她的话激怒了,直接伸手抓住吴梓桐的手腕,手里洗面奶“咔”地一声掉在了水槽里,此时洗手间里一片寂静,只剩下吴梓桐的喘息声。

    “吴梓桐,你过分了啊!”吴梓桐看着林衍发怒的样子,一字眉稍微上扬,怒目圆瞪的,有些滑稽。

    吴梓桐还没有说话,林衍突然放开她,玩味地开口说道“你不是要做我女朋友吗?”

    吴梓桐以为他想通了,立马开心的回答“是啊,你又不吃亏!”

    她万万没想到林衍接下来的话彻底让她目瞪口呆,失去了所有傲娇。

    “好,那演戏可要来全套的,你敢跟我结婚吗?”

    林衍的话语未落吴梓桐就不知不觉红了脸,她愣了一会儿,抬起下巴仰望着林衍冰冷地脸庞,语无伦次地说着“你在说什么……玩笑别来这么大行吗?”

    林衍看她紧张的反应,冷笑一声,不屑的说了一句“那就别来干扰我的情感生活。”

    门“咔”地一声被关掉,吴梓桐“切”了一声,真是莫名其妙,难道在一起就真的要结婚吗,那还不如去耍流氓。

    不过,见她自己都为她刚才脑海里闪过的一丝念想感到震惊,在林衍询问时,她竟然第一反应是……嫁给他。

    ――――

    任子安正坐在会议室里听着不同部门的报告,表面风平浪静,但他心里却格外不平静,说到底,还是为昨天的事感到担忧,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怎么样,会不会很伤心,正游神时,旁边的人突然轻轻敲敲桌子,拍拍手对着众人说了一句“好啦,大家都散了吧,散会!”

    任子安见众人都起身离开,才恍惚地开口:“奥,都结束啦?”没想到旁边的人却说“我说你怎么回事,开个会都不在状态。”

    看到任子安一直在不停地揉着太阳穴,那人给他端了一杯茶过来“怎么,昨晚没睡好?”

    任子安没有做任何回答,问了一句:“小林呢?”

    旁边的秘书恭敬地解释道:“林衍今天请假了。”

    任子安也没在多问,吩咐旁边的秘书先出去,他盯着手机看了好大一会儿,仿佛拿在手里的不是手机,而是一个桶,一点就炸,但他终于下定决心,还是要尝试一下。

    铃声一直响了很久,都没有人应答,任子安叹了口气,眼角耷拉下来,正打算挂掉的时候,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喂,您好!”

    接下来是一阵死寂,仿佛世界在那一刻都静止住,只剩下二人轻缓的呼吸。

    他听到她的声音,嘴角不经意间开始上扬,心情开始荡漾,直到对方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他才发觉自己呆住了。

    “喂,喂,喂”

    “奥,是我。”

    方莫寒认得那是任子安的声音,愣在原地。

    “有什么事吗?”方莫寒问。

    任子安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原本就是想打了电话问一下她还好不好,到真正打通了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嘴巴像是被粘住了,失去了言语能力。

    “嗯……书房的抽屉里有一份重要的文件,我下午开会要用,能不能,帮我拿过来?”他语气里处处带着犹豫和不坚定,好像不是命令更不是请求,而是借口。

    没想到电话那头方莫寒爽快的答应了,说完就想挂掉,任子安最后来了一句:“那好。中午在公司旁边的餐馆见。”

    方莫寒没有开口拒绝任子安就及时的挂掉了电话,方莫寒疑惑,他这是在约自己吃饭吗?最后还是劝自己不要多想,今天中午不要把他惹急了才好,毕竟昨晚的事情让她感到害怕,一直到现在浑身还是松软无力。

    ――――

    徐吟一直睡到午饭时间还是没能睁开眼,她睡着的时候林衍一直陪在床边,徐吟因为极度缺乏安全感一直紧紧握着他的手指,他也一直没舍得动一下,生怕把熟睡的女孩吵醒,吴梓桐在门口看到这个场景,不禁有些心凉,林衍,你就这么在乎那个抛弃你的女人?可换位想想,自己不是一样在乎抛弃自己的张北笙吗,原来他们都一样。

    “喂,吃饭啦!”吴梓桐冲里面喊道,林衍冲她打了个“闭嘴”地手势,吴梓桐见了,翻了个白眼。

    林衍慢慢松开徐吟的手,转身朝门外走去。

    “我妈呢?”林衍一边洗手一边问,吴梓桐正忙着把饭菜端到桌子上,“阿姨走啦!”

    林衍看到满桌子的美味佳肴时,一脸吃惊,“这些都是你做的?”

    吴梓桐脱掉围裙点点头。她伸手递给林衍碗筷,林衍仍旧是一副不敢相信的神情,尝尝味道,更是赞不绝口。: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